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610、家园
    我笑一下,也不多言,过去一屁股坐在他的旁边,然后把小黑也叫了过去。

    “坐好了吗?”

    王看看我,问道。我刚一点头,就发现身体猛地一沉,像一脚不下心踩空了一般,心使劲往上一提。

    但没等我叫出来,王的声音就在我耳边响了起来:“别怕,我们这是在一部电梯上,只不过这是一部很特别的电梯。”

    “特别的电梯?”我有些不以为然。

    “对,”王点点头:“你知道活塞吗?这部电梯其实就是一个巨大的活塞,我们现在就像坐在这个活塞的顶端,它退我们进,它进我们就退,就是这个原理。”

    噢,我明白了!

    小黑被我的叫声吓了一跳,探过脑袋就要亲我,我一把把它推开,然后对王比划道:“就像注射器,我们现在就坐在这个注射器的推子上!”

    王点点头,赞许地对我笑道:“对,你很聪明,回答的也很贴切。不过,我们可都不是病人噢。”我一下子笑起来,不好意思地将小黑搂到怀中。

    这时,我发现自己开始有些喜欢上了这个过程,让我感到又刺激又好玩。还有王这个人。时间不长,我感觉身体轻微地一抖,王也随之站起来,我知道活塞运动结束了。

    我们停下的位置,恰好正对着一个窗口——

    不,确切地说,应该是一个洞口,而且看上去好像仅仅是一个洞口而已。因为如果又是一个洞的话,它的深度显然是不够的。

    我们下了电梯,在这个洞口走了几步,就不能走了。

    我回头目测了一下,可能最多只有两米深。不过,很快我发现了这个洞口正中位置,有一个阀门。对,就是阀门,一个巨大的阀门!

    这我就真的糊涂了。我看看王,想问,但还是忍住了。

    王将手伸到阀门上,转了一圈,像改变主意了一样忽然把手一松,望着我说:“我有点累了,这是个机械的东西,没什么窍门,还是你来开吧。”

    我点点头,几下就把阀门拧到了底。

    这时,我的手暗暗拉了一下,很松,但我没有贸然去开,而是很小心地挪开手,等着王的下一步指示。

    王诧异地看我一眼,说:“怎么了,把门打开啊!”

    我一把拉开阀门,钻进去,还来不及细看门里有何洞天,王就对我催道:“快,立刻把门关上。”

    怎么关上呢?很简单,像方向盘一样朝一个方向转就行了。

    不过里面的阀门与外面的阀门略有不同,多了一个摇柄。两个阀门其实就是一个,就像硬币的两面,一正一反罢了。为什么要多此一举,或者干脆两面都加上摇柄,实在让人费解。

    王似乎还不放心,将摇柄用力有往上提了提,然后突然问我:“知道什么是水密门吗,就是潜艇常用的那种门?”

    我点点头,但故意加强了语气地答道:“知道,那是一种特殊用途的门!”

    王拦住我的话,指着阀门说:

    “不,我只要你记住一点,不管是什么,也不管在什么情况下,你想都不会想地只要一看见是这种东西,能够马上打开立刻就在把它关上。而且,你最好不要在心里跟自己说,这只是第一次,以后会知道。这个念头,你一定不要有!”

    为什么?

    这三个字我险些脱口而出,但也不知是什么力量,我居然又硬生生地把它给咽了回去。

    越往里走,我心里的疑团也越多,疑团越多,我心里也会跟着又明亮一点。这真是一个矛盾的话题。

    在迷惑中,却又能够真切地感觉到自己内心的敞亮,长这么大我还是第一次有了这样的体会。也正因为如此,我才不会再愚蠢地随随便便问为什么了。

    我姑且把这里叫做地下室,但就算我再孤陋寡闻,天底下也不会有人这样来建设一个地下室。

    而且,我还在想,我们现在还只是在路上。

    在路上的目的是什么?

    目的当然只有一个,那就是去它的心脏,也可能就是王说的家。

    既然如此,王为什么要绕这么大的圈子,把“心脏”舍近求远地放到必须费尽周折才能抵达的地方,目的肯定也只有一个,就是安全。

    我不知道当今有什么危险,逼迫王这么做。呵呵,想到这里,我的嘴里不知不觉地发出了一种古怪的声音。

    “什么声音?”正埋头搬弄着什么的王,突然警惕地回头望了我一眼。

    我吓了一跳,见小黑正吐着舌头瞅着我和王,连忙急中生智地说:“不许叫,小黑!”

    不一会,王直起身,对我们招呼道:“好了,我们继续走。”

    等王的身体一闪开,我顿时大失所望起来。怎么又是地洞啊?

    远远地看去,还挺长的。更要命的是,依稀能看见尽头处好像还是一道阀门。走近一看,果不其然,通道还是一个所谓的水密门。

    进去后,我立刻反身将门关上,然后回头打量着一个新去处。还好,这是一个“肚子”。感觉很宽敞,人也一下子清爽起来。小黑不觉也欢快起来,嘴里哼哼着率先跑过去,然后猛地一停。

    走过去一看,原来我们是站在一个平台上,再往下就是楼梯了。

    看来,我们还要继续往下去了。我看看王,第一个跨上去,小黑跟着跳上去,然后几下就蹦到了楼梯下的地面。

    这是一个方形的洞,有点像我家乡里农村的院落,如果门前屋后有树的话。

    不过,虽然没有树,但居中的地方竟然摆着一张很大的桌子,周围散落着一些椅子,而且还有沙发之类的摆设。

    我一下子笑起来,终于闻到了“家”的味道。

    由于过于兴奋,没征求王的意见,我就一屁股坐到一张沙发上,身体舒服地靠下去。

    嗯,质地不错,感觉比我家的高级多了。

    小黑试探着,也想像在家里那样跳上来,被我一嗓子吼了下去:

    “狗东西,也不看看是在什么地方。”

    说完,我站起来,望着王问:“现在走吗?说吧,你指一个方向,我马上跟你走。”

    说老实话,这时我不是谦虚,其实坐在沙发上我就把四周打量了一遍,结果只有两个字:眼晕。

    正对着桌椅有一个大门,看着很厚重,当然绝对不是木门,但也不像是铁或这个钢制门。在这个大门的左右,还有不下十个大小不等的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