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卷群龍现世 第四百四十二章僵持
    对于太史慈的担忧作为大公子陶商自然无法知晓,毕竟相对于如何察言观色手下心思,还不如选取哪个青楼头牌来的实在。

    不多时二人来到中军大帐,陶商当仁不让的坐在首位,这一举动让跟随在太史慈身后的诸多将领脸色微微一变,一个个不自觉的看向身前的太史慈,生怕对方出现什么过激的行为。

    太史慈见到如此一幕眼中闪过一抹不快的神色,毕竟自己可是这个地方主事人,哪怕您身为主公的大公子,也不能这样无理的坐在首位上,不过还是咬了咬牙将此事硬生生的压了下去。

    陶商仿佛没有看到在场众人脸色有些难看的样子,坐在首位上不住的挪了挪屁股,眉头微微皱起声音之中略带有一丝不满“子义兄,为何这个椅子坐的如此不舒服?”向着对方不住的抱怨着

    对于大公子陶商的抱怨,不远处的太史慈嘴角剧烈的抽搐起来,怎么也没有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双目喷火身体剧烈起伏,若不是对方有一个好爹恐怕自己早已经一拳头打爆对方的狗头。

    “大公子,军队之中哪有那么多条件,我们能够吃饱穿暖就不错了!”太史慈嘴角微微抽搐虚伪的向着对方说道。

    陶商闻言点了点头,显然是意识到对方所说不假“咳咳!”轻声的咳了咳以此来掩饰自己的尴尬神色,伸手自怀中将一个严密包裹着的竹简丢向对方。

    太史慈伸手将竹简接住,眼中再次爆发出一抹凶光,怎么看怎么像一个主人向狗丢骨头一般,这是**裸的羞辱。

    四周与陶商一起前来的亲卫见状一个个都惊掉了下巴,怎么也不敢相信徐州的战神脾气如此之好,若是对方如此对待自己恐怕也会面临训斥,毕竟此处可是自己说的算。

    快速阅读完手中的竹简后,便将其传递给身后的诸位武将让对方认真阅读“大公子这么说来此次前来,是准备让某家带领兵马前往豫州小沛与玄德公一起夹击孙策所属?”

    陶商闻言不以为意的点了点头,算是确认了太史慈的话语“子义我们的时间耽误不得,所以还希望你尽快将人马集合,需要火速赶往豫州小沛与大耳贼刘备会和!”

    “黎辉,汝速速将全军人马集合,我等稍后便远走豫州!”太史慈向着自己的一名亲卫吩咐一声,便看到对方徐徐向后退却,最后消失在人们的视线当中。

    陶商见到如

    此听话的太史慈,嘴角微微上扬好像想到了什么一般“子义不知这附近哪里有什么良家妇女,帮俺抓来一人让我好生发泄一番!”

    “哼!大公子自重,军营重地怎么可能有女眷的存在,再者说身为军官,如何能放纵属下危害乡里!”声音铿锵有力训斥着脸色苍白一片,大片大片的汗水不住的自脸颊处滴落的陶商。

    “咕咚!”一声,面对太史慈身边无与伦比的煞气,陶商不自觉的消息了一口凉气。

    豫州小沛城池,刘备看着二弟带领人马方才出城,对面不远处的大营便快速打开,只见一队队武装到牙齿的士卒走了出来,身上穿着厚重的盔甲,好在不是夏天不然里边还不得如同一个大蒸笼一般。

    关羽带领人马出城想要寻找机会,哪成想对方的速度丝毫不慢,在自己这边刚出现对面就早已经集合完毕,嘴角剧烈的抽搐一下“这样的速度自己真的能带领属下不在被发现的情况下突围成功么!”

    “哈哈哈!关羽小儿还不速速出来与你方卫爷爷较量一番!”只见方卫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手持一柄寒光闪闪的长戈等待大战的到来。

    关羽见状脸色有些铁青,不过一想到当初自定的计划,只能硬生生的压住心中的躁动,带领大队人马争先恐后的向着城门撤退。

    “哈哈哈!关羽小儿怎么难道不敢与你方卫爷爷一战,若是如此的话某家看你也就是一个插标卖首之徒!”

    关羽何曾受过如此羞辱,哪怕对方人多势众也要上,这才是自己的武道风格。

    城墙上一直暗中观察的刘备此时脸上亦是闪过一抹凝重的神色,怎么也没有想到对方反应竟然如此迅速,更是辱骂了自己的好兄弟关羽若是头脑发热率兵出击,这样的事情怎能容许发生,当下站起身来大喊道“二弟切莫意气用事,我等只要坚守一段时日就能取得胜利,这些可是你说的!”

    险些陷入暴走的关羽闻言身子微微一晃,已经被血色所覆盖的眼眸此时亦是恢复了往常的光泽,长长的叹息一声。

    左手中的马鞭快速的抽打在赤兔嘶风吼身上,感觉到吃痛赤兔嘶风吼仰天长啸一声,四周众人坐骑闻言一个个面对好似龙吟一般,下一秒便都跪窝在地上,任由主人如何敲打都没有丝毫的效果。

    赤兔嘶风吼好像战马的帝王一般,在众人的视线当中消失,身后跟随者的士卒见

    状一个个争先恐后的返回城池。

    “哈哈哈!关羽也不过如此,看来不过是被昔日敌人捧上天罢了!”方卫眼见对方已经带领兵马再次返回城池当中,脸色顿时沉了下来,迫切希望与敌人好生较量一番的冲动。

    “二哥您消消气,那些家伙不过是一群土鸡瓦狗不堪一击!”张飞在关羽再次准备去而复返单挑的时候,连忙请求大哥将关羽召唤归来,生怕对方出现什么意外。

    “大哥,貌似我们可以将敌人斩杀殆尽!”关羽身上的煞气剧烈的起伏着,随后双目赤红一片死死的盯着不远处已经离去的背影。

    “况且我们这般大肆任由对方辱骂都不加以还口,麾下的兵马该如何耻笑我等!”关羽脸色有些难看的看向四周的众人,向着刘备说出自己心声。

    刘备对于关羽的话语心中不免有些打怵起来,天知晓什么时候才能等到友军的到来。

    “大哥不若让某家带领一队人马继续前往城池下方约战,让他们知道我们兄弟三人不是好欺负的!”张飞此刻暴脾气上来气势汹汹的来到刘备面前向着对方建言,丝毫不准备让敌人好过,若是能够斩杀自然再好不过。

    “这...”刘备闻言亦是沉默了,毕竟自己之所以会来到徐州投靠陶谦,不过是为了报复对方当初夺粮之仇,哪成想对方竟然如此老来成精让自己带领人马前往孔伷地盘,将早早占据的小沛收入囊中以免被对方再次偷了回去。

    自己不但没有与糜家这个商贾巨鳄达成关系,还在糜环眼前丢了面子,天晓得自己会不会再次走进此人的心中。

    既然所有的愿望都已经无法实现怎么能不疯狂一次,刘备双目赤红一片身体剧烈的起伏着,好像一个风箱一般不住的鼓动随时都有爆发的可能。

    “二弟此次能不能保住大哥的家业,就看你小子的了!”刘备来到脸色阴沉似水的关羽身前,一滴滴眼泪不住的当眼圈中打转,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向着在场众人哭泣。

    “大哥放心,某家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关羽早已经等候多时了,总算等到兄长的同意,顿时身上爆发出无与伦比的煞气,大步流星向着城池下方走去吹了一记口哨。

    只见一旁的赤兔嘶风吼打了一记响鼻,好似龙吟虎啸一般响彻整个天地久久不散,下一秒便大步流星的扬起碗口大的马蹄向着关羽这边赶来...待续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