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四十九章 逃离
    可怕的刀光,直接形成了一团风暴,在那浓郁的血海中化作一抹优雅的亮线,流行型的切割,再配上长刀之中弥漫的强烈杀戮属性,在天际之上,铺天盖地的席卷而开!

    “嘭!”

    啊……

    强风深处,猛的传出一道低沉的闷响,还有赵豹那凄厉到极点的声音,那层血雾虽然诡异,可在镇灵塔的吸附下,其威力已经大不如前,根本无法抵抗陈凡倾尽全力的一击,当刀锋撕开了层层血色,猛然斩击在赵豹身上的时候,后者唯有架起了一对胳膊,凭着血肉之躯,硬抗那旋转而下的刀锋。

    唰!

    快若弧影的刀锋,直接斩断了赵豹的左边胳膊,绯红色的刀芒化作一条咆哮的怒龙,刀锋落下的瞬间,赵豹那凄厉哀怨的惨叫声也是随之而来。

    下一秒,一道被血色气息包裹的身影,直接如同炮弹一般自天空上坠落而下,凄厉的惨叫声疯狂地响彻林间,至于下方的风黎和林夕,则是脸上同时浮现出了一丝震撼,难以置信地望向盘桓在天地的那道消瘦身影。

    “他居然……赢了赵豹?”风黎喃喃低语,原本淡漠而清瘦的脸上,浮现出浓浓的震惊之色,暗中死死地捏紧了拳头。

    此时,那自高空坠落的身影却是再度飞掠起来,浓郁的血色深处,传来他凄惨到极点的阴狠历啸,“陈凡,你敢伤我!我再此立誓,黑岩城势必会倾尽全城之力,对你追杀到底!”

    回应他的,却是另一道自高空斩落下来的刀光,“就凭你,还代表不了整个黑岩城!”

    “轰!”

    匹练般的刀光,再度自空中吹落而下,霸道无匹的气流在空气中切割出一道完美而优雅的弧线,杀伐果断,是那么的干脆利落。

    凝视着在眼中不断放大的刀光,赵豹终于感受到了一丝惊恐,他低头,望着传来阵阵剧痛的左手,整个手腕已经自中间断裂,断裂的伤口深处,还在潺潺地溢出鲜血,鲜血的散失,让赵豹感到脑中一阵阵眩晕,再也失去了与陈凡想斗的勇气。

    陈凡则是抱着除恶务尽的念头,将所有力量都倾注在一点,携着浓浓的凌冽之威,直接从高空上追击而来,逼人的刀光在空中急速地拉长,淡灰色的雾气则是缓缓地流动起来,仿佛化作了一层虚幻的囚笼,快速将赵豹所处的空间笼罩。

    斩草除根!

    陈凡眼芒微微闪烁,手掌猛的一握,手中那强悍无比的刀光,便是撕开了一层血雾,狠狠地轰击在赵豹坠落的地方。

    “混蛋!”

    血雾深处,一声凄厉的暴喊声落寞,那原本有些干裂的泥土,更是在刀光的影响下,片片地皲裂。

    一刀!

    两刀!

    第三刀……

    霸道的匹练,不断劈砍在赵豹那被血雾包裹住的身体之上,无数席卷的刀气化作磅礴飓风,刀光深处,一道道紫色的电芒更是飞速疯劵,携裹着比刀芒更厉的锋芒,引得乱石塌陷,大地呈现出一条条狰狞的沟壑。

    刀光之下,赵豹已经变得满身都是血雾,他已经拼尽全力将血雾调动起来,形成一层厚重的血痂,将整个身体都裹住,可是无论他把防御力提升到何种地步,都无法完美地规避刀光的锋芒,随着连续几刀斩下,他的身体已经到处都伤痕,血液也流逝地更快了。

    赵豹睁开了极度虚弱的眼睛,心中一发狠,忽然咬破舌尖,将一口精血喷射出去,喷射的鲜血,在空中化作一道道乱流,竟然带出一片十分扭曲的血雾气场!

    随即,赵豹整个身体都融入了那片血雾之中,身体化作一道血色的光束,迅捷无比地朝着树林中狼狈地奔袭而去,避开了空中急速斩落的刀锋!

    “这家伙要逃!”血族异人发出一声低呼,而闻得此言,陈凡也是加快了挥刀的频率,无数道绯红色的强忙如幻影般追杀而去,疯狂地冲向后者。

    可这一次,无论陈凡的攻势如何凌厉,都再也拦截不下一心只想逃命的赵豹了,这家伙浑身涌动的血气,似乎带着某种极为诡异的波动,每次都能提前捕捉到刀锋落下的诡异,而且那些诡异的血气之中,甚至存在一种能够腐蚀能源的东西,可以将长刀斩在身上的威力,缓解到最低。

    “那家伙的血……很诡异!”陈凡快速下了定义,望着在林间不断逃窜的身影,唯有放弃了继续追击的打算,将身体一转,迅速朝着囚车方向奔去。

    至于那些原本跟随在赵豹身边的人们,瞧见如此生猛的陈凡,则是一个个吓得屁滚尿流,纷纷化作鸟兽散,等陈凡出现在囚车前面的时候,身边已经看不见一道影子了。

    陈凡举高了灵刀,对准灵刀缓缓劈砍下去,一股银色的刀光徐徐放亮,将捆绑在两人身上的铁链展开,铁链上的结界被刀光蛮横地破除,一股力量返回到了风黎体内,他立刻纵臂高呼,身体笔直地朝天空蹿上去,整个囚车也在那股气流的影响下轰然炸开,分裂成好几个碎块。

    “陈凡……”林夕脸颊苍白,也自囚车上缓缓跳下。陈凡上前一步,扶着她的胳膊说,“不好意思,来晚了!”

    林夕默默地摇头,垂头说道,“我没事,可惜瓦果他……”

    “他也没事,我在找到你之前,已经将瓦果带去了一个安全的地方,他目前正在皇城禁地中养伤,不会有大碍的。”陈凡淡淡地说道。

    “真的?”林夕脸上顿时流露出了几分欣喜之色,陈凡平静地点头说,“我不会骗你。”

    此时,风黎已经自空中纵掠下来,用极度复杂的目光看向陈凡的后背。

    感应到对方视线中的复杂意味,陈凡平静地回过身去,挑眉说,“你没事吧?”

    “还好!”风黎淡淡点了下头,又把目光转向林夕,随即轻轻呼出一口气,一脸颓然地低下头说,“我真是个废物,不仅没能守护好黑岩城,就连林夕小姐跟在我身边也会受辱!”

    “你可千万别这么说!”林夕听到这话,赶紧上前对风黎讲道,“之前要不是你,我早就落入赵家手上了,你已经救过我一次,不用太自责。”

    陈凡见两人的气息都是极度萎靡,虽然暂时脱困,可脸色却并不是太好,只好摇头打断他们说,“先不说这么多,我是受到老城主的委托之后,才来找你的,你会黑岩城多久了,为什么一直没去禁地?”(未完待续)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