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八章 结果
    莫姨娘赶忙着想解释,却被樊老太太喝住:“谁让你说话了的!”

    莫姨娘把嘴闭得死死的,心中怨恨交杂,一双丹窦紧紧地抓着衣袖。 更新最快

    樊老太太这时候道:“谁说都不行,让那个惜昙来说。”

    惜宣为难道地道:“恐怕不行?”

    “为什么不行?”问的是沈誊昱。

    惜宣为难地看向沈誊昱,又望了望沈荣锦。

    见此,沈荣锦觉得再沉默也不行了,于是点了点头,示意惜宣说下去。

    惜宣这才缓缓道:“老爷您说得没错,惜昙的确是二小姐屋子里的人,可是要不是大小姐把惜昙拿到了自己的院子里,只怕惜昙就不再是二小姐屋子里的人了。”

    沈誊昱皱了皱眉,问她:“你这是什么意思?”

    惜昙咬了咬牙一口气地说道:“那是因为在大小姐把惜昙救出来之前,惜昙被二小姐关在柴房里生死不明!”

    沈荣妍一下就跳了起来:“你胡说!你胡说!”

    惜宣似乎是被沈荣妍吓着了,一双眼睛蓄满了泪,连忙对着沈誊昱磕头道:“老爷,奴婢说的句句属实,万不敢有任何隐瞒,老爷您大可问问这府上的下人们,二小姐平日里是如何对待我们这些下人的,就是稍微端的茶水烫了点,就可能会挨几十的棍子,还别说其它的错。”

    沈荣妍上前就想去攘惜宣,却被樊老太太叫了人拦住:“真是混账!长辈在这里都还没大没小的,也不知道这规矩是和谁学的。”

    莫姨娘感觉樊老太太这话是在指桑骂槐,可是她不敢有任何动作,便是一丁点的表情都不敢显露。

    沈荣妍却仍在那里不忿着:“是沈荣锦指使你这么说的是吗?”她转头看向沈荣锦:“你的心怎么这么狠,我到底对你做了什么,你要这么对我?”

    沈荣锦静静地看着沈荣妍,她的面目已经十分狰狞了:“你既然说是我指使惜宣,那么便让惜昙来说,是驴是马拿出来遛遛不就知道了?”

    沈荣妍冷冷道:“既然你能指使惜宣,又何尝不可以多个惜昙?”

    沈荣锦只觉得好笑:“你就对你从小伺候的丫鬟这么没有信心?况且我为何要这么做?我这么做的好处在哪里?你是我的妹妹,你苛刻下人这样的名声传出去对我有什么好处?”

    沈荣妍道:“我的名声变差,这样你的心里不就平衡了?你的名声糟糕成这样,谁愿意娶你?只有一个比你名声更差的,你才有机会嫁得出去。”

    颠倒是非黑白永远都是沈荣妍的强项,和这样的人说再多都是无济于事,沈荣锦于是便没再开口说话。

    只是沈荣妍以为沈荣锦说不下去了,脸上扬起了得意的笑容:“被我说中了罢,所以你说不下去了罢。”

    莫姨娘再也看不下去了,在这个时候争口舌之快并没有什么用.......她“扑通”地跪下去,哭着道:“老爷,这样的事怎么都说不清,妍姐儿只是伤心极了才对大小姐说这样的话,”她望向沈荣锦,“还请大小姐莫要见怪。”

    “母亲你为何要这么贬低自己,我们又没做错,凭什么道歉。”

    樊老太太摇摇头,不管沈荣锦说得是不是事实,沈荣妍今日表现便已毫无什么清贞娴淑之说,嗔念恨念已成为她的执念。这样的女子嫁给蒋府这样的家庭是最好的结局,若是嫁给了簪缨世家,只怕会引起更多的事情出来。

    沉默许久的沈誊昱终于开口了:“迎亲的队伍已经到门口了,准备着出去吧。”

    一语定乾坤,沈荣妍即便再怎么折腾,也挽不回她要嫁给蒋兴权的事实。

    沈荣妍不可置信的摇摇头,“父亲,你还说你不是偏爱沈荣锦,她不想嫁就是可以不用嫁,而我却不得不嫁!”

    “那是因为事情还没有走到如今这样的地步,”沈誊昱的声音很沉,压抑着很大的怒气,“你以为我就不知道你那茶里放的是什么?你以为我真的就不知道你如何对待下人的吗?”

    一句话不止把沈荣妍震住,连沈荣锦也被震住了。

    父亲是怎么知道的?

    莫姨娘仍然不死心,想上前去拉沈誊昱,可是但看到沈誊昱阴沉的面容时,竟然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沈誊昱一直都是风雅之士,脸上一直挂着的都是温风和煦的笑容,哪有像如今这样,阴沉如铁。

    ........

    沈荣妍最后还是被送了蒋兴权的花轿。

    人儿是哭得梨花带雨的,旁人以为是哭嫁罢了,其实谁又知道沈荣妍是真正为自己的这一辈子而哭。

    莫姨娘送走了沈荣妍便说身子不舒服要退下休息,也不看沈誊昱一眼就让惜韵扶着下去了。

    沈荣锦静静地站在沈誊昱的身旁,她觉得今日的父亲背影十分佝偻,仿佛老了好几岁。

    沈誊昱叹了一口气:“锦姐儿,你.......莫要怪妍姐儿。”

    沈荣锦心中一酸:“父亲.......”

    沈誊昱深深地看了眼沈荣锦,复才说道:“我今日乏了,先退下罢。”

    说完才转头对樊老太太说:“方才让老夫人见笑了。”

    樊老太太笑着说:“不过是些家常不家常罢了,再则都是一家人,哪里有什么见笑不见笑的.......你今日也乏了,便不必管我,自个儿回去休息罢。”

    沈誊昱听罢勉强笑笑,说了句‘失礼了’便退了下去。

    周围人散去,沈荣锦迎上樊老太太,“老夫人,荣锦扶您回去。”

    樊老太太眼中深光一闪,遂点点头道:“你有心了。”

    等几人一路无阻地来到了樊老太太的居所后,沈荣锦这才郑重其事地行礼道谢:“多谢樊老太太的解围。”

    樊老太太缓慢地坐上紫檀木的架子床上,一手扶着龙头拐,一手掸着衣裳褶皱,道:“锦姐儿这谢得可是有些莫名其妙的。”

    沈荣锦抬头看向樊老太太,她的面容已不如前几次所见那样和煦慈祥,变得威严肃重许多.......“今日荣锦托了下人惜宣拿玫瑰露送到老夫人的房里,老夫人既收了,那便是承了荣锦的求助。”

    诚如惜宣所想的。

    樊老太太吃斋念佛,平素所用香料皆为檀香之类的,怎么可能会用玫瑰露这样的东西洗手,事出反常必有妖,樊老太太这是嗅出了不对,所以才走了这么一遭,并且还出乎意料地把沈誊昱也带了上。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