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九章 妖族内奸;后土祖巫
    “没有找寻到一个合适的时机,巫族不会率先掀起全面战争的。”

    白泽妖帅智珠在握,很肯定的道。

    “那你的意思是?”绽放无量光辉的神圣眸光流转,开口问询。

    “我的意思是——他们眼下的行为,想要震慑我们、展示自己的肌肉,才是核心。”白泽说着,“全面开战?并不可能。”

    “是么?”那神圣身子微微前倾,一股炽烈澎湃的光芒宣泄而下,“那依你看,我们如何应对?”

    “当然是……有克制的坚决反击!”白泽微笑,“让巫族知道,我们妖族虽然没有完善,真正屹立天地,但也并非没有抗争的力量!”

    “事实上,不止是我们在试探巫族——穹幽妖神的行动便是为此,那些祖巫在反应过来后,也在反向的试探我们。”

    “试探我们的巅峰战力,试探我们妖族组建的工作进程,试探我们的向心力凝聚力,试探我们的底蕴……”

    白泽顿了一顿,看着诸位妖神都在认真倾听他的说辞,才继续道。

    “因着大罗的特性,颠倒因果,重置时序,时间长河下游的信息,对于我们这些顶尖的强者来说并不算什么太大的秘密。”

    “巫族、妖族,两个势力,大概有哪些成员组成?彼此都心中有底。”

    “但,极限也就是这样了……毕竟,那些未来的信息中,真真假假重叠,有的是变数可能,有的甚至干脆就是刻意宣传出去的虚假内幕,是特殊的信息战争。”

    “勉强知道个阵营划分,部分成员组成,剩下的都有待考证——实力强弱?忠心与否?”

    “由此来展开接下去的一系列布局,如战略恐吓,又比如离间、反间、死间!”

    “像是白泽道友你作《白泽精怪图》?斩灭一万一千五百二十族群?”有妖神语气平静,听不出喜怒哀乐。

    “正是!”白泽无惊无惧,脸上笑意吟吟,“这样来自未来的小道消息,谁知道是真是假?”

    “若这是祖巫们的计谋,故意往我身上泼脏水,结果导致本妖帅被诸位妖神,以叛徒之名镇杀……岂不成了一桩笑谈,让天地间诸多大神通者笑话?”

    “再说,真要按照这样的标准来判定……妖庭高层,怕不是要十折七八矣!”面对黑锅,白泽有条不紊的说道,“帝俊道友,与人王帝喾有关。”

    “太一道友,被人族祭祀为至高神。”

    “羲皇、娲皇,更是一为人族天皇,一为人族起源。”

    “计蒙妖帅,追随人王颛顼,讨伐共工。”

    “英招妖帅,相助人王大禹,斩杀相柳。”

    “飞廉妖帅,是蚩尤的左膀右臂,尊为风伯……被黄帝打败后,一转身做了掌管风的神灵,负责八面来风的消息,运通四时的节日气候。”

    “不过,妖帅之中,还是有忠心耿耿的——飞诞、商羊、钦原、九婴、呲铁、鬼车,这六位看起来没有问题。”

    “好么!”白泽一拍手,“看看!看看!”

    “四位皇者,四位妖帅,这直接就挂上了嫌犯名单。”

    “敌在妖庭最高层……我们还用跟巫族、跟人族打什么?”

    “干脆拖家带口的去投降,岂不是好?”

    “靠我们的实力,大罗伟力归于自身,也能混的不错嘛!”

    此话一出,这片秘地中的气氛顿时变得凝滞起来。

    半晌后,才有人开口,想缓解氛围,“白泽妖帅说笑了……”

    “我没说笑。”白泽打断,面容神情很严肃,“我是在说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现如今的妖族阵营雏形,充满了各种各样的怀疑和偏见……一个个的,都带着有色眼镜,提防别人——那可都是今后要一起共事的同僚,是要互相托付后背的战友!”

    “一点信任都不肯付出,让整个妖族高层充斥了怀疑和警惕……那还如何工作?”

    “等过一段时间,是不是还要来一场忠诚鉴别运动,进行清理‘内奸’?”

    说着说着,白泽妖帅变得声色俱厉起来。

    他心灵智慧通透,早已察觉到妖族内部有暗流在汹涌——彼此怀疑不信任,已经成了必须解决的重大问题!

    不然,等巫族打过来,十份的心思,要将五份用在自己人身上,那还打什么?

    索性趁着今天,将一切给挑明,将这潜伏的隐患摆在台面上商议解决,避免在暗中不断发酵,到最后成为无法弥补的裂痕,让偌大的妖族,在一朝之间分崩离析。

    “白泽妖帅所言甚是。”计蒙妖神颔首应和,“一些满天飞的小道消息,是该遏止一二了。”

    “忠诚,是不能用来考验的。”

    “我们既然站在这里,终极目标想来都是相差无几——彻底将妖族做大,到最后垄断天地气运,成为人道源流。”

    “为了这个目标,大家应当理智一点,不信谣不传谣,莫要揪着一点不知真假的内幕,伤了彼此的和气。”他叹息着,“毕竟,未来变数不定,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以上例子,即使是真的,也说明不了什么问题。”

    “就算是为人族出力,也可能是为了打入人族阵营,实现对人族、巫族之间关系的离间……都有可能嘛!”

    一尊尊妖神听了,面面相觑,心中思索——为什么我竟然觉得你说的很有道理?

    像是计蒙追随颛顼,锋芒指向的是共工。

    英招,是围剿相柳的一员。

    ……

    那一个个的是真正叛变,还是打入人族阵营,送巫族升天……的确不好说。

    “此事到此为止。”

    如太阳星辰般的威严神圣——帝俊,“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诸位既然加入到妖族的阵营中,那么妖族……也会对各位抱以最大的信任。”

    “所以,日后再有谁以此为借口,在天庭中兴风作浪,我等共诛之!”

    “如何?”

    “附议!”

    “大善!”

    在场的大罗妖神,于此刻统一了想法,凝聚了核心。

    “好了……信任危机解决,该是考虑穹幽妖神的营救了。”帝俊看向白泽,“还请道友提一个方案,我等该如何回敬巫族?”

    白泽略微沉吟,而后道:“帝俊道友,你为妖族最高精神领袖,自是不宜轻动。”

    “而又要展示力量,展示底蕴,让巫族的祖巫们忌惮……”他眸子一亮,“那当请太一道友,执掌那件至宝,震荡诸天时空,威压古今未来,惊摄祖巫!”

    这句话说完,一直无所事事、沉默寡言的太一,瞬间被诸多妖神行以注目礼。

    太一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但看着眼神中带着鼓励期盼的帝俊……他终究是点了点头。

    “好吧……那我就走一趟。”太一轻叹,一只手探出,屈指一弹——

    “当!”

    震撼古今未来的钟声,就此响彻了洪荒!

    ……

    动用混沌钟,去拦截祖巫这些盘古血脉……

    要说惶恐,那自然不是。

    但心中打鼓,却是在所难免。

    作为先天神圣,作为早在龙凤大劫时代变证道的太一,他很了解一些古老时代的内幕,甚至包括关于盘古的大秘!

    洪荒的开辟者,混沌时代的终结者,达成超神三千杀的无上至尊,大罗境界中走得最远的存在——盘古,即使祂已经消失,在这个世界仍然有莫大的震慑!

    怼上这样人物留下的后手——祖巫,实在是一件很考验心脏的事情。

    要知道,即使是鸿钧道祖,面对祖巫也很头疼,不好直接下杀手,转而是要用温水煮青蛙的方式来消磨。

    为此,当帝俊对其申请建立天庭,要代天执道、管理洪荒的时候,这位道祖便满口答应下来了。

    ——他需要一柄刀,一柄足够锋利的刀,去对付巫族!

    至于这柄刀最后会不会折断?

    那就不重要了。

    现在,太一站在了对抗祖巫的最前线,心底的无奈与忧愁,又有几人能清楚?

    当然,他既已接下任务,自然会认真做到最好。

    混沌钟在其头顶悠悠轻振,无穷无尽的涟漪扩散席卷,蔓延到岁月中,护住了危在旦夕的穹幽妖神。

    这一件无上先天至宝的出现,在整个洪荒掀起的波澜,都是巨大的。

    开天神斧所化的三件至宝之一,威力已经不用多说,最关键是它象征的意义,代表了一部分的正统,盘古的认可!

    无数吃瓜大罗尽皆哗然,纵然是帝江祖巫,面容上也有几分郑重,这已经实现了白泽妖帅的部分意图——展现力量。

    但随后,围观党开始兴奋,“祖巫们看到混沌钟,这理论上自己有继承权利的至宝,会有怎样的表现?”

    一些情绪激动的古老神圣,已经开始叫嚣——

    “快快!”

    “打起来!”

    “打起来!”

    相比之下,这一刻的穹幽妖神,都已经没有人在乎了。

    ……

    “止戈……不可能的。”帝江祖巫沉默了片刻后,缓缓开口,拒绝了太一的提议,“此妖神,驱使大军袭杀我等祖巫仪仗……若不施以惩治,我巫族如何立于天地间?”

    “但不管如何,穹幽他始终没有主动出手,不是吗?”太一负手而立,混沌钟波扩散,卷起的涟漪越发浩大,在席卷诸天诸元,“纵有罪,也罪不至死。”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帝江淡淡道,“我也不杀他,就是让他做一件先天灵宝,供我驱使亿万年……这怎么了?”

    “真要让他免罪?那也不是不行。”帝江冷笑,“就要看你的实力如何了。”

    “你若实力太差,这个妖神么……我也不是不能放回去,但那就需要你用你头顶的这口大钟来换了。”

    帝江紧紧盯着太一头顶的混沌钟,“盘古祖神的兵器所化……这本应是我巫族的传承至宝啊!”

    “合该为我盘古正宗所掌,执之以号令天下……怎么会落到你们太阳星一脉的手中?”

    “道友此言差矣。”太一摇头,“想要号令天下,统率万族,依靠的不应该是所谓的血脉正统,而应该是德行功绩。”

    “你巫族,纵然是盘古大神血脉演化又如何?”

    “巫族,能代表的了天下苍生的意愿吗?”

    “那你们就行?”帝江语气漠然。

    “我们不行……但是我们身后的妖族行!”太一道,“洪荒世界,有没有巫族的存在,其实无关紧要。”

    “但是要没了万族合一的妖族?”

    “这个世界,将变得死气沉沉。”

    “所以,巫族的各位,可千万不要把自己看的太重……这苍茫宇宙,少了哪一族,可都是照常运转。”

    帝江不语。

    太一接着道,“妖族,是这个时代天地舞台上的主角……谁敢否认,这芸芸众生是创造历史的真正执笔人?”

    “它们的存在,便是正统!”

    “混沌钟落在妖族,而非巫族……那才是天经地义的。”

    “至于我太阳星一脉,只是因为运转太阳法度,照耀洪荒,福泽万灵,被众生认可,得以有资格代掌此至宝。”

    “若是有朝一日,妖族落幕,不再为天地主角……这口钟自然便会离去。”太一无悲无喜,很客观的评价道,“它,可是现实的紧。”

    “所以帝江道友,你也不用想些异样的心思……有本事,堂堂正正击败整个妖族,这口钟便是你的。”

    “其它的谋夺方法……皆是无用。”

    “哦?是吗?我不太相信。”突然的,有一道温婉却内藏霸气的女声响起,插入了两人的对话。

    “我倒是很想知道——这口钟如果落到我的手里,就算还没有击败妖族,这其中的灵性是否真的有那么硬气,死活都不承认本座。”

    一个先前一直低调的很、近乎被人忽视成小透明的存在,这一刻开始绽放光彩。

    巫族出行,外交访问的团队,这支队伍中的祖巫,不是一人,而是……两位!

    除去帝江之外,另一位祖巫便是——

    后土!

    这位强横绝伦的女神,此刻开始了爆发。

    她盯着太一头顶的那口混沌钟,眼底是不加掩饰的渴望——她想得到它,将其执掌手中,作为巫族的镇压气运的至宝!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