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二百五十五章 机会
    太上皇现在不会了,而给他带来心安的是周书仁,现在看到大雪,反而道:“瑞雪兆丰年,明年一定是好兆头。”

    周书仁扯了扯嘴角,“嗯。”

    宫内,皇后看着宫女端回来的汤羹,陷入了沉默,这是皇上最喜欢的汤羹,皇后抬眼看向窗外,大雪阻碍了视线,就像她越来越看不透皇上。

    女官出声道,“娘娘外面冷,还是关上窗户吧。”

    皇后退后几步,等宫女关上了窗户,忍不住想着爹的传话,她的儿子必须是太子,如果不是太子,嫡子日后可怎么活?

    皇后心里难受,她和皇上的隔阂怎么就这么深了呢,如果还像以前那般,她现在也不会这么煎熬。

    皇后陷入了沉思,等回神的时候,殿内的所有人都退下了,皇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正坐在窗边看着雪景。

    皇后回神,“见过皇上,皇上您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不唤我?”

    皇上眼底复杂,他和皇后夫妻多年,从未见过皇后如此迷茫过,就连他进来,宫女请安的声音都未曾听见。

    皇上招了招手,“过来坐。”

    皇后走了过去,注视着丈夫,男子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刻啊,而她却已经不年轻,每每想到,她会害怕,又想到日后宫内还会有不断的花骨朵,皇后心里涩然,眼里不自觉带上了苦涩。

    皇上叹气,为何一直不与皇后交流,他对妻子是失望的,妻子不信任他。

    皇上拉着皇后的手,看到了皇后手上的伤痕,这是亲手炖羹汤留下的,“你是朕的皇后,朕的妻子,唯一能陪伴在朕身边长埋地下的人。”

    别的话,皇上并没有继续说,这是他的妻子,他失望过,却也反省过自己。

    皇后心里的不安和惶恐,一直抓不到的方向,因为皇上的话心安,终于正视了自己的身份,“我。”

    皇上抬起手挡住了皇后的嘴角,有些话不用说。

    皇后泪眼模糊,这是皇上给她的机会。

    一转眼就是五日,五日前的大雪没站住,虽然雪都融化了,可也带走了温度,这几日的温度降的厉害。

    竹兰去了秦王府,今日也巧了,容川休沐的日子。

    容川和雪晗亲自在门口迎接,竹兰道:“哪里用的着你们次次迎接。”

    雪晗扶着娘下马车,“您是我们娘啊。”

    竹兰因为这一句话感动了,她觉得自己越来越感性了,“好,好,我是你们的娘。”

    雪晗笑嘻嘻的道:“娘能来真的太好了,您也救了女儿呢!”

    竹兰懂了,闺女也收到了帖子。

    竹兰见到皇太后的时候,皇太后面前的桌子上摆了许多的画像,竹兰只看了一眼,收回目光见礼。

    皇太后道:“快来,我这几日听雪晗说了几个你讲过的故事,我才发现与话本比价,还是你的故事好。”

    竹兰乐了,那是自然,她有着现代的思想。

    皇太后看着桌子上的画像,嘴里嘟囔着,“这些人也真是,画像都能送到秦王府,这不知道的以为秦王要纳侧妃呢!”

    竹兰懂了,这些画像都是给皇上的,扫了一眼,还真不少。

    皇太后打量着杨氏的脸色,周家都是一夫一妻,她说了秦王,杨氏也没反应,真是越接触,杨氏这个女人越不简单,也是,能将周书仁捏的死死的,怎么可能是个简单的。

    皇太后继续道:“秦王府我都不管,怎么会插手后宫的事,我可不想当讨人嫌的婆婆。”

    竹兰知道,这是皇太后给她准话呢,可见皇太后很喜欢雪晗,“您一直是好婆婆。”

    皇太后高兴,如果当初大儿子不是太子,她更懒得管,大家都自在多好,“你有没有新的故事?有的话给我讲讲。”

    竹兰觉得现在的皇太后很可爱,“您是想要好结局的,还是悲的?”

    皇太后见多了好结局的话本,所以,“悲伤的。”

    然后竹兰走的时候,皇太后哭红了眼睛,竹兰面对提前回来的太上皇,目不斜视的走了。

    晚上,竹兰将画像的事和丈夫说了,“皇后这个职业真是太难了。”

    周书仁,“那是你的想法而已。”

    竹兰哼了哼,又道:“我听闺女说,最近几日皇后变了许多,更多的心思在儿子和皇上的身上了。”

    周书仁摸着胡子,“那挺好的,我倒是希望皇后能一直这么聪明下去。”

    竹兰继续道:“希望吧,对了,我准备买两个宅子,面积和咱们现在住的差不多大。”

    “你做主就好,只是京城的宅子就那么多,现在京城宅宅子不好买。”

    竹兰自然知道,京城是政治中心,最近几年迁入京城的人口达到了顶峰,所以宅子紧缺也造成了价格直线的上涨。

    竹兰道:“我朋友柳氏,宁志祺的岳母,她娘家有宅子要卖,我想买下来。”

    周书仁惊讶,“柳家啊,我也没听说出什么事,怎么就卖宅子了?”

    竹兰解释着,“一家有一家难念的经,宅子是柳氏娘的嫁妆,家里的儿子多,儿媳妇小心思就多,都想要老太太手里的宅子,老太太被念叨烦了,索性就将宅子卖了,也免得他们多惦记。”

    周书仁,“那就买了,咱家也不怕惹麻烦。”

    竹兰,“嗯。”

    随后的日子,皇太后来周府特别的勤快,每次都红着眼睛走的,竹兰想换个甜文,皇太后都不愿意,虐的不知道染湿多少帕子,依旧钟爱悲剧。

    然后周书仁就要面对太上皇欲言又止的目光。

    周书仁,“您为何这么看微臣?”

    太上皇注视着周书仁,“你的妻子真的幸福吗?”

    “幸福啊!”

    太上皇呵呵笑着,“幸福会讲这么多悲剧故事?”

    妻子每次回来都独自回味,被虐的不行,还想听,他劝都劝不住。

    周书仁,“......我媳妇也有很多甜文的。”

    太上皇觉得杨氏的脑子很清奇,而将杨氏当成宝贝的周书仁,太上皇悟了,周书仁也不是什么正常人!

    周书仁,“......”

    不是,太上皇你明白了什么啊,他有些慌呢?

    下衙门的出来,周书仁还回忆着太上皇意味深长的笑,总觉得要不好,结果就见到了冉正。

    冉正开口道:“一起喝一杯?”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