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他的怒气2
    “王爷,沐二小姐身为狂王侧妃,如今的咱们的势力无法和狂王正面对抗”

    百里连城眼神更加的阴暗,低头手中的黑子落下,殊不知这一颗黑子落错了位置。

    也就是这一颗棋子,让整个局面成了死局,僵持不下,局势难以回转,就是一步的位置,造成了整个棋盘的僵局。

    百里连城看了一眼棋局,站了起来,背对着德叔。

    “很快,她便不再是狂王侧妃!”他的手握着胸口的位置,那里有着一个青花瓷的小瓶子……

    狂王府。

    太阳落山,蓝雅便要求回府,今日逐野狂冥形影不离的跟着她,她也没敢去布丁的包子铺,想到那封信还是让她挺在意的。

    “侧妃娘娘,今天清夫人送来一盘点心,说是亲自做给娘娘吃的。”丫鬟将点心端上来。

    蓝雅冷笑一声,沐乐清会有那么好心?

    她捻起一块糕点放在鼻子尖闻了闻,汀香,汀香是一种能让人沉睡的东西,加在食物之中只会提升香味,吃一次两次只会沉睡,沉睡中神经会渐渐的错乱。

    吃多了,可就是慢性毒药的功能。

    “扔了。”蓝雅将糕点扔到盘子里,就知道那个女人不会让人省心。

    蓝雅站起身,有些烦躁,布丁沉香那边她想去看看,但又出不了府,毒药研制也必须实行,炼制毒药要两个月,晚上一天就要多等一天。

    她没有功夫,等不得,越早一天炼制好,她便能早一天有自保的能力。

    光想也不是办法,狂王府没有逐野狂冥的口谕,她根本出不去,唯一的办法,只有搞定逐野狂冥!

    “翠儿,你让厨房准一些材料,一会我要亲自下厨。”蓝雅站起身来。

    “是。”翠儿点头回道。

    蓝雅转身走到屏风后面,换上一身简练的衣服,将头发挽起,扎了一个马尾,马尾扎起,脸上那道疤痕更加的显眼,她拿起铜镜边的脂粉,笔,在脸上绘画起来。

    她的画工很精细,转眼一朵带着花藤的曼陀罗便呈现在脸颊之上,她的样貌本就世间无双,如今疤痕被曼陀罗遮盖住,比之前更加的妖娆,更加的美艳。

    放下笔,蓝雅很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疤痕在她的手中根本不算什么,她有药血滋润的皮肤,想要恢复原貌,只需要一点点的药材。

    今天就算是牺牲色相也要将主要狂冥搞定,哪怕他让人跟着她才能出府也好,反正她的动作不会太过显眼。

    她只要将毒药制作的单子给沉香,教她步骤炼药。

    收拾完,蓝雅便走出门,朝着厨房的地方走去,经过的丫鬟看到她眼神之中难以掩饰的震惊,美,太美了。

    月之蓝刚从沐乐清那里回来,转而看到一身白色衣服的蓝雅,她只看了一个侧面,蓝雅的另一边脸完美,任谁看了都知道,若不会毁容定然是倾国之姿。

    “哼,这容貌毁了到真是万幸。”月之蓝冷声说道,若不然这么一张脸,将来会更加的迷惑狂王。

    “就是,一看就是个狐媚子,只知道**男人。”王嬷嬷撇嘴,狗腿子样十足。

    “走,去会会她。”月之蓝抬脚走了过去。

    之前碍于逐野狂冥,进府那么多天她都没好好的会会她,听说,今日她和王爷逛了一天的街市。

    “侧妃妹妹。”月之蓝压低声音唤道。

    蓝雅闻言,转眼看向月之蓝,皱了皱漂亮的眉头,对于这个女人她没有丝毫的好感,甚至有些厌恶。

    “有事?”她冷声问道。

    “妹……”蓝雅转脸,月之蓝的声音卡在了喉咙,眼中惊艳暴露。

    什么是天仙,什么是绝色,什么是妖精,在这一刻都在这个女人的身上显示出来。

    “好美……”王嬷嬷瞪大眼睛,发出一声惊叹。

    “你……你的脸?”月之蓝不置信的指着她的脸颊,脸上的那朵奇怪的花,简直太漂亮了。

    “你有事?”蓝雅再次询问,她了没时间在这里和她讨论脸的问题!

    “我……我……”震惊,绝对的震惊于她那完美的容貌,一朵怪异的花更是增加的妖娆妩媚之感。

    偏偏她身上的气质,高贵的要命,明明很妩媚,在她的身上却之看到绝美高雅。

    “没事的话,我就先忙了,王妃娘娘慢慢逛。”蓝雅越过月之蓝,朝着厨房走去,留下吃惊呆愣的两个人。

    “天啊,世间最美会有如此美的不像话的人。”王嬷嬷眼神追逐着蓝雅的身影,还未从绝美之中走出来。

    月之蓝反应过来,听到王嬷嬷如此说,顿时心中气愤,抬手朝着她的脸上就是一个巴掌:“死奴才,她有本公主美吗!”

    她比她美吗?瞧这话问的,人摆在眼前,她自己看了都知道谁美一些。

    “没有,没有,公主是最美的。”王嬷嬷捂着脸,还从未被公主如此扇过耳光,心中也知道,公主这是恼了。

    月之蓝一甩袖子:“哼,下次再让本公主听到刚刚的话,看本公主不扒了你的皮!”

    “是,是。”王嬷嬷不断的点头。

    月之蓝眼神眯起看着已经消失的背影,沐清颜你也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咱们走着瞧!

    厨房内,厨子将所有的菜色就切好,放好,用具,备好,所以蓝雅只需要炒菜和配料,还有酱搭配,甜点。

    蓝雅在厨房忙活大约半个小时,将饭菜做好,蓝雅洗了洗手,吩咐下人将饭菜端到房间,她则朝着书房走去。

    “侧妃娘娘请留步。”刚走到书房,暗夜的身影便出现了。

    如此,蓝雅明白,在狂王府书房是重地,逐野狂冥从来不让靠近。

    “我在这里等。”她也没有为难暗夜,转身站在走廊边。

    暗夜见此皱了皱眉头,思索再三,转身消失在原地,暗夜隐去,蓝雅也并未野蛮的去推书房的们,老实的站在走廊上静静的等着。

    冷风吹了起来,她常常的马尾辫随风摆动,一身的白衣显得清冷无比。

    南风瑾走进院子便看到这样一幅场景,绝色的美人,仰望着天空,白色的身影显得她更加的单薄,仿佛下一秒便要消失一样。

    绝美的脸比上一次更加的妖艳,更加的有吸引力,人世间她绝对是一颗至宝,这样的气质美艳,没有一人能够攀比的上。

    任谁看了这样的容貌,都有种想要将她占为己有的心,将她隐藏起来,只供自己一人观赏。

    “在等狂王?”南风瑾笑着走来,内心压制不住占有她的心。

    之前是发芽,如今看到这样的场景,小芽儿却瞬间长成,一发不可收拾。

    蓝雅闻声转而脸,迎上南风瑾的笑容点头一笑:“嗯。”

    “啧,狂王真是好命,真是让我羡慕。”他距离蓝雅仅有一步之遥,却还在继续。

    蓝雅下意识的退后一步,眉宇之间皱了起来,对于南风瑾有着一种反感。

    “南岳王姬妾成群,还用羡慕其他人。”她声音有些冷。

    南风瑾笑容不见,将她逼到墙边,双手撑着墙壁,将她困在立马,脑袋稍稍低下。

    “你想做什么,这里可是狂王府。”蓝雅有些紧张,怒瞪着眼睛。

    他靠近她的耳朵,伸出舌头轻轻一添,声音低沉:“可是,本皇的女人没有一个像你一样的完美,让人着迷……”

    蓝雅身体一颤,没想到他竟然在狂王府轻薄她,顿时怒气上升:“放开,若不然我可喊人了!”

    该死的,暗夜那家伙明明就在附近,难道没看到她被人轻薄吗!

    “叫吧,你只是逐野狂冥的一个宠物,若本皇开口要你,你说他会不答应吗。”他贪婪的嗅着她身上的味道,从来不知道一个女人的味道会如此好闻,让人着迷。

    蓝雅眼神稍稍暗了一下,女人在这个时代根本就没有一丝的地位,若他当真开口向逐野狂冥要她,利益关系,她不保证逐野狂冥会不答应。

    南风瑾嘴角上扬,伸手捏住她的下巴:“这样的表情更让人着迷……”

    他说着,嘴巴一点一点的靠近……

    “南风瑾!”深沉带着怒气的声音传来。

    逐野狂冥不知道何时从书房出来,大手背后,一双眼睛寒光十足,盯着面前的两人。

    蓝雅转眼看向逐野狂冥,眼神之中竟是冷淡,利益,权势,地位,这些全部都搞过女人的地位,三妻四妾是男人的专属,女人更是他们的衣服。

    南风瑾闻言捏着蓝雅嘴巴的手放开,笑容不减:“狂王真是娶了一个貌美绝色的女子。”

    “哼,南岳王过奖了,一个毁容的女人谈何绝色!”逐野狂冥一声冷笑,大步走了过来。

    “毁容?怎么看都比上次春*色园还要有味道。”面对逐野狂冥,南风瑾丝毫不掩饰对蓝雅的兴趣。

    蓝雅低着头,心中不断的咒骂这南风瑾,厌恶的心情越加上升。

    逐野狂冥冷眼扫过蓝雅,眼中虽闪过一丝惊讶,但转眼便阴沉的化不开,上前捏住她的脸,抬起她的脑袋。

    “沐清颜,你化妆了!”几乎咬牙切齿,他知道她从来不上妆,可是,面对南风瑾她竟然上装了!

    雪儿在评论区,爆了qq,想要**的赶紧滴哦,加的时候注明:作者还是读者。(*^__^*) 后面还有更哦~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