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四十六章 不是你想的那样
    “然后呢?”

    肖明强撑着平静问道。他当然知道,秦仲年这样一脸沮丧的样子,肯定不只是因为唐子风和肖文坐了同一列火车,而应当还有其他天怒人怨的事情。

    “文到临一机之后,小唐安排她住在招待所,让招待所给她开了我们平常用来接待司级以上领导的豪华套间。”秦仲年说。

    肖明皱了皱眉头:“这个太不合适了,文还只是一个学生呢。”

    “是啊,我也是这样说的。”秦仲年说,“我专门跟文说了这事,然后她就告诉我,说她从豪华套间搬出去了,还说小唐给她安排了一个普通的双人间。”

    “这不是很好吗?”肖明说。

    秦仲年说:“我一开始也是这样想的。后来文回学校以后,我让总师办的工作人员去招待所给文结算住宿费用,这才知道,文从招待所的豪华套间搬出来以后,就没在招待所住。”

    “那她住哪了?”

    “我问过了,她搬到小唐那里住去了……”

    “什么!”

    肖明腾地一下就站起来了,差点把面前的茶几都带倒了,茶几上的杯具就都悲剧了……

    “他们怎么敢这样!”肖明目眦尽裂,恨不得现在就拎着管钳去搞唐子风理论理论。

    好小子,干出了这样的事情,这些天在老子面前还装得像个没事人儿一样,枉老子还一口一个“唐助理”地称呼你,把你当成啥好人了。早知有这么一回事,老子岂能容你嚣张!

    “老肖,你别急,不是你想的那样。”秦仲年赶紧解释,“我了解过了,那些天,文一直是和我们厂里一位职工的女儿住在一起的。小唐住的是我们厂里分配的两居室,文和那个女孩子住在一间,小唐住的是另一间。”

    “那个女孩子是叫于晓惠吧?我想起来了,文是说过,有个名叫于晓惠的中学生和她作伴。”肖明重新坐了下去,开始回忆起女儿此前和他打电话说过的事情。他还记得,女儿前几天让他把她中学时候用过的复习资料寄到京城去了,说是要转寄给那个名叫于晓惠的女孩子。

    “可是,她为什么要住到唐子风家里去呢?难道是你没说清楚?”

    明白事情并没有那么糟糕之后,肖明稍稍冷静了一点,对秦仲年问道。

    秦仲年说:“这个问题我也问了,我们技术处的几位女技术员知道这个情况。据她们说,唐子风从京城返回临河的时候,给自己买了一台计算机,配的是21寸的显示器。文那段时间在做一个学校里的设计,所以一直在借用小唐的计算机。她可能也是为了用计算机方便,所以才搬到他那里去住的。”

    “这件事,文好像也跟我说过……”肖明点点头,这个理由倒是可以接受的。搞设计的人,熬夜干活是常事,如果在人家家里用电脑,干得太晚,直接住下也是可以理解的。他记得,肖文的确是说过自己在做一个设计,还曾就其中的一些问题在电话里与他探讨过。

    嗯嗯,顺便说一下,肖文和肖明探讨技术问题的时候,都是让肖明把电话打过去的,据说是因为肖明打电话不用花钱。肖明当时还有点纳闷,女儿住的房间怎么会有直拨电话,按道理说,招待所房间里的电话不是要转分机的吗?此外,女儿接电话的时候,似乎就在电脑旁边,当时他没在意,现在想来也是一个重大的疑点,招待所怎么会有电脑呢?

    “老秦,你是觉得,文和这个小唐,有可能在处对象?”肖明低声地问道。

    秦仲年说:“这个也看不出来。年轻人之间关系处得好一点,也是正常的。唐子风是人民大学毕业的,又在部里工作,现在是临一机的厂长助理,而且工作非常出色,这样一个人才,文愿意和他交往,也不奇怪。”

    “他们之前应当不认识吧?”肖明问。

    秦仲年说:“应当是不认识的。”

    肖明又点点头,在他印象中,也的确没听说过肖文与什么人民大学的年轻人有过什么交往,嗯嗯,除了肖文的发小闺蜜包娜娜之外。包娜娜其人,肖明是见过的,知道是一个稳重、正派、懂礼貌的好姑娘……

    两个人沉默了好一会,肖明问道:“老秦,小唐这个人,人品怎么样,你了解吗?”

    秦仲年愣了一下,然后回答道:“老肖,你也知道的,我这个人看人不太行。就我的看法,小唐这个人,虽然平时有点油腔滑调,做事不拘一格,但人品应当还是可以信任的。老周这个人你应当很了解,他是非常稳重的。部里安排老周到临一机当厂长,老周没有提任何条件,只是要求派小唐给他当助手,由此就可以看出,小唐这个人,品质上应当是没有问题的。”

    “是啊。”肖明说,“这一次他和你们那个韩伟昌给老谷他们设了个套,让老谷误以为他们是我们17所的人,还跑来向我借人。如果他不是用这样的方法,而是直接向老谷摊牌,老谷恐怕不会那么容易被他说服。从这件事来看,这个小唐的确可以说得上是机智灵活。

    “但是,整件事情上,他的目的只是为了促成432厂和临一机的合作,没有任何个人的私利在内,这就很是难能可贵了。现在的年轻人,能够为了国家的事情费尽心机,是很难得的。”

    “是的是的。”秦仲年说,“我们到临一机这半年时间,小唐有一半时间都是在外面跑,风里雨里的,毫无怨言。还有,我们厂有一个政策,就是业务人员联系到的业务,可以提取1%的提成,但同时又规定厂领导不能拿提成。

    “像我这个位置,本身也不会出去拉业务,所以这个规定对我来说是无所谓的。但小唐就不同了,这半年时间,由他直接拉回来的业务有两三千万,如果允许拿提成,他可以拿到二三十万。”

    “你是说,他放弃了这二三十万的提成?”

    “是的。”

    “是自愿的吗?”

    “是自愿的,虽然他在厂务会上假装心痛的样子,但谁都看得出来,他是真的不在乎。”

    “可是,你刚才说,他上次从京城回临河的时候,带了一台电脑,用的是21寸的显示器。现在一个21寸显示器,起码是1万块钱,他怎么买得起?”肖明的脑子像是装上了奔腾芯片一样,转得飞快。

    秦仲年说:“这个问题我跟周厂长提过,让他注意一下小唐是不是有什么不当行为。周厂长跟我说,小唐的收入是合法的,具体细节他不便于说。”

    “是这样……”肖明点点头。他可以不相信唐子风的人品,但周衡的人品他是相信的。他也相信以周衡的阅历,不会被唐子风所蒙蔽。既然周衡说唐子风的收入没有问题,那就证明这其中的确没有问题。

    既然收入没问题,却能够买得起一台21寸的显示器,那就说明这个年轻人家境殷实,女儿如果嫁过去……,呸,自己怎么会去琢磨这样的事情!

    “老肖,你看这事……”秦仲年怯怯地问道。同窗好友的女儿到他的单位工作,跑到一个小伙子家里住了十几天,他居然毫无知觉,这怎么都算是对不起人的事情,肖明如果要对他兴师问罪,他也只能认了。

    “算了,年轻人的事情,就让他们自己去处理吧。”肖明终于端正了态度,装出一副大度的样子说道。这事真怪不了老同学,自己的儿女跑到人家那里去住,还骗老同学说是住了一个普通双人间,这能怪人家吗?唉,看来还是自己教女无方,出了这样的事情。

    那么,自己要不要给女儿打个电话,好好问一下这件事呢?

    似乎也不妥。万一人家其实没啥事,就是普通的交往,自己这样一问,不是反而弄巧成拙了吗?

    不对,如果女儿对这个唐子风没啥想法,她住在唐子风家里,不可能在给自己打电话的时候丝毫不提这个名字。另外,前几天女儿突然打电话回来询问机床改造的事情,随后就有了唐子风设套诱骗谷原生的事。看起来,唐子风和女儿之间是有电话往来的,而女儿却瞒下了这一点。

    那么,这个唐子风家境不错,学历不错,能力在同龄人中绝对是超群的。他才24岁就当上了企业里的正处级厂长助理,前途不可限量,还有人品不错,长得也是一表人才,配自家的女儿应当也算够格吧。

    咦,刚才在酒席上,那臭小子喝高了,搂着自己肩膀叫自己啥来着?肖兄?我兄你妹啊,你弄清楚辈分没有!

    秦仲年坐在肖明对面,看着肖明脸上阴晴不定,时而咬牙切齿,时而笑逐颜开,心里也明白了几分。好吧,自己该说的也都说了,剩下的事情,就让老同学自己去考虑吧。小唐这个人,倒也不让人讨厌,除了偶尔会没大没小地称自己一句“老秦”,其余的言谈举止也算是中规中矩的。

    日后如果成了自己的侄女婿,他如果再敢叫自己“老秦”,自己就可以狠狠地他两个耳光了,那该是多美的事情啊。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