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7章 王晶晶导演
    闲聊了几句,秦翠靓问道:“过去十多天,你待在瑞丽,买赌石亏了,还是赚了?”

    “赚了。按天计算,我买赌石,可能会亏本,但以星期为时间单位计算,我从未亏过。”

    “总的来说,赚了就行了。”秦翠靓嫣然一笑,好奇问道,“赚了多少?”

    “我买的翡翠毛料加工成首饰,摆在珠宝街的天工珠宝行零售,我估计能卖两千多万港元,成本不到一成。”蒙松海略带得意的笑了笑。

    “真的啊?”秦翠靓惊讶道。

    “你觉得我会骗你吗?”

    “如果是真的,这利润也太高了!”秦翠靓惊叹道,“你还挺有本事的。”

    “一般般了,和李超人那些大富豪相比,我还差远了。”蒙松海谦虚道,“过几天,等你有空了,我带你去看看我是怎么买赌石的。”

    “好啊,明天就算了,你要去珠宝店看看,后天,你带我去看你买赌石吧。”

    “行,那就这么定了。”蒙松海微笑着亲吻了秦翠靓的脸颊,“前阵子,我想到了一个赚钱的好办法。”

    “什么办法?”秦翠靓好奇问道。

    “过阵子,我拿高档翡翠明料,以及高档翡翠首饰作抵押,向银行借一笔钱,少部分用来买赌石,大部分用来投资房产。买了房子后,还可以拿房子作抵押,继续投资买房。我相信未来几年,房价涨幅肯定远远大于贷款利率。”

    秦翠靓闻言愣了片刻,沉声道:“这存在不小的风险,你可想清楚了。”

    “放心吧,过几天,你见识我选购赌石的眼光,你肯定会佩服我的。”

    “我可听说,相比买股票的风险,赌石的风险更大,甚至比在赌场赌/博的风险大。”

    “如果掷骰子,赌大小,输赢各一半,就算赢了,除去庄家的抽水,回报率不足一倍,而赌石,一块赌石切涨了,赚十几倍是很正常的事情,考虑到切涨能够得到高回报率,买十块赌石,很多时候,有一两块赌石切涨了,就可以赚钱。”

    “除了赌石,你要赌/博吗?”

    “不赌。”

    “不会打麻将,也不会打牌?”

    “打牌会,但很少玩,几乎不玩。没有玩过麻将,我觉得有时间打牌大麻将消遣,还不如多看看书……找人喝茶聊天也挺好的。”

    十世重生,蒙松海拥有十个人的记忆,他会打麻将,但他对打麻将有些排斥,加上他这辈子没有碰过麻将,撒谎说不会大麻将,他一点没有压力,说的挺顺嘴的。

    “我特别讨厌打麻将。”

    “为什么啊?”蒙松海微笑道,“我听说很多香港喜欢打麻将。”

    秦翠靓沉默了一会儿,沉声道:“自从我懂事起,我妈妈沉迷于打麻将,有时间打麻将,没有时间给家里人做饭吃,要不是我有个姐姐,她会照顾我,我怀疑我会被饿死。”

    “你……你妈妈现在还好吗?”

    “她已经去世了。”秦翠靓淡淡说道。

    “那你父亲呢?”

    “我不到十岁的时候,我父母就离婚了,他们离婚后,我爸就去了新加坡,在那边娶一个妻子,很多年没有来往了,也不知道他现在的生活怎么样。”

    “吧嗒!”蒙松海轻吻了秦翠靓的嘴唇,真挚的说道,“靓姐,虽然我年龄比你小,但请你相信我,将来,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你想娶我?”秦翠靓含笑问道。

    “你想嫁给我?”蒙松海反问道。

    “你啊,问到这类问题的时候,你总喜欢反问,你什么意思啊?”秦翠靓嗔道。

    “怕你生气。”蒙松海尴尬的笑了笑,“我希望我喜欢的女人为我生孩子,我也愿意让她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但我……还没有想过结婚的事情。你能等我几年吗?”

    “好,我等你几年。”秦翠靓展颜一笑,“反正和你在一起,我也不吃亏,每晚,你都伺候的我挺舒服的。”

    “女王陛下,臣好好伺候你!”

    蒙松海呵笑着吻住了秦翠靓的嘴唇,双手开始使坏,新一轮的攻击又开始了。

    天工珠宝行每天的营业时间是上午十点至下午五点,毛震阳接到蒙松海打来的电话,得知老板翌日上午要来店铺,挂了电话后,没有多想,就把此事告诉了两位营业员。

    一位名为洪莉的女营业员建议道:“经理,明天上午,我们提早半个小时来上班吧。”

    毛震阳犹豫了一下,含笑望着另外一个营业员崔颖,说道:“崔颖,你觉得怎么样?”

    崔颖微笑道:“既然明天上午,老板要来,那我们就早点过来清洁卫生。”

    “那就这么定了!”毛震阳笑道,“辛苦你们了。”

    这天下午五点钟,天工珠宝行准时关门,毛震阳锁好门窗后,告别两个营业员,前往租住的地方。

    为了省钱,蒙松海不在香港期间,毛震阳经常自己下厨做饭吃,这天晚上,他给自己下了一碗面条,配料是他前几天做好放在冰箱里的,拿出来,放在热锅里热一下,就可以拌面吃了。

    吃过晚饭后,毛震阳洗了碗筷,来到客厅沙发上坐下,打开电视,看了一会儿,忽然想到自己有两天没有在家打扫卫生了,他没有犹豫,连忙站了起来,走到阳台拿了拖把,之后,进卫生间打了一桶水,开始拖地了。

    翌日上午九点左右,毛震阳打开了天工珠宝行的店门。

    过了半个小时,洪莉和崔颖同时来到珠宝店上班。

    “经理,早上好!”洪莉和崔颖齐声打招呼道。

    “早上好。”毛震阳说道,指了指两个柜台,说道,“那两个柜台还没有擦,你们一人擦一个。”

    过了几分钟,两位女营业员擦完两个柜台,蒙松海乘坐秦翠靓的车来到了天工珠宝店门口。

    “阿海,我真不想和你分开。”秦翠靓依依不舍道。

    “天黑之前,我们就能见面了。不用想我的,好好工作。”蒙松海微笑着亲吻了秦翠靓的脸颊,推开车门,准备下车。

    “让我也亲你一下。”秦翠靓抓出蒙松海的手臂,凑到他面前,吧嗒一声,亲吻了蒙松海的脸颊。

    “拜拜!”

    道过别后,蒙松海下了车,关上出门,摆摆手,目送秦翠靓开车离开。

    店内的三个人都看到了蒙松海和秦翠靓,但他们都没有出来围观。

    蒙松海走进珠宝店,看到了毛震阳、洪莉和崔颖三人,同意注意到珠宝店里面的很干净,窗明几净,同时还闻到一股淡淡的花香。

    “老板,早上好!”洪莉和崔颖齐声问候道。

    “老板,早!”毛震阳慢了半拍,微笑道。

    “大家早上好。”蒙松海呵呵一笑,“这几天,你们都还好吧?”

    “都挺好的。”毛震阳含笑点头道。

    洪莉嘻嘻笑着问道:“老板,你昨天来香港,怎么不来店里看看啊?”

    “不想影响你们下班时间啊。”蒙松海笑道,抬起手,看了看腕表,说道,“今天,你们提早上班了,表现不错,今天中午,请你们吃大餐。”

    洪莉笑着问道:“为什么不请我们吃晚饭啊?”

    “晚上有约了。”蒙松海微笑道,“震阳,把公司的账本给我看一下。”

    “好的,我马上去拿。”

    蒙松海找了一张椅子坐下,翘起二郎腿,片刻后,毛震阳拿出一本账本递他的面前。

    崔颖甜甜一笑,问道:“老板,你想喝什么茶啊?”

    “泡一壶红茶吧,大家一起喝。”

    “好,我马上泡红茶。”

    喝茶之前,蒙松海已经翻看完了账本,点评道:“写的很清楚,好好保持。”

    崔颖说道:“老板,喝茶啊。”

    “谢谢!”蒙松海说着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红茶,找话题问道,“崔颖,洪莉,你们下班后,一般都有什么活动啊?”

    “大部分时间待在家里看电视。”崔颖答道。

    “陪男朋友逛街,看电影。”洪莉微笑道。

    “是你男朋友陪你逛街看电影吧?”蒙松海笑道。

    “也可以这么说。”洪莉微笑道。

    “崔颖,天天待在家里看电视,可找不到男朋友。洪莉,你男朋友身边肯定有不少男性朋友,遇到合适的,你可以介绍给崔颖认识,就算不能成为男女朋友,多认识几个朋友也挺好的……”

    “老板,我还没成老姑娘,又不是没有男生追我,你说这个干什么啊?”崔颖娇嗔打断道,说完后,瞥了毛震阳一眼。

    “算我说错话了,我道歉。”蒙松海讪讪一笑,他注意到崔颖看毛震阳的眼神有点特别,心中暗道,“震阳和崔颖不会搞在一起的吧,如果真是这样,那苏雯可要伤心了……”

    闲聊了几句,两位四五十岁的妇女来到店内。

    蒙松海放下茶杯,站了起来,说道:“你们忙着,我出去转转。”

    走出珠宝店,蒙松海步行前往自己租住的地方,刚进屋,他就觉得相比昨天他回来的时候,今天干净了很多。

    “震阳挺勤快的。”

    蒙松海微笑着嘀咕了一声,掏出钥匙,打开卧室的房门,进去后,又打开保险柜,从里面取出一些翡翠首饰,放在各种盒子里,之后小心放进行李箱中。

    蒙松海并没有一次把保险柜里的翡翠都搬完了,只拿了不到三分之一,关上保险柜后,他从乾坤空间中取出一些更高档的翡翠首饰。

    在家里待了十多分钟,蒙松海提着行李箱出门,再次来到珠宝店时,店里面没有顾客。

    蒙松海开口问道:“刚才那两个顾客买翡翠首饰了吗?”

    “买了。卖掉五条手镯。”毛震阳乐道,“成交总额达到了六万元。”

    “不错嘛!”蒙松海呵呵一笑,说着将行李箱放在柜台上,打开箱子,从里面取出翡翠首饰,放在柜台上。

    “老板,这些翡翠首饰要摆在柜台里出售啊?”崔颖问道。

    “是啊。”蒙松海淡淡说道,见到毛震阳把笔和价格标签都拿过来了,问道,“这些价格标签都编过号了吧?”

    “编过号了。”毛震阳答道,将笔递给洪欣,说道,“洪欣,你写的字要看好点,你来写售价。”

    “好的!”洪欣应了一声,从毛震阳手中接过了笔。

    “这两条手镯都卖八千块钱。”蒙松海指着两条手镯说道。

    “八千。”洪欣说着拿笔在一张价格标签上写下了售价,之后,将价格价格标签放在对应的手镯上面。

    崔颖立马将价格标签系在翡翠首饰上,毛震阳拿了一个纸箱子,将系上价格标签的翡翠首饰放在箱子中。

    忙了一个多小时,蒙松海拿到店里面的翡翠首饰都系上了价格标签。

    毛震阳拿出账本,准备将这些翡翠首饰售价和对应的编号记在账本上。

    蒙松海见时间不早了,说道:“震阳,时间不早了,这会儿有没顾客,我们先关门,去附近找一家饭馆,好好吃一顿,吃过午饭后,我们再回来做事……”

    简单收拾了一下,关上店门,四人就出门吃午饭了。

    过了近一个小时,四人吃过午饭,回到了珠宝店。

    蒙松海坐下,倒了一杯早上泡的红茶,刚喝一口,一男一女两位三十多岁的顾客走进了店铺。

    “这个男的是谁啊,有点眼熟。”

    蒙松海暗自嘀咕了一声,盯着眼前这个身材有点偏胖的男子看了几眼,认出了对方是谁,脸上浮现笑容,主动打招呼道:“你好,你是王晶晶导演吧?”

    “靓仔,你认识我啊?”王晶晶呵呵笑道。

    “我认识你,你不认识我,王导演可是名人。”蒙松海微笑道。

    王晶晶打量了蒙松海几眼,笑道:“靓仔,你的形象不错,可以考虑去当明星,待在这个小铺子里工作,没有前途。”

    洪莉扑哧一笑,插话道:“他是我们的老板,身价好几千万呢!”

    “大老板啊,呵呵,我失言。”王晶晶好不尴尬地笑了笑,“就算是大老板,也可以当明星的,很多人都希望成为明星。”

    “我没有想过成为明星,但我有想过投资拍电影。”

    “你想拍电影?”王晶晶顿时有了兴趣,虽然他是一位高产的导演,若是多一些投资人愿意投资他执导的电影,那他和投资方谈片酬时,就多了一些筹码,可以增加收入。

    “嗯!”蒙松海点点头,伸手作请,“王导演,请坐。如果你有时间地话,我希望你能和我说说,投资电影该怎么运作。”

    王晶晶坐下后,蒙松海为他倒了一杯红茶。

    王晶晶喝了口红茶,笑道:“这茶不错。其实,投资拍电影,很简单的,你刚入行,刚开始的时候,可以和别人合作一起投资拍一部电影,按照投资比例分成,最近几年,香港电影行业挺火的,过去一年,在香港上映的电影,少说有五成赚钱了,有些票房大卖的电影,利润很丰厚的。”

    “你认识周星星吗?”

    “认识啊。去年,他在电影《霹雳先锋》中饰演一个浪荡江湖的小弟,他凭借这部电影获得第25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男配角奖,同时也获得了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配角和最佳新人双料提名。对了,还未请教贵姓呢。”

    “免贵姓蒙。”(未完待续。)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