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4章 国际倒爷
    “爸有说什么事情吗?”蒙松海微笑着问道,走到了蒙国强的身边。

    “他没说,你自己和他聊吧,给你。”蒙国强讲电话筒递到蒙松海的手里。

    蒙松海将电话筒放在耳边,微笑道:“爸,有事吗?”

    “没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啊?”蒙东耀佯装不悦道。

    “我可没有这个意思。”蒙松海讪讪一笑,“昨晚,我不是给您打过电话了嘛。”

    “不和你闲扯了,刚才,你同学杨国栋拿了一些橘子到家里来。问了你在瑞丽的电话号码,说晚上七点半左右给你打电话。”

    蒙松海微微一愣,问道:“他有事找我?”

    “是啊!”杨国栋轻叹了一口气,“他们学校把他开除了。”

    “什么?”蒙松海惊讶道,“因为他打架的事情?”

    “是的。”

    “真够背的。”蒙松海感叹道。

    蒙松海心里替杨国栋感到惋惜,杨国栋已经读大四了,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毕业了,外国语大学,重点大学本科生,还每年拿奖学金,毕业后,肯定能够进一个好单位工作。

    “谁说不是啊,之前听你说过,杨国栋进了大学,每年拿奖学金……哎,这是命啊。”

    “爸,杨国栋没有找我有什么事情,他和您说了吗?”

    “听他的意思是想去瑞丽投奔你。”蒙东耀沉声道,“小五子,我看你这个同学挺不错的,你和他关系好,能帮他就帮帮他。”

    蒙松海沉默片刻,说道:“杨国栋学俄罗斯语言,听他说,学得不错,来瑞丽投奔我,并不是最好的选择。如果他有胆量,可以考虑去苏联做生意。”

    “你们年轻的事情,我就不管了,也管不了,我就和你说一声,记得七点半左右在家等杨国栋给你打电话。”

    “记住了。”

    “没事了,那我挂了。”蒙东耀说完后,直接挂电话了。

    蒙松海放下电话后,望着蒙国强等人说道:“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去吃晚饭了。”

    蒙国强站了起来,问道:“松海,杨国栋是不是被开除了啊?”

    “嗯!”蒙松海点头道。

    “之前,我就猜到他可能会被开除,毕竟在学校打伤人了,还被抓进了拘留所……”

    “好了,别说了。”蒙松海打断道,“大家别磨蹭了,出门吃晚饭了。”

    蒙松海、陆欣雅、蒙国强、余寿湖、武胜利、毛博文和周爱仙等七人一起下楼,边走边聊。

    走到二楼时,蒙国强微笑道:“松海,今晚,我就搬到三楼住。等你去香港了,我还住在三楼。”

    蒙松海闻言一愣,含笑点头道:“好啊。你住在三楼,方便我和欣雅过二人世界,谢谢了!”

    蒙国强之所以主动提出住在三楼,是因为他觉得蒙松海去了香港后,他和陆欣雅二人同住在四楼,有很多不便之处。

    五个人出门后,来到郑全贵经营的赌石店。

    正在赌石店的郑全贵见到蒙松海等人后,笑道:“你们来了啊,你们再不来,我可要上门去请了。”

    “全贵,你肚子饿了?”蒙国强笑着问道。

    “有点。”郑全贵开玩笑道,“松海不陪我吃午饭,没胃口啊,今晚,有松海陪我吃晚饭,我肯定多吃几碗。”

    “我啥时候成为你的开胃药了啊?”蒙松海讪讪笑道。

    “一直都是啊。”郑全贵笑道。

    蒙松海打量了郑全贵几眼,打趣道:“我看你有点虚胖。”

    “是有点,你去了香港,我经常茶不思饭不想,没吃多少,居然胖了,这肯定是虚胖。”郑全贵笑着点头道,伸手作请,“走吧,我们上楼吃晚饭吧。”

    ……

    晚上七点半,蒙松海坐在沙发上,搂着陆欣雅的蛮腰看电视,刚看完新闻联播,电话铃声响起。

    “你同学打电话过来了。”陆欣雅微笑道。

    “应该是吧。”蒙松海站了起来,走到电话机旁,接起电话,“喂,国栋,是你吗?”

    “是啊。”杨国栋笑了笑,“松海,你爸给你打电话了吧?”

    “我又不是神仙,我爸没给我打电话,我哪知道你要给我打电话啊。”蒙松海笑道,“国栋,听到你的笑声,感觉你现在状态不错啊。”

    “刚刚得知被学校开除的时候,感觉天要塌下来了,伤心了好一阵。幸好我爸妈没有麻烦,反而开导我了,他们拿你举例子,说就算考不上大学,只要好好干,也可以过上好日子的。”

    “晕倒。”蒙松海讪讪一笑,开玩笑道,“听你爸妈的意思,我和那些大学生相比,我要低人一等啊?”

    “他们绝对没有这个意思,在他们眼里,你可是人中龙凤。”

    “人中龙凤,这话,我爱听。”蒙松海笑了笑,“国栋,你现在有什么打算呢?”

    “我想去瑞丽散散心,如果你能给我安排一份工作,我在瑞丽干的顺心的话,我想在瑞丽干一段时间……可以吗?”

    “你要来的瑞丽,我肯定举双手欢迎,不过,我觉得你是一个人才,可以考虑自己做生意。”

    “我自己做生意,我能做什么生意啊?”杨国栋不解道。

    “想不想听听我的建议?”

    “想啊,呵呵,说吧,别废话了。”

    “你不是你的学习成绩很好嘛,我想你用俄语和苏联人进行简单的交流,这肯定不成问题,这是你的优势,我觉得你可以考虑去苏联做生意。”

    “这……”杨国栋想了片刻,问道,“我去苏联做什么生意啊?”

    “据我了解,每个星期都有一趟从京城驶往莫斯科的国际列车,现在有不少人,在国内买衣服,乘坐这趟国际列车去苏联,到了苏联境内,火车停站后,打开车窗,把东西卖给苏联人。”

    “你说的这个,我听说过。”

    “你觉得有搞头吗?”蒙松海笑着问道。

    “有搞头。”杨国栋笑着感叹道,“松海,你的脑袋比我灵光,我咋就没有想到呢。”

    “我现在是商人,听到一件事情,习惯性地往商机方面想,你以前学生,肯定不会把心思放在赚钱上,再过一两年,我相信你捕捉商机的能力肯定比我强。”

    “你就别夸我了,不管我将来如何,我现在还是一只菜鸟。我对去苏联做生意挺感兴趣的,你有什么好的建议,都说出来把,我先谢谢你了。”

    “咱们是老同学了,不用这么客气的。”蒙松海微笑道,“国栋,我是这样想的,刚开始的时候,你在国内买五千块钱的货,缺钱的话,你可要去我家,问我爸借。为了安全起见,我建议你找一个帮手帮你。刚开始几趟,不求赚钱,只求摸清市场行情。选购衣服,要考虑到苏联人身材都比较高大,买大号的衣服,小号衣服只能给孩子穿。等你熟门熟路了,我再多借些钱给你,多买几张车票,包下整个包厢,还可要多请一些人帮你,我觉得这生意可要做大的。”

    “谢谢!”杨国栋道了一句谢,张张嘴,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此刻,他感觉心里暖洋洋的,很受感动。

    “等你发达了,多照顾一下我的生意。”蒙松海笑呵呵道。

    “好的。等以后我有钱了,肯定会从你这里多买翡翠首饰的。”杨国栋笑道。

    “从我这里买翡翠首饰,你不吃亏,我觉得以后中高档翡翠首饰的价格涨幅会很大,收藏中高档翡翠首饰,远比你把钱存在银行里吃利息好。呵呵,除了翡翠首饰,我旗下还有很多产业的,将来,你可要购买我旗下地产公司开发的房子,家具可要去宜家家居选购,家电去京东电器选购。”

    “买房子,房价这么贵,我何时能够赚够买房子的钱啊?”

    “我很看好你的,可能两三年后,你就有钱买房了。”

    “谢你吉言,等到我有钱买房,又准备买房,肯定会买你旗下公司开发的房子……对了,你什么时候成立地产公司的啊?”

    “正在申请注册,等公司成立后,就会买地盖商品房了。”

    “你真牛。”

    “以后,你也会像我这么牛的。”蒙松海笑了笑,转移话题问道,“你认识去苏联做生意的倒爷吗?”

    “不认识,但我有个朋友认识,我可以找那个朋友帮忙引见一下。”

    “做生意和你在学校读书不同,找人帮忙,嘴边要甜一点,大方一点……别人没有义务提点你。你先请别人吃顿好的,喝点酒之后,再问事情。”

    “谢谢提醒。”杨国栋笑道。

    “你爸妈经营饭馆有几年了,人情世故,他们肯定比你懂,你可以多向他们请教。”

    “我会的,我在我家饭馆给你打电话,等会儿,我就和我爸妈说去苏联做生意的事情。”

    “最近几天,我都会待在瑞丽,你有事,可以给我打电话。”

    “好的。”杨国栋顿了顿,“两天后,晚上七点半,我再给你打电话,到时候,我们再好好聊聊。”

    “行,那没事的话,今天就聊到这里了。”

    “谢谢了,再见。”

    “拜拜!”

    蒙松海挂了电话后,含笑望着陆欣雅,问道:“老婆,你困了吗?”

    “这才几点啊?!”陆欣雅美眸一翻,站了起来,微笑道,“你去储物间拿些成品翡翠首饰出来,挂上价格标价,这样你不在瑞丽期间,也可以买货。”

    “不急,明天再弄吧,晚上看翡翠,容易看偏色。”

    蒙松海张开双臂,搂住了陆欣雅的柳腰,吻住她的嘴唇。

    问了一会儿,蒙松海把陆欣雅抱了起来,准备去卧室。

    “急什么啊,还没有关电视呢。”陆欣雅嗔道。

    “还真有点急,谁让你是一个大美人啊!”蒙松海呵呵一笑,放下了陆欣雅,拿起遥控器,把电视关了。

    放下遥控器后,蒙松海牵着陆欣雅的手,进了卧室。

    享受过鱼水之欢,面色潮红的陆欣雅依偎在蒙松海的怀里。

    闲聊了几句,陆欣雅柔声问道:“你说你在香港赌石赚钱了,你有想过在香港经营翡翠加工厂吗?”

    “有想过。”蒙松海微笑道,“但这事不急。我想好了,再去香港后,我拿店铺作抵押,向银行借一笔钱,之后多买一些赌石,切开后,不全部卖掉。把本钱赚回来后,剩下的翡翠毛料,用来抵押,向银行贷……呵呵,你猜猜,我为何这么做?”

    “呃……”陆欣雅想了一会儿,嫣然笑道:“你一直觉得中高档翡翠将来价格会上涨,你拿翡翠毛料抵押贷款,这样可以少卖翡翠毛料,还有,这样可以少纳税……是不是啊?”

    “宝贝儿,你太聪明了。”蒙松海笑着捏了捏陆欣雅的脸颊。

    “你这想法不错,可赌石有风险,你在香港选购赌石的时候,千万小心。”陆欣雅提醒道。

    “吧嗒!”蒙松海亲吻了陆欣雅的脸颊,微笑道,“放心吧,我会小心的。过阵子,我堂哥堂嫂要去香港帮我。”

    陆欣雅闻言愣了片刻,问道:“谁啊?”

    “我大伯的次子――蒙国武,他妻子的舅舅在香港。我去香港后,特意去找了我堂嫂的舅舅,找他帮忙,让我堂哥和堂嫂移民到香港。”

    “噢!”陆欣雅点了点头,她没有见过蒙国武,但他知道蒙国武是蒙松海的堂哥,之前在部队当军官。

    二人沉默了一会儿,陆欣雅问道:“你堂哥退伍了?”

    “退伍了。”

    “前几天,你在京城,见过他了?”

    “见过他了,盛瑞满月生日,我两个堂哥都带着家人来参加酒宴了。”

    “你大伯娘呢?”

    “她也来参加了。”

    蒙松海的父亲蒙东耀有一个亲大哥和一个亲姐姐,他的大哥蒙东翔已经病逝十多年了,但他的嫂子翁家慧还在世,他的姐姐蒙芍药和姐夫鲁胜房都已经去世了。

    蒙东翔和翁家慧生有两个孩子,都是儿子,长子叫蒙国文,次子叫蒙国武。

    鲁盛房和蒙芍药也生有两个孩子,但都是女儿,长女鲁美珠,次女鲁美玉。鲁盛房和蒙芍药去世的比较早,他们去世前,两个女儿都还没有嫁人,蒙东耀很照顾鲁美珠和鲁美玉这对外甥女,她们结婚时候,他为外甥女准备了不少嫁妆。

    陆欣雅问道:“你大堂哥(蒙国文)现在还在学校教书?”

    “是啊!”蒙松海微笑道,“说真的,我挺佩服我大堂哥的,他是一个有理想的人,面对高薪诱惑,他依旧坚持留在学校教书……”

    蒙国文是一位小学中文老师,长期担任班主任,他教过的学生,绝大部分都很尊敬他,甚至佩服他。

    “你大堂哥的妻子在京东电器公司工作,一个月有多少薪水呢?”

    “呵呵!”蒙松海笑了笑,“你问这个干什么?”

    “随口聊聊。”

    蒙松海很信任大哥蒙国毅,对于京东电器公司的经营,他基本上不管不问,几乎没有主动向蒙国毅问过这家公司经营的事情,他不知道大堂嫂在京东电器工作的具体收入情况。

    “具体赚多少钱,我不太清楚,应该不会低于五百,高出一千块钱的可能性不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