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3章 别光顾着佩服
    郑全贵也站了起来,邀请道:“一起去我家餐厅吃饭啊,我请客。”

    蒙松海拒绝道:“不了,今天中午,我想在翡翠加工厂,陪公司员工一起吃午饭。”

    郑全贵微笑道:“晚上总有空吧?”

    蒙松海笑着点点头,应道:“行,晚上一起吃饭。”

    郑全贵拎起装着大量现金的行李箱,和蒙松海一起下楼来到二楼。

    郑全贵冲着自己的保镖喊道:“成辉,我们走了。”

    金成辉和余寿湖等人道了一句别,走到郑全贵面前,伸手接过了行李箱。

    郑全贵和金成辉离开后,蒙国强指了指里面装着翡翠赌石的几个麻袋,问道:“松海,这些赌石,什么时候切开呢?”

    “下午切。”蒙松海微微一笑,想了片刻,又改变了想法,“现在就切。有一块赌石,我特别看好,切涨的可能性很大……”

    蒙松海说着从麻袋里面取出了一块二十多斤的全蒙料,他用慧眼识宝的神通看过,确定能够切涨。

    吃午饭之前,蒙松海切开了这块赌石。

    看到诱人的绿色翡翠,包括蒙松海在内,围观的几个人脸上都浮现了笑意。

    武胜利笑着问道:“姐夫,这块毛料能够切出不少满绿的手镯,加工成翡翠首饰,少说能卖一百万吧?”

    蒙松海乐呵呵道:“应该可以。”

    “铃铃……”这时候,一阵急促的门铃声响起。

    片刻后,楼下的楼梯间的狼狗们“汪汪”的大叫了起来。

    “餐馆送午饭过来了。”武胜利笑道,“走,去拿午饭。”

    武胜利和五个人一起离开翡翠加工,下楼来到了门口,打开房门,见到了三位男子,他们都是南华宾馆的员工,过来送饭菜的。

    聊了几句,武胜利等六人抬着三个筐子里的饭菜进屋,关上门后,便上楼了。

    吃午饭时,武胜利主动找话题和蒙松海聊天。

    “姐夫,您准备啥时候去腾冲呢?”

    蒙松海微微一笑,打量了武胜利,反问道:“你想去腾冲?”

    “没有啊,随口问问。”

    蒙松海吃了一口饭菜,说道:“过几天吧,再去香港之前,肯定要去一趟腾冲。”

    武胜利又问道:“您下次什么时候去香港?”

    “还没有想好。”蒙松海呵呵笑道,“胜利啊,这种事情,你少管,把心思放在工作上。”

    “姐夫,我工作上的事情,您别操心,最近一个月,很少做翡翠手镯,忙着雕挂件,我的雕工的水平又涨了。”

    “你早上雕的挂件,我看了,水平是有见长。”蒙松海笑着夸奖了一句,“有想过将来自立门户吗?”

    “没有想过。”武胜利摇摇头,笑嘻嘻道,“我觉得跟着您干,挺好的。”

    吃过午饭后,蒙松海上楼一趟,拿了二十二万元的现金,叫上余寿湖一起出门,他准备把早上购买赌石欠下的债还清了。

    这天早上,蒙松海一共花了二十一万元购买赌石,其中在郑全贵的店里买了两万块钱的赌石,这笔前已经还清了,他拿二十二万元出门,其中十九万元用来还债,剩下三万元用来购买赌石。

    还完债后,蒙松海让余寿湖开车载他出门购买赌石,直奔李孝有经营的赌石店。

    前往目的地的途中,蒙松海找话题和余寿湖说道:“余大哥,你喜欢住在瑞丽,还是住在京城?”

    余寿湖瞥了蒙松海几眼,微笑道:“单说气候的话,瑞丽更适合住人,我喜欢这里,可是……瑞丽,这地方太小了,医疗和教育方面和京城相比,差远了。”

    蒙松海呵呵一笑,说道:“听你的意思,现在瑞丽待几天,等你和怀云结婚了,有了孩子,孩子长大了,到了读书的年龄,你要回京城?”

    余寿湖不置可否一笑,问道:“老板,你是怎么想的?”

    “我可能等不到结婚,就不会在瑞丽长住了。”

    闲聊了几句,余寿湖开车来到李孝有经营的赌石店门口。

    蒙松海下了车,见到从隔壁店铺走出来的李孝有李老板。

    “李老板。”蒙松海先开口打招呼道。

    “蒙老板。”李孝有脸上绽放出了笑容,走到蒙松海跟前,伸手和他握了握手,问道,“什么时候回瑞丽的啊?”

    “昨天刚回来。”蒙松海微笑道,“最近生意怎么样啊?”

    “一般般,购买了不少赌石,但没卖多少。”李孝有轻叹了一口气,伸手作请,笑道,“先进屋喝杯茶吧,我把压箱底的好货都拿出来给你看……”

    李孝有看赌石的眼力很出色,蒙松海进了他的赌石店,看到了不少他觉得能够赌涨的赌石。

    仔细看过二十多块赌石,并问了价钱后,蒙松海沉思了一会儿,指了指几块售价超过三万元的赌石,说道:“李老板,这块赌石能不能帮我先收起来,我明天再过看看,如果明天不动摇购买的决心,我再和你谈价钱。”

    “蒙老板,今天拿不定主意啊?”李孝有含笑问道。

    “不瞒你说,今天早上买了几块赌石,切开后,都垮了,我感觉今天运气不太好,想避开今天的晦气。”

    李孝有没有迟疑,点点头,笑道:“行,我帮你收起来,不给其他人看了。”

    “谢谢李老板了。”蒙松海说着指了指四块赌石,说道,“这四块赌石,一起走,什么价?”

    李孝有盯着蒙松海所指的四块赌石,将自己刚才对它们的报价加起来,说道:“三万五。”

    “李老板,咱们爽快一点,我带出来三万块钱现金,如果你能够接受这个价,我就买了,不行,那我就走了。”

    “这……”李孝有讪讪一笑,装出一副很为难的表情,“蒙老板,你是知道的,我经验赌石生意,一直秉承快进快出,利润很低的,你一下五千块钱,我赚不到钱的。”

    蒙松海含笑打量了李孝有几眼,问道:“不行?”

    李孝有无奈地叹了口气,说道:“你都这么说了,我能不行吗。”

    “谢谢李老板了。”蒙松海乐呵呵道,转而冲余寿湖说道,“把钱给李老板。”

    余寿湖打来手提包,从里面取出三叠前,递给了李孝有,并说道:“李老板,三万块钱,你数数。”

    李孝有接过钱后,笑道:“不用了,我不信任别人,我还能不信任蒙老板。”

    “别。”蒙松海正色道,“李老板,这三叠钱,可不是我用橡皮筋捆在一起的,一叠有没有一百张百元大钞,我还真不敢保证,你还是拿点钞机出来,清点一下吧,多了,我不介意,少了的话,你心里可就不舒服了。”

    “行,那我就数数吧。”

    李孝有用点钞机数钱,确定无误。

    蒙松海从李孝有有拿了两个编织袋,一个用来装五十多斤的赌石,另外一个用来装总重超过七十斤的两块赌石。

    蒙松海拿轻的,余寿湖拿重的。

    二人走了几步,便将赌石放到了汽车后备箱。

    “李老板,咱们明天见。”

    蒙松海道别后,便坐在了驾驶座上,开车载着余寿湖回家。

    蒙松海开车回到天工珠宝店门口,下了车,打开汽车后备箱,他和余寿湖一起,将两袋赌石提了出来。

    “蒙老板,忙着呢。”

    蒙松海听到身后有人喊他,转过身去,见到两个人,有点眼熟,但叫不出名字,他微笑道:“二位,有事吗?”

    “蒙老板,我们手里有块半赌料,让您帮忙看看。”

    个子较高的男子说着和同伴一起将手中提着的编织袋放在地上,他从袋子里取出了一块半赌料。

    蒙松海盯着放在地上的半赌料看了几眼,问道:“这块毛料怎么卖?”

    个子较矮的男子微笑着答道:“有人出价三万块钱,我们没舍得卖,我们想卖四万块钱。”

    “三万,四万……还真不便宜啊。”

    蒙松海笑了笑,从兜里掏出手电筒,蹲下身,对着半赌料的擦出的窗口照了照,看了一会儿后,又照着没有擦出翡翠的皮壳看了起来。

    过了三四分钟,蒙松海站了起来,说道:“说实话,这块半赌料能卖三万块钱就不错。如果你们舍得卖,三万块钱,我买了。”

    “蒙老板,你再加一点吧。”个子较高的男子说道,“你仔细看看,这块毛料不错,能够切出不少手镯,加工成翡翠首饰,少说能卖十几万……”

    “三万,一口价。”蒙松海打断道,“行的话,我就买,不行,你们拿走吧。”

    两位货主对视了几眼,个子较矮的男子点了点头,之后,个子较高的男子开口说道:“蒙老板,我们卖了。”

    “那你们先把翡翠毛料放进袋子里,我上楼取钱去。”蒙松海说着拎起了一个装着赌石的袋子,冲余寿湖说道,“余大哥,你在这里待会儿。”

    “好的。”余寿湖点头应道。

    蒙松海掏出钥匙,打开楼梯间的房门,走了进去,爬楼到了二楼,将赌石放进了翡翠加工厂。

    “松海,你又买了不少赌石?”蒙国强笑呵呵道。

    “没买多少。”蒙松海淡淡说道,“先不和你聊了,我上楼拿钱。”

    虽然蒙松海在乾坤空间里存了不少现金,但他为了避免不让人发现他的秘密,特意爬到四楼,进了卧室拿现钞。

    蒙松海拿了钱后,便下楼了,把货款付给两位货主。

    三百张的百元纸钞数清楚后,个子较矮的人笑呵呵道:“三万,没错。”

    个子较高的男子笑道:“蒙老板,那我们告辞了。”

    “再见。”蒙松海微笑道。

    道过别后,蒙松海拿起刚买的半赌料,和余寿湖一起走了楼梯间。

    蒙松海动手把门关了。

    上楼梯时,蒙松海找话题问道:“余大哥,刚才,你和他们聊天了吗?”

    “闲聊了几句。”余寿湖微笑道,“听他们说,刚卖给你的半赌料,他们买来有十多天了。”

    “这么说,我花三万块钱买,贵了?”蒙松海笑道。

    “神仙难断寸玉,只有切开了,才知道买贵了,还是赚了。”余寿湖说了一句蒙松海经常说的话。

    “等会儿,就把这块刚买的半赌料切开了。”

    蒙松海说着走进了翡翠加工厂,将手中拿着的半赌料,放在了桌子上。

    “松海,口渴吗?”陆欣雅含笑问道。

    “有点。”蒙松海微笑道。

    “我帮你倒杯水。”

    陆欣雅倒了两杯水,一杯递给蒙松海,另外一杯递给余寿湖。

    “谢谢老板娘!”余寿湖笑道。

    “不客气。”陆欣雅嫣然一笑,看了蒙松海几眼,嗔道,“你不谢我啊?”

    “谢谢老婆大人!”蒙松海乐呵呵道。

    “油嘴滑舌。”陆欣雅嗔道。

    “呵呵!”蒙国强笑了笑,插话道,“松海,你早上买的赌石,已经切开七块了。”

    “涨了,还是垮了?”蒙松海问道。

    “我都不是你花多少钱买的,我哪能知道垮了,还是涨了啊。”蒙国强笑道,“不过有两块赌石表现特别好,其中一块是上午切开的,你也看到了。另外一块,已经取了几条手镯胚料了,你要不要看看?”

    “拿出来给我瞧瞧吧。”

    片刻后,蒙松海见到了几条手镯胚料,以及十几块翡翠明料。

    “还记得这块赌石花了多少钱买的吗?”陆欣雅问道。

    “记得。”蒙松海点点头,乐道,“切涨了,大涨了。”

    蒙松海记得这块赌石是花了一万块钱买来的,而且他没有用慧眼识宝的神通看这块赌石,现在见到切涨了,而且涨幅超过二十倍,他挺高兴的。

    之后两个多小时,蒙松海都待在翡翠加工厂,见证了一块半赌料,以及五块全蒙料解开的过程。

    花三万元购买的半赌料,解开后,卖毛料,少说能卖十万。

    五块全蒙料,四块切垮了,只有一块切涨,这块切涨的赌石,他也没有用慧眼识宝的神通看过。

    翡翠加工厂的员工们下班离开后,武胜利问道:“姐夫,早上花了多少钱买赌石?”

    “二十一万。”蒙松海微微一笑,“怎么了?”

    “您太厉害,我太佩服你了。”武胜利笑道,指了指桌子上两块对半切开的翡翠毛料,“这块赌石,卖明料,少说能卖二十五万吧?”

    蒙松海笑了笑,又问道:“你是不是很羡慕啊?”

    “没有了。”武胜利笑着摇了摇头,“就是佩服你。”

    蒙松海笑道:“别光顾着佩服我了,拾到一下,明天不加工的翡翠毛料,拿到楼上去。”

    蒙国强问道:“松海,你手里头,高档翡翠首饰,还有不少存货吧?”

    “有不少。”蒙松海盯着桌子上的翡翠毛料看了几眼,想了片刻,用手指着,说道,“这块,这块……这些拿到楼上去。”

    蒙松海打开了四楼储物间的房门,亲自将放在门口的几块赌石拿到里面。

    忙完后,蒙松海回到客厅坐下,和蒙国强等人闲聊了起来。

    没聊几句,客厅的电话响起了铃声。

    “我接电话。”

    蒙国强站了起来,走到电话旁,接起了电话,聊了几句,含笑望着蒙松海,喊道:“松海,爸打来的电话,让你接电话。”(。)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