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2章 够意思了
    回到瑞丽第二天的早晨,蒙松海和陆欣雅做完了爱做的床上运动后,陆欣雅依偎在蒙松海的怀里聊了一会儿天,忽然想到了蒙松海准备了一些礼物送给她。

    “你都准备了那些礼物送给我呢?”陆欣雅笑着问道。

    “放在行李箱里,你自己打开看看吧。”蒙松海笑呵呵道。

    “噢!”

    陆欣雅爬了起来,伸手拿放在床头柜上的内/衣裤,准备穿上,但被蒙松海制止了。

    “先别穿,我有给你买内衣裤,先试试我买的。”蒙松海坏笑道。

    之前,蒙松海去深城,逛商场时,给陆欣雅买过内/衣裤。

    陆欣雅听了蒙松海的话,迟疑片刻,红润的脸上浮现一丝淡淡的笑意,掀开被子,光着身子下了床。

    打开行李箱,陆欣雅拿出了蒙松海送给她的一些衣裤,放在床上。

    “上/床穿。”蒙松海微笑道,“我想好好看看你。”

    “色/胚!”陆欣雅娇嗔着白了蒙松海一眼。

    “呵呵!”蒙松海笑了笑,他并不否认自己是色/胚。

    陆欣雅没有迟疑,爬上/床,坐在床尾,先穿上了性感的内/裤,之后穿上蕾/丝的胸/衣。

    “漂亮!”蒙松海乐呵呵道,“欣雅,你老公我的眼光不错吧?”

    “还行吧。”陆欣雅嫣然笑道,她挺喜欢蒙松海送给她的几件衣裤,和蒙松海对视了几眼,打趣道,“松海,你脸皮真厚,居然好意思买女人贴身穿的衣裤,你不怕别人看你笑话啊?”

    “呵呵!”蒙松海得意洋洋道,“这有什么的,为我自己心爱的女人挑选衣服,不管外套,还是贴身穿的,我都乐意。只要我认为对的事情,我不会太在乎别人的眼光的。”

    陆欣雅听了蒙松海的话,心中涌上一股暖意,含情脉脉望着他。

    “别光顾着看我啊,不是还有两套买,换上试试。”蒙松海微笑道。

    “噢!”陆欣雅应了一声,拿起两条亵/裤,看了几眼,微笑道:“内/裤就不换了,我看挺合身的……胸/衣,我换上试试吧。”

    蒙松海知道陆欣雅的胸/围、腰/围,以及臀/围,为她挑选衣服,并不是一件难事。

    陆欣雅先后试穿了三件胸/衣后,她对尺寸和款式都挺满意的。

    “都挺好的,穿着很舒服。”陆欣雅说着拿起了一件长袖t恤穿上,低头看了看,她自己挺喜欢的,望着蒙松海问道,“看好吗?”

    “衣服好看,人更好看。”

    “油嘴滑舌。”陆欣雅嘻嘻一笑,“这些衣裤挺贵的吧?”

    “算不上贵,相比高档翡翠首饰,我觉得送给你的衣裤,挺便宜的。”蒙松海笑道。

    “衣服哪能和高档翡翠首饰比啊?!”陆欣雅笑着摇摇头。

    “怎么不能比啊?”蒙松海微笑道,“欣雅,你没有去过香港不知道,高档服装很贵的,一身衣服上万块钱,算不上很贵,定制服装一身几十万都有可能。”

    “这么贵啊?”陆欣雅惊讶道。

    “这不算什么,再过几年,我花几百万给你买几身漂亮的衣服。”蒙松海笑着许诺道。

    “就算你有钱,也不能这么乱花。”陆欣雅不悦地瞪了蒙松海一眼。

    “我在床头,你在床尾,你不觉得我们这样聊天挺怪的吗?”蒙松海笑着招了招手,“过来,躺在我怀里聊天。”

    陆欣雅迟疑了片刻,含笑摇头道:“不。时间不早了,起床吧!”

    “好!”蒙松海掀开被子,“起床。”

    蒙松海穿好内/裤,陆欣雅穿上了一条紧身的牛仔裤。

    看到女友的翘/臀,蒙松海瞪大了眼睛,嘴角流露出一丝坏笑,说道:“欣雅,你过来。”

    “干什么啊?”陆欣雅说着走到了蒙松海的跟前。

    蒙松海张开双臂抱住了陆欣雅的蛮腰,笑着亲吻了她的嘴唇,之后双手开始在对方的臀//部使坏了。

    “没正经。”陆欣雅娇嗔着推开了蒙松海,“别磨蹭了,洗漱之后,我们就出去吃早餐。”

    蒙松海拿起衬衫,套在身上,开始扣扣子,微笑问道:“肚子饿了?”

    “有点。”陆欣雅指了指行李箱里面的一个黑色塑料袋,问道,“这黑色袋子里装着什么?”

    “震阳送给苏雯的衣服。”

    “昨天听你和苏雯说过,等会儿,你拿下去,吃早餐之前,你把礼物给苏雯。”

    “行!”

    闲聊了几句,二人走出卧室,来到卫生间洗漱。

    “震阳又给他爸妈买礼物吗?”陆欣雅问道。

    “准备了。”蒙松海答道,“每人一块手表。”

    陆欣雅又问道:“他哥他姐呢?”

    蒙松海苦笑道:“我一个人才两双手,拿不了太多东西的。”

    陆欣雅微笑道:“你力气这么大,多拿几块手表,不难的。”

    蒙松海解释道:“我不是怕重。而是不想交太多的关税,以后有机会可以再带的。”

    陆欣雅恍然大悟道:“噢,带太多东西,要交关税的。”

    为了避免麻烦,蒙松海离开香港之前,他就偷偷将一些贵重的物品放在乾坤空间中,这样他过关时,海关检查他的行李,看不到,自然无法要求征收关税。

    洗漱之后,二人回到卧室,拿上毛震阳送给苏雯,以及蒙松海送给郑全贵、金丽思和郑怀云等人的礼物,他们就下楼了。

    来到二楼,蒙松海和陆欣雅一起进了翡翠加工厂。

    蒙国强笑着打招呼道:“松海,欣雅,你们起床了。”

    “废话。”蒙松海微微一笑,“二哥,休息了一个多月,回到翡翠加工厂工作,习惯吗?”

    蒙国强笑道:“习惯啊,有什么不习惯的。”

    武胜利微笑着插话问道:“姐夫,你们还没有吃早餐吧?”

    “还没。”蒙松海哂笑道,“这就出去吃午饭。”

    余寿湖微笑道:“老板,我陪你们一起出去吧。”

    蒙松海迟疑片刻,点头道:“好啊,现在一起去吧。”

    走到街上,蒙松海含笑打量了余寿湖几眼,说道:“余大哥,我没有给你准备礼物,但我给怀云准备了礼物,希望你不要介意啊。”

    “没事的。”余寿湖毫不介意地笑了笑,好奇问道,“给怀云准备了什么礼物呢?”

    “一条丝巾,还有一瓶防晒霜。”

    没聊几句,三人走到了南华珠宝店门口,见到了金丽思、苏雯和许晓芸(郑全贵表哥程鹿鸣的妻子)三人。

    打过招呼后,蒙松海拿出礼物,微笑道:“苏雯,这是震阳送给你的礼物。”

    “蒙老板,麻烦你了。”苏雯开心的收下了礼物。

    蒙松海将两件礼物递给许晓芸:“嫂子这是给你的礼物。”

    许晓芸惊喜道:“我也有礼物啊。”

    “小礼物,不成敬意。”陆欣雅笑呵呵道,“我初次去香港,要给很多人带礼物,考虑不周,没给程大哥准备礼物,回头,嫂子可以帮我说一声。”

    许晓芸乐道:“松海,你能惦记着嫂子,我已经很高兴了。”

    两个多月前,学校放暑假后,许晓芸辞去了教师的工资,进入南华珠宝店做营业员。

    蒙松海一边拿出了剩下的礼物放在柜台上,一边说道:“丽思,这两件是给你的,这两件是给怀云的,这块手表是全贵托我买的,这些是送给你公公婆婆的……”

    送完礼物后,聊了一会儿,蒙松海、陆欣雅和余寿湖三人便离开了,上楼来到了南华宾馆的餐厅。

    蒙松海问道:“余大哥,你要不要再吃点呢?”

    余寿湖摇头道:“不用了。我不和你们坐一桌,我去拿份报纸看看。”

    十多分钟后,蒙松海和陆欣雅吃完的早餐,叫上余寿湖,下楼来到了郑全贵经营的赌石店。

    “松海,吃过早餐了!”郑全贵笑着打招呼道,抬起左手,亮出蒙松海送给他的手表,“这手表很漂亮,不便宜吧?”

    “你喜欢就好了。”蒙松海微笑道。

    “咋没有给我媳妇也送一块呢?”郑全贵开玩笑道。

    蒙松海淡淡笑道:“如果你们要结婚了,我送一对手表给你们,这没有什么,可你们都已经结婚了,我再送手表给你媳妇,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郑全贵笑道:“送情侣表,我觉得挺好挺合适的。”

    蒙松海翻白眼,苦笑道:“记住了,下次买对情侣表送给你们。”

    “嘿嘿!”郑全贵笑了笑,用左手拍了拍蒙松海的肩膀,“我和你开玩笑的,你去一趟香港,惦记着送礼物给我和我的家人,我已经很高兴了。呵呵,下次就不要再破费了。昨晚,我和丽思商量过了,等孩子过了周岁后,我就带着她去香港玩几天,给他们买些漂亮的衣服……”

    闲聊了几句,蒙松海开始选购这家赌石店里的赌石。

    昨晚,蒙松海来过这里,并买走了一些赌石,但很多赌石,他还没有仔细看过。

    经过一番挑选,蒙松海买下了三块赌石,总成交价两万元。

    蒙松海没有马上付货款,而是让郑全贵将这三块赌石装在麻袋里,之后,去逛隔壁的赌石店。

    这天早上,蒙松海在附近几家赌石店都转了一圈,选购了十五块赌石,用了两次慧眼识宝的神通,两次都用对了,让他花六万块钱买下了两块能够切出上百万元翡翠的赌石。

    中午十一点左右,蒙松海和余寿湖二人各领着一个装着赌石的麻袋来到了郑全贵的赌石店,陆欣雅跟在他们的身旁。

    郑全贵笑呵呵道:“松海,今天收获不少啊!”

    之前,蒙松海已经从其他的赌石里买了赌石,没有马上搬回去,而是寄存在郑全贵这店里。

    蒙松海淡淡笑道:“没有切开,哪知道有没有收获啊,说不定多买多亏。”

    “你别谦虚了。”郑全贵笑道,“凭借你的眼力,买这么多赌石,肯定能够赚钱,而且是赚大钱。”

    “不和你扯闲篇了。”蒙松海微笑道,“我在你买的三块赌石,以及之前,寄存在你这里的赌石,我都要拿回去了,你派人帮我拿一下。”

    “我正好现在没事,可以亲自帮你拿。”郑全贵笑道。

    “也行。等到了我家,我把昨晚和今天欠你的钱,都还了。”

    这天早上,蒙松还总共买了十八块赌石,这些赌石分别装在五个袋子里,蒙松海、陆欣雅、余寿湖、郑全贵和金成辉(保镖)五人各自拎一袋。

    将赌石搬到自家二楼的翡翠加工厂,蒙松海冲郑全贵说:“全贵,你陪我去楼上一趟。”

    “好!”郑全贵应了一声,跟着蒙松海一起离开翡翠加工厂,上楼来到了四楼的房间。

    蒙松海进了卧室,从衣柜里面取出一个行李箱,打开行李上,取出二十八万元放在一个黑色袋子里,之后,将箱子里剩下的钱,连同箱子一起拿出了卧室。

    昨晚,陆欣雅告诉蒙松海,这个箱子里装了八十万元,这是批发卖翡翠首饰的货款。除了这笔钱,陆欣雅还将另外一部分货款存到了银行里。

    “五十二万,你好好数数。”蒙松海将行李箱放在沙发上,打开后,让郑全贵看到里面的钱。

    郑全贵动手数了一下,确定有五十二叠钱后,就不再数了,合上了行李箱。

    蒙松海微笑着开玩笑道:“数清楚了,等你把钱拿回家,再数一遍,少了,我可认的。”

    “不会少的。”郑全贵含笑打量了蒙松海几眼,问道,“这些钱是你离开瑞丽后,欣雅帮你卖翡翠首饰的货款?”

    “嗯!”蒙松海点点头,“你问这个干什么?”

    “没什么,随口问问。”郑全贵呵呵一笑,“对了,之前,我听来我这里买翡翠首饰的香港老板说过,香港那边有很多翡翠加工厂,毛料交易挺活跃的,你有买赌石吗?”

    “买了。”蒙松海微笑答道。

    “赚了多少钱?”郑全贵好奇问道。

    “呃……”蒙松海沉吟片刻,笑道,“三百多万港元?”

    郑全贵含笑打量了蒙松海几眼,冲他竖起的大拇指,赞道:“你真牛!”

    “一般般了,就是运气好。”蒙松海谦虚道。

    “是不是运气好,你自己心里明白。”郑全贵笑道,“这么说,你以后要经常待在香港了?”

    “是啊!”蒙松海点点头,站了起来,“你拿着钱回家吧,吃过午饭后,把箱子还给我。”(未完待续。)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