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4章 香港娱乐的展望
    蒙松海伸手从郑全贵那里接过了手电筒,打开灯光,照着翡翠原石切开的窗口,以及皮壳看了好一会儿。

    蒙松海微笑道:“全贵,你花一万四千块钱买这块毛料,不贵。”

    “是不贵。”郑全贵笑呵呵道,“我现在手里头压了不少明料,若是没有人买的话,我也可以留下的,自己切开,应该不会亏欠的。”

    方老板讪讪笑道:“郑老板,蒙老板,你们俩这么大的老板,没必要为了买一万多的石头而唱双簧吧?”

    “方老板,我还真没有和郑老板唱双簧。”蒙松海淡淡一笑,“如果你不要这块赌石,一万五,我要了。”

    “你……”方老板脸上浮现一些不悦的表情。

    “你考虑一下吧,要的话,你买,不要的话,我买。”

    方老板盯着蒙松海看了几眼,嘴角流露出一丝冷笑,说道:“我不要了,你买吧。”

    “谢谢你了,方老板。”蒙松海微笑道,转而望着郑全贵,说道,“全贵,这赌石,我要了。昨天欠你十五万三千块钱,加上这块赌石,总共十六万八千元,没错吧?”

    “没错。”

    “那行,我这块赌石,我拿走了。”蒙松海顿了顿,问道,“你明天有钱付给货主吗?”

    “有的。半个月内,你能把钱还给我就行了。”

    “我不会欠债不还的。”蒙松海微微一笑,转而望着毛震阳说道,“震阳,你来抱这块赌石,我们回家。”

    蒙松海等人走到门口,碰见了郑全贵的妹妹郑怀云。

    “怀云。”蒙松海笑着打招呼道,“刚才有没有去找你的余大哥啊?”

    “有啊!”郑怀云展颜一笑,“松海大哥,你刚买了一块赌石啊?”

    “是啊。”蒙松海呵呵笑道,转头望着余寿湖,“余大哥,你留在这里陪陪怀云吧,我们先回去了。”

    余寿湖含笑点点头,他一天没见郑怀云了,怪想她的。

    在街上走了几步,陆欣雅说道:“松海,刚才那个方老板,好像不太高兴。”

    蒙松海笑呵呵道:“不高兴也没用,我都和他明说了,他不要,我就买了。”

    陆欣雅微笑问道:“一万五,能够切出多少钱的手镯?”

    “这不好说啊。”蒙松海沉吟道,“就擦出一个窗口,我不知道其他部位的皮壳后多厚,主要赌绺裂,如果绺裂少的话,里面的翡翠也有窗口的表现那么好,切出的手镯,一条少说能卖……三万块钱。”

    闲聊之间,蒙松海一行四人走到了家门口。

    武胜利掏出钥匙打开了房门,蒙松海说道:“震阳,你先进去吧,这块半赌料就放在二楼吧,明天早上切开。”

    四人进屋后,武胜利关上房门,并反锁上,余寿湖回家时,手里有钥匙,可以打开房门。

    爬到二楼,蒙松海打开房门,走了进去,打开一个铁箱子,让毛震阳将赌石放在里面。

    蒙松海锁铁箱子时,武胜利掏出钥匙,说道:“姐夫,我把二楼房门的钥匙还给你。”

    “不用了,你留着吧。这钥匙,你要保存好,不要借给别人使用。”

    武胜利微微一愣,没有想到蒙松海如此信任他,他心里怪高兴,笑着点头应道:“我会好好保存的。”

    完事后,四个人走了出来。

    爬向三楼时,武胜利打了一个哈欠。

    陆欣雅问道:“你昨晚没睡好?”

    “有点失眠。”武胜利微微一笑,“今天早点睡。姐夫,明天,你要逛早市吗?”

    “能起早,就去逛。”蒙松海微笑道,爬了几步楼梯,又说道,“还是不逛了,明天翡翠加工厂和珠宝店开张,要放串鞭炮。我让你买的一万响鞭炮,你买了吗?”

    “买了,放在三楼。明天早上,我拿到楼下。”武胜利答道。

    到了三楼,蒙松海嘱咐道:“看电视别看的太晚了,早点睡觉。”

    “回屋就睡觉。”毛震阳和武胜利齐声说道。

    蒙松海和陆欣雅上了四楼,蒙松海掏出钥匙,打开房门,见到蒙国强和毛红梅二人正坐在客厅看电视。

    “你们回来了。”蒙国强微笑道,“有买赌石吗?”

    “买了一块一万五的半赌料。”蒙松海答道,“我想早点睡觉,不陪你聊了。”

    蒙松海说着转身来到了卫生间洗漱,陆欣雅也跟着他进了卫生间。

    洗漱之后,蒙松海来到客厅,和蒙国强聊了几句,他就牵着陆欣雅回卧室了。

    关上房门,蒙松海张开双臂,搂住了陆欣雅的蛮腰。

    “今天累了?”陆欣雅含笑问道。

    “没累,但饿了。”蒙松海嘴角浮现坏笑,“我要吃了你。”

    陆欣雅也想吃了蒙松海。

    二人干柴遇到烈火,一碰即然。

    享受美妙的鱼水之欢后,陆欣雅如同慵懒的小猫依偎在蒙松海的怀里,眯着眼睛,回味着刚才的美妙时刻。

    沉默了好一阵,陆欣雅抬头看了蒙松海一眼,展颜笑道:“你有想过将来给自己的孩子取什么名字呢?”

    蒙松海闻言愣了片刻,哂笑道:“没有想过。等你怀孕了,我在好好想想。”

    陆欣雅沉默半晌,柔声问道:“你的儿子名字中要带个‘盛’字吗?”

    “我爸说,他的孙子的名字中要带‘盛’字,如果你不喜欢的话,也可以不带的。”

    “带个‘盛’字挺好的。”

    “吧嗒!”蒙松海亲吻了陆欣雅的脸颊,笑道,“你现在就想为我生孩子了?”

    “不想给你生孩子,我会把自己的身子给你吗?”

    陆欣雅嗔怪瞪了蒙松海一眼,并在他腰间拧了一下。

    “我说错话了。”蒙松海讪讪一笑,“我道歉。你是我老婆啊,想我为生孩子,天经地义的。”

    “我们都没有订婚,我哪算得上是你的老婆啊?”

    蒙松海凝视陆欣雅片刻,微笑道:“如果你愿意,我希望和你举办订婚宴。”

    如果蒙松海问陆欣雅愿不愿意和他订婚,陆欣雅听到后,心里会有一丝不舒服,可听蒙松海说希望和她订婚,这让她听了甜滋滋的。

    “不急!”陆欣雅抿嘴一笑,“等你满二十周岁,再订婚也不迟。”

    “哈――”蒙松海打了一个哈欠。

    “困了吧?”陆欣雅微笑道,“关灯睡觉吧,我也有点困了。”

    “我那关灯了。”蒙松海关灯后,紧紧抱住陆欣雅的娇躯,亲吻了她的嘴唇,“欣雅,我爱你!”

    “松海,我也爱你,嘻嘻,你别报的这么紧。不聊了,睡觉吧。”

    蒙松海松开拥抱后,闭上了眼睛,他真的困了,没过一会儿,便酣然入睡了。

    这天晚上,蒙松海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美梦,在梦中,在他记忆中,多位七零后的女明星都成为了他的********。

    蒙松海醒来时,陆欣雅还在睡觉。

    看了陆欣雅几眼,蒙松海开始回想梦中经历过的事情,想了一会儿,心中暗道:“人心不足蛇吞象。我这是怎么了,欣雅这么漂亮,她对我又这么好,我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如果我现在到了法定结婚年龄,我就娶她为妻……”

    蒙松海暗自嘀咕了一句,陆欣雅睁开了眼睛,见到蒙松海正在发呆,展颜一笑,问道:“想什么呢?”

    “噢!”蒙松海回过神后,呵呵笑道,“想生意上的事情。”

    “我要起床了。”陆欣雅掀开被子,开始穿衣裤。

    陆欣雅穿好衣裤,走出卧室时,蒙松海也准备起床了。

    过了近一个小时,蒙松海在天工珠宝店放了一串一万响的鞭炮。

    这一天,松海翡翠加工厂的员工们都提早了半个多小时来上班。

    八点之前,每个员工都开始工作了。

    这天上午,蒙松海待在翡翠加工厂,忙了一个上午。

    中午在楼下地珠宝店吃过外卖后,蒙松海和毛震阳一起出门逛赌石店,蒙松海让毛震阳开车载他到李孝有经营的赌石店。

    抵达目的地,蒙松海刚下车,正在店里的李孝有走出门迎接。

    寒暄了几句,李孝有伸手作请,请蒙松海和毛震阳二人进屋。

    在储物间里,蒙松海看到几块不错的赌石。

    问了价钱之后,蒙松海把今天第一次使用慧眼识宝的机会用在了一块半赌料上,这块半赌料售价两万六千元,从擦出的窗口看,他看到了飘兰花的翡翠,种水不错,这块赌石主要赌绺裂,如果绺裂少,能够多切出几个手镯,就能赚不少钱。

    看到里面的表现后,蒙松海暗自叹了一口气,皮壳里面的翡翠绺裂太多了,近一半的翡翠根本就切不出手镯。

    “蒙老板,这块半赌料不错,能够切出不少飘兰花的手镯。”李孝有自卖自夸道。

    “我感觉里面绺裂不少。”蒙松海苦笑着摇了摇头,想了片刻,指了指两块全蒙料,问道,“这两块一起买,什么价?”

    “这块一万五,这块八千,总共两万三。”

    “两万三,太贵了。”蒙松海淡淡笑道。

    “两万三不贵。”

    “李老板,不瞒您说,我昨天切了不少刚买的赌石,垮了不少,感觉今年运气不太好。您就便宜点卖给我吧,让我赚点,去去晦气。”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零头去掉,两万,你拿去。”

    “爽快。”蒙松海乐呵呵道,“帮我搬到车上,等会儿,就付现金给你。”

    买了两块赌石后,蒙松海让毛震阳开车去另外一家赌石店。

    这天下午,蒙松海逛了四家赌石店,买了十块赌石,总共花费八万元。

    十块赌石中,其中最大的一块有二十三公斤,这块全蒙料也是成交价最高的,蒙松海花了三万元,他用慧眼识宝的神通看了这块赌石,他估计加工成翡翠首饰后,批发出售,成交价不会低于七十万,可以说,这天下午,他的收获不错。

    松海翡翠加工厂的员工下班之前,毛震阳开车载着蒙松海回到天工珠宝店门口。

    蒙松海下了车,打开汽车后备箱,提起一块放在麻袋里的赌石,这块赌石就是用慧眼识宝神通看过了,他确定能够切涨,暂时不打算切开。

    “震阳,我先上去,你在这里等一会儿,我叫人下来。”

    “好的,我来开门。”毛震阳动作迅速地打开了楼梯间的房门。

    蒙松海抱着赌石,进了楼梯间,直接上楼去了。

    走到二楼,蒙松海站在翡翠加工厂的门口,望着蒙国强喊道:“二哥,叫两个人到楼下搬翡翠毛料。”

    蒙国强正在和一个玉雕师商量如何切割一块翡翠毛料,听到蒙松海的声音,寻声望去,微笑道:“松海,你回来了啊。”

    “我先把这个石头搬到楼上。”

    蒙松海说完后,转身离开了。

    蒙国强指派道:“寿湖,哲辉,麻烦你们去楼下。”

    蒙松海提着近五十斤中的赌石,爬到四楼,进了房间,放下手里提着的麻袋,倒了一杯凉开水,小口的喝了起来。

    “再过半个多月,我就要去香港了。”

    蒙松海暗自嘀咕了一句,他忽然想到了之前看过的重生类小说,原来的蒙松海肯定没有看过这类小说,但他十世重生,第一世的宋松海不仅看过不少重生类小说,还写过一本重生香港的小说,在他的小说中,一个大陆人七十年代末期游海去了香港,从跑龙套开始,成为香港娱乐圈的教父。

    “回归之前,香港充满了商机,就算回归之后,亚洲金融危机爆发,香港依旧有很多商机。”

    “娱乐圈,香港电影,让我写几部电影剧本,这并不是什么难事,毕竟我还记得后世很多能够票房大卖的电影。可香港的娱乐圈,并不好混,刘天王,梁夫人等很多明星都被黑社会威逼过。”

    “还有周星星,喜剧天王啊,被黑社会压榨了多年,想移民都不成……不过,不移民也挺好的,如果周星星移民后,息影了,对华语影坛可是天大的损失。”

    “拍出一部好的电影,想要票房大卖,除了电影的品质之外,还有很多不确定因素。如果我想要在香港创建电影公司,不长期待在香港,很难经营好电影公司……”

    “也不一定,除了成立电影公司,还可以成立一家艺人经纪公司,周星星现在还没有火,买断他的经纪合约,应该花不了多少钱。刚开始,可以吃点亏,主动找其他电影公司合作,我提供剧本,让周星星主演喜剧,剧本不要钱,周星星的片酬也低一些,甚至可以参与投资电影,票房大卖了,肯定能够赚到钱的,就算少赚一点也无妨。”

    “有好的角色,周星星很快就会火的,等他成为星爷了,自己的电影公司投资星爷主演的喜剧片,香港的电影院线会抢着放映。好像九十年代初期,香港电影在台湾,以及东南亚,都卖的挺不错,可能台湾片商买断台湾地区的放映权,就可以让电影公司收回投资拍摄电影的成本。”

    “利益均沾,成立电影公司后,可以多招聘一些能人,刚开始给高薪,等公司走向正规了,再给股份,以及股权奖励。”

    “十世重生,天天忙着赌石,也挺无趣的。我不再瑞丽期间,可以让二哥买明料加工,翡翠加工厂依旧能够赚钱的……”(未完待续。)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