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3章 空间的妙用——玉雕链子活
    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姚老板接受了蒙松海的报价,但他脸上装出一副不太情愿的样子,好像自己吃了很大的亏。

    “行吧,八万就八万吧。”姚老板苦笑着叹了口气,“蒙老板,你花八万块钱买这块钱,肯定能够赚大钱。你以可要多多照顾我店里的生意。”

    “好说。”蒙松海笑着应道,“先不说下次了,店里还有什么好货,都拿出来。我感觉今天运气不错,只要是好货,价钱还行,我就多买一些……”

    蒙松海在姚老板的店里,待了半个多小时,总共购买了七份翡翠原石,总共花费了十五万五千元,其中两份是明料,剩下的五份不是半赌料,就是全蒙料。

    在姚老板这里买的七份翡翠原始,蒙松海只用了一次慧眼识宝的神通,看的那块成交价八万的半赌料,他估计切开后,能够取出十五条左右的手镯,仅仅这些手镯,批发总价不会低于二十万,除了手镯,还剩不少边角料,不仅可以做挂件,还可以取出不少满绿的戒面,他估计买这块半赌料,至少能够获得三十万元的利润。

    谈好价钱后,蒙松海说道:“姚老板,先把这些石头送到我家里,再付钱,可行啊?”

    “行,没问题。”姚老板笑着点头应道,“咱们老相识了。”

    蒙松海淡淡一笑,转而望着蒙国强,说道:“二哥,你先回家吧,把十五万五千块钱的货款,付给姚老板。余大哥,你陪我二哥一起回去。我再转转。”

    蒙国强点点头后,微笑问道:“等会儿,我还来吗?”

    “来啊,反正没什么事情。”

    这天上午,蒙松海逛了五家赌石店,总共花费三十多万元购买翡翠毛料,用掉了两次使用神通的机会,第二次看了一块成交价五万的半赌料,虽然只有二十余斤重,但他确定切开后,加工成翡翠首饰,少说能卖八十万。

    花半天的时间购买翡翠原石,蒙松海确定自己获得的利润能超过两百万,这让他挺高兴的。

    忙了一个上午,蒙松海和陆欣雅等人来一起到南华宾馆吃午饭,郑全贵正好没有什么事情,陪着他们一起吃午饭。

    吃过午饭后,蒙松海就回家了,来到二楼的翡翠加工厂,开始切割赌石,他并没有马上切那两块用神通看过确定能够切涨的半赌料,而是切了几块全蒙料。

    五块全蒙料,切开后,有涨有跌在,蒙松海买下这些赌石总共花费五万两千元,切开后,卖翡翠毛料,少说能卖十万元。

    切了几块片料,取了几个手镯胚料。

    蒙松海见到一块不错的牌件料,拿来铅笔,在片料上花下了牌件的轮廓。

    “胜利,这个牌件,你来雕琢,按照我花的轮廓加工。”蒙松海说着将手中的片料放在了桌子上。

    武胜利拿起这块片料,仔细看了看蒙松海画的轮廓,微笑道:“姐夫,这洞打了,也太大了,不好看。”

    “就让你这么加工就这么加工。”蒙松海板着脸说道,他知道武胜利说的没错,他之所以要求打一个大洞,是特殊的目的的。

    “行,听您的!“武胜利哂笑着点点头,“那我现在就去加工了。”

    一个多小时后,武胜利就差抛光工序的翡翠牌件,来到蒙松海的面前。

    “姐夫,您还行吗?”武胜利微笑问道。

    蒙松海接过翡翠牌价,仔细看了几眼,点头道:“还不错。”

    “那我拿去抛光了。”武胜利接回翡翠牌件,走开了。

    站在蒙松海一旁的蒙国强瞥了翡翠牌件几眼,微笑道:“松海,那个洞,真的开得有点大了。”

    蒙松海淡淡笑道:“你把心思放在取手镯上吧。”

    在绝大部分行家眼里,这件挂件穿绳的洞大了一些,若是用来穿绳的话,蒙松海也会觉得洞大了一些,但他不准备用来穿绳,而是用来扣翡翠双环扣的,一环扣着牌件的洞,另外一环用来连接翡翠链子。

    今年春节,蒙松海在京城骑了几次自行车,有一次,他用到链条锁时,他忽然想到可能可以利用乾坤戒指,把这些链子的扣子分开。

    之后,蒙松海找了一个机会,自己单独在卧室的时候,他拿出链条锁,尝试将链条锁上的一个铁环送进乾坤空间中,一试,居然成功了,本来整条的链条锁,变成了两截,过了一会儿,他有动了念想,将乾坤空间里的铁环取了出来,衔接了两条铁链上的两个铁环,让分成两截的链条锁重新了变成了一条。

    当时,蒙松海有些兴奋,他联想到了翡翠玉石中的链子活,他用了这本事,完全可以先加工一批单个的翡翠环,之后利用乾坤空间,将翡翠环连接成翡翠链条。

    玉雕链子活亦称玉器中的链条,工艺精巧,纤细透剔,堪称绝技,它与立雕、镂空雕玉器的结合,如锦上添花,相互辉映,绰约多姿,虽静犹动,使器物呈现出勃勃生机,其艺术感染力足可使诗人、艺术家们钦羡,令人望而生爱。

    链子活作为玉雕器件上的一种优美的装饰艺术,有着很久的历史渊源和演变过程,其最初应源于玉石的钻孔技术。当时的玉环、玉镯、玉璜等装饰器物,均须琢磨钻孔,以供赏玩.商、周奴隶社会时,玉器用途扩大,钻孔技术用途更广,至春秋战国已出现套环工艺。

    琢制链条要求很高,难度很大,被艺人们认为是“既难又险”的活。难就难在链条取材于器物本身,取其材而不离其体,确定取材部位以后,要凭借刚柔适度的工具予以切割,削去“多肉”,取出每根链条的用材,安排好每节圈环的位置,做到均匀、准确,不能有丝毫差误;险就险在每根链条的形成,要保证每一节圈环完整无缺,做到环环相扣,圈圈相链,若损一圈一环,则全功尽弃。

    因此,做链子活,一定要心灵手巧,艺高胆大,一环在手,全链在胸。

    蒙松海知道,未来几年,随着玉石价格疯狂倍增之时,链子活的作用显得尤为重要,链条能增大整个作品的牌面,可达到小料大做,提高原材料的利用率,也可使作品更美、更精致,从而提高作品的艺术价值和经济价值。

    在制作链条时,首先要选择没有毛病和脏斑的地方,把链条排列好,琢成十字形,每节圈的大小厚薄要一致;然后琢出基本形,多肉要尽可能地拿尽;再用适中的圆钉仔细地凿出内圈的形状,与外形要吻合,不应有粗有细;用尖杠棒挑去圈与圈连接的多肉,在操作时要注意调节工具与产品之间的角度,防止链条被工具扛伤。

    当全部链条可活动时,链条的每节圈要转动自如,不卡壳。卡壳的部分多肉首先要去掉;如果看到有毛病的链条,要特别的小心,尽可能避免事故的发生,否则将前功尽弃;最后再逐个把圈琢规矩。成品的圈既要不失肉性,又要注意每一节圈的大小一致、厚薄均匀,尤其两链要长短对等、方向一致,切忌大小不一、起伏不平、圈形不规矩及内膛不光滑等现象的出现。

    链条中圈的形状一般有圆形、椭圆形、澡盆形,偶尔用“8”字形圈,给人以玲珑剔透,富有节奏的感觉。忌方形,会显得生硬不自然、不优美。

    玉雕链子货,不仅费工,而且费料,蒙松海觉得利用乾坤空间来做翡翠链条,不仅省工,而且省料,还可以将边角料利用了起来,小块的边角料,只要能够做出一个翡翠环,就可以利用起来。

    除了玉雕链子活,蒙松海还想到了,就算自己的双手被绳子绑住或者用手铐铐住,他也可以将绳子或手铐弄到了乾坤空间中,从而解开束缚,之后,他试了一下,他的双手上绑上一大串的绳子,动个念想,就可以将手上的绳子都送进乾坤空间。

    之后,蒙松海又发现了乾坤空间的妙用,他将装着东西的木盒子放进储物空间后,他可以看到盒子里面的东西,在不打开盒子盖子的情况下,直接将盒子里的东西取出来,同时,可以将外面的东西送入放在乾坤空间的盒子里面,他联想到了将来可以定制一些特殊的箱子,比如焊丝的铁箱子,在不毁坏箱子的情况下,不用用钥匙打开,但他可以将铁箱子送出储物间,之后,再往箱子里存放东西。

    当时,蒙松海想到如果自己去偷东西,见到了保险柜,根本不需要学开锁的技术,直接将保险柜放进乾坤空间中,之后他就可以将保险柜里面存放的东西取出来。

    蒙松海试过将一辆轿车放入乾坤空间中,尝试成功了,相比一辆轿车的重量,绝大部分保险柜的重量要低一些。

    乾坤戒指里面有一个立方体的空间,蒙松海将其称之为乾坤空间,他测量过这个空间的边长,三点三四米左右,同时,他确认这是一个无重力的空间,他将东西放入这个空间,会悬浮在空中。

    ……

    蒙国强和毛红梅结婚之前,蒙松海在京城的时候,他就想好了,来瑞丽之后,加工并组装一些翡翠链条牌子,此事,他不想让自己身边的人知道,组装的过程,他偷偷进行,卖的时候,他也不会让身边的人看到。

    为了避免武胜利等人怀疑,蒙松海打算先加工一些可以用来组装链条牌子的牌子,过一段时间后,他才会让翡翠加工厂的员工加工用来组装链条的翡翠环,若是有人为他干什么用,他肯定不会明说,就说有买家向他订购。

    这天下午,蒙松海在翡翠加工厂带了近五个小时,在蒙国强等人的帮助下,取出了十八个手镯胚料,还有四十多个可以用来加工翡翠挂件或者牌子的小块片料。

    过了五点半,陆欣雅说道:“松海,时间不早了。”

    蒙松海抬头看了一下挂在墙上的挂钟,微笑道:“时间是不早了,先把手里头的活干完了,等会儿就去吃晚饭。”

    十多分钟后,蒙松海和陆欣雅等一行人来到南华宾馆餐厅吃晚饭,郑全贵正要要吃晚饭,陪他们一起吃了。

    点完菜后,郑全贵和蒙松海闲聊了起来。

    郑全贵问道:“今天买的赌石,切涨了吗?”

    蒙松海微笑答道:“切开的,总体而言,切涨了,还没切开的,涨没涨,就不知道了。”

    郑全贵又问道:“涨的多吗?”

    “不多。”蒙松海淡淡一笑,“你呢,今天切赌石了吗?”

    郑全贵嘿嘿笑道:“没有切全蒙料,翡翠加工厂里切了三块半赌料,一块亏了,另外两块还不错,赚了一些。”

    蒙松海笑道:“看你这么高兴,赚了不少了。”

    “还行吧,三块半赌料加工成翡翠首饰,总共能卖二十几万就不错了,对你这个大老板而言,根本不算什么。”

    闲聊了几句,服务员端菜上桌了。

    这天晚上,蒙松海等人没有喝酒,也没有喝饮料,吃了几口菜,就开始盛饭了。

    郑全贵还没有吃饱晚饭,楼下赌石店的伙计就过来找他,说有一个顾客看上了一块赌石,想要还价。

    郑全贵拿起汤勺,往饭碗里盛了一些汤,快速的将碗里的饭菜,以及汤汁都送进了嘴中。

    吃完后,郑全贵打了一个饱嗝。

    蒙松海微笑问道:“让顾客等一会儿怎么了,有必要这么急吗?”

    “也没多急啊。”郑全贵放下碗筷,站了起来,“你们慢慢吃啊,我先下去了。”

    几分钟后,蒙松海等人吃过晚饭后,一起下楼。

    “我们去全贵的赌石店看看。”蒙松海提议道。

    “老板,我就不去了。”毛博文微笑道,“我想早点回家休息。”

    “行。记得明天早上来上班。”

    “自行车停在楼梯间,需要有人回去开门。”蒙国强微笑道,“松海,我和你嫂子先回去,等会儿,就不过来了。”

    众人走到一楼,分成了两拨。

    蒙国强、毛红梅、毛博文和周爱仙等四人直接离开了,蒙松海、陆欣雅、余寿湖、毛震阳和武胜利等五个人一起来到了郑全贵的赌石店,见到了郑全贵正在和一个顾客讨价还价。

    “郑老板,这块赌石卖一万五,也太贵了。再便宜三千块钱,一万二,我要了。”

    “方老板,你看看这窗口的翡翠,种水都好,还有飘兰花,这么大的半赌料,买一万五,真的不贵。”

    “如果不贵的话,你早就搬到自己的翡翠加工厂切割加工了。”方老板笑着摇摇头,“一万二,这是我能出的最高价了,你在考虑一下。”

    蒙松海插话问道:“这块半赌料怎么回事啊?”

    郑全贵淡淡笑道:“我一个朋友和别人合伙买的,擦了个窗口,放在我这里寄卖。今天下午刚擦出的窗口,卖一万五,我就赚一千块钱的佣金。”

    “手电筒借我用一下。”

    ===

    谢谢“霸王集团”……(未完待续。)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