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1章 古人真讲究
    蒙松海站了起来,进了储物间,关上房门后,从乾坤空间里取出六颗戒面和三件翡翠挂件,放在架子上的一只瓷盘中。

    “有乾坤戒指真方便。”蒙松海心中嘀咕了一声,脸上浮现一些笑容。

    若是有人看到蒙松海脸上的表情,会觉得他再偷着乐,如果他知道别人的想法,那他会说,他不是偷着乐,而是明着乐。

    打开房门,蒙松海走出储物间,端着瓷盘来到客厅,将盛着翡翠首饰的瓷盘放在餐桌上。

    “漂亮吧?”蒙松海微笑问道。

    “漂亮,帝王绿的翡翠首饰就是漂亮,绿色的翡翠放在洁白的陶瓷盘中,这绿色显得特别漂亮。”

    郑全贵笑着放下了茶杯,拿起一件观音挂件仔细看了起来,看完之后,小心放下,之后拿起两件弥勒佛挂件。

    郑全贵是识货之人,知道这种顶级的翡翠首饰的市场价格,笑着摇摇头:“松海,单单这三个挂件,你卖三十万都卖便宜了。”

    “你别不好意思,我不在瑞丽期间,你留了不少好赌石给我,卖个我的价钱都很实惠,可以说,我从你这里赚了不少钱。咱们是朋友,相互帮助,你手里缺顶级翡翠首饰,我便宜点转让给你,这也是应该的。”

    “松海,你这个人啊,太好说话了,我说我留好的赌石给你,那些赌石都是我看不准的,要是,我自己觉得肯定能够切涨,就算我学雷锋,也不可能卖太多这种肯定能够切涨的赌石给你。”

    “话虽如此,但我还是要谢你。”蒙松海一本正经道。

    “这谢谢二字应该有我来说,呵呵,感谢的话,我就不多说了,我买了。”郑全贵呵呵一笑。开玩笑道,“松海,如果你是女人的话,我肯定娶你。”

    “我对男人可不敢兴趣。”蒙松海翻白眼道。

    “我对男人也不感兴趣。我不说,假如你是女人……”

    “咱们换个话题吧。”蒙松海苦笑着打断道,“别尽说一些无聊的话。”

    “那说什么呢。”郑全贵含笑沉吟片刻,“那块二十万的半赌料,你是不是觉得赌涨的可能性很大?”

    “不是赌涨的可能性很大。而是切涨了,那价格就可以翻好几番,虽然切涨的概率并不大,但我还是觉得值得赌。”

    “准备切的时候,通知我一声,让我……”

    “不!”蒙松海笑着摇头道,“不管切垮了,还是切涨了,你的心情都会变差的。”

    “也是啊。既然卖给你了,那我就不看了。反正我赚了五万块钱,利润挺高的了。”

    闲聊了几句,郑全贵想到店里还有事,站了起来,说道:“不和你聊了,我要回去了。”

    蒙松海从茶几下面拿了一只旧的拜帖盒,递给郑全贵,说道:“用这个装翡翠首饰吧。”

    郑全贵接过盒子,看了两眼,微笑道:“这盒子挺漂亮的。干什么用的啊?”

    “这是拜帖盒。”

    “拜帖盒?”郑全贵笑着摇摇头,“没听过。这东西很少见吧,我没见过。”

    “一般人家,很少能够见到这东西。古人见客前呈送的身份名帖。古称投剌,和现代名片相同,门人以盒呈送,以示对主人的恭敬。随着社会的发展,不再有人用拜帖盒称颂名帖了,用途逐渐演变。在很多地方,婚嫁时,还会用到它。”

    “古人真讲究。”郑全贵笑了笑,又问道,“这东西值钱吗?”

    “我买来不贵,这是一件好东西,将来会值些钱。”

    “那回头,我还得还给你?”

    “你喜欢的话,就留着吧。”

    “谢谢了,那我就不客气了。”郑全贵将三件翡翠挂件和六颗戒面放进了木盒子中,问道:“你要不要出去?”

    “要得。”蒙松海点头道,“你稍等一下,我先把钱放进房间里。”

    “那我在坐会儿。”郑全贵说着坐在了沙发上。

    蒙松海提早装着前的袋子,再次进了储物间,关上门后,从袋子里拿出二十叠钱放进了乾坤空间中,剩下三万元装进了一个手提包出来。

    郑全贵见到蒙松海出来了,他站了起来,微笑道:“包里面装钱了?”

    “装了。”蒙松海微微一笑,“买不太贵的翡翠毛料,用现金交易给方便一些。”

    走出四楼的客厅,蒙松海锁门时,郑全贵笑呵呵道:“松海,你说着三个挂件和六个戒面,我卖多少钱呢?”

    “你自己拿主意。”蒙松海淡淡说道。

    “我希望能够买四十万。”

    “我估计有点悬。”

    蒙松海锁好门了,和郑全贵一起下楼。

    “如果是你自己卖,卖多少钱?”

    蒙松海想了片刻,答道:“观音挂件卖十万,弥勒佛挂件买九万或者八万,戒面每个买两万。”

    “就算弥勒佛挂件买八万,三个挂件和六个戒面,加起来能卖三十八万啊。”

    蒙松海哂笑道:“你没有听过这么一句话嘛,想法和现实总有一段距离。”

    “我就按照你说的价钱卖。”郑全贵嘿嘿一笑,“半年之内,应该能够卖掉。”

    “你刚才还说要快进快出,怎么现在不怕压资金了?”

    “好东西不愁买,多给几个买家看看,可以显摆咱的实力。”

    蒙松海不置可否一笑,转移话题道:“你有想过什么时候结婚吗?”

    “想要领取结婚证要等到明年年末,我是十二月份生的。”郑全贵苦笑着叹了口气,“挺羡慕你二哥的。”

    蒙松海和郑全贵说着下楼来到了二楼的翡翠加工厂。

    翡翠加工厂的大门开着,蒙国强听到了郑全贵说的话,见到郑全贵的面之后,笑着问道:“全贵,羡慕我什么啊?”

    郑全贵微笑道:“羡慕你明年年初就可以结婚了。”

    蒙国强等郑全贵靠近自己后,嘿嘿一笑,低声问道:“你好好努力,把金丽思的肚子搞大了,领结婚证之前,她会主动提出新办婚礼的。”

    “鄙视!”郑全贵笑着白了蒙国强一眼。

    郑全贵和金思丽已经偷尝过禁果了,但他们并未同居在一起,几乎每个星期,他们都会创造一两次享受鱼水之欢的机会。

    “我也挺鄙视他的。”蒙松海开玩笑道。

    “你好意思鄙视我,你才岁啊。”蒙国强笑着打趣道,“松海,二哥建议你,做好安全措施,要不然,把你女朋友的肚子搞大了……”

    “打住!”蒙松海打断道,转而和郑全贵说,“你不是说有事嘛,走吧。”

    蒙松海和郑全贵离开翡翠加工厂时,毛震阳和南华翡翠毛料赌石店的一个伙计跟着他们一起离开了。

    蒙松海没有再去郑全贵的赌石店,而是来到了隔壁几家赌石店。

    逛了一个下午的时间,蒙松海花掉了随身携带的三万元,买了六块翡翠毛料,共计百余斤重,他将这些翡翠毛料放进了一个麻袋中,他和毛震阳一起抬袋子回家。

    这期间,蒙松海用慧眼识宝的神通看了一块售价六万元的全蒙料,结果是,里面的翡翠颜色很差,种水一边,而且绺裂特别多,几乎切不出手镯,把神通用在了这种赌石上,他并没有懊悔,若是没有神通,他可能就买这块赌石了。(未完待续。)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