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5章 好!爽!啊!
    蒙松海花一百块钱作假的赌石切开后,居然能够切出满绿的翡翠,遇到这么奇妙的事情,他心情特别好,这天晚上,他亲自下厨烧菜。

    陆欣雅也进了厨房,打下手帮蒙松海。

    蒙松海炒第二道菜的时候,把那块作假赌石切出满绿翡翠的好消息告诉了陆欣雅。

    “欣雅,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还记得那块作假的赌石吗?”蒙松海笑着问道。

    “我又没有健忘症,下午的时候,我当然记得了。”陆欣雅微笑道,“怎么了?”

    “你猜猜那块赌石切开后,发生了什么事情。”

    陆欣雅见蒙松海脸上堆满了笑容,愣了片刻,惊讶道:“切开后,不会见到好料了吧?”

    “没错!”蒙松海笑着点点头,“切出了近二十斤的好料子,很大一部分是满绿的翡翠,我估计卖明料,能卖三十多万。”

    “太不可思议了!”陆欣雅惊喜道。

    “世事无常啊!”蒙松海感叹道。

    “应该说神仙难寸玉,还有‘一刀穷,一刀富’这句话也可以用到这里吧?”

    “可以!”蒙松海笑了笑,翻炒了一下锅里的菜,转移话题说道,“要不要请你干妈和干爹来瑞丽玩几天呢?”

    陆欣雅微微一愣,含笑打量了蒙松海几眼,问道:“你怎么想到说这个啊?”

    “我想到这个,不正常吗?”蒙松海笑着问道。

    “正常。”陆欣雅甜甜一笑,凑到蒙松海身边,主动亲吻了他的脸颊,“谢谢!”

    过了一阵,蒙松海烧好晚饭后,陆欣雅、蒙国强、毛红梅、毛震阳和武胜利五人和他一起坐下吃晚饭。

    品尝了几口蒙松海做的菜肴,武胜利连连称赞道:“好吃,太好吃了。姐夫,你的厨艺太棒了。呵呵。余大哥不在,他吃不到烧的菜,没口福!”

    “胜利,你就别怕我马屁了。就算你不说,我也知道自己的厨艺好。”蒙松海洋洋得意道。

    “姐夫,您还真不谦虚。”武胜利呵呵一笑,吃了两口菜,又说道。“我真没有拍您马屁,您做的菜,真好吃。”

    “少说几句吧。”陆欣雅微笑着瞪了武胜利一眼。

    “是啊,少说话,才能多吃菜。”武胜利笑道,“我感觉你们吃的好快啊。”

    蒙松海也感觉眼前几个人吃饭的速度比往常快了一下,讪讪笑道:“慢慢吃,这么多菜,够吃的。”

    吃过晚饭后,武胜利抢着收拾碗筷。并拿到厨房洗刷。

    武胜利洗好碗筷后,来到客厅,见到众人正在边看电视,边聊天,微笑问道:“聊什么呢?”

    蒙松海微笑道:“说你爸妈呢!”

    武胜利坐在沙发上,不解问道:“说他们干什么啊?”

    蒙松海说道:“过几天,你姐夫要来瑞丽进货,我打算让你姐夫带着你爸妈来瑞丽一趟,留他们在瑞丽住几天。”

    “好啊!”武胜利开心道,“好久没有见我爸妈了。怪想他们的。”

    陆欣雅欣喜道:“干爹干妈看到你现在这么懂事,他们肯定很高心。”

    “我以前不懂事,让他们操心了。”武胜利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后脑,想到自己过去干过的混蛋事。他挺难为情的,“我存了一些钱,等他们来瑞丽,我都给他们,算是孝敬他们的。”

    “存了多少啊?”蒙松海好奇问道。

    “也没多少。”武胜利尴尬道,他给蒙松海打工。在翡翠加工厂工作,吃住免费的,但他花钱有点大手大脚,虽然他的收入不低,但没存多少钱。

    “知道孝敬你爸妈就够了,钱多钱少,你爸妈不会太介意的。”蒙松海微笑道。

    半个多小时后,蒙松海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说道:“你们继续聊,我先把今天加工好的翡翠首饰放进储物间。”

    “时间不早了,我下楼去了。”毛震阳也站了起来。

    “我也下楼。”武胜利笑呵呵道。

    蒙松海抱着一盒翡翠首饰,独自一人进了储物间,放下木盒后,他将房门关上。

    在储物间里忙了二十多分钟,蒙松海走出储物间,见到客厅里只剩下陆欣雅一个人了。

    蒙松海来到陆欣雅的身边做小,张开右臂,搂住了陆欣雅的蛮腰,歪着脑袋望着她,夸张地说道:“让你一个人孤零零地待在客厅里,我好心疼啊!”

    陆欣雅扑哧一笑,嗔道:“本来我没有觉得孤单的,你这么说一说,我真的觉得自己挺孤单的。”

    “你可别瞎想。”蒙松海连忙劝道,“你怎么会孤单呢,你不是还有我这个绝世好男人陪着嘛!”

    “你脸皮真厚!”陆欣雅嘻嘻一笑,打趣道,“哪有人说自己是绝世好男人的。”

    “我不是人啊?”蒙松海含笑问道。

    “你不是一般人。”

    二人对视了几眼,心有灵犀地吻向对方的嘴唇。

    热吻之后,陆欣雅伸手拿起茶几上的遥控器,挂掉电视,抬起双手,环抱住了蒙松海的脖子。

    “小馋猫,你想干什么啊?”蒙松海的嘴角泛起一丝坏笑。

    “我要吃了你。”陆欣雅的双颊腾地浮现一抹诱人的娇红。

    “女皇陛下,我很愿意被你吃了。”蒙松海兴奋地将陆欣雅横抱了起来。

    陆欣雅说要吃了蒙松海,勇气可嘉,可进了卧室,在床上,经过一番激战后,最终,她被杀得丢盔卸甲,如同在狂风大浪行使的小舟,无法掌控自己的命运。

    云收雨歇,经过大风大浪之后,陆欣雅得到了滋润,获得了新生,皮肤变得特别红润。

    “好!爽!啊!”陆欣雅趴/在怀里蒙松海的怀里,发出一声来自她灵魂深处的声音。

    “呵呵!”蒙松海听到陆欣雅的话,顿时乐了,轻轻扬起手,拍拍翘/臀,笑着问道。“爽/够了吗?”

    “爽够了。”陆欣雅抬起头给蒙松海抛了一个媚/眼,“今晚爽/够了,明晚还要。”

    “真是小馋猫。”蒙松海笑笑着亲吻了陆欣雅的嘴唇。

    “喜欢吗?”陆欣雅含笑问道。

    “喜欢。”蒙松海紧紧地搂住了陆欣雅的娇/躯。

    二人沉默了一会儿,陆欣雅柔声道:“先松开。”

    蒙松海松开后。陆欣雅翻了一个身,躺在床上,含笑望着眼前这个能够给她幸福感的男人,嗔道:“还是喜欢躺在你怀里。”

    陆欣雅说着如同小猫一样,钻到了蒙松海的怀里。闭上了眼睛,享受着美妙时刻。

    “小猫,困了?”蒙松海问道。

    “没有。”陆欣雅微微一笑,没有张开眼睛,“此刻,我喜欢闭着眼的感觉。”

    “那我关灯,节省点电,我们闭着眼睛聊天。”

    蒙松海伸手关了灯,他也闭上了眼睛,搂着陆欣雅雅的娇躯。轻声细语的聊着,不是抚摸着细滑的肌肤。

    可能因为闭着聊天地原因,没聊几句,二人都打哈欠了。

    “困了吧?”蒙松海睁开眼睛,借助窗外的夜光,他看清了陆欣雅脸部的轮廓,“困了就睡觉吧。”

    “真困了。”陆欣雅睁开眼睛,嫣然一笑,亲吻了蒙松海的嘴唇。

    道过晚安后,二人便闭眼睡觉了。

    一夜无话。翌日早晨,天刚亮,蒙松海就行了。

    醒来后,蒙松海爬了起来。坐在床上,盯着睡在身旁的女友,看了几眼,忽然看到对方脸上浮现一些笑意。

    “做美梦了!”蒙松海微微一笑,暗自嘀咕道,“等她醒来。我要问问她做什么美梦了。”

    蒙松海伸手拿起放在床头柜的衣裤,穿好了,小心的走出了卧室,进卫生间洗漱一番。

    洗漱之后,蒙松海回到卧室,见到陆欣雅醒来了。

    “吵着你了?”蒙松海微笑问道,打开抽屉,拿出一个手提包。

    “没有。”陆欣雅爬起床,打了一个哈欠,含笑望着蒙松海,“你要去逛早市啊?”

    “去逛逛。”蒙松海笑呵呵道,“时间还早,你再睡个回笼觉吧。”

    “好!”陆欣雅嫣然一笑,又打了一个哈欠,“还没有睡够。”

    “我出去了。”

    “叫上震阳。”陆欣雅提醒道。

    “我会叫他的。”

    蒙松海打开保险柜,从里面取出五万元现钞,塞进了手提包中。

    蒙松海凑到陆欣雅身边,亲吻了她的嘴唇,微笑道:“我出去了。”

    陆欣燕甜甜笑道:“记得回来吃早餐。”

    蒙松海下楼来到三楼,见房门开着,走进去一看,见到毛震阳正趴在地上做俯卧撑。

    毛震阳听到了动静,连忙爬了起来,见到蒙松海后,微笑打招呼道:“老板,早上好!”

    “早上好。”蒙松海微笑道,“现在可以陪我一起出去吗?”

    “可以。”

    “拿一个袋子,买了翡翠毛料后,需要用袋子装着。”

    毛震阳从客厅拿了一个麻袋,跟着蒙松海一起出门了。

    鲁迅说过,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蒙松海觉得这句话完全可以套用在天工珠宝店附近街道的翡翠毛料早市的形成过程上,南华宾馆开业后不久,可能因为南华大厦里面有多家赌石店,原本在其他地方出早市买翡翠毛料的商贩转移征地,来到了南华宾馆门口摆摊,没过多久,越来越多的摊贩来此摆摊,经过几个月的发展,只要早上天气好,这周围至少有五六十个人摆摊卖翡翠毛料。

    对于喜欢逛早市的蒙松海而言,刚出门,就能够见到有人摆摊卖翡翠毛料,这是一件好事,这样可以节省他不少脚程。

    逛了一个多小时的早市,蒙松海花了四万多元,购买了近二十份翡翠毛料,有全蒙料,有半赌料,也有明料,相比之下,明料更多一些。

    蒙松海和毛震阳合力抬着一袋翡翠毛料到了二楼,之后,上楼到顶层吃早餐。

    见到二人回来了,武胜利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笑着打招呼道:“姐夫,震阳大哥,大家都等你们吃早餐呢!”

    “我不是说了嘛,吃早餐的时候,不用等我的,你们可以先去的。”蒙松海哂笑道,“你们先去吃吧,我去卫生间洗个手。”

    洗完手,蒙松海来到餐厅坐下。

    蒙松海吃了几口,武胜利含笑问道:“姐夫,今天早上有什么收获啊?”

    蒙松海微笑道:“刚才收获不错,买了一百多斤的翡翠毛料。”

    武胜利吃了一口稀饭,又问道:“花了多少钱?”

    蒙松海淡淡答道:“四万多元。”

    武胜利嘀咕道:“每斤四百左右,不贵啊!”

    “你没有看见我买的翡翠毛料,你怎么知道贵不贵啊?”蒙松海笑着瞪了武胜利一眼,“胜利,吃饭的时候,你少说几句话。”

    武胜利讪讪笑道:“你不想听我说话,我闭嘴就是了。”

    众人沉默了一会儿,蒙松海望着蒙国强说道:“二哥,从今天开始,未来一段时间,多做一些手镯,少做一些挂件。”

    “知道了。”蒙国强点头应道,看了蒙松海几眼,微笑问道,“有原因吗?”

    蒙松海点点头,解释道:“相比挂件,手镯更卖的上价钱,也容易做。我想多备一些手镯,缺钱的时候,容易出货。”

    蒙国强问道:“手里的高档手镯存货多吗?”

    蒙松海答道:“高档货还存了一些货,短期内卖不完,中档手镯存货少了一些。相比高档货,中档货的销量更多一些。”

    武胜利插话问道:“姐夫,卖什么价的手镯算得上高档货?”

    蒙松海微微一笑,反问道:“你觉得呢?”

    “我觉得……”武胜利沉吟片刻,笑道,“售价低于十万的手镯,算不上高档货。”

    “每个人都高档手镯的价格评判标准是不一样的。”蒙松海呵呵笑道,“我觉得从我这里出去,一条能卖六万的手镯,算得上高档货了。”

    武胜利含笑看了蒙松海几眼,笑着问道:“楼下的天工珠宝店里,零售价最贵的一条手镯能卖多少钱?”

    “等你吃过早餐,你自己下楼看看。”

    “我可这个时间,吃过早餐后,我就要去二楼的翡翠加工厂工作了。”武胜利嘿嘿一笑,“姐夫,我现在每天工作时间超过八个小时的,挺忙的。”

    “你说这个……是想让我给你加薪水?”蒙松海含笑问道。(未完待续。)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