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3章 出淤泥而不染
    望着二人离去的背影,蒙松海无奈的摇摇头,并轻叹了一口气。?? ?? ? . 1???? s??.

    蒙松海来瑞丽已经一年多时间了,除了这次,他还见到过一些造假的赌石,那些赌石造假的手段很低劣,只要稍懂点行的人,都看得出,一般开店做赌石生意的老板为了自己的名声都不愿意去沾惹这种造假的赌石,但还是有很多人愿意赶早在街边摆摊买这种造假赌石,只要做成一笔生意,就能够大赚一笔。

    蒙松海转身望着已经装在袋子里的石头,沉思了一会儿,6欣雅走进了房间。

    “松海,那两个卖翡翠毛料给你的老板,怎么没有多坐一会儿啊?”6欣雅好奇问道。

    “被我骂走了。”蒙松哂笑道。

    “你骂他们干什么啊?”6欣雅一脸不解的表情。

    蒙松海从袋子里取出造假的赌石,放在桌子上,打开手电筒,对着几处皮壳照了照,说道:“你看看这几个地方。”

    6欣雅看了几眼,恍然大悟道:“你说这块赌石是造假的?”

    之前,蒙松海和6欣雅谈过赌石造假的话题,虽然6欣海还未见过造假的赌石,但她想到蒙松海刚才说的话,猜出这块赌石是造假的。

    “没错,是造假的。”蒙松海点点头,用手对着赌石比划了一下,“我打算在这里切一刀,之后,拿到全贵的赌石店,当做标本呈现给来店里的顾客看,让他们知道造假的赌石是怎么一回事。”

    “噢!”6欣雅微笑着打量了蒙松海几眼,“你怎么骂那两个人坏蛋的?”

    “骂人的话,你还是别听的好,这回玷污你高雅的气质的。”

    蒙松海笑着张开双臂,抱住了6欣雅的蛮腰,并吻住了她的嘴唇。

    一番热吻后,6欣雅笑盈盈问道:“你觉得我的气质高雅?”

    “嗯!”蒙松海含笑点头,“就像出淤泥而不染的荷花。”

    “我真有这么好吗?”6欣雅乐道。

    “吧嗒!”蒙松海亲吻了6欣雅的嘴唇,“不要这么没自信嘛。在我眼里,你是完美的。”

    “谢谢!”6欣雅嘻嘻笑道。

    “不用谢,我说了一句实话而已。”蒙松海笑着松开了拥抱,“谁买这块石头给我的事情。你别和别人说。”

    “为什么不说啊?”6欣雅不解问道。

    “刚才,我和那两个姓杨的男子说了,替他们保密。”

    “你为什么替他们保密啊?”6欣雅不悦道,“你不能姑息养奸,这种卖造假赌石的人。就应该受到严惩……”

    “没想到我的欣雅这么有正义感。”蒙松海笑着打断道,“那两个人,也可能被别人骗了,虽然他们很可能,但我们不能砸了别人的饭碗。”

    “噢!”6欣雅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你以后还是少和那种人打交道。”

    “管家婆,放心吧,你老公我心里有数的。”蒙松海笑着捏了捏6欣雅的脸颊。

    “难听死了。”6欣雅娇嗔道,抬起手,拍开了蒙松海的手。“不和你聊了,我出去忙了。”

    6欣雅离开后,蒙松海重新将造假的赌石放进袋子里,提着袋子到二楼的翡翠加工厂。

    蒙松海走到切割机旁,正好有空的余寿湖走了过来,问道:“松海,需要我帮忙吗?”

    “需要。”蒙松海微笑道,从袋子里取出赌石,摆在切割机上,固定好位置后。说道,“你来切。”

    “好的”余寿湖点头应道,打开开关,开始切割这块造假的赌石了。

    这时候。蒙国强做了过来,盯着正在切割的赌石,笑呵呵道:“这块赌石擦出的窗口表现不错啊,小五子,花了不少钱啊?”

    蒙松海犹豫了片刻,淡淡说道:“这是一块造假的赌石。没花多少钱。”

    蒙国强闻言一愣,好奇地打量了蒙松海几眼,不解问道:“既然看出造假的,你为何还要买啊?”

    蒙松海解释道:“买来当标本,让更多的人看到,可以让大家知道造假的赌石是怎么一回事。”

    “原来是这样啊。”蒙国强恍然大悟的笑了笑,“中午吃午饭的时候,震阳拿来的三块赌石,你打算什么时候切开呢?”

    “你有空的时候,就切。”

    “我看那三块赌石都不错,不急着切,先擦擦皮……”

    这时候,6欣雅来到了翡翠加工厂。

    “松海,香港的祝老板来店里了,找你谈买翡翠饰的事情。”6欣雅微笑道。

    “祝老板来了啊,太好了!”蒙松海欣喜道,“我真好缺钱,他可是一个大老板,希望这次,他能多买一些货。”

    蒙松海和6欣雅一起走出翡翠加工厂,蒙松海说道:“欣雅,你先去,好好招待蒙老板,我上楼取一些翡翠饰。”

    蒙松海之前和祝老板打过三次交道,祝老板先后从他这里买走了一百五十多万的翡翠饰,他知道祝老板买货的喜好,他爬到四楼,进了储物间,打开个保险箱,找出了百余件翡翠饰放在一个木箱子里。

    几分钟后,蒙松海抱着装着价值过一百多万的翡翠饰下楼来到了天工珠宝店。

    “松海,欣雅在房间里招待客人。”毛红梅微笑道。

    “我知道了。”蒙松海含笑应了一声,走出了贵宾室,见到祝老板正坐在沙上喝茶,6欣雅坐在一旁,陪着聊天。

    “祝老板。”蒙松海笑着打招呼道。

    “蒙老板。”祝老板笑道,连忙放下茶杯,站了起来。

    蒙松海将装着翡翠饰的木箱子放在茶几上,笑着和祝老板握了握手,问道:“祝老板,您这次什么时候道瑞丽的啊?”

    “刚到一会儿,在隔壁的南华宾馆定了客房后,放下行李,就马上过来了。”

    “祝老板,请坐。”蒙松海伸手作请。

    祝老板坐下后,蒙松海挨着对方也坐了下来。

    6欣雅为蒙松海倒了一杯茶后,微笑道:“松海,你陪祝老板聊,我出去了。”

    蒙松海点点头,微笑着和祝老板说道:“祝老板,请喝茶。”

    “谢谢!”

    蒙松海也端起茶杯,缓缓地喝了一口茶。

    6欣雅走出贵宾室,把房间关上了。

    蒙松海和祝老板闲聊了几句,他打开木盒的盖子,将一部分翡翠饰取了出来,摆在茶几上。

    摆好翡翠饰后,蒙松海从茶几下面取出一支笔和一本笔记本。

    祝老板知道在蒙松海这里购买翡翠饰,都是一口价,他喜欢这样的交易方式。

    “有几条手镯不错。”祝老板微笑道。

    “还行吧。”蒙松海呵呵笑道。

    祝老板从公文包里取出一个强光手电筒,之后,拿起一条手镯,仔细看了几眼,之后打开手电筒照看了几眼,轻轻放下,问价道:“蒙老板,这条手镯怎么卖?”

    蒙松海拿起祝老板刚才看过的手镯,看了几眼,报价道:“3万。”

    祝老板迟疑片刻,点头道:“要了。”

    蒙松海将手镯放在茶几下面,并在本子上记下了手镯的价格,并让祝老板看一眼。

    用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祝老板看完了一百多件翡翠饰,买下了其中六十件,度可谓惊人。

    蒙松海将六十件翡翠饰的价格相加,总共一百零七万五千元。

    “祝老板,过一百万了。”蒙松海将本子递给祝老板。

    祝老板接过本子,看了一会儿,含笑点头道:“数字没错。”

    “这些货,都要了?”

    “我这次准备了一百万元人民币买货,还差了七万五千元。”祝老板呵呵一笑,“你说怎么办?”

    蒙松海想了片刻,从祝老板选出的翡翠饰后中取出了三条手镯,说道:“祝老板,这三条手镯,售价六万块钱,我收回,剩下五十七件卖给你,算你一百万,便宜一万五千元,您看行吗?”

    “再送一条手镯吧。”祝老板微笑道。

    “不行。”蒙松海笑着摇摇头,“我给你的报价,已经很低了。”

    祝老板犹豫半晌,点头道:“成交了。”

    “谢谢了。”蒙松海笑着伸手和祝老板握了握手。

    祝老板打开放在身旁的行李箱,取出一百万元的现金。

    蒙松海拿出点钞机,数完钱后,确定无误后,再次和祝老板握了握手。

    “祝老板,你什么时候离开瑞丽呢?”

    “明天早上离开。”

    “没看见您的保镖,您不会一个人过来的吧?”

    “不是一个人,带了两个保镖,刚才,我来到你店里,觉得这里很安全,就让他们在外面转转。”

    在蒙松海的帮助下,祝老板包装好了五十六件翡翠饰,并放进了行李箱中。

    祝老板并没有马上离开,端起茶杯喝茶,和蒙松海闲聊了起来。

    蒙松海找话题问道:“祝老板,在香港,翡翠饰零售业,高档货的利润高,还是中档货利润高呢?”

    “这不好说。”祝老板呵呵一笑,“单说利润率,低档货的利润率更高一些,就算出货量大一些,赚的钱反而比不上做中高档翡翠饰的商人。蛇有蛇道,鼠有鼠道,只要有钱赚的生意,都会有人做的……”

    聊了一会儿,祝老板起身告辞了,蒙松海亲自将祝老板送到了门口。(未完待续。)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