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8章 二嫂怀孕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进屋后,蒙松海关好房门,和毛博文一起上楼。

    “要不要到四楼坐坐?”蒙松海微笑问道。

    “不了,我想早点睡觉。”毛震阳微笑道。

    走到三楼,蒙松海说道:“我进去看看余大哥和胜利。”

    本来,蒙松海打算让余寿湖开车到春城接他和毛震阳的,可昨天早上,他闹肚子,身体不舒服,只要找毛博文代替了。

    毛震阳打开房门,见到了余寿湖和武胜利二人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姐夫,震阳大哥,你们回来了。”武胜利见到刚进门的二人,兴奋的蹦了起来。

    余寿湖也站了起来,微笑着打招呼道:“老板,震阳。”

    蒙松海微笑道:“我们要回来的事情,你们不知道啊?”

    武胜利笑着答道:“当然知道,但我们不知道你们何时回到瑞丽啊。”

    毛震阳微笑着和蒙松过海说道:“估计刚才博文没有把我们回来的消息告诉他们俩。”

    蒙松海含笑打量了余寿湖几眼,问道:“余大哥,身体好些了吗?”

    余寿湖略带尴尬道:“就是昨天早上有点闹肚子,并不严重。”

    武胜利补充道:“前天晚上,余大哥和怀云姐姐出去吃夜宵了,吃了不干净的东西。”

    “要吃夜宵,去南华宾馆的餐厅吃就是了,去不干净的小饭馆,很容易吃坏肚子的。”

    蒙松海说着打了一个哈欠,微笑道:“有点困了,不和你们聊了,我要上楼睡觉了。”

    蒙松海往上爬了一楼,到了四楼。他没有拿钥匙开门,而是敲响了房门。

    片刻后,陆欣雅过来打开了房门,见到蒙松海。她脸上绽放出灿烂的笑容。

    “欣雅,想死我了!”蒙松海笑呵呵道,张开双臂,抱住了陆欣雅,亲了一下她的嘴唇。

    “你有这么想我吗?”陆欣雅娇嗔道。“想我了,怎么也不想回家见我一面?”

    “瞎吃什么醋啊,今晚,我好好疼爱你。”蒙松海坏笑道。

    陆欣雅知道蒙国强和毛红梅二人待在客厅里,听蒙松海说这话,她脸上浮现一抹羞涩,推开了蒙松海,转身走开了。

    关上房门,蒙松海望着毛红梅,笑呵呵道:“二嫂。想我了吗?”

    “想啊!”毛红梅微笑道,“但肯定没有欣雅这么想你。”

    “这样也好,你太像我了,我二哥会吃醋的。”蒙松海开玩笑道。

    蒙国强笑着伸手搂住了未婚妻的腰,笑呵呵道:“小五子,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二嫂怀孕了。”

    “真的啊?”蒙松海脸上浮现开心的笑容。

    “比珍珠还真。”蒙国强乐呵呵道。

    蒙松海来到二哥身边坐下,含笑望着毛红梅,好奇问道:“二嫂,我在京城期间。你就知道自己怀孕了。”

    “不太确定。”毛红梅摇摇头,脸上挂着幸福的笑容。

    “刚开始,不太确定,现在基本上可以确定怀孕了。”蒙国强乐道。

    “二哥。二嫂,恭喜你们了。明年,你们就有自己的孩子了,可喜可贺啊!”蒙松海真的觉得二嫂怀孕是一件大喜事,尽管二嫂还没有嫁给他二哥,明年。他二哥到法定结婚年龄,再去领取结婚证,一点也不晚。

    “我感觉自己还没有做好做父亲的准备。”蒙国强讪笑道。

    “别得了便宜卖乖了。”蒙松海鄙视道,“二哥,是男人就不要在自己女人面前说这种话。”

    “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可从未想过让你二嫂去堕/胎。”蒙国强一脸正色道,“我和红梅商量好了,过年之后,在京城举办婚礼,至于去办结婚证,要晚几个月,要等我到法定结婚年龄才行。”

    “二嫂,您的爸妈知道这事情吗?”蒙松海含笑问道。

    “他们知道了。”毛红梅微笑道,“松海,春节期间,他和你二哥在京城办婚礼,对你生意的影响不大吧?”

    “没什么影响的。”蒙松海微笑道,“就算你们不结婚,珠宝店和翡翠加工厂都要关门歇业的。”

    “我和你二嫂结婚,你要回京城吧?”蒙国强问道。

    “当然要回去了。”蒙松海微笑道,“我们不在瑞丽期间,让余大哥和胜利留在这里,平时让全贵招呼一下,不会有问题的。”

    “二个人,会不会太少了?”蒙国强嘀咕道。

    “两个人足够了,我们离开之前,让他们多买一些吃的喝的,平时就待在家里不外出,小毛贼想来偷东西,太难了,更何况全贵住在隔壁。”

    “最好把老房子里的狼狗带过来养。”陆欣雅建议道。

    “这个建议不错。”蒙松海笑着点点头。

    “小五子,这块石头花了多少钱买的?”蒙国强指了指放在储物间门口的赌石问道。

    蒙松海见赌石装在袋子里,没有拿出来,反问道:“你拿出来看过了吗?”

    “没有。”

    “你看过来看看吧。”

    “好!”

    蒙国强站了起来,走了过去,将赌石从袋子里取了出来,转身回到蒙松海身边,坐在沙发上,盯着手里的赌石看了几眼,笑呵呵道:“从这窗口的表现来看,价格不便宜。”

    蒙松海拿起茶几下面的手电筒,递给了二哥。

    蒙国强接过手电筒,打开,先对着窗口照了照,之后照着看了这块赌石的全身。

    “不低于五万吧?”

    “十万买的。”

    “十万……”蒙国强嘀咕了一声,“我感觉风险挺大的。”

    “风险不大,郑全贵留着自己切了。”蒙松海笑了笑,“我在京城期间,你卖了三批次的翡翠首饰,总共八十二万,是吧?”

    “是的。”

    “明天,我还要花一百零六万购买另外一块赌石,买这块赌石的十万货款。我晚几天再给全贵。”

    “一百零六万买一块赌石?”蒙国强惊讶道,“那块赌石有多大啊?”

    “三百多斤。”蒙松海说完后,连着打了几个哈欠。

    “困了吧?”蒙国强微微一笑,抱着赌石站了起来。“时间不早了,你早点睡吧。”

    “真有点困了。”蒙松海点点头。

    “这块赌石放哪里?”蒙国强问道。

    “我先拿回自己的房间放着。”蒙松海从二哥手里接过赌石,直接往自己的卧室走去。

    陆欣雅跟着蒙松海进了卧室。

    蒙松海将赌石放在书桌上,见陆欣雅把门关上,并反锁了。呵呵笑了起来。

    “你不是困了嘛,早点睡吧。”

    “小别胜新婚,我们先来一场友谊赛。”

    脸上挂着坏笑的蒙松海张开双臂,将陆欣雅抱在了怀里。

    虽说是友谊赛,但很激烈。

    云收雨歇,蒙松海感觉神清气爽,困意一扫而空,陆欣雅也得到了滋润,面带桃花,从她脸上的表情中。是个人都能够看得出她此刻很满足。

    轻声细语地聊了好一阵,陆欣雅困了,她先提出关灯睡觉。

    蒙松海伸手关了灯,二人道过晚安后,便闭上眼睛入睡了。

    翌日上午,蒙松海去了一趟银行,将105万的货款转给货主,正式买下了那块重达156公斤的全蒙料。

    去银行之前,蒙松海和郑全贵见过面,他说自己暂时手头不宽裕。十万元的货款和一万元的佣金,半个月后再给,郑全贵没多想,就表示没问题。还主动提出借钱给蒙松海。

    其实,蒙松海手头并不缺十一万元,他可以马上还钱,但他担心未来几天,遇到好的赌石了,自己手里头的资金不够买。

    对于郑全贵的好意。蒙松海没有拒绝,说等买赌石缺钱了,再问他借。

    付了货款后,蒙松海来到了郑全贵的赌石店,让毛震阳、余寿湖和毛博文三人将刚买下的赌石搬到他名下旧宅的院子里切割开来,搬走之前,他在赌石上花了几条线,他让毛震阳等三人按照他画的线切割赌石,他没有跟着一起去,他准备到附近几个赌石店逛逛。

    在郑全贵的引领下了,蒙松海来到了隔壁的四海翡翠赌石店。

    “你看看这块赌石,八十六公斤,卖十五万。”郑全贵指着一块全蒙料介绍道,“我感觉不错,前天有人出到十二万的价格,货主没舍得买。”

    蒙松海仔细看了一阵,觉得这块赌石还不错,十五万的价格虽然有点贵,但值得赌,买之前,他用了慧眼识宝的神通。

    看到这块赌石里面的表现后,蒙松海暗自惊叹道:“真是不可思议,居然会让我遇到这么一块赌石。”

    “你觉得怎么样?”郑全贵含笑问道。

    “还不错。”蒙松海微微一笑,环顾四周,见到这家赌石店的老板盛四海正好从门外走进来,微笑着打招呼道,“盛老板,这块石头的老板在哪里啊?”

    “蒙老板,你对这块石头感兴趣?”盛四海笑着问道。

    “有点兴趣。”

    “真的不好意思,这块赌石被这几位合资买走了。”盛四海歉意的笑了笑。

    “这不巧了。”蒙松海淡淡一笑,脸上丝毫没有流出懊悔的表情。

    “蒙老板,如果你想要的话,这块赌石可以加价卖给你们的。”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微笑问道,此人和另外五个人合资买下了这块赌石。

    “你们想卖多少?”蒙松海问道。

    “三十万。”

    “太贵了。”蒙松海摇头道,“如果加一两万,我咬咬牙就买下来了,翻一倍,这价钱也太高了。”

    “我们几个人很看好这块赌石的,既然蒙老板出不起价钱,那我们自己切了。”

    这家赌石店没有切割机,三个人一起将这块赌石搬到了街对面的一家解石店。

    “蒙老板,我店里还有几块不错的赌石,您可有兴趣啊?”盛四海笑呵呵问道。

    “盛老板,咱们都是熟人了,不用太客套了,有好的赌石,就拿出来吧,只要东西好,我自问还是能够出得起好价钱的。”

    “松海,您先忙着,我回自己店里了。”郑全贵说完后,就离开了这家赌石店。

    之后半个多小时,蒙松海都待在这家店里看赌石,他没有将今天剩下一次使用慧眼识宝神通的机会用掉,他花了二万元买下了两块赌石,一块是全蒙料,另外一块是擦出无色玻璃种翡翠的半赌料。

    (未完待续。)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