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4章 屁股决定脑袋
    两个多小时后,蒙松海带着满意的笑容离开了宜家家居公司,刚才,他和欧阳洲深入交谈,交换了彼此对经营宜家家居公司的一些想法,他觉得欧阳洲的一些想法不错,若是能够很好的实施这些想法,那宜家家居将来肯定能够稳健发展壮大。←

    相比京东电器公司,蒙松海更希望宜家家居的发展速度更慢一些,如果欧阳洲的能力很逆天,让宜家家居公司的发展速度超过京东电器,那他不会阻止,反而乐享其成,若是欧阳洲为了加快发展速度,而向银行贷很多款,那他肯定会阻止的,他可知道现在银行贷款率很高,一个不小心,贷款利息就可以将宜家家居拖入泥潭之之中。

    蒙松海回到家中时,父亲正坐在客厅看报纸。

    蒙东耀抬头望着蒙松海,含笑问道:“出门转了一天,有什么收获吗?”

    “爸,您觉得我有什么收获?”蒙松海笑着反问道,来到父亲身边坐下。

    “让你说,你就说,别反问。”蒙东耀板着脸说道。

    蒙松海含笑不语,端起茶壶,为自己倒了一杯茶,喝了一口茶后,点头道:“大哥和大姐夫都是人才,我相信在他们的领导下,京东电器和宜家家居两家公司未来前景不会差。”

    蒙东耀瞅了蒙松海几眼,淡淡问道:“你真这么想的?”

    “真的!”蒙松海含笑点头道,“爸,您知道阿基米德吗?”

    “没听过。”蒙东耀微微摇头,“是外国人?”

    “没错,他是一个外国人,古希腊人。他说过这样一句名言,给我一个支点,我可以撬起地球。现在,我已经把支点给大哥和大姐夫了,只要给予足够的信任,我相信他们也能够撬起地球的。”

    “撬起地球?”蒙松海大笑了起来。“这外国人吹牛吧,吹牛成名言,这太不可思议了!”

    “我也觉得挺不可思议的。”蒙松海深有同感地点点头,笑道,“谁让人家是名人呢!”

    蒙东耀和蒙松海父子俩一边闲聊,一边喝茶,十分的惬意。

    聊了一阵,郭京凤和蒙安丽母女俩从外面回来了,蒙安丽怀里还抱着女儿。

    “二姐。让我抱抱孩子。”蒙松海站起来,笑着张开了双臂。

    “我看你挺喜欢孩子的。”蒙安丽笑呵呵道,说着将怀里的女儿送到蒙松海的怀里。

    “我二姐夫不喜欢孩子?”蒙松海笑着问道。

    “要是以前,我生了一个闺女,他心里肯定会不高兴。”蒙安丽笑道,“现在他不在公安局工作了,我也不在工行工作了,再生个孩子就是罚点款的事情。”

    蒙松海含笑打量了蒙安丽几眼。问道:“如果第二胎还是个闺女呢?”

    “接着生呗。”蒙安丽淡淡说道,“实施计划生育之前。大部分家庭少说有两个以上的孩子。我和你二姐夫都挺喜欢孩子的,多生几个孩子,大不了罚点款。”

    “你这种话,在家人面前说说就行了,别在外人面前说,这影响不好。”郭京凤提醒道。“实施计划生育政策,这是国策,你公然反对国策,弄不好,直接拉你去强制结/扎。”

    “我有不傻。我怎么可能在别人面前说这种话。”蒙安丽讪笑道,“我觉得这计划生育政策挺好的,但要考虑实际情况,比如有钱的家庭,愿意交罚款,就让这样的家庭多生育几个孩子,这罚款都分给那些愿意生一个孩子的家庭。家里有钱,孩子的教育问题不会耽搁,等这些孩子长大了,男的娶妻女的嫁人,这彩金聘金,多少可以改善亲家的条件,一份资产分给了很多人,财富再次分配,我觉得这挺好的。如果只生一个孩子,不说生女孩子,就生了一个男孩子,成器了还好说,不成器,就败家了。”

    蒙东耀看了蒙安丽几眼,淡淡问道:“听你的意思,说让你大嫂和你大姐都再生一个?”

    “这要看他们自己的想法了,结扎后,也可以在疏通的。”蒙安丽笑了笑,“小五子,你觉得我说的有没有点道理啊?”

    蒙松海微笑道:“屁股决定脑袋!”

    “精辟!”蒙安丽笑着向蒙松海竖起了大拇指。

    “什么意思啊?”郭京凤不解问道。

    “爸,您听明白了吗?”蒙安丽含笑望着父亲问道。

    “大概意思听明白了。”蒙东耀淡淡一笑,“小五子的意思说,要是以前,你肯定不会这么想,如果你们生了一个闺女,就算想再生一个,因工作的问题,不会考虑再生了。”

    之前,姜伟国是刑警队的副队长,蒙安丽在国有银行工作,若是蒙安丽生二胎,他们夫妇俩的工作肯定会受到影响,有可能会被开除,就算不会开除,工作也会受到很大负面影响,就算工作表现好,升值考评时,会因为违法国家计划生育政策,而降低考评的分数。

    “屁股决定脑袋……”郭京凤笑着摇了摇头,“这话太粗俗了,一点也不雅,用‘位置决定想法’来代替,这不更好一些?小五子,你现在也算是一个大老板了,以后,说话别太粗俗了。”

    蒙安丽笑道:“妈,满口之乎者也的人是做不成大生意的,文人嫌铜臭。屁股决定脑袋,我觉得这句话,蕴含了丰富地哲理和智慧。”

    “不懂什么哲理和智慧。”郭京凤说着站了起来,“我去做晚饭了。”

    蒙松海也站了起来,问道:“妈,大哥和大姐夫两家人都要过来吃晚饭,您知道了吗?”

    郭京凤点头道:“知道了,你大哥打电话回来了。”

    蒙松海笑道:“今晚,我来当主厨,您帮我打下手。”

    “行啊!”郭京凤欣喜道,“小五子,有阵子没吃你做的菜的。挺想念的。呵呵,我都没有怎么教你做过菜,没成想你这没有做菜的天赋,欣雅将来嫁给你,她有福了。”

    “必须的啊。”

    “小五子,你打算将来天天给你老婆和孩子做饭吃?”蒙安丽打趣道。

    “天天做。肯定不可能,但我很愿意每……半个月,做一两次饭给家人吃。”

    蒙松海说着停顿了一下,继续说:“姐,现在和以前不同了,有钱好办事,只要有钱,想要天天享用美食,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

    “花钱请一个专业厨师。要不少钱吧?”郭京凤嘀咕道。

    “想不花钱,也可以的。自己经营一家规模大点的高档餐厅,不用天天去自己经营的餐厅吃饭的,可以让餐厅的厨师到家里烧菜,一天换一个厨师,今天吃鲁菜,明天吃淮菜,后天吃粤菜……”

    “别聊了。既然你要下厨,那现在可以进厨房了。”郭京凤笑着打断道。

    “好!”蒙松海点头应道。站了起来,呵呵一笑,又说道,“妈,您帮我打下手……”

    蒙松海做好晚餐之前,大哥和大姐夫都带着家人来了。

    大姐蒙安慧来到了厨房。见到蒙松海正在烧菜,笑呵呵道:“小五子,做什么好吃的呢?”

    蒙松海转头望着大姐,微笑答道:“烩南北。”

    蒙安慧看了看锅里的菜,好奇问道:“这道菜用什么食材啊?”

    “塞北的口蘑和江南的冬笋。”

    “烩南北……这道菜的菜名还真影响。是你取的,还是早就有了。”

    “早就有了,张家口当地的一道名菜,属于冀菜系。”

    “好吃吗?”

    “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我觉得挺好吃的。”

    “不好吃,也成不了名菜了,等会儿,我要好好品尝一下。”

    “炒熟了,现在就可以品尝。”

    蒙松海端起锅,用铲子将锅里的菜铲到盘子中。

    蒙安慧没客气,拿了一双筷子,品尝了一口,点头赞道:“太好吃了。太白楼以后也做这道菜,你和我说说这道菜怎么多的?”

    “口蘑很贵的,太白楼做这道菜,不划算。”

    “不划算那就算了,等以后开一家高档餐厅,再推出这道菜肴。”

    蒙安慧又品尝了一口,笑呵呵道:“真好吃。我端出去了。”

    几分钟后,蒙松海和家人坐在餐桌前,一起吃晚饭。

    蒙东耀拿出了一瓶茅台酒,倒酒时,蒙松海笑呵呵道:“大姐,还有大嫂,二姐,您们都应该去学开车,比如今天晚上,如果大姐您会开车,我大姐夫就可以喝点酒了。”

    “小五子,你说的没错。”蒙安慧笑了笑,望着大嫂和妹妹说道,“大嫂,小妹,过几天,我们一起去学开车?”

    “行啊!”徐秋菊微笑点头道。

    “要学就早点去学,拖得越久,天气热冷,天太冷了,学开学太辛苦了。”蒙安丽微笑道。

    “明天我有事,后天应该可以抽出时间。”蒙安慧笑道,“您们呢?”

    “那就后天吧。”徐秋菊笑了笑,“安丽,你现在没有出去工作,后天有时间吧?”

    “有的时间,那就这么定了,后天一起去学开车。”

    半个多小时后,蒙松海吃饱喝足后,放下筷子来到客厅,见到母亲正在通电话,微笑问道:“谁打来的电话啊?”

    “你二哥。”蒙安丽答道。

    “你二哥要和你聊聊。”郭京凤冲着蒙松海说道。

    蒙松海来到母亲身边,接起电话,等母亲站起来后,他坐在了沙发上。

    “喂,二哥,吃过晚饭了吧?”蒙松海笑呵呵问道。

    “吃过了。”蒙国毅微笑道,“告诉你一件事情,三号盒子里装的翡翠首饰,卖掉了。”

    蒙松海离开瑞丽回京之前,他准备了一些翡翠首饰,装在十个不同的盒子里,留给蒙国强销售,每个盒子都编了号,以整盒子的翡翠首饰为销售单位,他给每个盒子里的翡翠首饰设定了一个最低销售价。

    蒙国强只能往高了卖,不能往低了卖,只要成交价高于最低销售价,他就可以得到一定的分成。

    “卖了多少啊?”蒙松海笑着问道。

    “你还记得你设定的最低销售价吗?”

    “记得,二十二万,没错吧。”蒙松海笑道,他脑子里并没有记住这个数字,但他写在了一张纸上,这张纸正放在乾坤戒里面,刚才他动了观看乾坤戒内部空间的念头,看到了这张纸上写着的字。

    “你记性还真好。”蒙国强笑呵呵道,“你猜猜卖了多少?”

    “三十万?”蒙松海淡淡说道。

    “哪有这么多啊,买了二十五万。”蒙国强笑了笑,“会不会太低了?”

    “只要高于最低销售价就行了。”蒙松海微笑道,“三万块钱,两成的提成,你可要拿到六千元的分红。”

    “我感觉和进货商讨价还价,挺过瘾的。”蒙国强笑道。

    “如果你对这个感兴趣,以后,我忙的时候,由你来卖货。”

    “只要你在瑞丽,不管你都多忙,你就能抽得出时间和进货商见面。等你回瑞丽了,买货的事情还是交还给你,呵呵,帮你管理非常加工厂,我觉得自己已近很尽职尽责了。”

    “二哥,我怎么感觉你难堪大任啊?”蒙松海笑着打趣道。

    “有大任让我担着的时候,我的表现不会差的。”蒙国强嘿嘿一笑,转移话题问道,“你这两天忙什么呢?”

    前天晚上,蒙松海给蒙国强打了一个电话,之后,他们再也没有通过电话了。

    “昨天上午去了一趟公安局,办理护照。今天去京东电器和宜家家居两家公司的门店看了一下。”

    “没去逛早市?”

    “逛了。”

    “没少买古玩吧?”

    “件数挺多的,但花的钱并不是很多。相比在瑞丽的时候,每天买翡翠原石花的钱,在京城买古玩花的钱真的不多。”

    “你一天买古玩的钱,很多人一年都赚不到这么多钱,也不少了。”蒙国强笑了笑,“对了,告诉你一个消息,全贵今天切了一块半赌料,赌色赌成功了,满色的料子,特别漂亮。”

    “花了多少钱?”蒙松海好奇问道。

    “花了六万,切开后,我估计卖毛料就能卖六十多万。”

    “这么说,全贵好运来了!”蒙松海笑呵呵道,得知郑全贵赌石赚钱,他丝毫不羡慕,反而为朋友感到高兴。

    “好运是来了。”蒙国强笑道,“切涨了这块赌石,他放了不少鞭炮,要不然,我也不知道这事情。”

    闲聊了几句,蒙国强笑呵呵道:“我们先聊到这吧,我让欣雅和你聊天。”

    蒙国强把电话递给陆欣雅之后,他便和女朋友一起进卧室了,方便陆欣雅和蒙松海说悄悄话。

    陆欣雅和蒙松海有说有笑的聊了四五分钟后,她以电话费太贵为理由,结束了通话。

    蒙松海刚挂电话,侄子蒙盛远嚷嚷着困了,要回家睡觉。

    “盛远,这才几点啊,你就困了啊?”蒙松海打趣道。

    “是啊,我困了。”蒙盛远打着哈欠说道。

    “我带你回家睡觉吧。”徐秋菊说着站了起来,望着丈夫说道,“我和孩子先回去了。”

    “好!”蒙国毅含笑点点头,“我再陪小五子聊聊。”

    “爸,妈,我和盛远回去了。”徐秋菊微笑道,“安慧,安丽,后天早上,我们一起去学开车。”

    “后天早上来这里吃早餐吧。”郭京凤说道。

    “好的。”徐秋菊点头应道。(未完待续。)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