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9章 巧遇刘卫东
    开车回到家门口后,欧阳洲下车抱着已经睡着的儿子回家。

    安顿儿子在床上睡下后,欧阳洲来到客厅坐下,点燃了一个香烟,吸了起来。

    蒙安慧走出卫生间,见到丈夫在吸烟,皱眉道:“你少抽点烟,最好能把烟戒掉。”

    “我有心戒烟,但毅力不够强。”欧阳洲苦笑道,吸了两口烟,将剩下半根烟掐了。

    蒙安慧来到丈夫身边坐下,抓住了丈夫的右手,用自己的双手握着,含笑凝视着丈夫,道:“你啊,你这人什么都好,就是好胜心强了一点。”

    “我没有把好胜心转化为嫉妒吧?”欧阳洲笑着反问道。

    “这倒没有,我丈夫不是这样的人。”蒙安慧嘻嘻一笑。

    “吧嗒!”欧阳洲亲吻了妻子的脸颊,微笑道,“安慧,你真理解我。”

    “小五子也说了,宜家家居和京东电器这两家公司情况不一样,现在很多家庭需要添置家电,而宜家家居……”

    “好了,你就别安慰我了。”欧阳洲微笑着打断道,“小五子的话,我听进去了,觉得他说的挺有道理的。其实,我也没有想和大哥攀比,只要我自己认为没有辜负小五子对我的信任这就足够了。我现在持有宜家家居公司百分之十的股份,随着这家公司不断发展壮大,这百分之十的股份会越来越值钱,将来,我们肯定能够开轿车,住别墅的。”

    “百分之十的股份,你就知足了?”蒙安慧含笑问道。

    “知足常乐,我能够得到宜家家居公司百分之十的股份,我挺知足的了。”欧阳洲一脸真挚的说道,“之前,小五子说过,你们五个兄弟姐妹成立一家合资公司,他借钱给你们入股。由这家公司各持有宜家家居、京东电器和太平物流三家公司百分之二十的股份,这明摆着是送好处给你们,我觉得你们不应该接受。”

    蒙安慧海闻言愣了片刻,嘀咕道:“小五子是我看着长大的。他是我亲弟弟,他大方,明着送好处给我们,我拒绝了,这会不会显得太生分了?”

    “亲兄弟明算账。这句话,你不会没有听过吧。”欧阳洲笑着问道。

    “当然听过了。”蒙安慧答道,想了半晌,微笑着摇了摇头,“成立投资公司的事情,咱们以后就别提了,如果小五子忘记了,没有再提此事,咱们就当他没有说过这话……如果以后,他再提出此事。先看看大哥的想法,我们不用急着表态的。说真的,我对自己现在的生活已经很知足了,再努力几年,买辆车,买套比咱们家面积大一倍的房子,那咱们家就提前进入小康生活了。”

    “不管怎么说,小五子对我们的帮助很大,呵呵,就算是亲兄弟对我们的好。我们也不能忘,要记在心里,有机会,将来要报恩。”

    “我对你好吗?”蒙安慧含笑望着丈夫问道。

    “好!”欧阳洲脸上浮现一抹坏笑。“我知道你想让我怎么报恩,我现在就报恩……”

    欧阳洲说着妻子横抱了起来,苦笑道:“老婆,你变重了。”

    “你别瞎说,前几天,我还测量过体重。没变重,反而轻了两斤。”

    蒙安慧说着咯咯笑了起来,打趣道:“你是不是身体发虚啊,要不,我去我妈帮你几幅补肾的药。”

    欧阳洲抱着妻子进了主卧室,直接将妻子扔到了床上,一边脱衣,一边笑道:“老子要让你瞧瞧,老子要不要补肾。”

    蒙安慧冲丈夫抛了一个媚眼,嗔道:“就算不补肾,你也应该多做运动。”

    “快脱衣服,老子要和你做床上运动。”

    蒙安慧笑了笑,也开始脱衣服了。

    没有太多的前戏,很快,夫妻俩真刀真枪地干了起来。

    云收雨歇。

    欧阳洲乐道:“很久没有尽兴了!”

    蒙安慧含笑问道:“是什么原因让你今晚的表现这么好?”

    “我也不知道,就是今晚有些兴奋。”欧阳洲呵呵一笑,右手在妻子的胸前使坏,“你的表现也很好,我喜欢。”

    “你们男人就喜欢在床上像荡/妇的女人。”蒙安慧白了丈夫一眼,脸上丝毫没有不悦的表情。

    “别的男人是怎么想的,我不知道,我本人,做的时候,看到你脸上满足的表情,还有发出……”

    “老公,别说了,儿童不宜的情节,写太多了,会被禁的。”

    “噢,不说了,咱们睡觉吧,嘿嘿,明晚,咱们再打战八百回合。”

    ……

    回到京城的第二天早晨,蒙松海早早起床,逛早市,花了八千元,购买了十多件古玩字画,其中两件被他用慧眼识宝的神通看过,确定是真品。

    在家吃过早餐后,蒙松海拿着自己的身份证及户口本,前往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处办理护照。

    这天上午,毛震阳也到公安局办理护照。

    完成办理护照的相关手续后,蒙松海骑着自行车离开公安局,回家的途中,他遇到了骑着摩托车的刘卫东。

    刘卫东停下车后,微笑着打招呼道:“蒙松海,还认识我吗?”

    “认识。”蒙松海微笑道,“刘卫东刘老板,我怎么会忘记您呢!”

    “最近你忙什么呢?”刘卫东笑道,“我很久没有见到你了,你现在不去潘家园逛地摊了?”

    蒙松海迟疑片刻,说道:“我在瑞丽做翡翠生意。”

    “瑞丽?”刘卫东没有听过这个地名,猜测道,“是在云滇吗?”

    “是的,云滇省的边境小县,和缅甸紧挨着。”

    “生意做得怎么样?”刘卫东随口问道,他觉得蒙松海的翡翠生意不会做得很好大,毕竟做生意需要本钱的,特别是珠宝生意,想要做大,本钱需要很多。

    “还过得去,能够养家活口。”蒙松海谦虚道,“刘老板,你不带安全帽开摩托车,很危险地,我建议你买个头盔。”

    “我有头盔的,刚才我把头盔放在了车上,撒泡尿的功夫,不知道被哪个孙子偷走了,让我见到这孙子,一定要狠狠收拾他一顿。”刘卫东气呼呼的骂道。

    “气大伤身,为这种事情生气,不值当。”蒙松海微笑道。

    “真生气,也没用。头盔被偷了,嘴上骂几句,消消气。”刘卫东笑呵呵道。

    “刘老板,我之前卖给您的紫砂壶,还有被您请走的玉佛摆件,您转让给你别人了吗?”

    “没有!”刘卫东摇头道,含笑打量了蒙松海几眼,问道:“你想买回去?”

    “有这个想法。”蒙松海微笑道,“可以吗?”

    “可以倒是可以,就是价钱。”刘卫东笑呵呵道,“蒙老弟,今年物价闯关,钱不值钱,之前,我花了六千请玉佛,买顾景舟制紫砂壶则花了九百多,加起来近七千块钱。最近几个月,茅台酒的价格暴涨,这事你知道吗?”

    “略有耳闻。”蒙松海微微一笑。

    “如果我当初拿这笔前买茅台酒,现在不知道翻了好几倍了。”刘卫东笑道。

    “您你出个价吧,我接受的了,就买,接受不了,那我就不买,咱们买卖不成仁义在。”

    “既然你这么爽快,我直接说了。如果你出价五万,我可以把这两件东西还给你。”

    刘卫东说着停顿了一下,笑呵呵道:“如果低于这个数,那我是不是考虑出售的。”

    蒙松海想了片刻,摇头道:“这价钱太高了。”

    刘卫东以为蒙松海拿不出五万块钱,笑着转移话题问道:“你最近有买古玩字画嘛。”

    “在瑞丽那边,买了一些,大部分是普通货色。”

    “我最近收了不少好货,下次有机会,我请你去我家长长见识。”刘卫东显摆道。

    “好的。”蒙松海含笑点头。

    二人对视了几眼,刘卫东微笑道:“我还有事,先不和你聊了,下次见面再聊……你还记得我的电话号码吧?”

    “记得。”

    “收到好东西,又想卖,记得给我打电话,我肯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价钱的。”

    “知道了。”

    “再见!”

    刘卫东骑着摩托车离开了,蒙松海望着他离开的背影,苦笑着摇了摇头,心里嘀咕道:“有什么好显摆的,老子现在可是国内最有钱的几个人之一,呵呵,我想这些干什么,他觉得比我有钱,在我面前显摆一下,这也是正常的。”

    蒙松海踩动脚踏板,骑着自行车直接回家了。

    回到家之后,这一天,蒙松海都没有出门了,在家陪着父母,以及在家带孩子的二姐聊天,一天的时间很快过完了。

    翌日,蒙松海依旧早起逛早市,逛了一个多小时,买了二十多件东西,虽然数量比昨天的多,但价钱更便宜了,总共花了三千六百元。

    这天早上,蒙松海没有使用慧眼识宝的神通,本着不浪费的原则,他准备把今天使用两次使用神通的机会用在了放在乾坤戒中的两块全蒙料。

    之前,蒙松海偷偷购买了一些全蒙料和半赌料放在了储物空间中,其中一部分成交价不低,他早就想着以后在没有使用慧眼识宝神通机会的时候,就用神通来看这些高价成交的赌石,若是能够切涨,自然留着自己切,若是会切垮,那他就有两个选择,一是自己切,另外一个选择就是通过郑全贵经营的赌石店卖出去。(未完待续。)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