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9章 二哥订婚
    蒙东耀和郭京凤二人进了院子,见到众人,脸上堆满了笑容,热情地和毛红梅的父母寒暄了起来。

    “爸,妈,这位是我经常和您们提起的好朋友――郑全贵。”蒙松海笑着介绍道,“全贵,这就是我爸妈。”

    “伯父,您好。”郑全贵伸出双手,热情地握了握蒙东耀的手。

    “全贵,小五子经常和我提起你,谢谢你对小五子的帮助。”蒙东耀也热情的和郑全贵握了握手。

    “伯父,您不用这么客气的,小五子对我的帮助更大一些。”郑全贵笑呵呵道,“按照小五子的说法,咱们是自家人,不用这么客气的。”

    “不管怎么说,你们年轻人都应该相互帮助。”蒙东耀微笑道,他见到郑全贵的第一眼,就感觉这人挺实诚的,非常赞同蒙松海和这样的朋友交往。

    和蒙东耀握过手之后,郑全贵又和郭京凤握手:“伯母,您好!”

    “你好。”郭京凤微笑道,“过两天,让小五子带我和他爸爸去你家见见你爸妈。”

    “好的!”郑全贵笑道,“欢迎伯父伯母去我家做客!”

    “大家都饿了,别只顾着聊天了,都进屋吃晚饭吧。”蒙松海微笑道。

    蒙东耀、郭京凤和余寿湖三人进屋之前,在院子里,洗了手,还洗了脸。

    武胜利走到郭京凤身边,微笑着自我介绍道:“伯母,您好,我叫武胜利,陆欣雅是我姐。”

    郭京凤闻言愣了片刻,之前,蒙松海和蒙国强都没有和她说过武胜利这个人。

    见到郭京凤发愣,武胜利补充道:“我妈妈是陆欣雅的干妈。”

    “噢!”郭京凤恍然大悟,哂笑道,“我听你姐说过你,我记得没错。你应该读初中吧,放学暑假来瑞丽玩啊?”

    “伯母,我退学了。”武胜利尴尬地笑了笑。

    “你小子还知道不好意思啊!”蒙松海笑着拍了拍武胜利的肩膀,望着母亲解释道。“妈,是这样的,胜利学习成绩不太好,人挺聪明的,现在在翡翠加工厂学习玉雕。”

    “我已经能够独立加工手镯和一些简单的挂件了。”武胜利洋洋得意道。

    “你是不是很骄傲啊?”蒙松海含笑打趣道。

    “没有了。”武胜利嘻嘻一笑。“伯母,伯父,我们都进屋吃晚饭吧。”

    蒙松海早就知道父母要来瑞丽,为了让父母住得好一些,几天之前,他又租了一套房子。

    蒙松海不打算和父母分开住,他准备让父母住在武胜利和毛震阳二人之前睡的房间,租了房子后,他便让武胜利和毛震阳搬出去住了,余寿湖到了瑞丽后。将和这两个人住一个屋檐下,但不同房间。

    众人都知道蒙东耀和郭京凤夫妇坐了一天的长途客车,肯定很累了。

    吃过晚饭后,没聊几句,郑全贵就提出要回家了,今晚不住在这个屋子的人也都说要走了。

    送走客人,蒙松海关好了院子的大门。

    “爸,妈,您们今晚就早点睡觉。”蒙松海笑呵呵道。

    “也不是很累。”蒙东耀微笑道。

    “您不累,我妈累啊。”蒙松海说道。

    蒙东耀看了妻子几眼。笑着点头道:“那我们就早点睡觉吧。”

    陆欣雅乖巧地说道:“伯父,伯母,虽然现在天气热,但用热水泡泡脚。会舒服一点,我去给你们打盆热水。”

    “欣雅,麻烦你了。”

    郭京凤脸上浮现欣慰的笑容,她心里已经把陆欣雅当成了儿媳妇一样看待,儿媳妇孝敬她,她很高兴。

    “不麻烦。”陆欣雅说着快步进屋去了。

    蒙国强开玩笑道:“红梅。你应该多向欣雅学学,要不然,我妈可就不喜欢你了。”

    “国强,你都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这么不会说话?!”郭京凤不悦地瞪了次子一眼,“欣雅,我喜欢,红梅,我也喜欢……国强,就是你这个儿子,我现在越看越不喜欢了。”

    “妈,我开玩笑啊。”蒙国强苦笑了起来,“您别这么说啊。”

    “不会开玩笑,就少开点玩笑。”蒙东耀微笑着拍了拍蒙国强的肩膀,“有想过,什么时候回京城吗?”

    蒙国强笑呵呵道:“这要看小五子的安排,我现在给他打工,可没有什么自由。”

    蒙松海微笑问道:“爸,您是不是想让二哥和二嫂回京城,举办订婚酒宴啊?”

    “是的。”蒙东耀含笑点头道。

    “我觉得可以在瑞丽先举办一次,毕竟二嫂的爸妈,还有她大哥一家人都在瑞丽,您和我妈也在瑞丽,两家的家长都在,可以举办订婚酒宴了。”蒙松海笑呵呵道,“等回到京城后,再举办一次。”

    “这样也行。”蒙东耀微笑道。

    “不是你一个人说行就行的,还要征求亲家公亲家母的意见。”郭京凤微笑道。

    “你说的没错,明天见到他们,我会和他们好好聊聊的。”蒙东耀爽朗笑道。

    洗漱之后,蒙东耀和郭京凤共同一脸盆热水泡脚,泡完脚之后,他们就回屋睡觉了。

    毛红梅抢着去倒洗脚水,她这么做,并没有和陆欣雅一较高下的意思,她心里很清楚,将来她将来嫁给蒙国强,可以讨蒙国强父母的欢心,但决不能建立在贬低陆欣雅的基础上。

    毛红梅觉得未婚夫蒙国强将来不管给蒙松海打工,还是合作做生意,很多时候,要看蒙松海的脸色,若是她和陆欣雅相处不好,甚至闹出矛盾,那陆欣雅很有可能和蒙松海吹枕头风,让蒙国强不好过。

    陆欣雅可没有毛红梅这么深的心思,她把蒙松海当成自己的男人,同时也把蒙松海的父母当成了父母。

    陆欣雅记事之前,母亲就已经去世了,可以说,她从小未得到母亲的疼爱,父亲也在她的小时候去世了,但她并不缺爱,干妈等亲人对她都很好,以前在她的心中,干妈等人的地位很高,如今,她把蒙松海的父母当成自己的父母,她长大了,她更愿意付出,她愿意像孝敬亲生父母一样孝敬蒙松海的父母。

    两天后,蒙松海带着父母,以及女友去郑全贵家做客。

    过了一个多星期,挑了一个黄道吉日,蒙国强和毛红梅二人的订婚酒宴在家举办,除了客厅摆了两桌外,院子里摆了还摆了八桌,总共十桌。

    为了热闹一些,蒙松海为二哥请了苏灵泰等在瑞丽认识的朋友,远在腾冲的许少春从苏灵泰的口中得知蒙国强要订婚,主动给蒙国强打电话,说不请他,他也要来瑞丽参加蒙国强的订婚宴。

    很多和蒙松海打过交道的翡翠商人得知蒙松海的二哥蒙国强要订婚了,他们也像许少春一样不请自来,来之前,也都打了声招呼,要不然,他们来了,主人也无法提供足够多的座位给他们坐。

    订婚宴和结婚宴不同,订婚宴只吃一餐,幸好如此,要不然在准备不充分的情况下,肯定会怠慢了客人。

    蒙国强订婚,自然有很多宾客向他敬酒,这天晚上,他喝醉了。

    蒙松海也喝了不少酒,但他没有喝醉,喝高兴了。

    晚上九点之后,订婚宴结束,宾客散去,蒙松海关上了院子的大门。

    “爸,妈,时间不早了,今天,您们也累了,别收拾了,回屋睡觉吧。”

    “我不累。”郭京凤微笑道,“你和欣雅都累了,你们先去睡觉,我和你爸等会儿就回屋。”

    “晚安。”蒙松海微笑着道了一句晚安,牵着女友的手,走进了卧室。

    关上房门后,蒙松海张开双臂,抱住了陆欣雅的蛮腰,笑盈盈道:“欣雅,我们什么时候订婚呢?”

    “你急什么啊?!”陆欣雅嗔道,“再过好几年,你才可以结婚。”

    “就算咱们没有订婚,在我眼里,你就是我老婆。”蒙松海含情脉脉地望着陆欣雅,片刻后,嘴角上扬,坏笑道,“老婆,叫声老公听听。”

    “老公……”陆欣雅迟疑了片刻,低声说道,说完后,脸上浮现一抹羞涩。

    “你太迷人了。”蒙松海吻住了陆欣雅的嘴唇。

    热吻一番后,蒙松海笑道:“我知道你累了,今晚就不欺负你了,好好睡一觉。”

    过一会儿,蒙松海搂着陆欣雅的娇躯躺在床上,现在天气热,他们并没有盖被子。

    轻轻抚摸陆欣雅后背细滑的肌肤,蒙松海苦笑了起来:“我不搂你了,我怕自己忍不住……”

    “你怎么这么定力啊?”陆欣雅娇嗔着抛了一个媚眼。

    “谁让你这么迷人啊!”蒙松海乐道,“你想要?”

    陆欣雅迟疑片刻,红着脸说道:“你想要,就说你自己想要,别赖……”

    蒙松海吻住了陆欣雅的嘴唇,打断她的话,他用心动来表示,他有多么想要。

    片刻后,陆欣雅激情似火地回吻着蒙松海,她也用行动来表示自己想要。

    这天晚上,蒙国强和毛红梅二人订婚,可蒙国强喝醉了,根本做不什么事情,幸好他的未婚妻毛红梅也累了,她躺下后,没过一会儿就睡着了,没有听到隔壁房间的折腾声,要不然,这一晚,毛红梅真有可能要失眠了。(未完待续。)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