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1章 活宝武胜利
    翌日上午,毛红梅给远在京城大哥发了一个电报,电文很简单,就是让对方给她打电话。

    毛红梅的家里,只有一个亲大哥,没有其他兄弟姐妹,她的大哥名叫毛博文。

    毛博文有点对不起父母给他取的名字,初中毕业后,就参军入伍了,当了五年的兵,退伍后,进入建筑公司工作。

    这天晚上,毛博文下班后,给毛红梅打了一个电话。

    接电话的人正好是毛红梅,接通电话后,毛博文问道:“红梅,有什么事吗?”

    “大哥,国强的弟弟松海想让你来瑞丽工作。”

    毛博文闻言一愣,他没有想到好事就这么来了。

    去年过年之前,毛红梅和毛震阳往家里汇了多少钱,毛博文是知道的。

    帮蒙松海做事,收入高,在毛博文的眼里,这是一份好差事,他觉得这种好事,蒙松海肯定会先紧着自己人,虽然他的妹妹毛红梅现在是蒙国强的女朋友,就算将来二人结婚了,毛红梅成为了蒙松海的二嫂,他和蒙松海的关系也不会变得多近。

    毛震阳退伍之前,毛红梅就说要带着毛震阳一起去瑞丽,当时,毛博文心里没有太多的想法,也谈不上羡慕,可当他知道蒙松海给这两个人的薪酬,他心里特别羡慕,多次后悔当初自己没有主动辞职去瑞丽给蒙松海打工。

    虽然毛博文心里后悔了,但他并没有和妻子说此事,更没有和毛红梅说过。

    毛红梅没有听到毛博文的声音,问道:“大哥,听到我的话了吗?”

    “听到了。”

    毛红梅笑道:“你和嫂子都辞职,带上海波,一家三口一起来瑞丽。松海说了,刚开始,每个月给你们夫妻俩一千块钱的薪水,包吃包住,干得好了,以后再涨薪水。”

    “好。”毛博文毫不犹豫地应道,“我和你嫂子明天就去辞职。”

    “辞职之前,你先和爸妈说一声,让他们担心,你和嫂子跟着松海做事,不会吃亏的。”

    “知道了。”毛博文微笑道,“红梅,你最近过得还好吧?”

    “挺好的。”毛红梅笑呵呵道,“我没什么事情可做,就待在家里买菜做饭。”

    “我和你嫂子去了瑞丽,做什么事情啊?”

    “松海经常出去选购翡翠毛料,身边需要有人跟着,你来了之后,你在翡翠加工厂做事,震阳跟在松海身边。至于嫂子嘛,也有事情做的,松海在瑞丽盖了一栋房子,底层准备用来经营珠宝店,今年年底珠宝店就会开张,到时候,可以让嫂子在珠宝店工作,珠宝店开张之前,可以在翡翠加工厂帮忙。放心吧,你们来到瑞丽,不会闲着的。”

    “有事做就好。”毛博文微笑道。

    “再和你说件事情,等你们到了春城,去找一家饭馆,地址在……”

    蒙松海觉得武胜利年龄还小,若是无心向学,他愿意让武胜利到他的工厂里学玉雕的手艺,但他不太放心让武胜利一个人乘坐长途客车来瑞丽,所以,他向毛红梅提议,等毛博文抵达春城后,去陆欣春经营的饭馆一趟,带上武胜利后,再来瑞丽。

    毛红梅一五一十地把蒙松海的想法告诉了毛博文,最后问道:“大哥,记住了吗?”

    “记住了。”毛博文微笑道。

    “那没事,就聊到这里吧,你买到火车票,离开京城之前,再给我打个电话,平时有事没事,也可以给我打电话的。”

    毛博文和妻子都在国营企业工作,收入不高,但也是很多人羡慕的对象,他们辞职,并没有遇到阻碍,很快办理了辞职手续。

    一个多星期后,毛博文夫妇俩带着他们唯一的儿子毛海波登上了驶往南国春城的火车。

    陆欣春的弟弟武胜利这个读初二的学生在家长的陪同下,来学校办理退学手续,遇到了一些阻碍,毕竟国家实施九年义务教育,但是,学校的领导和老师想出了变通的办法,那就是保留武胜利的学籍,武胜利可以不来学校上课,等明年夏天,来到学校,补交三个学期的学费,就可以领取初中毕业证。

    毛博文一家三口抵达春城,找到了陆欣春经营的饭店,得到了陆欣春热情的招待。

    翌日早晨,毛博文一家三口和武胜利一起登上了开往瑞丽的长途客车,等他们抵达瑞丽时,蒙国强开着郑全贵的轿车来到客运站迎接他们。

    见面寒暄了几句,蒙国强笑着和武胜利说道:“你就是武胜利啊,长得挺帅的嘛!”

    “一般般了。”武胜利笑呵呵道,“你是松海大哥的二哥吧,我可以叫你二哥吗?”

    “你小子挺会自来熟的。”蒙国强笑了笑,“你叫我二哥,那叫松海什么啊?”

    “叫他三哥啊!”

    “我是不是要叫你四弟啊?”

    “二哥想怎么称呼小弟都成。”武胜利笑道。

    “爸爸,我饿。”抱在毛博文怀里的毛海波嘟着嘴巴说道。

    “海波,你饿了,叔叔带你去吃好吃的。”蒙国强笑着揉了揉毛海波的脑袋。

    五个人坐上车,蒙国强开动了汽车。

    “二哥,这车是我姐夫买的啊?”坐在副驾驶座上的武胜利笑着问道。

    蒙国强瞥了武胜利一眼,微笑道:“刚才不是说叫三哥嘛,怎么一会儿的工夫,就改口了啊?”

    “我早就叫他姐夫了,他喜欢我喊他姐夫。”

    “这车不是你姐夫买的,是借来的。”蒙国强呵呵一笑,“胜利,我看你脑袋瓜子挺机灵的,好好学,学会了玉雕技艺,以后自己当老板。”

    “二哥,我肯定会好好学些的!”武胜利拍着胸脯保准道,“对了,二哥,我姐夫的翡翠加工厂里的玉雕师傅,一个月能赚多少钱啊?如果赚的少,那我还是不学玉雕了。”

    “等你见了你姐夫,你自己问他吧。”蒙国强苦笑了起来,心中暗道,“还真是一个活宝。”

    之前,蒙松海和蒙国强说过,武胜利的思维很跳跃,就像一个活宝。

    没聊几句,蒙国强开车到了家门口,停下车后,他舒了一口气,刚才武胜利叽叽喳喳在他耳边说了不少话。

    “到了。”

    “这么快啊,我还想多做会儿车呢!”武胜利嘀咕道。

    “刚才谁说肚子饿了,让我快快点的?”蒙国强瞪了武胜利一眼。

    “是海波饿了。”武胜利讪讪笑着辩解了一句,推开了出门,跳下了车。

    蒙国强下车之前,按了一下汽车鸣笛声。

    蒙松海、陆欣雅和毛红梅三人听到声音,都走了出来。

    这天晚上,郑全贵没有过来凑热闹,留在自己家吃晚饭。

    见面寒暄了几句,蒙松海就请众人进屋吃晚饭了。

    吃过晚饭后,蒙国强和毛红梅二人带着毛博文一家三口去了附近的一处民宅,几天之前,蒙国强租下了这处住所,未来一段时间,毛博文一家人会住在这里。

    武胜利没有跟着一起出去,他将和毛震阳住在同一间卧室,同房不同床。

    之后几天,毛震阳见识到武胜利这个活宝的厉害,每晚睡觉之前,武胜利会和他说很多话,每次都是他提出闭嘴闭眼睡觉,可每次结束交谈,没过一会儿,武胜利就睡着了,睡着后会发出打呼声,严重影响他的睡眠。

    当毛震阳快受不了武胜利,准备提出换个地方住的时候,蒙松海说要离开瑞丽,让他陪着,这才让他脱离苦海。

    蒙松海这次不是腾冲,他准备去一趟魔都,这次只有毛震阳一个人陪着,陆欣雅会继续留在瑞丽。

    ========

    猜猜去魔都干什么……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