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3章 擦涨切垮(补更)
    赌石这行有喜有悲,虽说十赌九输,但蒙松海觉得喜更多一些,毕竟很多人靠赌石发家了。

    吃过午饭,许少春带着三位客人来到自己的店里,闲聊了一会儿,听到了隔壁解石店传来的切割赌石的声音。

    许少春建议道:“有人解赌石,松海,你不是要买翡翠明料嘛,我们过去看看吧?”

    蒙松海微笑道:“等会儿吧,刚开始切,还要过好一阵才切开。”

    许少春点头道:“那我让伙计过去说一声,等赌石切开了,就有人来通知我们了。”

    许少春的赌石店里有不少伙计,其中两个伙计是他花钱请的,其他几个伙计则是其他翡翠商人派到他店里帮忙的,毕竟许少春的店里有一些其他翡翠商人寄售的赌石,有些赌石价值不菲,在对许少春的信任度不太高的情况下,他们觉得花点小钱派几个伙计在这里看着赌石,这更保险一些。

    过了半个多小时,许少春、蒙松海、陆欣雅和郑全贵四人一起来到了隔壁解石店。

    过了一会儿,一块两百多斤的赌石切开了。

    解石的师傅拿起一把木榔头,敲了敲切口附近的皮壳。

    “梆梆!”

    敲了几下,赌石一分为二,在场的每个人看到了这块赌石切口的表现。

    有几个人脸色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他们就是这块赌石的主人,每人都持有一些股份的人。

    “哇,垮了!”有人惊呼道。

    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皱起了眉头,感觉心绞痛,弯下腰,用手按住了自己的心脏。

    许少春认识这个人,见到他身体不舒服,关系问道:“张老板,你没事吧?”

    “死不了。”姓张的男子黑着脸望着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温强,老子让你害死了。”

    脸色本来不好的温强听到了张姓男子的话,顿时火冒三丈了,吼道:“老张,你别满嘴喷粪,切不切,是大家一起决定的,少数服从多数……”

    “好了,别说了,愿赌服输!”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沉声道,“如果你们看谁不顺眼,以后不再合作,甚至不来往,都随你们。说一些马后炮的话,没用。”

    “这块赌石,太妖了。”郑全贵盯着切开的赌石看了一会儿,低声对站在身旁的蒙松海说道。

    蒙松海点点头,并没有转头看郑全贵,继续盯着地上的翡翠毛料看。

    这块毛石切开之前,擦出了一个窗口,擦窗口的位置选的很妙,擦出了种老色辣的翡翠,如果这是一块满绿的翡翠毛料,那这块毛料价值超过一百万。

    可惜,这块半赌料切开后,窗口见到的绿色根本没有渗进去,薄薄的一层,里面的肉质粗糙,绺裂裂特别多,几乎切不出没没绺的手镯。

    “神仙难断寸玉。”蒙松海心中暗道,“如果这块赌石擦出窗口后,卖给这几个买家了,那他们可真吃大亏了,窗口表现这么好,而里面,别墅色没有渗进,里面的翡翠种水好一点,还能回点成本,可转头料……幸好我拥有‘慧眼识宝’的神通。”

    “我们回去吧。”许少春拍了拍蒙松海和郑全贵的肩膀。

    蒙松海点点头,伸手牵住陆欣雅的手,跟着许少春和郑全贵一起,走出了解石店。

    回到隔壁少春赌石店,郑全贵开口问道:“少春,知道刚才那块赌石多少钱成交的吗?”

    “不知道,看窗口的表现,应该不便宜。”许少春苦笑道,“最近一段,我看了不少人解赌石,说十赌九输夸张了一点,十块石头,有两块切开,算不错了。”

    郑全贵笑呵呵道:“你说的是别人,小五子不算在内,他买十块赌石,八块能赚钱。”

    “哪有你说的这么夸张。”蒙松海翻白眼道,“我连着切垮七八块赌石的时候,你没见过。”

    “真的?”郑全贵惊讶道。

    “你这什么表情啊?”蒙松海苦笑了起来,摇头道,“你真以为我是神啊?”

    “你在我眼里,你赌石的眼力,比神仙还厉害。”郑全贵笑呵呵道。

    “又来了。”蒙松海无奈道。

    陆欣雅嘻嘻笑道:“我可以作证,松海买的赌石,经常切垮的,切垮的数量决定比切涨的数量多,现在,翡翠加工厂的主要利润来自他购买的明料。”

    “听到了没有,欣雅可以为我作证。”蒙松海微笑道。

    “我不太相信。”郑全贵笑道,“我可记得你买过几块全蒙料,切开后,明料能赚上百万,一块涨抵几百块垮的。”

    “不说了,再说下去就没有意思了。”蒙松海喝了口茶,含笑打量了郑全贵几眼,“我已经在少春这里买了一块赌石了,你也去挑几块吧,多多招呼少春的生意。”

    “我这就去挑赌石,你可别和我抢啊。”郑全贵开玩笑道,放下茶杯,站了起来,就去货架上挑选赌石了。

    过了十多分钟,郑全贵抱着一块十多斤重的全蒙料,来到蒙松海等人身边坐下。

    “少春,这块卖多少?”

    “这……”许少春盯着郑全贵手中的赌石看了几眼,微笑道,“三千块钱。”

    “不贵啊!”郑全贵笑了笑,“卖三千,你有得赚吗?”

    “不瞒你说,成本两千八,卖三千,我能赚两百。”

    “哪有你这么做生意的啊?”郑全贵含笑打量着许少春。

    “我这赌石店刚开张,不管赚不赚钱,都要多做几笔生意。”许少春微笑道,“这块赌石挺不错的,算给我一个面子,买了吧!”

    “就算不给你面子,我也买了。我感觉这块赌石不错,能切涨。”郑全贵说着将手中的赌石递给蒙松海,“小五子,帮我看看吧?”

    “你都已经决定要买了,我看不看,还有用吗?”

    “也是啊,不想帮我看,算了。”郑全贵笑呵呵道,将手中的赌石放在桌子上,盯着赌石看了几眼,望着许少春问道,“要不要拿到隔壁解石店解开?”

    “这你自己拿主意。”许少春微笑道,“去隔壁解开,可是要付钱的,运回瑞丽,放在松海的翡翠加工厂解开,松海不收你的钱吧?”

    “对啊!”郑全贵恍然大悟地笑了笑,“就算在腾冲解开,我还得运回瑞丽出售,为了省点钱,就不解了。”

    “其他的赌石,看不上?”徐少春问道。

    “我先喝几口茶。”郑全贵喝了茶,站了起来,“小五子,你也别闲着了,我们一起去挑选赌石吧?”

    “好!”蒙松海微笑着点点头。

    ======

    求收藏,求推荐!!!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