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五章 高价租房
    蒙国毅和姜伟国二人都是性格开朗,豪爽洒脱的人,他们和初次见面的郑全贵、程鹿鸣、宋文成和苏灵泰四人一起吃饭,一点也没有拘着,边喝边吃边聊。

    觥筹交错间,众人成为了朋友。

    大家都没有多喝,每个人喝了两瓶啤酒。

    吃过晚饭后,因不同路,程鹿鸣独自一人回家了,而郑全贵、宋文成和苏灵泰三人都不准备回家,他们将继续陪蒙松海等人住在旅店里。

    早在今天早上,蒙松海就在自己住的旅店定了一间双床房,提供给大哥和二姐夫居住。

    这天晚上,郑全贵将独自一个人睡一间房间。

    进了旅店,回自己住的客房之前,蒙松海先把蒙国毅和姜伟国送进安排他们住的客房,蒙国强也跟着进来了,郑全贵三人没有凑热闹,他们知道这四个人有很多话要聊。

    进客房,蒙松海关好房门,嘿嘿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啊?”姜伟国含笑问道。

    “我今天下午买了两块不错的赌石,还未切开,我估计里面有不错的翡翠。”蒙松海低声说道。

    “花了多少钱?”姜伟国好奇问道。

    “十二万。”

    “赌石放在那里?”蒙国毅问道。

    “放在程鹿鸣的家。”

    “小五子,你觉得那两块赌石值多少钱?”蒙国强问道。

    “切开之前,就值我买入的成本。”蒙松海顿了顿,微笑道,“不过,话说回来,就算有人出价六十万,我也舍不得卖。”

    “六十万……你真够信任程鹿鸣的。”蒙国毅微笑道。

    “不信任他,也没有太多办法。”蒙松海淡淡一笑,“我要租房的事情,你们都知道了。我估计明天过去,多给一两百块钱的搬家费,明天晚上之前,我们就可以搬到那里住。”

    “哈!”姜伟国打了一个哈欠,他困了。

    “你们昨晚肯定睡得不够,今晚就早点睡吧。”蒙松海微笑道。

    “去哪里洗漱啊?”姜伟国问道。

    “我带你们过去。”蒙国强说道。

    安顿好蒙国毅和姜伟国二人,蒙松海和蒙国强洗洗睡下了。

    次日早上,蒙松海、蒙国强、蒙国毅、姜伟国、郑全贵、宋文成和苏灵泰七个人一起在旅店附近的一家小饭馆吃早餐。

    吃过早餐,七人一同前往张立本的家中,蒙松海准备租张立本家的房子。

    一行人来到张立本家时,张家人刚吃好早餐。

    张立本和幼子住在一起,这个儿子已经结婚了,还有一个上小学的孙女,这个孙女和程鹿鸣的儿子程星是同班同学。

    寒暄了几句,蒙松海问道:“张叔,考虑的怎么样了?”

    张立本说道:“我们睡的床留给你们,你们多加点租金。”

    蒙松海淡淡说道:“张叔,一千一个月的租金,足够高了,瑞丽县说下也不小,我拿这些租金租套更好的房子并不是难事,要不是程大哥说,他和你们家是朋友,我也不会开这么高的价钱。如果真的不行,那就算了,打扰了。”

    张立本看了儿子一眼,见到儿子点头了,呵呵笑道:“我没有不说租给你。床留给你们,还给你们留些家具给你们用,明天,你们就可以搬过来住。”

    “别拖到明天了,行的话,今天天黑之前,我搬进来住,如果不行,那我就找其他地方住。”

    “好吧,今天天黑之前,你搬进来住。”

    昨天,张立本已经和家人商量好了,张立本夫妇搬到长子家住一段时间,而张立本的幼子带着妻子女儿,去岳父岳母家住一段时间。

    “既然谈好了,那就签合同吧。”张立本的幼子张良春说道。

    “良春,你急什么啊,有我作保,你还怕收不到租金吗?”苏灵泰插话道,“等搬完家,在签合同也不迟,签完合同,马上付两个月的租金给你们。你们动作快一点,别磨蹭到天黑,最好下午两三天就能够搬进来。”

    “争取吧。”张良春笑呵呵道,“我今天请了假了,要不然,一天还真搬不完。”

    蒙松海没兴趣看着张立本一家人收拾行李,谈妥之后,他便离开了,准备去选购赌石,他可不想浪费每天使用两次“慧眼识宝”的机会。

    今天,宋文成继续去公安局上班,而苏灵泰则主动提出请假一天,陪着蒙松海等人。

    程鹿鸣还会继续请假一天,这天上午,他会待在家里,毕竟他家里放着价值不菲的翡翠原石,家里没人,不安全,以防万一,他选择待在家里守护这些翡翠原石。

    逛了一个上午,蒙松海只买了一块赌石,但使用了两次“慧眼识宝”的机会,一次“浪费”了,用在了一块会切垮的赌石上,明知赚不到钱,他自然不会买了,另外一次则用在能够大涨的赌石上,花费三万元,他觉得切开后,现在就能够卖二十多万元,若是现在加工成翡翠首饰,他用乾坤戒携带,弄到香港,批发卖掉,卖六十万元,并不是难事。

    本来,蒙松海打算多买几块赌石的,虽然没有用“慧眼识宝”看过,但他用自己的双眼仔细看过,觉得赌涨的概率很大,但考虑到搬运赌石有些不方便,他选择等租下房子后,再过来购买。

    吃午饭之前,蒙松海一行人来到程鹿鸣家,昨晚吃晚饭时,他们和程鹿鸣越好,来程鹿鸣家吃午饭,程鹿鸣亲自下厨,做过桥米线。

    品尝了程鹿鸣做的过桥米线,蒙松海大赞味道好吃。

    “松海,你喜欢吃,就多吃点,锅里还有呢!”程鹿鸣乐呵呵道。

    “这么一大碗,足够了。”蒙松海微笑道,“好东西,也不能多吃……”

    吃过午饭后,众人继续留在程鹿鸣家,聊了好一阵,下午两点左右,他们出门了。

    程鹿鸣找邻居,借了一辆三轮自行车,把蒙松海寄放在他家,以及郑全贵寄放在他家的翡翠毛料都运到了张立本家。

    本来,程鹿鸣有意把自己花了五百元买来,切涨的赌石送给蒙松海的,但蒙松海婉拒了,他给出的理由,程鹿鸣不懂赌石,以后尽量少碰赌石,这次自己买赌石,赌涨了,就留着作纪念。

    除了搬运翡翠毛料,程鹿鸣海拿出家里多余的棉被,赠送给蒙松海等人使用。

    ==============

    感谢书友“西域清雅”的打赏,多次打赏,可以增加打赏总数,数据上要看看一些,谢谢了!

    下个星期的推荐很水,估计收藏增长速度会更慢。

    求推荐票,求收藏……感觉就算求了,效果不会太好,不想收藏的,不想给推荐票的,就算求了,也没有用,但习惯了,还是求一下,叩谢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