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三章 买货车跑运输
    蒙松还望着姜伟国,微笑问道:“二姐夫,吃早餐时,您说想下海,您想做点什么生意?”

    “你觉得我做什么生意好呢?”

    “这……”蒙松海沉吟了起来,“你怕吃苦吗?”

    “只要能赚钱,吃点苦,不怕。”

    “你和大哥都会开大车,我觉得买辆货车,跑长途运输肯定赚钱。”

    姜伟国和蒙国毅对视了一眼,姜伟国微笑道:“大哥,您怎么看?”

    “我觉得挺不错的,我在京钢开货车好几年了,有点门路,真买了货车,赚钱很容易的。”

    “一年能赚多少呢?”姜伟国问道。

    “这不好说啊,运气好的话,用不了一年的时间,买货车的本钱能够赚回来。”蒙国毅答道,转而望着蒙松海说,“小五子,大货车可不便宜,买辆车,你卖钻石的钱,剩不了多少了。”

    “给我留三五万,我不嫌多,只留一两万,我也不嫌少。”

    蒙松海呵呵一笑,片刻后,收敛起笑容,正色道:“亲兄弟,也要明算账。买货车的钱,算我借给你们的,不要利息,你们分期还款,分二十个月还清,每个月还百分之五。买车之后,过一个月,开始还第一笔钱,你们看怎么样?”

    “我没问题。”蒙国毅乐道,“伟国,我们二一添作五,一起干吧!”

    “好啊!”姜伟国笑了笑,“那就这么定了?”

    “就这么定了。”蒙松海笑道,“如果你们开货车赚钱快,我还是希望你们能给提早还款的,买车的钱,还完了,你们还留下车,以后赚到的钱,可都是你们自己的了。”

    “赚钱了,肯定先还给你,这你放心。”姜伟国笑呵呵道,“大哥,开车吧,我们回去,爸还在家等着小五子的好消息呢!”

    “好嘞,我开车了。”

    有门路,加上有充足的外汇券,用了一个多星期时间,蒙国毅和姜伟国二人花了二十二万元外汇券买了一辆载重量10吨的货车,这辆车是以蒙国毅的名义买的,车主的是蒙国毅的名字,但事实上,蒙国毅和姜伟国二人共同拥有这辆车的所有权,一人一半。

    购买货车之前,蒙松海就花不少钱购买古玩字画,总共花了近两万元。

    蒙国毅和姜伟国二人刚开始跑运输,计划与国营企业合作,虽然比给私人运货收入低,但胜在稳定。

    自从蒙松海卖了黄色钻石之后,他的父母也不再劝他去复读了,为了让父母安心,蒙松海先拿出一些钱给父母。

    卡车开回家的当天晚上,蒙东耀家特别热闹,五个子女都在家,长子的媳妇,长孙,两个女婿和外孙,都来了。

    快吃完饭的时候,蒙松海回自己卧室一趟,拿出了四万元现金,其中三万元给父亲,另外一万元是借给大姐夫的。

    “爸,这些钱给您的,收好了。”

    “你是想拿钱塞住我的嘴巴,不让我管你怎么花钱吧?”蒙东耀笑着打趣道。

    “爸,您别这么说,我这是孝敬您和我妈。”蒙松海将钱放在茶几上,又把另外一万元递给大姐夫欧阳洲,“大姐夫,一万块钱,您数数。”

    “这太多了,开个饭馆,不需要这么多钱的。”

    “让您收着,您就收着,我和大姐说了,这个饭馆要有自己的特色,24小时经营,需要请不少员工,刚开始一段时间,肯定会亏本经营,等名气打响了,生意会越来越好。”

    “谢谢了。”欧阳洲接过了一叠钱,“不用数了,我还能信不过你啊。”

    “还是数一下吧。亲兄弟,明算账,如果我无心少数了几张,事后,您知道了,心里肯定不舒服。”

    “那我数数。”欧阳洲笑呵呵道。

    三天之前,原本在供销社工作的大姐蒙安慧辞职了,并在蒙松海的建议下,在簋街找了一件面积不小的铺面,准备开餐馆。

    欧阳洲数了一遍,确定无误,笑着点头道:“没错。小五子,谢谢你了!”

    “大姐夫,您客气了。凭借大姐的厨艺,等餐馆开张三个月后,每个月赚两千块钱,不是什么难事。”

    “希望能够多赚钱,要不然,借你的钱,都还不上了。”

    “亏本了,算我的,可是我怂恿的大姐辞职的。”

    这时候,大姐从厨房走了出来,听到了蒙松海说的话,笑呵呵道:“小五子,你大姐我开餐馆,到底能不能赚钱啊?”

    “能!肯定能!”

    “既然能,那你还说什么亏本了,算你的,这有意思吗?”大姐含笑打趣道。

    “没特别的意思。”蒙松海笑呵呵道,“大姐,您这么能说会道,等您的餐馆开张后,肯定日进斗金!”

    “谢你吉言了,等会儿,我和你大姐夫要好好敬你几杯。”

    “小五子,我也要敬你几杯。”二姐夫姜伟国凑热闹道。

    “别敬酒了,我就喝一瓶啤酒。二姐夫,您和大哥以后经常开货车,最好把酒戒掉,可能你觉得喝一两瓶啤酒后开车,没什么关系,事实上,关系很大,喝酒很容易误事的。”

    “放心吧,有大哥这个老司机在,我不会乱来的。”姜伟国笑道。

    人太多了,一张餐桌坐不下所有人,蒙东海的两个女儿和两个儿媳妇都站着吃,一点也不违和,反而热热闹闹的,更有家的气氛。

    ……

    九月初的一个早晨,六点钟左右,蒙国强和蒙松海兄弟俩在家吃过早餐后,每人带着一套换洗的衣裤,以及水壶和几个塑料编织袋,一人骑着一辆自行车出远门了,他们此行的目的地是房山区霞云岭乡堂上村。

    骑了一个多小时,蒙松海嚷嚷着口渴了,停下休息一会儿。

    蒙松海拧了刹车,停下车后,微笑问道:“这么一会儿,就累啊?”

    “什么一会儿,一个多小时了。”

    蒙松海解下挂在自行车上的水壶,喝了一口,说道:“一百多公里路呢,我们不抓紧点,天黑之前,都赶不到堂上村。”

    蒙国强喝了几口水,问道:“小五子,你说的那个,不能吃的文玩核桃,买过来,真能赚钱啊?”

    “买过来不能赚钱,卖了才能赚钱。”

    “你这不是废话嘛!”

    “呵呵!”蒙松海笑了笑,“你别羡慕大哥和二姐夫,他们开货车跑运输,也挺行苦的。”

    “再辛苦,也没有我们骑一天的自行车辛苦。”

    “要不,你回去吧,我一个人去堂上村,也行的。”

    听了蒙松海的话,蒙国强并未生气,含笑打量了他几眼,问道:“你是不是觉得在抗日战争时期,我这种人会当叛徒?”

    “你会吗?”

    “不会。”蒙国强嘿嘿一笑,“我不会像电影里演的烈士那样,宁死不屈,我被敌人逮捕之后,会表现出合作的态度,提供一些假情报,骗吃骗喝,等敌人发现我提供的情报是假的,就算杀了我,我也可以做个饱死鬼。”

    “你也太想当然了,把你关在地牢里,抽你几天的鞭子,把你折腾成鬼的样子,看你还怎么嘴硬。”

    “小五子,如果你参加革命,被捕了,遭到刑讯逼供,你会当烈士,还是当叛徒?”

    “我还真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那你现在想想吧。”

    “别闲扯了,我可不想明天才赶到堂上村。”

    -----------------

    求收藏,求推荐票……谢谢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