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 来自苏富比的买家
    “exus-(打扰一下),”蒙松海微笑着用英语打招呼道,“两位先生,你们好,你们喜欢钻石吗?”

    (本人的英语水平很差劲,就不浪费时间搞翻译了,直接用中文替代……包涵,包涵!)

    两位白种男人停下脚步,略带好奇地打量了蒙松海几眼。

    个子稍高点的男子微微一笑,开口说了一句英文,问道:“你手里有钻石?”

    “是的!”蒙松海脸上挂着自信满满的表情,“我手里有一颗五点六克拉的黄色钻石,祖母绿切割,切割很完美,净度很高,颜色很漂亮。”

    “彩色钻石?!”个子稍矮的男子脸上浮现惊讶的表情,“你确定是黄色钻石,重量五点六克拉?”

    “是的!”蒙松海微笑道,“两位先生,你们有兴趣吗?”

    “如果真是黄色钻石,我很感兴趣。”个子稍矮的男子说了一句中文,虽然有些拗口,但蒙松海听懂了。

    “先生,您会说中文啊?”蒙松海略带好奇问道,他也开始说中文了。

    “会说一点。能把你的钻石给我看一下吗?”这位男子依旧说中文。

    “可以。”蒙松海说道,“但不能放在您们的手里。”

    “没问题!”

    蒙松海将手放进口袋里,从乾坤戒中取出钻戒,用右手的拇指和手指捏着,摆了出来,展示给两个老外观看。

    等对方看了几眼后,蒙松海说道:“我准备多找一些感兴趣的买家,过几天,举办一场竞拍会,最后,卖给出价最高的人。”

    个子稍高的白种男人呵呵一笑,指了指身旁的同伴,说了一句中文,介绍道:“这位施密特先生是香港苏富比拍卖公司的副经理,如果你这枚戒指上镶嵌的宝石,他会出一个让你满意的价格,你根本不需要去找其他的买家。”

    “真的?”蒙松海惊喜道。

    “是的。”施密特先生含笑点头道,“先生,我挺好奇的,你怎么知道这是钻石?”

    “因为这是我的家传之宝。”

    “既然是家传之宝,为何不是你家人没有和你在一起?”施密特先生又问了一句。

    “我的父母很信任我。”

    “这枚钻石上镶嵌的宝石很漂亮,可能是黄色钻石,但我不能肯定,就算放在我的手中,没有工具辅助,我也不能准确的判断是不是黄色钻石。”施密特先生说道。

    “我肯定这是黄色钻石。先生,您觉得这么大,这枚漂亮的黄色钻石,值多少钱?”

    “你想卖多少钱?”施密特先生反问道。

    “越多越好。如果价钱太低了,我不会出售的。”蒙松海笑道,将钻戒递给对方,“先生,您还是拿在手里看一下吧,您帮我估计一下,如果是黄色钻石,您愿意出多少价钱收购。”

    “好的。”施密特先生接过钻石,从兜里掏出一个高倍放大镜,将钻石放在放大镜下,看了几眼,呵呵笑道,“先生,恭喜你,这枚宝石很像彩色钻石,如果是真的,那它很值钱。”

    蒙松海微微一笑,没有接话茬,摊开手,说道:“施密特先生,请您把钻戒还给我。”

    “好的。”施密特先生可没有非法占为己有的想法,将钻戒还给了对方。

    蒙松海收回钻戒,问道:“施密特先生,您说个价,如果价钱合适,我就卖给您们了。”

    “呃……”施密特先生沉吟了起来,他基本上确定这枚宝石就是黄色钻石,他很想以较低的价格买下,但他意识到眼前这位年轻的额男子并不是什么都不懂的乡巴佬,刚才对方一口流利的英语,就让他高看几眼。

    施密特先生想了片刻,说道:“如果是真的,有五点六克拉,那这枚彩色钻石,我愿意以三十至四十万元人民币的价格收购,不是给人民币现金,而是外汇券,据我了解,在你们国家,外汇券的购买力比同等金额的人民币更大一些。”

    “您真是一个中国通。”蒙松海微笑道,“我很满意您出的价钱。您想怎么鉴定这枚钻石?”

    “这需要时间,我打个电话到香港,从香港请一位专业人士过来,让他带些专业的仪器来燕京,经过检测后,确定是黄色钻石,我们会根据这颗钻石的表现,给你一个满意的价钱。”

    “这样最好了。”

    施密特先生从手提包里取出一张纸条,说道:“我住在燕京饭店,这上面有我的房间号,以及联系电话。七天之后,你来饭店找我,到时候,就能够确定这颗宝石的真伪。你可以把你的联系方式给我吗?”

    “当然可以!”

    蒙松海从兜里取出一张早就准备好的纸条,递给对方。

    施密特先生接过纸条,看了看上面写的字,微笑赞道:“先生,你写的字很漂亮。”

    “谢谢!”蒙松海没有谦虚,先道了一句谢,之后,好奇问道:“我写的简体汉字,您认识?”

    “认识。呵呵,您不是说了,我是中国通。”

    “那……七天后,我们再见,七天后的上午,我去酒店找您。”

    “好的。我希望您能够如期赴约……不见不散,这个词可要用到这里吧?”

    “可以,用的很妙。”蒙松海笑呵呵道,“两位先生,那我就不打扰您们了,再见,七天后再见。”

    “拜拜!”

    蒙松海道别之后,直接转身离开了。

    望着蒙松海里去的背影,施密特先生的同伴微笑道:“施密特,对你而言,检测一枚钻石的真伪,并不是一件难事。我想你刚才已经确认那颗宝石是不是钻石了吧?”

    “是的,那是一颗罕见的黄色钻石,至于重量,那个人说出准确的数字,五点六克拉,我想不会有错的。”

    “那你为何刚才不买下它,你不怕夜长梦多吗?”

    “不怕,我相信没有人会比我出更高的价钱。我买那颗黄色钻石,主要为了苏富比征得拍品,自己顺便赚点小钱,其他的买家,肯定想借此大赚一笔,出价不会太高的。”

    “希望幸运女神保佑你。”

    此时此刻,骑着自行车在马路上飞驰的蒙松海也想到了幸运女神,他觉得自己是世界上运气值最高的人,幸运女神专情于他一个人,要不然,就算他十世重生了,运气也不可能一直这么好。

    蒙松海直接回家了,到家后,见到父亲在家,笑着将刚才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

    “那个洋人真的说,能卖三四十万?”蒙东耀开心问道。

    “是的,他是这么说的。”蒙松海呵呵一笑,“我估计他就是这么一说,把价格说高一点,避免我再去找其他买家。”

    “那你是怎么想的?”

    “回来的路上,我想过了,暂时不找其他的买家了,等会儿,我出去给刘卫东打个电话,让他先别找买家,如果我刚才碰到的那个洋鬼子愿意出价……二十五万以上,黄钻就卖给他了。”

    “二十五万,哎……”蒙东耀笑着叹了口气,“小五子,你说,咱们家是不是祖上积德,祖坟冒青烟?”

    “有这个可能。”蒙松海笑了笑,“等卖掉黄钻,咱们一家人,叫上大姐夫和二姐夫,大伙一起去给爷爷奶奶上坟。”

    “好!”

    蒙松海的爷爷奶奶都是六十年代初期去世的,当时,他还没有出生,他小时候,每年都会和家人一起去给爷爷奶奶上坟,至于他父亲的爷爷,也就是他的曾祖,葬在何处,他就不知道了,从未听父亲提起过。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