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父亲的藏品
    权衡之后,蒙松海决定和父亲说戒指的事情,如果戒指上镶嵌的宝石真的是黄色钻石,那他不会考虑长期收藏,而是尽快将其卖掉,他不打算向家人隐瞒黄色钻石之事;如果不是黄色钻石,就当开了一个玩笑,说出来也无妨。

    蒙松海想清楚后,小心的将手里拿着的天字罐放下,从兜里掏出一枚镶嵌宝石的金戒指,介绍道:“我还买了这枚戒指,感觉这上面镶嵌的宝石是黄色钻石。”

    “钻石?”蒙松耀一脸好奇地望着幼子,“钻石很值钱的。”

    “是啊,钻石很值钱的!”蒙松海嘿嘿笑了起来,“就是感觉,还不能百分之一百确定是钻石。明天带过去,给那个刘老板看一下,问他认不认港台的珠宝商人,如果鉴定是真的,我打算卖掉。”

    “如果是真的,能卖多少呢?”

    “这不好说啊,我估计能卖十万以上。”蒙松海说了一个保守的数字。

    “这么贵啊?!”蒙东耀淡淡地嘀咕了一声,今天蒙松海给他的刺激实在太多了,他对金钱的免疫力大大提升了。

    “这不算贵。”蒙松海哂笑道,“拿到国外,至少能卖两三倍的价。”

    蒙东耀凝视蒙松海片刻,轻叹道:“你这赚钱也太容易了。”

    “现在还不能确定是不是钻石,有可能就是一块普通的蓝宝石。”

    蒙东耀不解道:“这不是黄色的么,怎么成蓝宝石了?”

    蒙松海微笑着解释道:“蓝宝石并不是指蓝色的宝石,是指一类宝石,有很多种颜色。”

    “不懂。”蒙东耀摇摇头,“你说这个天字罐,你不舍得卖,如果这宝石是钻石,那你怎么舍得卖啊?”

    “古董和宝石不同,这种明成化的天字罐存世量很少,如果我现在卖掉了,如果买家不是国内的博物馆,很可能会流失海外,将来想要买回来,就很困难了。若是私人收藏,还好说,可以加价收购回来,可进了博物馆,那就能拿买回来了。”

    蒙松海盯着天子罐看了几眼,越看越喜欢,微微一笑,继续说道,“而钻石,就算是彩色钻石,虽然存世量少,但买卖很活跃,只要出价比市场价高一些,就可以买到比这颗更大更漂亮的彩色钻石。存世量少的古玩,就算知道哪位藏家手里收藏,藏家不准备卖的情况下,想要从这个人手里收购,那需要花费很多钱。稀少的好东西,大家都习惯,就算有人拿出来出售,在竞争对手多的情况下,成交价会很高。”

    “听明白了一些。”蒙东耀含笑打量了幼子几眼,“小五子,我有点闹不明白了,你是怎么知道这些事情的?”

    “听别人说的,还有自己瞎琢磨的。”蒙松海笑了笑,转移话题道,“爸,时间不早了,我肚子有点饿了,您今天就早点做午饭吧。”

    “好,我马上去烧饭。”

    蒙东耀进厨房做午饭时,蒙松海进了自己的卧室,暗自嘀咕道:“买天字罐的事情,本应该保密的,这样可以把天字罐长期存放在乾坤戒之中,根本不用担心遭贼偷……等会儿,吃午饭时,再和爸说一声,让他保密。以后买入打算长期收藏的宝贝,不告诉家人,放在乾坤戒中……”

    吃过午饭后,蒙松海没有出门,天气实在太热了,他躲在家里睡午觉,一觉醒来,已经三点半了。

    蒙松海起床后,见父亲不在家,洗漱一番后,喝了几口水,直接出门。

    出门之前,蒙松海把放在卧室的天字罐和镶嵌了黄色宝石的金戒指都放进了乾坤戒之中。

    这天下午,蒙松海运气不太好,逛了近两个小时,才买了三件古玩,一方老端砚,一枚和田玉扳指,一只王大凡粉彩人物纹笔筒,买老端砚时,摊主免费赠送了送了一块用了小半截的胡开文墨锭。

    购买这三件古玩,蒙松海总共花费五十元,他知道二十几年后,这些东西市场价格能够超过百万,但他不觉得自己现在捡漏了,这些东西当下的价格不贵,只有长期收藏,才能体现它们的升值潜力。

    蒙松海觉得老端砚是清末民初的物件,和田玉扳指是清代的,而陶瓷笔筒,他肯定是珠山八友之一的王大凡于1948年创作的,因为这笔筒上有“戊子年”、“初夏”和“王大凡”等字,加上这只笔筒的品相,以及珠山八友的作品还未得到市场的广泛认可,很少有人仿造他们的作品,他百分之一百肯定是王大凡的珍品。

    蒙松海回到家时,见到母亲正在少厨房烧菜,打了声招呼,他将刚才淘回来的三件半放进了卧室。

    “妈,做什么好吃的呢?”蒙松海走到厨房,笑呵呵对母亲说道。

    “长本事了啊!”郭京凤打趣道,脸上挂着欣慰的表情。

    “我买古玩的事情,爸和你说了吧?”

    “说了。”郭京凤点头道,“那尊玉佛真的能卖六千?”

    “是的,买家都已经付了五百定金了。”

    “你真有本事,我和你爸,加上你二哥,三个人一年都赚不到六千。”郭京凤感叹道,“对了,你爸说,你买了一枚金戒指,上面有钻石,拿给我看一下。”

    “还没有确定是不是钻石。”蒙松海纠正道,“我去拿。”

    蒙松海回自己卧室一趟,从乾坤戒中取出戒指。

    回到母亲身边,蒙松海将戒指递给母亲。

    “别给我,我就是看几眼。”郭京凤微笑道。

    “我买来送给你的翡翠手镯,我爸给您了吗?”

    “给了。刚才,我戴过了,刚刚好。”

    “怎么摘下来了?”

    “我要干活,戴着不方便……”郭京凤说着翻炒了锅里的豇豆,“我和你爸商量过了,你买卖古董赚钱的时候,先别说出来,不要告诉你二哥。”

    “为什么啊?”蒙松海不解道,他觉得二哥和他住在一个屋檐下,没有必要向他隐瞒买卖古董赚钱的事情。

    “怕你二哥不好好工作。”郭京凤瞥了蒙松海一眼,“如果他像你一样,一/门/心/思(这个词也河蟹,太不可思议了)想靠买卖古董赚钱,那就不好了。”

    “行,我不告诉他。”蒙松海呵呵一笑,“妈,我把心思放在买卖古董上,您和我爸就放心了?”

    “也不放心。现在学校不是放暑假嘛,试试看吧,如果你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我和你爸就不多说什么了。”

    郭京凤轻叹了一口气,瞥了蒙松海几眼,语气一转,又说道,“你说的事情,你要遵守!”

    “什么事情?”

    “以后买古董不问别人借钱。除了给家里三千,以后每个月还要给家用。”

    “一个月给多少?”蒙松海乐道。

    “你说给多少?”

    “半个月后再说吧。”蒙松海笑道,“如果半个月内,我把身上的钱都花完了,赚不到钱,那我就乖乖去复读。”

    蒙松海和母亲聊了几句,走出厨房,走到父母的卧室,见到父亲正在收拾东西。

    “爸,您干什么呢?”

    “把家里的老东西拿出来看看。”蒙东耀笑着指了指桌子上的东西,“你看看,值不值钱。”

    蒙松海扫了几眼,觉得一只莲瓣百宝嵌盖盒最漂亮,拿起来,瞧了几眼,微笑道:“好东西,紫檀的。”

    “我也知道好东西。”

    蒙松海见到桌子上有三十几枚银元,好奇问道:“这么多银元怎么来的啊?”

    “你爷爷去世之前,分家分给我们家的。”

    “我们家以前很有钱?”

    “你爷爷以前是做药材生意的,家里有些积蓄。”

    蒙松海放下紫檀莲瓣百宝嵌盖盒,拿起一枚银元,上下两面看上一遍后,放下,继续拿其他的银元,看完所有银元。

    “这两枚银元发行量要少一些,能够买上不错的价钱。”蒙松海笑着指着放在边上的两枚银元,微笑道,“其他的银元都很一般,多放几年,值几个钱。”

    “你再看看这只碗和这只瓷瓶。”

    蒙松海端起瓷瓶,仔细的看了两三分钟,放下后,拿起一只青花碗。

    这只碗的外壁通景以青花绘松鼠葡萄纹,葡萄枝叶繁茂,松鼠穿跃其间。外底署青花楷书“大清康熙年制”双行六字款。

    “这只碗应该就是康熙年间的官窑,是件好东西……这只梅瓶,我不看好,不像康熙年间的官窑,很有可能是民国时期仿制的……爸,这两件东西也是爷爷留给你的?”

    “不是,是三十多年前,我一个战友留给我的,当时,他得了重病,孤苦伶仃一个人,我和他关系好,他让我帮他办理后事,身前的东西都留给了我。”蒙东耀语气低沉道。

    “不管值不值钱,这两件瓷器都值得好好保存。”蒙松海说道。

    “嗯!”蒙东耀脸上挤出一些笑容,听了幼子的话,他挺欣慰的,觉得幼子没有掉到钱眼里。

    “这紫檀莲瓣百宝嵌盖盒,绝对是清代的东西,可能是王公贵族用的物件。”蒙松海对着最先拿起来的盖盒点评道。

    “这也是我那个战友留给我的。”

    蒙松海重新拿起盖盒,越看越喜欢,犹豫道:“爸……”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