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买只玉镯送老妈
    刘卫东从钱包里取钱时,蒙松海请孙阿姨在纸条上“见证人”三字的旁边签上自己的名字。

    孙阿姨写下自己的名字后,刘卫东将五张百元大钞递给蒙松海。

    蒙松海收下钱,把收条给刘卫东。

    刘卫东见蒙松海表情平淡,含笑问道:“小蒙,你现在一点也不激动啊?”

    蒙松海笑呵呵道:“激动啊,有点激动。”

    刘卫东收好纸条,笑呵呵道:“握个手吧!”

    “刘老板,我应该谢谢您。”

    “不用谢,我买到自己喜欢的物件,心里也挺高兴的。”

    握手之后,刘卫东笑着说道:“小蒙,我还有事,要走了,可能我明天十点半赶不过来,但十一点半之前,肯定能过来。晚几分钟,你不会不认账吧。”

    “不会的,我明天在这里吃午饭,十二点之前,您能过来就行了,如果您真有事,晚几天也行,见不到我的人,让这家饭馆的老板带您去我家……不过,我们最好有个君子口头协议,如果明天不能成交,晚一天,你要多付一百,一个星期之后,我就找其他买家了。”

    刘卫东打量了蒙松海几眼,打趣道:“你是不说,售价太低了,你不会卖,当礼物送给你父亲的,这么快就改变想法了?”

    “可以先把玉佛放在我爸那里,我再慢慢找有缘人。”

    “没有意外,明天上午,我会过来了。好了,不和你说了,我有事,真的要走了。”

    “刘老板,明天见。”

    蒙松海目送刘老板离开饭馆后,转头见到孙阿姨正在切菜,笑呵呵道:“孙阿姨,我先回去一趟,等会儿再过来取酱牛肉。”

    “噢!”孙阿姨应了一声,“你回去的路上,小心一点。”

    孙阿姨之所以说这话,是她觉得蒙松海身上带着一千多块,太招摇了,有可能会遭小流氓的抢劫。

    蒙松海并没有直接回家,经过每个摊位时,他都扫上几眼,若果见到好东西,他会停下问价。

    蒙松海本想自己明天就有六千元的收入,遇到是自己喜欢的,将来升值空间大的古玩,可以多买一些,可他问了几件入眼的古玩,卖家开价都很高,高的有些离谱,就算他还价了,卖家依旧很高,他顿时想到自己捡漏的消息可能被这些人知道了。

    “不买了,回家。”

    蒙松海暗自嘀咕了一声,便准备直接回家了,走了二十多米,看到一个摊位上有卖翡翠首饰,翡翠手镯有十多只,翡翠挂件也有近十件,这位摊主二十岁出头。

    “给老妈买只手镯。”

    蒙松海停下脚步,蹲下身,仔细看了看放在黑布上面的翡翠首饰,他挑了一只种老,水头好,带了四分之一面积阳绿的圆条翡翠,其他面积是无色的。

    “老板,这手镯怎么卖?”

    “三百八。”

    “太贵了,便宜一点。”蒙松海说道。

    十世重生,此时的蒙松海的记忆中包含一位做翡翠生意多年的商人的记忆,他知道现在,在粤省羊城,这样一只翡翠手镯售价肯定超过五百,拿到香港,卖三五千,甚至上万都有可能。

    尽管觉得这只手镯很便宜,蒙松习惯性的还价了,并不是他贪心不足,而是一种策略,如果他直接接受了卖家的报价,卖家会觉得东西卖便宜了,等他下次来买东西的时候,对方会开高价。

    遇到了无良小贩,对方会说顾客听错了,当场改口提价,若是蒙松海真的遇到这种情况,他可真的要郁闷了。

    “三百八已经很便宜了。”

    “两百块钱吧。”

    “不行,就三百八。”

    “你也便宜一点啊,让我有讨价还价乐趣啊。”蒙松海微笑道。

    摊主闻言愣了片刻,他没有想到这位年轻人会说这种话,仔细一想,还真的有人很享受讨价还价的乐趣。

    “便宜二十,三百六。”摊主微笑道。

    “三百五吧。”

    摊主和蒙松海对视了几眼,点头道:“三百五,就三百五吧!”

    蒙松海掏出三百五十元给摊主,微笑道:“成交了。”

    “嗯,成交了。”

    摊主脸上浮现一些笑容,他卖出这只手镯,能赚到不少钱,对刚捡了两个大漏的蒙松海而言,不值得一提,但对他而言,是一笔丰厚的收入。

    “其他的怎么买?”

    摊主愣了片刻,答道:“最贵的五百,最便宜的五十。”

    “没钱了,下次有机会再来买,再见!”

    蒙松海笑着和这位摊主道了一句别,此刻他心情很高兴。

    “回家了。”

    蒙松海觉得这个时代,只要有资金,有时间,在慧眼识宝神通的辅助下,自己很容易捡到漏,今天的收获够丰厚了,继续捡漏的心思,变淡了。

    到了家门口,蒙松海用脚踢了几下房门,喊道:“爸,开开门,我回来了。”

    “来了,来了。”

    正在干家务活的蒙东耀走到了门口,打开了房门,见到蒙松海手里抱着东西,问道:“手里什么东西啊?”

    “宝贝!”

    蒙松海得意的笑了笑,进屋后,用脚关门。

    “什么宝贝啊?”

    “我们去客厅看。”

    父子俩到了客厅,蒙松海将弥勒佛摆件放在茶几上,说道:“我先喝口水。”

    蒙东耀坐下后,掀开抱着摆件的报纸,看到了摆件的真容,端起来,仔细看了几眼,嘟囔道:“好东西啊!”

    蒙松海倒了一杯水,一边喝水,一边走到父亲身边坐下,笑道:“爸,你猜猜我请这么尊玉佛花了多少钱?”

    “你用私房钱买的?”

    “嗯!”

    蒙东耀又看了几眼,微笑道:“不好猜啊,感觉挺贵的,但我知道你也没有太多私房钱。呵呵,说吧,到底花了多少。”

    “六千。”

    “什么?”蒙东耀瞪大眼睛,惊讶道,“你哪来的钱啊?”

    “六千,我说这玉佛值六千。”蒙松海笑道,“买来的价钱没这么高,就三百五十块钱。”

    “你怎么有这么多的私房钱啊?”蒙东耀皱着眉头问道,他不相信蒙松海有三百五十元的私房钱,“你问别人借钱了?”

    “我就不卖关子了,我把出门后发生的事情都告诉您吧……”

    蒙松过海喝了口茶,继续说道:“是这样的,我出门遇到一个摆地摊的人,见到了一把由紫砂陶艺大师制作的紫砂壶,经过一番讨价还价,花费三十块钱买下,转手卖了九百三十块钱。之后,我花了三百五十块钱买了,不,请了这尊弥勒佛……”

    蒙松海说着从兜里取出了一只手镯,一对文玩核桃和一枚铜钱,继续说,“还买了这对文玩核桃,还有这枚‘一刀当五千’的古钱币。买完之后不久,我遇到了刚才那个从我手里买紫砂壶的老板,他看了我刚请的这尊弥勒佛,经过讨价还价,六千元成交了……”

    “既然成交了,这尊弥勒佛怎么还在你手里?”

    “他手里没有这么多现金,我和他约好,明天中午去杨叔叔家的饭馆交易,我让他付了五百块钱的定金。”

    蒙东耀打量了蒙松海几眼,问道:“你没骗我。”

    “真的六千!”蒙松海笑着点头道,“我骗您干什么啊,五百的定金就在我的口袋里。”

    “这只手镯是翡翠的吧?多少钱买的?”

    “是翡翠的,同样花了三百五十块钱,我觉得挺划算的,送给老妈佩戴,算我孝敬她的。”

    “长大了,懂事了,知道孝敬老妈了。”蒙东耀欣慰道,“你买这翡翠手镯,我不反对,买这铜钱,也行,可这核桃……据我了解,以前八旗子弟喜欢提笼架鸟,玩核桃的……你买它干什么啊?”

    说道最后,蒙耀挺板起脸。

    “爸,您看看这对核桃,三棱狮子头核桃,个头这么大,算得上极品了。”

    蒙松海嘿嘿一笑,介绍道,“您看,这对文玩核桃形状圆润而庄重,质地细腻坚硬;三棱宽而平直,尖钝而圆润;表面点网状突起,纹理清晰;色泽古铜,包浆细腻,闪烁着如红玛瑙一样的宝石光泽,手感温润如玉。包浆这么好,绝对是上百年的老物件,这对三棱狮子头核桃无论从形态、纹理还是色泽可谓配对绝佳,堪称难得的文玩核桃精品。”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