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请尊玉佛,文玩核桃,一刀平五千
    人有时候,运气来,挡都挡不住。

    蒙松海走出饭店,没走几步,就见到一个人在路旁摆下摊子,看着对方从自行车后面装着的竹筐里将一件件东西取出来。

    扫了两眼,蒙松海就看到了让他眼前一亮的物件。

    “老板,这件东西,我可以拿起来看看嘛?”蒙松海指着一块玉佩问道。

    “可以,你随便看。”

    蒙松海拿起玉佩,仔细看了几眼,问道:“这件东西多少?”

    “八十。”

    “这么贵啊!”蒙松海笑着摇了摇头。

    “你要的话,可以便宜一点,七十。”

    “太贵了。”蒙松海放下玉佩,捧起旁边的一尊弥勒佛玉摆件,看了端详了一会儿,并用手轻轻揉搓,“这个多少钱?”

    “五百。”

    “这也太贵了!”蒙松海摇了摇头,“便宜点吧,五十块钱,我要了。”

    “五十块钱也太少了,成本都不够。”摊主笑着摇了摇头,“如果你诚心想要,我就开个张,四百五十块钱卖给你了。”

    “一口价,一百!”

    “太低了。”摊主摇头道。

    “四百五,太贵了,您再便宜一点。”

    “四百三。”

    “您也没有便宜多少啊。”

    “黄金有价,玉无价,这么漂亮又这么大的玉佛,很值钱的。”

    “一百五吧。”

    “四百三块钱,最低价了,你也让我赚点,如果你嫌贵,那就看其它的吧。”

    “两百吧,两百行吗?”

    “不行。”摊主语气肯定地摇了摇头。

    “四百三,也太贵了,我也不和你还价了,三百钱,这是我出的最高价了。”

    摊主犹想了片刻,说道:“你再加五十块钱,不行就算了。”

    “三百五就三百五吧。”

    “三百五不贵,我卖这尊玉佛,不赚钱的。”摊主笑道,此刻,他偷着乐了,这尊弥勒佛摆件是他前两天从乡下花了三十块钱买的,现在卖三百五十元,他获利超过十倍,“你再看看其他东西,我这里的东西都挺不错的。”

    蒙松海掏出三张面值一百元和一张五十元面值的钞票递给摊主。

    刚才,蒙松海见到崭新的八零版的五十元钞票,就想到再过二十几年,这种纸钞升值幅度挺大的,但他暂时没有收藏这种纸币的想法,这种纸币是今年才发行的,现在就开始收藏,太不划算了。

    虽然蒙松海没打算开始收藏纸币,但他想到了,将来遇到后5位编号相同的超级豹子号,一定要留着收藏,他还想着创造机会,等有钱了,把钱存在银行,等银行有未使用的崭新钞票,他就去取,留下豹子号,其他的花掉。

    完成交易后,蒙松海问道:“有袋子吗?”

    “没。”

    蒙松海见摊主有报纸,说道:“你拿两张报纸给我包一下。”

    “行的。”摊主拿了两张报纸给蒙松海,之后,介绍道,“这些玉器都挺漂亮的。你买多点,我可以给你便宜点。”

    蒙松海对剩下几件玉器都不感兴趣,他知道现在买下,存放二十几年,可能能够获得丰厚利润,但他看不上这些玉器,觉得品质都很一般,就算价格很便宜,他也没有大量收藏的打算。

    “这是核桃吗?”蒙松海拿起一对文玩核桃,明知故问道。

    “这可不是吃的核桃,文玩核桃,可以当保健球,放在手里盘玩。”

    蒙松海用右手盘玩了几下,微笑道:“挺有意思的,这对东西卖多少?”

    “你要的话,十块钱给你了。”

    “什么?”蒙松海故作惊讶道,“吃的核桃一斤才多少钱啊,这么一对玩的核桃,怎么这么贵啊?”

    “这不一样。”摊主微笑着解释道,“这对文玩核桃算是古董了,你看看这包浆,我不说有一百年的历史,少说也有五六十年的的历史。刚从树上采摘下来的文玩核桃,一般不值钱,可玩的久了,就值钱了。”

    “懂得还不少。”蒙松海暗自嘀咕了一声,微笑着摇头道:“十块太贵了,如果你卖一块钱,我可以买下来玩。”

    “一块钱是不可能的,你真想要,五块钱拿走。”

    “五块?”蒙松海摇摇头,“三块吧。”

    “四块。”

    “四字都难听啊,就三块吧。这对核桃成交了,我还从你这里买东西。”

    “行,那就三块吧。”摊主故作无奈道,“这对文玩核桃,我算是卖亏了。”

    蒙松海不置可否一笑,掏出十元递给摊主,摊主找给他七元。

    蒙松海见这个摊位上有不少铜钱,顿时从了从里面找出一两枚古泉名珍(罕见珍贵的古钱币)的念头,他一一拿起铜钱,看了好一阵,都没有发现一枚。

    “你想找什么铜钱?”摊主问道。

    “随便看看。”

    蒙松海准备离开时,忽然看到铜钱旁边的一只瓷器盘子的下面露出一枚钱币的一角,移开那只盘子,见到铜钱的样子。

    “这什么铜钱啊,样子挺怪的。”

    蒙松海拿起那枚铜钱,脸上装出一些好奇的表情,他知道这枚铜钱的名称――一刀平五千。

    一刀平五千,又称“金错刀”,汉代货币,是王莽篡汉后更铸的货币,刀币身上有错金的两个字“一刀”。王莽在篡权后不久,便改行币制,发行新币,并日益增铸钱币,使社会经济陷入混乱,民不聊生。

    “是挺怪的,我之前都没有见过这种铜钱,稀罕物件,很值钱的。”

    “真古钱,假古钱,两说。”蒙松海淡淡说道,“卖多少?”

    “你们都成交两笔,你算是老顾客了,便宜卖给你,二十块钱。”

    蒙松海知道现在以二十元的价格买下这枚“一刀平五千”,转手卖掉,能够赚点钱,长期收藏,利润就更丰厚了,但他不准备以这个价钱买下,因为摊主根本不知道这枚钱币是何物,从乡下收购来的成本肯定很低。

    “买不起。”

    蒙松海直接将手中的古钱币放下,放下之前,他左右瞥了几眼,确定周围无人旁观,若是旁边有人,那他就不会放下手中的这枚古钱币。

    蒙松海并不是真的不想买,而是还价的策略,若是旁边有人,他放下了,那别人就可以问价了,而东西在他手里时,按照行内规矩,别人就算感兴趣,也不能问价……当然,很多人是不讲什么行内规矩的。

    “你觉得多少合适?”摊主问道。

    正如蒙松海预测的,摊主收购这枚铜钱的成本很低,他开价二十元,是漫天要价,如果这枚铜钱真的很值钱,不管市场价格多少,他卖了二十元,利润很丰厚了,眼前这位顾客已经买了两件东西了,是位很有购买力的主,他希望多卖几件,往常他在这里摆摊,很多时候一天一件都卖不出去。

    “一块钱,我可以买来玩玩。”

    “一块钱也太低了,你真心想要,五块钱给你了,五块钱是最低价。”

    蒙松海故作犹豫了一会儿,点头道:“好,五块钱成交。”

    蒙松海掏出五元递给摊主,之后,便离开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