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刘老板和宋老
    完成交易后,蒙松海捧着紫砂壶,继续逛,希望再次使用“慧眼识宝”的神通时,能够再捡一个漏。

    蒙松海刚走了几步,就听到身后有人喊他。

    “小伙子,你等等,能把你的紫砂壶给我看一下吗?”

    蒙松海转过身,看到两位陌生男子,一位五十多岁,一位三十岁出头,年龄小的平头男子开口和他说话。

    “有事吗?”蒙松海淡淡问道。

    “你手里的紫砂壶卖吗?”小平头男子微笑问道。

    “卖,卖啊!”蒙松海略带得意的笑了笑,“我这紫砂壶可是好东西,顾景舟顾大师的作品,价钱不便宜。”

    “你知道顾景舟?”小平头好奇问道。

    “知道。”蒙松海微笑道,“瘦萍是顾老先生的自号,底款和盖款都有这两个字,盖款还有‘顾’字,我可以肯定这是顾老先生的作品。”

    “顾景舟算得上大师,他制作的紫砂壶,能卖一百块钱左右。”小平头男子说道。

    “那算了,您出不起价钱,说明您和他无缘。”蒙松海淡淡说道。

    “你……”小平头一时不知道怎么接话茬了,他没有想到眼前这个毛头小子会说出这种话。

    “小刘,既然你不能慧眼识宝,错过了捡漏的机会,现在想要得到它,加价也是应该的。”旁边头发斑白的老人爽朗笑道。

    小平头苦笑着点了点头,望着蒙松海问道:“你想卖多少?”

    蒙松海指了指北面方向,说道:“前面有家餐馆,如果两位对这把壶感兴趣的话,我们去那里聊。”

    “行,你带路吧!”小平头说道。

    走了几步,小平头找话题问道:“小伙子,你贵姓啊?”

    “免贵姓蒙。”

    “蒙,内蒙古的蒙?”小平头问道。

    “嗯,同字不同音。”

    “你这个姓,可很少见啊。”五十多岁的老头微笑道。

    “还行吧,在百家姓里面。”

    “小蒙,我可以这么称呼你吧?”小平头微笑道。

    “可以啊。”蒙松海淡淡说道,他心里可不喜欢这个称呼,“小蒙”和“小萌”同音,幸好现在不流行“萌萌哒”。

    “小蒙,你是怎么知道顾景舟是制作紫砂壶的大师的?”小平头好奇问道。

    蒙松海知道现在是一个古玩信息匮乏的时代,一个普通人,从未接触过紫砂壶的人,知道顾景舟的大名,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他也没有多说,含糊道:“我喜欢紫砂壶,听别人讲过顾景舟这个人……”

    闲聊了几句,蒙松海带着二人来到了小餐馆,笑着正在洗菜的中年妇女喊道:“孙阿姨,忙着呢!”

    这家餐馆是蒙松海发小杨国栋的父母经营的,自从这家餐馆开张,他没少来这里蹭饭。

    “松海,有事啊?”孙阿姨见到蒙松海有些好奇,毕竟现在不是饭点。

    “孙阿姨,我借您的地,谈笔生意。”

    “好。”孙阿姨应了一声,她并知道松海做什么生意,但没有多问,站了起来,微笑道,“你们坐吧,我给你们倒茶。”

    “谢谢孙阿姨!”蒙松海笑呵呵道,他没有客气的意思,伸手作请,“两位,请坐吧。”

    蒙松海坐下后,小心的将手中的宝贝放在餐桌上,微笑道:“您们可以上手看看。”

    “宋老,您帮忙看看。”小平头说道。

    姓宋的老头没有客气,拿起紫砂壶,仔细看了起来。

    孙阿姨没问蒙松海等人喝什么茶,直接泡了三杯绿茶,并端上桌,好奇问道:“松海,这小茶壶是你的啊?”

    “是啊,刚买的。”蒙松海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孙阿姨,国栋在家里?”

    “是啊,待在家里看书,你有空去我家里玩。”

    “好的,我会去的。”

    孙阿姨的儿子杨国栋和蒙松海做了十几年的同学,从幼儿园开始,学前班和小学都是同班同学,读初中时,虽然不是同班同学,但是同校同学,读高中时,也是同校同学,其中高二和高三,又做了两年同班同学。

    读高三的时候,平时考试,蒙松海的学习成绩比杨国栋好很多,高考时,蒙松海发挥失常,专科都没有考上,而杨国栋超常发挥,考上了重点大学――外国语大学,俄罗斯语专业,现在已经读了一年大学了。

    孙阿姨知道蒙松海复读一年后,还没有考上大学,她丝毫没有幸灾乐祸的想法,反而感到可惜,并鼓励他好好复读一年争取考上名牌大学。

    前阵子,高考分数出来之前,蒙松海去杨国栋家玩过一次,自从复读一年后的高考成绩出来了,心情变得郁闷的他就没有心思再去同学家玩过了。

    孙阿姨送完茶水,重新坐回到大盆旁边,继续洗菜。

    小平头见宋老看紫砂壶的表情,基本上确定这把紫砂壶就是顾景舟的作品,喝了口茶,微笑问道:“小蒙,你这把壶想卖多少钱呢?”

    “看您们出什么价了,价钱太低了,我自己留着玩。”

    “小滑头。”小平头暗自嘀咕了一声。

    此刻,小平头很郁闷,两天前,他就看到这把壶了,他早就知道顾景舟的大名,但他当时并不知道“瘦萍”是顾景舟的字号,看着这把壶,挺喜欢的,但他觉得价钱贵了点,没下决心买下,今天早上,他遇到了宋老,就向对方打听“瘦萍”是谁,得到答案后,他就跑过来了,可迟了一步。

    蒙松海猜到小平头之前可能见过这把壶,没下买下,反而让他捷足先得,此刻,他暗自得意。

    “宋老,您觉得这把壶,怎么样?”

    “是顾景舟的作品,小蒙好眼力。”宋老笑呵呵道。

    宋老放下紫砂壶,端起陶瓷茶杯,呷了一口茶,觉得茶水的味道太差,不再喝了,直接放下。

    小平头端起紫砂壶,看了两眼,微笑着对蒙松海说:“小蒙,你买的这把紫砂壶,是顾景舟制作的,但不是精品,很可能是他年轻时创作的作品……”

    “刘老板,贬的话,咱就别说了,没意思。”蒙松海笑着打断道,“我记得这么一句话,褒贬是买主,喝彩是闲人。”

    蒙松海之前听到宋老称呼对方“小刘”,并不知道对方姓“刘”,还是姓“柳”,反正两个姓同音,暂时,他还不想记对方的姓名,所以,并不在意。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