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16章 乘坐飞机会面
    岳峰也有办法对付这样的顽敌,膝盖向上狂顶,当的就戳在地方的小肚子上。

    膝盖骨多硬啊,坏蛋的肚子哪里能承受住这样一顶?只听哎哟一声惨叫,这厮当即噗通的一下就倒在那里。感觉地上都飞起了尘土。

    另外一个家伙有点发毛,吓得哆哆嗦嗦。还没等我动手小子就当了孙子,一下子蹲在地上,哀求道,“大哥饶命。”

    岳峰是想饶恕他,但当时没有控制好自己,当啷的一脚踹在他的肩膀上。

    小子就跟一个板凳,直接翻倒在地上。

    几分钟的时间,四个家伙都让岳峰摆平。

    他立刻得意起来,拍了拍手向着宾馆方向走去。

    一边走他一边还在嘟囔,这几个二求,想搞我?找错人啦,挨揍就是你们的下场。

    今天岳峰本来心情不爽,但用几个小混混当靶子,玩了一顿拳脚,倒感觉心情很舒畅。

    在海青市岳峰好像还没有打过败仗,现在来到千里之遥的三亚,他依然牛逼哄哄,照样一口气放倒几个臭小子。

    回到宾馆,这回不像刚开始感觉那么憋闷,觉得屋里轻松了好多。

    打开电视,找了半天台,也没有发现有他喜欢的节目。

    看到屋内还有一台电脑,干脆玩起来斗地主。

    这种娱乐方式还是很好打发时间的,玩了几把再看表已经11点了,心想睡吧,有什么事也等着明天再说。

    当然岳峰还是希望琼明天能给他一个惊喜,突然答应能与他见面。

    其实他来得目的就是与她对话,越快越好。

    她不理他,将他拒之门外是对他的不尊敬,也有小看他的意思。

    脱掉鞋躺在床上,岳峰都觉得好笑,琼在没有认识现在这位男友前,还对他有意思。

    她啥心思都有,当时要不是被楚楚说通,她还真要纠缠他。

    目前这种情况没有了,她有了新的男友。不过也许她从内心对他还是有看法的,认为他当初没有答应她,是没给她面子。现在他求到她,她开始跟他算老账,要刁难他了。

    乱想了一会儿,岳峰便不知不觉睡着了。可能是累了,这一觉睡得特别的沉,答应快中午时,他才苏醒。

    睁开眼睛一看窗外,已经是阳光灿烂。他慢慢的爬了起来,马上就感觉到肚子里饿了。不饿也是不可能的,早上饭跟中午饭都没有吃,肚子里都瘪了。

    这时,手机突然响了。岳峰一看是楚楚打来的,她开口第一句话便问给琼打电话没有?她今天能见你吗?

    岳峰苦逼的说:“刚起来,还没有给她打电话呢?不过打也白打,她昨天跟我说好了不让我今天找她,说有事要做。你说我这个时候给他打电话合适吗?要么你打电话问问她,我认为她还是给你面子的。我现在呆得也很烦,想早处理完这件事,早点返回海青市。”

    楚楚可能很同情他,便说:“好吧,我给你问问。”然后她压了电话。

    岳峰认为楚楚跟琼谈话有点希望,女人与女人之间还是好说话的。而他是个男的,跟她沟通起来就费事,除非他和她有过亲密接触,那她会听他的。

    他洗漱完,换上衣服刚要下楼去吃饭。手机又一次响了,这次还是楚楚打来的,估计是跟琼联系过了,这次是来给他汇报情况。

    “怎么样?今天能见面吗?”岳峰急躁的问。

    “她开始也是不想跟你见面,但在我的劝说下,她最后终于答应了。时间按排在晚上的8点,可能要带着男友一起去。”

    “好好,我正想会见她的男友,机会终于来了,谢谢你的帮忙。”岳峰激动的说。

    “我该做的已经帮你做了,全看你晚上怎么跟琼商量这件事了,这个也讲究一些说话方式和技巧。只要你能说服她,还是有希望的,加油!晚上听你的好消息。”楚楚给岳峰打气道,她也期盼他能顺利的完成任务。

    岳峰盼了一整天,8点终于到了。

    今天这个约见可不同寻常,要是单独见琼,他还没有什么压力。

    关键是她那个烦心的男友,谁知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如果是那种事逼货那就算他倒霉,绝对影响他的情绪。岳峰这种人谈正事时见不得旁边有人瑟。

    马路边他拦截了一辆出租车,飞快的向约会地点赶。

    岳峰这一生跟别人不同,很少有轻松的时候,总是被各种揪心事缠绕,让他的神经绷得紧了又紧。

    出租车司机是个很时髦的年轻人,穿着干净利索,还留着贝克汉姆的发型,车里播放着流行音乐,不过岳峰没有听懂这是哪首歌,旋律倒是很美。听了让人有舞蹈的欲动。

    他闭上眼享受着音乐的美味,些许心里那些烦乱会被压制住,能起到一个给他精神世界减压的作用。

    没一会儿,出租车突然停止,他被震醒。抬头一看,他要去的咖啡屋到了。

    付了车费,他快速下了车。一抬头,琼跟一位男子站在那儿正注视他。

    岳峰朝他俩挥了下手,笑眯眯的迎了上去。

    琼倒是给了他个笑脸,她的男友好像不爱说话,死板板的一张脸,几乎看不到什么表情。

    岳峰心里在想这个家伙今天千万别给我多嘴,让我顺顺利利把事情办妥。

    他们进了咖啡屋刚落坐,琼先开口了,“今天上午楚楚给我来电话了,把我说得很是为难。其实我最近没有心情做这件事,但是你总是缠磨我,唉,我也没有办法。”

    “琼,你听我说,合同就是受法律保护的,既然已经签了干嘛要随便毁约?如果没有签合同,我不会纠缠你的,跟我合作是你的自由。可是现在不能,我们有合同在手。”

    岳峰故意把这个合同说得很有分量,让她不能忽视它的重要性。

    这时,旁边那个家伙开口了,“有什么可不能的?就是一张纸签了彼此的名,撕了就可以了。”

    岳峰瞪了他一眼,心说这个**,说话果然不负责任。

    其实琼的思想发生变化也是他搞得鬼。但岳峰惹不起他,楚楚在电话里早跟他交代,不让他跟琼的男友发生口角,尽量对他的说话忍让着点。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