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一十五章白貂一族
    “还能是什么,当然是支撑阵法了。”墨染在一旁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才发现,这白貂一族果然是人已经少到了大殿之内连个侍女都没有的地步了。

    千雪愣了一下,才问到:“你的意思是,这星辰沙的作用是用作于阵眼?”她虽然对阵法一窍不通,可是,这些东西,她还是见过一些的,虽然妖界的阵法要比人界的不知道厉害多少,可是,阵法这种东西也是万变不离其宗的,所以墨染一说星辰沙是用来支撑阵法的,她就知道,大概,是用作阵眼了。

    想到这,她抬头看向那些墨染说的紫龙木上镶嵌的星辰沙,虽然只有四根房梁之上镶嵌了,可是那上面的星辰沙也不在少数,千雪大概估计了一下,至少有上百粒。

    她不由好奇的问道:“真不知道,白貂一族用这么多的星辰沙做阵眼的阵法,又会是如何的厉害。”

    墨染喝了一口茶,缓缓说道:“刚才我们见到的是一个,不过,我想这么多的星辰沙,它支撑的阵法肯定不止那一个,虽然门外那个阵法厉害,却也还没有厉害到需要这么多星辰沙的地步,我想,这些星辰沙肯定还支撑着别的厉害阵法。”只不过,那个阵法他们不知道在哪里,它的作用又是什么而已。

    千雪点点头,还不等她问一问紫龙木是什么,便听到门口传来了白苍穹的声音:“阁下知道的,可真多。”

    众人的目光纷纷看向门口,果然看到白苍穹从门外走了进来,和他一起的,还有白貂。

    九月和千雪看到白貂后纷纷露出惊喜的笑容,快步走到她身边,观看她有没有什么变化,见她几天不见,气色又好了不好后才放心下来,然后都将目光看向墨染和白苍穹之。

    因为刚才墨染的语气似乎有些不友善,所以千雪有些紧张,他们虽然都知道墨染是凤凰,可是白苍穹却不知道,而且,千雪他们之前答应过墨染,不能随便透露他的身份,所以他们现在也只能看着,不好说什么。

    然而,让千雪他们意外的是,面对白苍穹并不算友好的语气,和眼神里流露出的戒备,墨染却只是挑了挑眉,微笑说道:“几百年不见,脾气长了不少啊!”

    听了他的话,不仅是白苍穹,就连千雪他们都愣了一下,特别是白苍穹,他开始认真的打量起墨染来了,光从外表,他肯定是不可能知道墨染到底是谁的,至于气息,那就更不用说了,他现在已经涅槃成功了,不要说白苍穹无法感应到他的气息,就算他感应到了,可是墨染的气息也早就不是几百年前一挑小蛇的气息了。

    所以,不管是外貌还是气息,白苍穹的脑海里对墨染的记忆,都是一片空白的,不过墨染既然说了这样的话,就说明他们几百年前的确见过,所以一时白苍穹的目光也有些茫然。

    仿佛知道白苍穹不可能认出来自己一般,墨染只能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缓缓说道:“唉!几百年前来你这里,你还拿了雪莲花给我泡茶喝呢,现在来,却只能坐在你这大殿里喝冷水,这待遇,相差也太大了。”很明显,墨染说这番话,是在提醒白苍穹自己的身份。

    雪莲花是雪山区域深处独有的东西,不要说给一个外人泡茶喝了,就算是白苍穹自己,都舍不得泡茶喝,要知道,雪莲花三千年百开一朵,其珍贵程度,让整个白貂一族奉若至宝。

    所以,如果自己用雪莲花给谁泡茶喝了,白苍穹自己绝对会印象深刻,因为这样的客人,也许每一代白貂一族的族长都可能遇不到一个,他的尊贵,对于白貂一族来说,要比雪莲花还要珍贵无数倍。

    忽然,白苍穹的眼睛略微瞪大了一下,脸上很快便露出了一副不可置信的神情出来,他走近了墨染身边两步,再一次仔细的打量起他来,虽然自己的映像中的确没有这样容貌的一个少年,可是,他的映像里,的确有一个他亲手泡了雪莲花茶的尊贵客人。

    “您…墨染大人?”白苍穹的语气里带着不确定,他似乎不敢相信这是事实一般。

    墨染微微一笑,点点头:“嗯!看来,还是雪莲花让你比较有印象。”他这句话显然是开玩笑的,不过,这样一来,虽然让白苍穹略微不好意思,却让刚才的尴尬气氛瞬间消失不见了。

    九月很好奇的看向白苍穹,问道:“你为什么要对墨染用您这个字啊?”难道说,他们之间的辈分其实相差了很多吗?

    白苍穹看了墨染一眼,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多嘴,因为他还不知道,为什么墨染会变成现在这幅少年的模样,也不知道为什么去寻找火岩晶的千雪他们会遇上墨染,而且还让墨染这么随和的跟在他们身边。

    墨染看了白苍穹一眼,替他说到:“因为,他的曾爷爷和我是平辈。”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眼里里流露出的尽是无辜,仿佛对自己的年纪感到很无奈一般。

    千雪他们听到后不由瞪大眼睛,九月更是直接开始在心里算了起来,曾爷爷,也不知道白苍穹的父亲以及爷爷活了多少年,就算他们平均每人至少一万年,再加上白苍穹的岁数,那墨染也起码三万多岁将近四万岁了,这样的高龄,的确需要用您来称呼。

    听了墨染的话,白苍穹也露出了一个不好意思的笑容,走到他面前,然后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弯腰大礼,十分恭谨的说道:“实在抱歉,不知道是您来了,晚辈姗姗来迟,还请前辈见谅。”

    墨染摆摆手,说道:“没关系,毕竟我变了一副模样,而且气息也已经变了,我不说你都认不出来,我怪罪你做什么。”

    白苍穹听了墨染的话,这才站直身体,又作了一个请的姿势,对墨染说道:“前辈还是先移步到我的院子里去坐坐吧!因为族里发生了一些事情,所以这边的人手已经全部调走了。”

    墨染只是点点头,并没有问白苍穹发生了什么事情,而是起身,走在了最前面,他以前就来过这里,所以自然不需要人带路了。

    千雪他们跟在了最后面,虽然他们也很好奇这个墨染到底是什么身份,可是他们也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问这些,所以她和九月一起拉着白貂走在了最后面,三人轻声的说着话。

    千雪问道:“你这几天在这里习不习惯?”只要一想到以后白貂要就在这里,她就感觉自己心里有些空落落的,这种感觉,让她心里有些不大好受。

    白貂摇摇头,说道:“也还好,因为这里人很少,而且白苍穹又很忙,所以一般都是我在他院子里修炼,然后他一天到晚顶多出现一两次,说几句话他就又离开了。”刚才也是,她在院子里修炼,然后白苍穹急冲冲的回来,说是千雪他们来了,白貂几天以来的郁闷在听到这句话的瞬间顿时消失不见了。

    “你们,住在一个院子?”九月瞪大眼睛,眼神里有揶揄之色。

    白貂知道她是故意取笑自己,于是瞪大了眼睛伸手拍打了一下九月的胳膊,轻声说道:“你胡说什么呢,我们只是在这一个院子里而已,待会你就知道,他的那个院子到底有多大了。”她也不解释,因为他们已经快要到白苍穹的那个院子了。

    从外面看,白苍穹的院子和穆千青他们的差不多大,可是一进去,就发现其实里面另有乾坤,这里除了主院之外,居然有一个很大的前院,两个小一些的偏院,还有一个后院,比穆千青他们一进一出的院子不知道要大了多少倍,难怪白貂懒得解释,看这院子的布局,她的确不需要解释。

    白苍穹将他们带到了前院,很快就有侍女送来了茶水点心,他们依次坐下,墨染和白苍穹坐在了主位上,而白貂则很自然的站在了白苍穹的身旁,两人一个高大挺拔,一个娇小可爱,倒也般配。

    难得的是,墨染在坐下来后,居然非常善解人意的问白苍穹:“你们族里出事了?”

    白苍穹无奈的点点头,说道:“您也知道九重山脉最深处的秘密,最近因为灵力不足的事情,让九重山脉的九个区域都再次受到了一些影响,虽然不严重,可是再这么下去,真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

    说到这,白苍穹的眼里忽然绽放出一种含着希冀的光芒看着墨染,颇为迟疑的问道:“不知道前辈有没有什么办法?”

    墨染摇摇头,说道:“几天前守界找过我,我拒绝了,就算我去了,也只不过是解一时燃眉之急而已,治标不治本,想要彻底解决这件事情,还是需要找到根源才行。”

    白苍穹听了他的话后眼睛里的希望顿时湮灭了,他苦笑道:“如果有那么容易找到的话,早就找到了,偏偏五界翻遍了,却没有任何踪迹。”

    墨染也跟着叹了一口气,看了一眼休,迟疑片刻才说到:“精灵一族的长老倒是花了一半的修为去推算,只不过不知道他们的推算到底准不准而已。”

    白苍穹摇摇头,说道:“连他们自己都没有把握,我们又怎么知道?”其实说到底,都不过是因为精灵一族已经没落了,就算是他们族中的长老,其实修为也并不算高,所以对于他们的推算,其实他们自己都没有把握。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