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七十九章 公开庭审
    霍准没想到叶景谦竟然会来找他,看到叶景谦时他已经知道他来的目的。“如果你也是想让我撤诉的那就免谈吧!”

    他以为叶景谦应该不会和叶美音一样,看来这个口口声声说爱着苏锦的男人也很现实嘛!在亲情和遥不可及的爱情面前,他还是选择了前者,不过这是人之长情,所以霍准不会怪他。

    叶景谦在他面前坐下来,他们的工作室和霍准的非凡影业只差十几层而已,坐电梯也就是一分钟的时间,可是他却是第一次上来坐坐。

    “我堂姐她现在完全变了,她几乎是疯了!”叶景谦必须要告诉霍准一个事实,那就是叶美音现在的状况和疯子并没有什么不同。

    霍准冷笑,“没错,她的确是疯了。”如果没有疯她应该也不会跟他提出那样的条件来吧!

    “可是你不能跟她一样疯!”叶景谦已经知道霍准拒绝了叶美音提出的庭外和解。

    “你的意思,我应该撤诉然后再给她一大笔钱让她逍遥法外?”霍准看着叶景谦就像看一个陌生人,“你们果然是姐弟啊!”

    “你误会我的意思了!”叶景谦知道自己有必要解释一下。

    “没有误会!患难的时候才知道亲情的重要,这个我可以理解。”霍准没给叶景谦解释的机会,“可是你有没有想过,我放过她之后,她真的可能不会再胡说八道吗?你让我拿什么来相信一个疯子的承诺呢!”

    “可是,她会在法庭上说一些对苏锦很不利的话,你应该知道她会说些什么吧!”叶景谦知道霍准应该很明白叶美音会做出些什么事情来,“我不想让苏锦受到任何伤害。”

    “谢谢你的关心,我也不想让苏锦受到任何伤害!”霍准很认真地看着叶景谦,他知道就算苏锦现在和他结婚了,可是叶景谦对苏锦的感情不可能会消失。

    “可是只要我堂姐站在那个法庭上,我们任何一个人都无法保证苏锦不受到攻击!”叶美音会说些什么他们一清二楚。

    “你觉得会有人相信一个疯子说的话吗?”霍准宁可收买所有媒体也不想让叶美音得逞。

    “就算没有人相信疯子的话,但是媒体最善于的就是制造新闻,你觉得苏锦可能逃得过吗?”他们都经历过媒体的狂风暴雨,难到还不清楚将会发生的事情吗?

    “你的意思,如果想保护苏锦我只能同意叶美音提出的条件了?”霍准觉得这样很可笑,“如果我不同意呢?”

    叶景谦只是看着霍准,因为他才是苏锦的丈夫,而这个选择就是他手中。两个男人就这样相互看着,叶景谦最终站起身来,“我要说的已经说完了,我希望你认真考虑之后再做出选择,距离开庭只有三天了,我不希望看到三天后的媒体出现苏锦的名字。”

    霍准就这样看着叶景谦离开他的办公室,这个男人每一次这样单独的和他面对都是为了苏锦,他并不希望这样的面对会有下一次。

    三天的时间足够他做出考虑,可是当这件事涉及到苏锦的时候,他往往都会考虑的太多,所以这次他想知道苏锦的意思,因为他们是夫妻,而这件事显然要他们共同面对。

    苏锦很认真的听着霍准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了她,最后霍准把问题抛给她,“苏锦,我想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我的意思?”苏锦笑着看着霍准,“你是说因为怕叶美音在法庭上乱说,所以你打算放她一马吗?”

    “她已经疯了,或许会说出很说诋毁你的话来,而且那些记者会乱写的。”

    苏锦笑了,“他们乱写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总有一天真相会大白天下的不是吗?”

    “可是……”

    “可是叶美音应该对她所犯下的错误承担责任不是吗?”

    她为什么要放过叶美音?难到这个女人害她还不够吗?而且她太了解叶美音这个女人了,这次如果真的放过她,一切就结束了吗?

    她很认真地看着霍准,“这次是公开庭审是吗?我会去现场,我要不再躲避了,犯错的又不是我,我为什么要躲?”

    “可是她疯言疯语……”

    “我们是合法夫妻,我想会有更多的人相信我们而不是她的疯言疯语。”

    霍准轻轻的握住苏锦的手,没错他认识的苏锦就是这样的,他们才是合法夫妻,无论是之前还是现在他们的关系都是受法律保护的,他们又何偿拒怕那些流言蜚语呢!

    明天就开庭了,如果今天不达成庭外和解的话,那么明天或许所有的媒体都会把矛头指向苏锦,可是叶景谦这个时候竟然找不到苏锦了。

    “苏锦你在哪?为什么不在公司?”他很急着要见苏锦,因为他怕一切都来不及了。

    “我在图书馆查一些资料!”因为苏锦知道明天开庭之后,她出入或许就不像现在这样方便了。

    “能给我一些时间吗?我有话要跟你说。”叶景谦电话里的声音很急。

    “是想劝我庭外和解吗?”苏锦已经猜到叶景谦找她的原因,“如果是因为这个的话,好像没有必要,如果是工作,晚一点我们碰面好吗?我这边还要忙一会儿。”

    “苏锦,明天庭审我不知道她会说些什么!”

    “她已疯了是吗?”苏锦的声音到是很冷静,“她会像疯狗一样咬着我不放是吗?”

    “你明知道……”

    “景谦,犯错的是她不是我。”苏锦一句话已经涵盖了一次,她为什么为叶美音犯过的错误买单,既然她错了,就应该付出代价。

    叶景谦深吸了一口气,“这是你自己的决定,还是霍准的决定?”

    “这是我最后的决定和霍准没关系。”苏锦这次绝对不会退让,因为她没有什么好拒怕的。

    “好吧!我知道了。”叶景谦已然明白苏锦的意思,他希望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

    这个案子本来很普通,可是就是因为和霍家有关系所以就变得不普通了。

    苏锦这次不再躲在霍准背后做那个需要他保护的小女人了,她要站出来,她要让所有人看到她已经不再是五年前的那个苏锦了。

    庭审一大早霍准带着苏锦出现在法院门口的画面就已经通过网络媒体被大家获知了,苏锦和霍准同样穿着黑色大衣表情很严肃,他们要让所有人知道霍家对这个案子有多重视。

    因为这起案件属于刑事附代民事诉讼案件,所以霍老爷子属于民事案件的被告人。但是霍老爷子因为身体原因无法出庭,所以霍准被委认为霍老爷子的代理人坐在原告席上。

    不过霍老爷子那里有医生开证明,而且霍准还得到了一份重要的证据,所以这个案子他们势有必得,但是记者的关注点或许并不在这个案子上,而是在案子所牵扯的关于这个三角恋的八卦上。

    庭审正式开始,叶美音被带上法庭,叶美音面色苍白,看出来她已经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整洁,可是比起坐在那里的苏锦,简直是天上地下的差别。

    叶美音特意往听审席扫了一眼,她看到苏锦显然很意外,但是意外之后她脸上却更多的意味深长的笑容。

    霍霆特意聘请了自己的同学,也是全国最著名的律师作为本案民事案件霍老爷子的辩护人,在这之前霍准已经和律师沟通过一些问题,包括叶美音很可能在法庭上恶意攻击苏锦的事情,对于这些律师都会做到尽量保护苏锦。

    开庭之后双方律师做案件的陈述,之后便是法庭调查,而叶美音方面最主要的证物就是那个被检验只是蒸馏水的那瓶针剂,可是显然蒸馏水并不可能对老爷子的身体造成任何伤害,而叶美音却交待不出针剂的出处。

    她说是随便买的却记不清从哪里买到的,既然她记不得从哪里买到的,那么霍准不介意替她回忆一下,当证人龙哥被带上法庭时,叶美音脸色白的像一张纸。

    她只不过这个月没有给他转帐而已,这个家伙竟然成为了证人要反咬她一口。

    “请问被告,认识这位证人吗?”

    叶美音机械地摇头,她瞪着站在证人席的龙哥,这个家伙到底想要说什么?

    “请问证人,你知道这个针剂里面是什么吗?”霍准的律师拿着证物袋将证物展示给大家看,那是一瓶还没有完全打完的针剂。

    “蒸馏水。”龙哥眼睛眨都没眨一下,他就知道会在这样的一天。

    “你为什么会知道这里是蒸馏水?”

    “因为这个东西是我卖给叶小姐的。”

    “请证人你说准确一点可以吗?叶小姐是谁?她在现场吗?”

    “在,她就是被告叶美音。”龙哥指着叶美音大声音地说。

    叶美音瞪大了眼睛,她摇着头,简直不相信这个无赖竟然真的站在这里指证她。

    “证人龙正发,请你说一下十二月十五日晚所发生的事情。”律师继续发问。

    “那晚大概晚上十点左右叶小姐给我打电话,问我有没有类似于安乐死之类的药物,因为知道她出手大方,所以我一时财迷就把装有蒸馏水的针剂卖给她了。”

    “他胡说,他是苏锦收买特意陷害我的!”叶美音在被告席疯了似的跳起来指着苏锦大喊。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