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初始之梦
    s●"x网ax唯4一正版,,{t其6l他都}是i盗(k

    白光,炫目的白光在这片闪耀的白光之中,少年像一柄长枪一样屹立着,温柔的风轻轻拂过他垂下的鬓发。少年的心中充满了疑惑。他喃喃的低语着,不断重复相同的话语:“我是谁?”

    没有人能回答他的问题。

    这个世界,除了白色的虚空,便再无其他的东西,他甚至不敢向前方的虚空迈出一小步。唯一能够感受到的,是轻轻划过脸颊的风。

    一切都是那么静谧祥和。

    …………

    他轻轻的伸出了手。

    “喀啦”

    细小的裂痕出现在眼前,只是几次呼吸的时间,眼前的世界就布满了裂痕。接着,白色的光幕开始破碎下坠,碎成无数细小的碎片,它们划过少年的身躯,坠入无尽的虚空。光幕消散,少年缓缓地把目光抛向更远的前方。那是他从未见过的景象。

    哪怕是在最恐怖的梦境中血色的天空下,一个鲜红色的人影站在尸山血海的中央。那是一个英俊的男人,沐浴在献血之中,看着眼前这一切,他的嘴角微微向上翘起。

    他在笑。

    面对着眼前的尸山血海,他笑出了声。男人的眼中透出了一丝渴望——一丝令人不寒而栗的渴望。男人似乎感觉什么,他缓缓的转过头,直直地盯着少年,嘴角的弧度变得更加诡异。少年打了个冷战,他想到了逃,但偏偏在这个时候,自己竟然不能移动分毫。

    男人拔起身边的长剑,身体前倾,下一个瞬间,男人出现在了少年面前,长剑挥出。

    少年绝望的闭上了眼,双臂徒劳无功地挡在身前。

    …………

    少年缓缓的睁开了眼,眼前的男子保持着挥剑的姿势,带血的剑尖从男人的胸膛透出。少年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恐惧,跌坐在地上。

    男人的眼中早已没了那股杀意,他跪倒少年面前,身体开始消散,最终带着满身血气消失在了虚空中。

    眼前的景象再一次变换。

    热闹的酒会,俊男美女们在场地中央跳着交谊舞,悠扬的旋律让人们感觉像是进入了温柔的天堂,每个人的脸都被笑容填满,幸福的笑容。

    人群的中央,一个身着白色礼服的小男孩站起了身,他举起手中的镶钻九龙杯微笑着示意,在场的众人纷纷向着男孩举起了手中的酒杯。少年迷茫地在人群中穿梭着,目光不由自主的飘到了刚刚那个小男孩的身上。

    还未等少年回过神,场景再一次转换,这次,他回到了那个虚无的白色世界。

    一个轻柔的声音飘进少年的脑海:“这个世界,生病了。”

    “谁?”少年猛的回头,目力所及依旧是无尽的白色。

    只在他前方不远处,一扇打开的窗户窗户,少年走到窗前向外看去,窗外是刚刚的酒会,人们依旧有说有笑,血色的地毯、镶金边的窗帘、优雅的侍者……这一切就像是天堂。

    “哒!”又一面窗户被打开,少年来到窗前,朝那窗外望去,刺鼻的腥味扑面而来。莫名的声音再一次的响起,这次,祂的话音中带着愤怒:“堕入黑暗的灵魂、所谓的正义、腐朽的精神,就是这些东西,腐化了这个世界!”

    更多的窗户被打开:黑暗的小巷中,几个将死的人形躺在地上,他们瘦骨嶙峋,衣衫褴褛,面前的破碗中的是几枚布满了锈斑的铜币。

    远方是一片亮着灯的居民区,那里充斥着嘈杂的声音。布满青苔的房屋中跑出了几个瘦弱的孩子,跟着他们出来的还有一位满面皱纹的老妇人,脸上的笑容充满了苦涩和心酸。

    “这个月要是再交不出钱,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一个尖锐的声音响起。少年看向那里,一队士兵站在其中一座石屋前,为首的是一个身穿黑色制服的壮年男子,少年记得他,在刚刚的酒会上,少年看到他把手伸向了一个女侍的腰间。

    他面前跪着一个骨瘦如柴的女人,女人的额头触及地面,后脑被人踩着。

    “大人,求求你饶了我们吧,我爹死在了战场上,我们已经几个星期没有吃过一口饱饭了。”一个瘦小的女孩突然冲过来抱住了男子的腿,她的眼中满是泪花。

    男子招招手,一个身着绿色制服的年轻士兵走了过来,抓住女孩的马尾辫将她拉起,另一只手已经举了起来。男人突然制止了那个士兵,他低头看着那个奄奄一息的女人,语气轻佻:“哟,没想到你女儿倒是长得不错。行了吧,你女儿我带走了,就当是这个月的税钱。怎么样感激我吗?”

    “不……不……求……求你,别……”女人的声音细小得仿佛蚊嘤。

    “什么?你这贱货说什么?啊?”男人脚下又加了一把力。“你敢说不?”

    “哇!”年纪小一点的小孩开始放声大哭。男人和他的卫兵带走了那个瘦弱的女孩,没人知道等着她的是什么。

    “在这没有解药的囚牢中,抗争?牺牲。”

    目睹了这一切,少年的脑海中再次响起那个神秘的声音。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处在崩溃边缘的少年向着头顶咆哮。突然,少年发现自己身处在数十米的空中。他俯视着脚下,那是两支正在相互靠近的军队,庞大的军队掀起的尘埃遮蔽了军队的后方。不久,两军交接,各种兵器的碰撞声、战士的战吼声、将死之人的哀嚎声充斥着这片平原。

    “我们到底到底是为何而战?为谁而战?”

    不久,灰尘遮蔽了下方的战场。在灰尘的缝隙中,少年看到了一个人。那人的周围躺着几具尸体,只有一人还倚着手中的刀单膝跪在地上,对眼前的人露出无尽的杀意。少年看着这一切,直到黑暗笼罩了这一切。

    绝望的黑暗普照大地的一刻,我们厌倦了所有。

    “矢泽川,矢泽川。”那个声音呼唤着。

    “我?”少年还没回过神来。

    “你愿意充当那一束光吗?”

    “光?”

    “嗯,撕裂绝望的光!”

    被唤作矢泽川的少年满脸的疑惑,重复了一遍:“撕裂绝望的光?”

    还没等矢泽川弄明白,雪白的光笼罩了他……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