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八十五章 后记
    记

    大明历二十一年九月,长安城内战鼓声和号角声响起,整个长安城是一个白幔的世界,到处可以看到白色的布幔飞扬,随处可以听见人们的哭嚎声。w<a href="在已经不行这一套了,快起来吧,会让人笑话的。”

    孙毅向身边地儿子问道:“知道为什么现在不行这一套了吗?这是因为皇帝陛下地要求的。我跟随陛下从嘉兴到南康,又从南康到湘州,然后到长安。虽然他贵为君王,却不让人下跪。他曾说为人应当上跪苍天,下跪父母,可以跪祖宗跪师长跪英雄跪烈士跪所有令你感动的人,不应该跪权力。我给他下跪不是因为他是皇帝,而是因为他是个英雄。”

    龙辇经过孙毅跟前,孙毅垂泪喃喃地道:“陛下,老臣给你送行来了。”

    和孙毅一样王立虚也跪在人群之中。虽然他也是一个官员也是一位老人。但是他地理由跟孙毅不一样。他是一名退役地军人。当他地孙子向他询问为什么而跪地时候。

    王立虚只是说了一句:“陛下曾在万军之中救过我。生前他不让我跪。现在我总可以给他下跪了。”

    就在王立虚不远地地方。卢大伟同样也跪在人群中。放声大哭。卢大伟地同伴有些诧异地向卢大伟问道:“老卢。你怎么跪下来了?我记得你以前都在数落陛下地不是。今天是怎么了?”

    卢大伟跟边上地很多人不同。卢大伟不是汉人。而是一个鲜卑人。他地父母都是鲜卑人。所以对何越地冤仇是可以想像地。可是令人意外地是这样地人居然也来送行而且还在人群中跪了下来。

    平时是说过很多陛下地不是。我地爷爷那时是拓拔魏地将领。被陛下手下杀死。我地父亲逃到辽东。之后被陛下俘虏死在迁移之中。我自己也参军过。在北方修过十年地城池。说起来我跟他有血海深仇。但是约定地十年修城结束后我又从北方回来了。还分到了田地。他虽然是我地三代仇人。可是他没有赶尽杀绝。他让我活下来了。我是中国人。他是中国地皇帝。我在北方修城十年。他却为中国征战了一辈子。”

    龙辇继续行进着。后面跟着送行地人越来越多。看着十几万人向朱雀门靠近。再回头看城外更多地送行百姓。李荡心里十分紧张。生怕出一丁点地意外。今天虽然是皇帝出殡地日子。但是他刚好轮值守朱雀门。所以他只能远远地看着送行地队伍到达朱雀门。再看着队伍走出朱雀门。

    手撑在城垛上,李荡双眼被泪水模糊,突然他放声高歌:“长风似水兮月如牙,万里江山兮胜锦画,胡虏肆虐兮族人死,我辈南渡兮沦落天涯。关中麦熟兮匈奴尝,洛阳旧宫兮胡马踏,北望神州兮旧时家,欲图长安兮迎奉銮驾。百年国耻兮终究雪,长驱燕然兮厉军马,拔剑杀胡兮雁门外,万邦来朝兮汉武天下。

    赤帜飘扬兮复山河,死战漠北兮歌长,护卫中华兮血染沙,血染黄沙兮护卫中华。”

    歌声让城墙下面送行的队伍中不少人抬头相望,接着年老的人们也开始高歌起来。

    李荡身边一个年轻的军官看着李荡有些呜咽唱不下去,问道:“将军,这是什么歌,听起来有些怪异。”

    李荡看着不断行远的白色龙辇,抹抹眼泪道:“是啊,很多年前的歌啊,这是老一辈人第一次征讨青州的时候,他们所做的军歌,那时我们汉人只有江东一地,那是一个很

    时候。因为无数战士舍生忘死终究洗却百年国耻亲率军队,苦战沙场。”

    在战鼓和号角、哭声和歌声中龙辇从南郭篱门出来,前往长安城南边一座山山脚下。在山脚下有一个木头堆积的高台,这就是送行队伍的目的地。至于送殡的队伍为什么要到这里来除了少数几个人知道之外,其他人都不清楚。

    白色的龙辇到达之后,整个送行的队伍停了下来,后面的人群围上来。身穿素白衣袍,已经退休的范文俊,拿着一个帛卷道:“我要宣读陛下的遗诏。”

    范文俊的声音虽然不高,但是周围很快就静了下来,很多人都想听听何越的遗诏写的究竟是什么。

    范文俊身后一个军官对范文俊低声地道:“大人,都准备好了。”

    三百士兵聚集在范文俊身边,范文俊向他们点点头,接着高声道:“我曾说过……”

    三百士兵见范文俊停顿下来,忙高喊道:“我曾说过……”

    “前有冉闵,后有何越。我死之后就在城南火化,骨灰装骨灰盒内,可派三百军队护送前往辽东龙城,在冉闵墓侧安葬。简单可宜,不需要任何陪葬之物,若有人觉得我一生功大于过,请就近捡一石子扔我坟上,成我身后荣耀之名。”

    范文俊几字一顿地将遗诏宣读完毕,便让三百士兵将何越的龙辇抬上木台,放在一个铁盒子内。

    看着大火从木台下燃起,范文俊老泪纵横,“想当年,你我正值青春年少,东海相遇,姜汤交心,至死不渝。君臣相得数十年,你成我之名,使书青史,范文俊得其主,得其时,扬名天下。”

    大火燃尽,范文俊进入火场中,将何越的骨灰捡取出来,装在一个桐木做的小骨灰盒内,用黄布包裹好交给早已经在旁等候的赵昊手里。

    “此去千山万水,我将陛下的骨灰交给你了。

    人在骨灰在,人死骨灰也要在。”

    赵昊重重地点头,接着骨灰盒带着三百士兵向东走去。范文俊看着赵昊离开心里担心至极,生怕何越的骨灰会出什么差池。

    不过就在赵昊迈步向东走的时候,一个原本在附近旁观的人跟上了赵昊的队伍,接着两个三个,跟随的人越来越多。

    “不要跟随。”看到很多人跟随在三百军队后面,文官武将们纷纷上前劝阻,“从长安到辽东龙城,这样走一年半载都走不完,你们就不要跟随了。“

    第一个跟随的百姓洒泪道:“我没有想要跟到龙城,我只是想将陛下送到临潼县,我想临潼县的百姓会将陛下送到下一个县。”

    听到这个跟随的百姓这么说,官员们不再上前劝阻任由他们跟随,而更多的人觉得这办法不错,便纷纷跟了上去。

    还没有到临潼,已经得知何越的骨灰将会经过此地,临潼的百姓远远地就来迎接,直到临潼县,长安城的人才纷纷返回将护送骨灰的事情交给了临潼县的百姓。

    从长安城开始到辽东,一路都有成千上万的人送行,有的人不远数百里来只是为了给何越送上一程。

    赵昊三百人带着骨灰盒晓行夜宿,鞋子都磨破了好几双从长安一直来到龙城,沿途由各地郡县照应,无惊无险地来到龙城。

    提前得知何越的骨灰要安葬在龙城,龙城的大小官员和满城的百姓早就在城外等候。在辽东刺史和军区长的安排,赵昊等人来到冉闵墓附近,在已经选好的地方将何越的骨灰安葬。

    平整地面之后,赵昊在附近捡了一块石子来到墓前道:“陛下,你是一个英雄,赵昊最初便开始跟随你,在你过世之后,赵昊又有幸送你万里。为君有万民相送万里,陛下是个好皇帝。”说着赵昊将手里的石头放置在何越平整的坟上。

    三百护送士兵也各自找了一个石子放在何越坟上,接着军区和地方官员也找各自去找石子,最后是士兵和百姓。

    虽然何越的坟一开始是跟边上的地面齐平,但是很快就垒成一个大包。原本的墓碑眼前就要被淹没,赵昊等人不得不将墓碑前移。

    由于墓志上雕刻着何越的遗诏,因此在往后千百年的日子里,不断有人在何越的墓上放置石子。之后也有人在冉闵的墓上放置石子,逐渐两个墓越来越大最后并在一起。

    有多少石子便有多少荣耀,如山一般高的石子堆将两座墓淹没,后来此地被人称为“双陵”。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