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大结局
    zhu“我觉得南宫家过来不仅仅是摘桃子的,”杨冲锋说得平静,正视着石为为,“他们的胃口有多大,这是不需要多讨论的事。对于大江机械集团而言,目前有多少机会,不知道书记有多少估价。在我看来,大江机械集团最初所选的路就没有走好,到这一步后他们还不反思自己所作的一切,还想在江北省来找机会?找什么样的机会?书记肯定比我看他们看得更透彻,不外乎就是将江北省的所有能够动用的资源为大江机械集团所用,来将他们自己的损失,转嫁给江北省来承担而已。能够家老五真到江北省来,省里有多少立场能够站在他们那边?最为难的终是书记啊。”

    石为为和杨冲锋打交道也不少,却从没有些到他会将话说的这样直白,但所说的道理他心里也是想到了的。杨冲锋说这些,目的何在?石为为没有作声,也没有做任何表示。提到大江机械集团最初的意图,他自己也是对此进行默许的,这时自然不好直认其事。

    “江北省经不起在折腾,大江机械集团要是有诚意要将项目做好,如今好好进行调整,建设进度适当控制,也不会出现最糟糕的情况的,但他们是怎么样做的?从目前所有作为分析,大江机械集团的做法不外乎有两方面。一是转嫁损失,这就需要一个主要的领导在江北省的岗位上,运作南宫家老五来江北省,就是主要的一个步骤。二是将项目资金分步抽走,之后留下空壳子的厂子,拖三五年后,将平春村那片地修建成别墅区,还能够将之前的损失弥补过来。但江北省从省到县的损失,培训出来的这些工人的上岗,遗留给地方要做的弥补工作,还能够指望他们来做?

    我个人认为,省里在这个问题上应该有明确的态度,特别在省政府那边的职位上要预防大江机械集团这种不负责任的损失转嫁。当然,大江流域经济圈虽说不会针对大江机械集团有什么对抗性作为,这一点上我是可以做出保证的。但是,他们要是还有不轨之心,中宇机械集团也是经济实业而不是慈善机构,他们会做出什么样的举措,也就不是经济圈工作小组所能够把握住的。”

    这一番话说出来,杨冲锋也就不在多废话,算是对石为为这边将底线交待到了,他能不能做出自己的选择,也不是杨冲锋所能够决定的。石为为可算是一路听得心惊胆战,这位大家族的女婿,在最为关键的时刻,确实不将他这个省委老大放在眼里。只是,江北省的形势也确实是这样子,乱与不乱,省里的决策确实非常重要。

    不能不拦阻南宫家的意图?石为为就更加头痛了。

    第二天,石为为就到京城去,至于是不是因为杨冲锋所说的一番话,却是不得而知的。杨冲锋在省城里还留了两天,两天里单独见了不少的人。其中在何长宏面前和张韬鹏面前都讨论到副省长一职,也将大江流域对省里的善意表达出来,算是将自己有意副省长一职露了出来。石为为肯定也会从何长宏那里得知这一意图,经这样转折一番,想来他就算一时不能够接受,也会在心里进行比较的。

    当真自己到省里来,大江流域那边谁来主持经济圈的建设工作,就会成为最为关键的一环。这事肯定会牵涉到京城各家,但大江流域正处于起步阶段,用人上京城也会征求江北省和杨冲锋本人的意愿。到时,张政民走进石为为眼里的可能性就非常大的,自己再“屈从”他一回,算是他对自己的一种回报。

    这样的计划会有很多变化和选择,但银河天集团和中宇机械集团目前的影响力已经不小,也能够在这一问题上发挥出一些因素来,使得平通市市长一职应该可以掌控。

    在争取副省长一职的问题上,杨冲锋所能够做到的问题也就这么些了,等省里迫不得已要来讨论时,黄萍会起到不小的作用的,这时候,她也不便于就站出来说话。

    江北省这边的事告一段落,杨冲锋也就回京城去。这段时间前前后后也就一个月了,林佳伦曾说过等江北省这边的事情稳定下来,要给自己将黄家第三代的年轻人都召集起来,大家见面活动,多进行交流,使得这些人认可自己。从目前说来,有大江流域经济圈的业绩,这些人对家里的意思也都会明白了,如果自己没有主动站出来做大家的工作,那他们肯会装着没有那回事,实际上也就让自己在黄家高层里丢一定的分。作为旗手似的人物,除了自己 业绩和潜质之外,要将整个阵营的人都凝聚起来,将力量凝结起来,才是高层里最想见到的局面。此前,在北省和江市那边所作,也都有着效用,让家里高层看到自己的一些做法。

    这次回京城算是荣归了,杨冲锋没有想到到机场里接机的人不少,除了司徒雷之外,黄家这边也有人过来,林佳伦和另一个年轻人站在司徒雷身边,一起在出口处等着。杨冲锋见到三人后,先和司徒雷拍肩表示见面之欢,再和林佳伦握手表示感谢。

    林佳伦握手后,给杨冲锋介绍身边那个人,杨冲锋虽之前见过那人,但名字却没有注意。经林佳伦介绍后,知道是王文勇老人的孙子王清善,是阵营里的重要一员。杨冲锋当即表示了自己的好意,感谢他前来接机。王清善也表示了自己的诚意,说到爷爷对杨冲锋的赞誉。

    “杨少,你和王少俩人就先别客套了,我们快过去吧,今天简叔也过来接机的。”林佳伦说,简叔在黄家阵营里的重要位置,谁都知道,特别是在第三代年轻人里,谁要是能够得到简叔一个好评,那就有着明显不同的发展了。没有像到简叔会来接机,杨冲锋当即快步往外走。杨冲锋第一次到京城来黄家时,也是简叔来接机,如今转眼将近十年,简叔也见老了不少了。

    林佳伦和王清善两人跟在杨冲锋身后也疾步走着,对简叔大家都有着足够的尊重,一身都守护在老爷子身边的人,算是整个黄家阵营里的大管家了,没有具体的权势,可就算在京城里,其他家的那些权重一方的人也都非常地尊敬于他。

    走到简叔的车边,见车窗摇下一些,简叔没有下车来。车边站着一位一看就知道是那种精英特警,杨冲锋对他表示了下,走到车窗外弓腰给简叔问好。简叔将车门开了,说,“杨少,人老了精神就不中用了,我就不下车了。进来吧。”

    简叔说话一直都很平和的,除了那回第一次在机场外见他之外,之后的每一次对杨冲锋都很客气。

    “简叔,您老这么说叫我如何担当得起?见到您老来机场,就觉得自己在工作上所作还远远不够啊。”杨冲锋坐进车里去,说得有些惶恐。简叔来接机,当然不是因为他是黄家的女婿这样的身份,就算是黄炜骅等人从外地回京城,简叔也不一定会来接机的。这次惊动简叔前来,自然是因为杨冲锋在大江流域里将经济圈的两大超大规模的项目做出来了,算是对他的一种肯定。这样的肯定及时对杨冲锋本人,也是做给阵营里其他人看的。

    “在江北省做得好,做出这样的业绩来,连老爷子都连说了三个好,那可是我好些年没有听到的夸奖了。”简叔说,带着微笑地看着杨冲锋。

    “谢谢老爷子、谢谢简叔。”

    “走吧。”简叔说,对开车的司机,也是对还站在车外的林佳伦两人。杨冲锋也对林佳伦和王清善表示了下,要陪着简叔,行程就会改制前所定的了,估计要先到老房子里去。杨冲锋对林佳伦做了个表示,他也就回应表示知道了。

    “简叔,老爷子身子还好吧?”在江北省里应酬不少,又隔好些天没有问老爷子的情况了。“年岁大了的人,都会有这么一天吧,昏睡的时间多,醒来时还是不肯多休息。让人操心啊。”简叔感叹一句,神情里有些黯然。杨冲锋知道老爷子身体虽说不见突变,那是护理得周到,人力抗天,甚至是药物发挥出一定的作用才有这样的结果的。

    “老爷子不肯松懈,也正是他不肯松懈才能够坚持下来吧。”杨冲锋说,也算是对简叔的一种安慰。“说来也是,老爷子前提就提到你,问杨少是不是回京城了。”

    “是我不孝啊,让老爷子牵挂了。”

    “把工作做好,家里就很高兴的,老爷子也是因为你一路走来,所作的事都合他心意,算是近十年来做了一件最让他得以的事吧。不过,你自己还要多努力,走到这一步是很不错,但肩上的担子就会更重了。”

    “是,简叔,我会随时警醒自己。”杨冲锋应到,当年要是没有老爷子对杨冲锋的看好,就算和黄琼洁两人真正地恋爱上了,也未必就会成为黄家女婿。到今时今日,回头看也就更加能够理解这一点,对岳父母和黄家长辈们的一些用意也算是理解了的。如果张馨这时领一个一无所有的小伙子过来,说两人恋爱了,自己会不会接受他?杨冲锋心里也是很犹豫的,担心的就是今后张馨会不会得到幸福?这幸福有没有保障?由此,也就看出当年老爷子对自己的判断与接纳,带着更多的压力,不仅仅是黄琼洁的个人幸福,还与黄家未来的走向也是紧密联系着的。

    简叔的精神也显得劳顿了,在车里假寐起来,杨冲锋在他身边,也就思绪万千。今后自己要走的路,真像简叔所说的,不是成功之后的喜悦与欢庆,而是会踏入另一个平台,担起另一付更为沉重的担子,这是自己的责任与义务。作为黄家女婿,也是黄家第三代接班人的培养,自己就要有这份心怀有这份勇气和担当。自己做好准备了吗?

    到老房子里,黄琼洁听到车鸣声也就走出来,看着杨冲锋等人下车,杨冲锋虽想更快地到黄琼洁身边去,可还是陪着简叔。简叔也不肯要他搀扶着走,身板直着,精神也不错,大概是在车里眯了会眼将精神养好了。林佳伦和王清善也跟过来,平时少有到这边来,但不是没有到过。黄琼洁和他们也都认识的。

    走到黄琼洁身边,伸手将她拉住,有外人在这样表示自己的心境也就达到意思了。两人之前已经将感情上的问题解决好了,黄琼洁能够接受赵莹的存在,能够装着没有那回事一般。家里是不是知道赵莹的事,杨冲锋也不能够确定。估计长辈们那里也是瞒不过的,京城里这种情形也不少,也多采取这种态度的。杨冲锋想从黄琼洁那里了解长辈们的意思,但却一直都没有的到什么有价值的信息,黄琼洁也从不主动提到赵莹,不过,她偶尔会去看看女儿,给女儿带些东西过去。

    这时,黄琼洁还是表现得热烈,与林佳伦、王清善招呼时,手还是牵着杨冲锋不放,等见面的客套之后,搂住杨冲锋的胳膊走。

    进老房子后,杨冲锋与岳母等人招呼,也请林佳伦和王清善坐,简叔也就到老爷子那边去,要看看老爷子的情况。杨冲锋回来,自然也要见一见老爷子的。喝着茶,说着一些江北省里的情况,在家里有岳母等人,和林佳伦、王清善也就没有多谈工作上的事,也没有去讨论江北省那边的政局变动。

    简叔很快就过来了,杨冲锋他与岳母招呼过后,也就对自己表示了要跟他过去,在林佳伦肩上拍了拍,跟着简叔走到老爷子院子里去。每次走进这院子,都给杨冲锋一种充满力量的感觉。这种感觉也不是到是老爷子的存在而激发他,还是守卫在这园子里藏匿着的那些特种兵的气势激发他的潜力。

    走进老爷子房间里,见一种在他身边的医护阿姨在老爷子身边,老爷子却是在睡着了一般。小心地没有让自己发出走动声,怕将老爷子给惊醒了。虽说老爷子每天都嗜睡,但却都不能够睡沉的,也就没有什么睡眠质量的。

    能够有沉睡的机会,对他的身体都是非常有利的。好的睡眠是人体恢复机理的最佳时机。杨冲锋就这样站在房间里,看着入睡了的老爷子,他真是到了风烛残年的程度,虽说脸部保养得还不错,但整个人那种生机已经显得很弱了。心里感概着,对老人也充满了敬意,他的一生完全能够直面任何人,也基于此,老爷子才会在京城里有如此的威望。

    没想到才站不到十分钟,老爷子就睁开了眼睛,人却显得很清醒的。见了杨冲锋,说,“冲锋来了。”“老爷子,您好,我刚进房间呢。”杨冲锋说,简叔和医护见杨冲锋这样说也都很欣慰,这小子难怪老爷子这么疼他,还是有道理的。

    “人老了,就会随时迷糊。”老爷子说,像是有很多话要说一般,也显得比之前要碎语了。这也是一种变老后的自然反应。

    “老爷子,您精神比上次我来时要好多了,早上是不是还在打太极拳?”

    “不打了……”老爷子说,随即看了看简叔,转过来看着杨冲锋,说,“南宫家想到江北省去?”

    “是有这说法。”杨冲锋说。“你怎么想?”“我想还是我来做对经济圈那边的发展更有利。”老爷子说了这几句后,也就不再说话,看着门外似乎又迷糊了。

    回到老房子,林佳伦等人到时没有就等那种烦躁,见杨冲锋进屋子里来,站起来表示,没有人问老爷子见他都说了些什么。在这边岳母留着吃饭,黄琼洁却说家里那边阿姨已经准备好了。一行人也就往别墅去,分开上车时,杨冲锋对林佳伦说了句话:老爷子状况很不错。

    林佳伦和王清善也都没有跟着到别墅里去,而是另约了时间聚会的,林佳伦和王清善都表示他们会准备好的,过一天就安排大家到郊外先活动,之后回会所里在聚会。大体的情况也跟杨冲锋先说了,看他还有没有什么意见。活动的场地是司徒雷准备的,会所也放在添霞欢会所里。杨冲锋自然不会有什么多说,只是对林佳伦等人辛苦表示了感谢之意。

    分别后,杨冲锋和黄琼洁坐在车里一起回别墅,在车里也不能够多表示亲昵,两人坐在后排就手牵着。杨冲锋就说老爷子的情况,黄琼洁虽说是直系亲人,也不会随时见到老爷子的,她自然也是关心着老爷子的身体情况。说到老爷子对他在江北省那边还是分地关心着,黄琼洁也不说什么话,仅仅地将杨冲锋的手搂着,两人靠得很紧。

    进了别墅,见阿姨在客厅里等着,两人并肩手挽着走,使得安贞阿姨放心不少。张馨如今已经出国留学,她也就更将心思放在杨冲锋和黄琼洁两人身上,将杨云峰当着亲孙子一般爱护着。可她对杨冲锋在外另有女人的事,也是明白的,虽好奇另外那女人是谁,另外那个孩子是不是也像杨云峰一般的可爱,但却不会提到这些事,怕让黄琼洁再乱了心让两人闹出隔膜来。

    婚姻上的痛楚她比别人所知不会少,将近十年与张应戒一直都是分开的,两人的婚姻名存实亡,张应戒也不敢到京城里来纠缠,但安贞阿姨也就一直一个人过,将精力都交托给杨云峰、张馨和黄琼洁等人了。虽说心一直都平和,也算充实,可却不想黄琼洁也走她走过的路。见杨冲锋俩人亲密地走回家,心里也就踏实很多。

    “冲锋回来了。”阿姨说,“张馨先还来电话问呢。”

    “那她还不是在梦里。”杨冲锋笑着说。

    “谁让你平时不给她打电话的。”黄琼洁说,三人也就在一楼先吃了饭。饭后杨冲锋和黄琼洁上楼去,自然要做俩人之间要做的事。等忙活完了,黄琼洁说,“是不是今天就去看女儿……”话里的酸意自然很浓,只是也有种大度的样子。

    “今晚我要好好陪老婆的。”黄琼洁心里甜了下,却想到他所说的老婆是自己还是她?

    赵莹产后还没有完全恢复好,就算杨冲锋过去也不会做出什么事来,只是,男人给人分掉一半,阵赵莹还有一个女儿,今后会不会比自己更受宠爱?只是这样的话却不能够说,自己只有大度来让他有更多的认可了,“你还是过去吧,看看女儿,要不她长大了会怪大妈的。”“一起过去?”杨冲锋笑着说。两女虽说早就见面多次,但却绝对不允许他在场的。杨冲锋过去,黄琼洁就会躲开,绝不让他有左抱右拥的机会。两女在这个问题上立场惊人地一致,让杨冲锋也是没有办法。这时试探地说一句,换来黄琼洁在他腰间掐了一把。

    “好好好,老婆饶命,我错了。”杨冲锋连声求饶。“要不是见赵莹妹子一片苦心,才不理你。”对这个问题,黄琼洁虽还是在意的,只是心里已经不会像一开始那样了。杨冲锋想,或许再过几年,两人会住进一栋别墅里吧。只是这时却不能够说,“老大,我还要……怎么又掐啊。”

    杨冲锋将黄琼洁叫老大,自然会在心里将赵莹看成小老婆的,虽说事实如此,但被说出来却是不能够的,黄琼洁自然要警示他,“你还真是属疯狗的。”被骂了,杨冲锋也只是呵呵地笑,将女人抱进浴室里,用行动来安抚才是最有效的。

    第二天上午,林佳伦和王清善早早就到别墅这边来等着,杨冲锋只带着金武一个人去。这种聚会是男人的事情,虽说聚会里有很多女人在那里,但都不会是男人们的老婆。也有带着qing人一起参加赴约的,这种状况也都是予许的。

    都是同一阵营里的人,这种聚会小范围里会比较多,但像今天这种大范围的娱乐活动却很少。一是个人都有着自己的事情要忙,再者就算在同一阵营里也会分成不他的小组合,很难有人能够将大家在平时里召集在一起的。谁会对其他人服气,而认做老大?

    但今天情况却有些特殊,目前在黄家第三代人里,除了李浩之外,林佳伦算是很有些影响力的人了,当然,王清善也很不错,他身边也有不少追随者。这两人就能够召集不少的人,杨冲锋虽说很多让人心中佩服的事,但他平时少有与这些人聚集的,要让大家对他认可,自然也不成。林佳伦的意思就是通过今天的聚会,大家对杨冲锋有更多的认识和感知,之后也就有人知道会怎么办了。家里的意思和阵营里的高层,对杨冲锋的认可已经得到共识,特别是在大江流域经济圈里,中宇机械集团的成功运作,时机恰好地破坏了大江机械集团的阴谋,使得家里上下都有种眼前一亮的感觉。

    林佳伦目前是第三代里级别最到的人,副部级了。这也使得他在第三代里有着更高一些的威信,号召这样一次聚会也就证明他的能力了。

    活动的地点是安排在京城外郊区的一个天然湖区,那里是一个不错的游乐之地,司徒雷在那里也是有股份的。杨冲锋与林佳伦、王清善三人到时,其他人也都先到了。司徒雷虽说不是黄家阵营里的人,但却和黄家很友好,这时就站在入口处亲自来等。司徒雷身边,自然有十多个黄家阵营里的人,清一色都是三十出头。

    杨冲锋的车停下后,金武控制得非常好,正是把准了司徒雷走过来的距离。恰好是够得上给杨冲锋开幕,但门却已经开了。这样即将司徒雷的姿态做出来,而杨冲锋这边在朋友面前也没有做大的意思。当然,这些也都是做给其他人看的,在阵营里更多的都是因为利益而捆绑在一起,和朋友之间关系是不同的。

    杨冲锋下车后,林佳伦和王清善两人就抢步到杨冲锋身边来,摆出一副完全是杨冲锋小弟全听从他意志的意思。这种姿态做出来,对林佳伦熟悉的人也就在心里有了很强烈的感受的,大家对林佳伦对人处事上比较熟悉的,虽也知道平通市和江市之间的两市共建关系,但都没有往更深处去想。林佳伦在江市那边的情形,当初虽不妙,但黄家阵营里的其他人,真正知道的人却不多,他不会将自己那种状态四处去说,就算家里的人也少有得知详情的。

    林佳伦将所有前来迎接的人都一一地介绍过,杨冲锋面色和善带着微笑,与这些人握手,显得很有力也很有诚意。等都见过了后,林佳伦说,“怎么,没有见黄大少?”

    众人说黄大少还没有到呢,黄沧海是黄家正宗的大少,又掌控着大华集团,在京城圈子里都是数一数二的人物。这帮子人,就算有个别人在心里对他不看好,那也不敢表露出来的。司徒雷就说,“黄少给在路上堵住了,京城的车道太窄,也是很无奈的。”大家只是在怪京城的交通不行,可谁也没有想过自己本来就不该买车的,车少了看是不是那路就宽了?林佳伦得知黄少没有到的原因,也就引着杨冲锋往里走。

    今天虽说杨冲锋才是主角,但此时林佳伦却要做好这个绿叶,才能更好地将杨冲锋这朵红花映衬出来。走到湖边的度假村里,可没有会所里那种大厅堂,但大包间却是有的。只是这里男人就有十多人,加上随即会到来的一些女人,那就将近有三十个人了,再大的包间也都装不下。要是太挤,自然就没有那种气氛了。

    湖边的度假村建有包间,自然也就有绿地和亭子。如今是在十月天,也还不冷。林佳伦和司徒雷先就计划着占三个包间,能够将人都容na下来,只是这样却不方便进行沟通的。杨冲锋到这里后,见大家对这一安排虽不说什么,但也体会到有些不便的。

    这些人里,主要分两类。一是在体制里走的人,外放的有,在京城一些部门里的也都有。一般的也就在处级和副厅之间,而副厅的人就很少了。毕竟家里的资源有限,能够将林佳伦支持到副省级,将杨冲锋支持到如今这样的地步,就是很不错的局面了。

    另一类人却是在办着公司拼打商场,这些人平时就更加忙碌些,有大华集团在背后支持着,做商业也容易出些业绩的。但要进一步做大做强,今天这样的聚会就是他们更好地机会。杨冲锋不说黄家女婿的身份,就他对银河天集团、柳河酒业集团等方面的影响力,就值得这些人靠近来,给今后留出一条大道来。

    两类人里,各自的心思也不同,从政的是站多数,他们这些人平时在自己圈子里是很有些地位的,只是在杨冲锋等人面前算不得什么业绩成就了。可心里有自己的那一个天地,会不会就次认可杨冲锋为大家都核心,也还要看那个从中得到多少利益的。这些人平时也都是精打细算之辈,如今在这一关键时刻也会待价而沽,各怀心思的。

    大家平时没有在一起坐,此时要有更好的交流平台,当然,这种大众场合下也不可能有真正的交心之言。但却不妨碍彼此留下好印象,给今后留下机会。

    杨冲锋也就建议大家到长亭里去,那里虽说还有一些其他人在,但他们要过去后,那里的人自认会空出不少地方来的。长亭里两边都有人坐的木质坐处和靠处,三四十人聚在一起场面就大了些。但却不会有太多的妨碍,当然,在这样的场景下对私下交流又有所不便。谁要是想单独亲近一下,表示自己的态度,那就会给其他人都看在眼里,自然也就做不出这样的事的。

    因为晚餐之后,还要到会所里去活动的,杨冲锋提议之后,林佳伦等人也觉得这样不错。到长亭后,有金色的秋阳,也有凉风从湖面吹来。杨冲锋说,“这里就很不错,平时大家都在办公室里呆惯了,吹一吹风,见一见太阳,对身体和精神都有好处啊。”

    “那是,平时就算在心里想,却也没有办法做到啊。”林佳伦说。

    “杨少,听说当年在柳市时,大冷天里都要在柳水里来回游十趟,如今忙起来只怕都没有空闲游水了吧。”司徒雷说。杨冲锋就笑,在平通市里确实不便,但工作不忙时还会去做的。正说着,度假村的人也就送来饮料酒水和吃物,更有一帮子女人也都走过来了。这些女人,杨冲锋却不认识,多数是一些爱出来玩的,也有几个是混在京城里的小影星,或什么预科节目里出彩的女子。到京城里还没有找到什么适合的机会,就想出入这样的聚会来寻找到她们的未来,也算是她们在京城里的一种生活方式。她们在一般人眼中自然是很有些“星韵”,可在京城圈子里混,就有很好的眼色,每到一个场合里,就能够一眼看出谁是这里的核心。

    有两个女人确实是这群女人里最靓丽的,走进长亭后,就直接走到杨冲锋身边来。一个看着杨冲锋,带着淡淡的笑,那意思自然很明确的,另一个却到林佳伦身边,也不知道林佳伦是不是认识她,将手里的酒杯递给她,那女人就转手给杨冲锋身边的这个脸蛋看着丰润的女人手里。女人接过,很自然地递给杨冲锋,就像这一切都是很熟悉似的人。杨冲锋虽说在家里还在为女人之间的事而伤着,可在外面应酬却要显得很大方才行。

    接过酒杯,说了声谢谢。让女人做到自己身边,女人主动去要了杯红酒来,杨冲锋等她站到自己身边后,用手轻轻揽住她的腰,对林佳伦等人说,“来,我提议大家先干一杯,就为我们今天能够晒晒太阳,吹吹湖风吧。”

    “好。先干一杯。”林佳伦说,其他人自然也都站了起来。第一杯酒后,林佳伦和王清善也都给杨冲锋敬酒,各自表达了心里的那份意思,两人带了头后,其他的人也都一个个来敬酒,算是表示自己的态度。

    这一次聚会,杨冲锋有几个方面特别露脸,一是喝酒,与大家敬酒和回敬时,虽说杯子不大,但一人两杯也就很不得了的。而倒酒时,都用一个酒瓶倒完再开一瓶,绝对没有作弊弄假。二是游泳,在湖里远远地游着来回,将那酒气就给消耗一空了,当真就酒当成能量一般,让大家羡慕而又无法做到。三是女人缘,到来的这些女人,可不知道怎么地都想和他靠近,请来的这些女人不是会所的小姐,她们虽说不会让参加聚会的人受太多冷落,可却有自己意愿的。这也不是谁能够勉强的事,黄沧海独身又金多,但却没有杨冲锋那边让女人迷恋。

    在京城里,除了要和林佳伦与这些年轻人聚会,也要拜见王文勇等人,对于江北省副省长一职的运作上,黄家已经有了共识,但杨冲锋拜见这些老一辈人,那只是他的一份敬老之心。

    石为为先杨冲锋两天到京城里的,可也一直在京城里,不知道他这时是不是改变了支持向文勇的态度来没有,同时,也感觉到自己不好先给他打电话去,怕石为为误以为自己逼着他表态。

    一省之书记那是封疆大吏的,也不是谁就能够将他们逼住胁迫。来京城前自己在生理研究表达了意思,而黄家这边在南宫家呼声最响之际,将杨冲锋已经推出去了。江北省要怎么走,大江流域经济圈要怎么发展与规划,京城里的大佬们都会仔细地斟酌的。江北省省委的态度固然重要,杨冲锋等了三天后,还没有见石为为有什么意向,也就准备回平通市去。

    就算省里不表态,也不代表能够拦阻杨冲锋的进程的,回平通市去,那也只是表示自己一个态度――对上级的安排,自己会无条件地服从。

    离开京城之前,杨冲锋还少听黄琼洁的话,见一见女儿和赵莹。黄琼洁自己不肯一起过来的,如今女儿已经有四个多月,肉乎乎地极为可爱。在赵莹怀里吃着奶,见杨冲锋到来后,赵莹下意识地将那ru遮盖起来,女儿可就不依了,哭起来。

    杨冲锋见了忙去抱女儿,但女儿却对他不熟悉,越发地哭闹起来。“再给她吃,还没有吃够呢。让她误会了,以为我是和她来争奶吃的。”杨冲锋笑着将哭得正狠的女儿交回送到赵莹怀里,要赵莹脯ru。见她有些犹豫,说,“有不是没有见过,吃都吃过多次了,只是那时没有汁而已。”赵莹听他说得这样不堪,顿时一脚抬起踢出来。

    自然不会踢中杨冲锋的,赵莹都是等杨冲锋逗她到那种程度之后,才会积极主动些的,平时比黄琼洁都要羞涩。但此时还得先哄着女儿,不要让她闹才好说话。见赵莹露出饱满的ru来,杨冲锋就做出咽口水的动作,故意给赵莹看。赵莹虽做势要再打他,还是由着sese地看着自己。

    两人闹一会,杨冲锋就将自己回京城的情况跟赵莹说了,听说又要离开,心里不由地有些黯然,只是没有表露出来。杨冲锋自然能够体会到的,赵莹个性里很独立很坚强,到今天这种结果也是自己做出的选择,不会对杨冲锋有多少埋怨。杨冲锋等女儿吃饱睡了,给保姆抱走后,也就搂抱着赵莹要讨一口奶吃。赵莹便掐他,只是杨冲锋却不怕这,蛮缠着,赵莹真就搂出来,让他吮啊吸一口。得逞后,杨冲锋提出要更多的要求,说是要很久没有跟赵莹做了,如今这么久了也该能够那个。赵莹狠劲地掐他,不准他胡思乱想,随后又要他到姐姐那里去,找黄琼洁解决这样的问题。

    回到大江流域经济圈里,这边的工作很有序,省里那边的波动没有过多地波及到这边来。就算南宫家老五到江北省里来任职,也不见得就真能够将大江流域这边怎么样的。毕竟大江流域里有着一定的独立性,杨冲锋要硬抗着他也无法击破这边的防线。

    倒是江北省里,杨冲锋竞争江北省副省长一职的风声也给吹出来了,而京城另高层领导意属另一位外地降落下来的人,两种说法在省里流传着,让大家也不知道要怎么来采信。一时见谣言四起,同时,对大江机械集团那边也有一定的谣传,而以平春村为中心的金水县人,之前大江机械集团对他们进行职业培训,招进厂里做工人。但约定的时间已经过了,大江机械集团不仅没有开工的迹象,反而将所有的建设都停了下来。村里那不的人虽不知道内情,但却能够看到他们建设的情况。

    当初招工培训时,大江机械集团对每一个培训的人还收取了一些费用的,这些费用县里和市里都承诺会退还的。之所以要交这一笔钱,也就是押金的意思。你人在这边参加培训了,今后就得在这边的工厂里服务,要是到时学到技术而走人了,这些钱也就作为技术培训费归大江机械集团所有。进厂服务了,市里就会给工人进行返还的。

    然而,时间已经过了之前的签约时间,大江机械集团没有了动静,这就影响了这一批工人的上班。与他们相似的情况,中宇机械集团的人却已经上班领导工资有力自己的待遇,这批人数可不少,总计有两三千人。听到关于大江机械集团的传闻后,也就坐不住了。聚集起来到江北市里要讨说法。市里以向文勇、关睿等人做了大量的工作,金水县里也是派出大量的干部来做这个安稳和劝服工作,可都没有什么收效。工人们提出的要求不高,要么上班按合同办事,要么赔钱,按违反合同办事。

    石为为本来在京城里躲避着,对于江北省的那个职位,他目前知道自己已经争不到了,既不是南宫家的对手,也不是杨冲锋的对手,索性躲远一些免得两边得罪。但江北市里出了这么大规模的群体事件,他就得出来灭火了的。

    回到省里,石为为召开了紧急会议,责成省政府宏观指挥下江北市具体落实解决这个问题。但仅仅退赔工人所交押金,就是一笔不小的资金,更不要说之前在支持大江机械集团建设中市里、县里所作的不少无偿贡献了。但问题就算再大,损失就算再多,那都可以归结到工作上的事。对于工作而造成的损失,那都是国人所能够接受和原谅的,没有人会追责。

    但头痛的是怎么样安置这些工人,他们已经参加了培训,能够上岗了。之前,之考虑过这些工人可不能够被中宇机械集团给挖走,定出来的条款对这一项要求很严,处罚也严。如今无法上岗,工人也就要依例进行要求赔偿,要不就要上岗。这样的要求虽不算过分,可江北市里又有谁能够将三千人安排下来?就算三百人都没有岗位安排的。

    工人们一闹,平春村那边也就有人闹起来,对一开始县里征地将大片良田就这样送给不liang开发商,做出了质疑,而那些六十岁以上的老者,却一起到市政府里要求给个说法。他们只认良田里种稻米,对招商做项目怎么解释都不肯听。这样一闹,虽说惊动了一些媒体,但京城那边也不行看江北省的好戏,舆论宣传上也就没有太大的风波。

    作为省委shu记,石为为还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压力,他也拿不准对于那些工人的事,会不会是杨冲锋的一种手段?如果是,那他是将南宫家列为目标,还是将省委列为目标?第二天,石为为也就做出决定,一是要胡晋楠约见艾孟冬,对大江机械集团的项目要怎么样运作,给省里一个明确的答复。二是让何长宏找杨冲锋见面,将省里的善意表达出来。

    杨冲锋很快也就到省里来,这样的姿态也是表明自然与工人围堵江北市市府的事没有关联的,当然,信与不信那都在于省里,他也不会去辩解什么的。见到石为为时,何长宏也在办公室里没有走。

    三个人就大江机械集团的项目做了讨论,杨冲锋还少对这项目没有看好,论调和以前一致,只是这一次表示可以考虑将大江机械集团收纳进大江流域经济圈系列里去统一运作,但要让艾孟冬服从大江流域那边的安排。这样的事自然很难办成的,对三千多的工人接纳到大江流域里去上岗,杨冲锋表示只要大江机械集团给出明确的说法后,对此事不追责,可以将这些人都接收过去。这样一来,江北省可以选择的立场就没有多少了。

    大江机械集团那边不肯直接回应这件事,艾孟冬也一直躲在京城里,杨冲锋也就表示无法插手的。石为为只好再次进京,交涉无果。回来后就召开了省委常委会议,将这一事件进行通报,在会议上还通过了两件事,一是省委改推杨冲锋出任为江北省副省长,二是对胡晋楠引进大江机械集团项目工作没有做好,而受到点名批评。

    一周之后,周善琨和杨冲锋两人从水路上到平春村江边的江堤上,接到黄萍给他打来的电话,在电话里告诉他最想听到的新消息。京城那边已经对江北省所做的推荐表示了认可,接下来要走的程序将有中组部和江北省协调来完成,至于杨冲锋什么时候到省里就职上任,还要等一段时间的。这样的事已经是形势所迫了,杨冲锋虽知道这样的结果是必然的,听到黄萍来电后,在电话里躲过周善琨一些,脸严肃着说,“好的,领导你看我们什么时候开一个庆祝见面会?有多久没有吃你了,记不记得日子?”黄萍在电话另一端说,“呸,有你这样色的副省级?休想。”

    官面上的消息却没有过来,中组部到江北省后对三个人进行考察:向文勇、孙政和杨冲锋。而领队的人正是何琴,杨冲锋虽说认识,却也规规矩矩地接受考察。

    一阵风之后,虽说都知道副省长一职会是杨冲锋的,但毕竟还没有下文来,人大那边选举等方面的问题到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大家也都是在等京城那边的运作而出结论,但结局已经不再让人猜测了。

    最头疼的还是大江机械集团,在平春村那边停着不动,给江北省造成了很大的被动。杨冲锋这天到省委里给石为为进行汇报工作,正说到对大江机械集团方面的工作设想,却突然来了电话。杨冲锋没有接,可金武却在外面求见了。

    随即知道是京城那边传来恶讯,老爷子突然昏迷不醒,进住医院里抢救。石为为知道这些问题,也就要他先赶回京城里去。

    到京城后,一大家都人也都到了医院里,大家脸色都很不好,杨冲锋不知道老爷子病情如何,来不及跟岳父母问好,先走到简叔面前问了老爷子的情况,得知目前虽说昏迷,但至少颅腔里有血块压着血管,做手术后有可能恢复,只是成功几率不算大。

    现在也就唯有在等,抢救室里已经在做手术进程中,手术成功,老爷子还会继续ting下去,要是失败只怕就只能见最后一面了。人们都压制着,杨冲锋跟岳父母招呼后,和黄琼洁坐在一起,见她脸色很不好,之前肯定哭了,也就握zhu她的手给她安慰与力量。

    黄琼洁见杨冲锋到来,忍不住有轻声哭起来。此时,突然有人说,“大妈,不哭了。”

    杨冲锋抬头看时,却见是赵森在面前说话,手牵着杨云峰的手。两人一起看着黄琼洁和杨冲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