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形势初定
    会议室里心态复杂的就不单单是石为为一个人,张韬鹏见杨冲锋走进来,也是心里一片乱着。对中宇机械集团此时就异军突起,将大江机械集团打得措手不及,也是相当郁闷的。张韬鹏的郁闷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实现都没有半点消息,这让他心里不怎么好受,不仅让他担心这大半年来的精神损耗,更重要的是说明大江流域那边还是不能够和他走到那种程度来,也使他一开始向借用大江流域的崛起之势,加强自己的阵地之争无形争就弱化了。二是大江机械集团如今留下这样一个摊子来,也是江北省省政府这边的一个难以消化的东西。虽说是胡晋楠这个常务副省长在主抓,他在政治上受挫张韬鹏固然乐见,但经济建设上遇到这样的事却不会开心的,这个苦果还得有大家来分担,当然,板子会打下来,只是轻重而已。目前大江机械集团还没有进一步明确的动向,一直在拖着,就使得省政府里的工作更加被动。这些难处积下的怨念,张韬鹏也只有找杨冲锋来担一点点,只是这样的想法不会表露出来的。

    其他的人,对大江流域那边多数只剩下仰望的份了,就算心里有什么想法,也不会对杨冲锋等人产生任何作用,这时要是将心态调节好,才是最为明智的选择。对杨冲锋和刘振中等人的到来,看他们的眼神里,就更多的是再找还有没有留给他们的机会。

    当然,像李雷等人已经陷得比较深,要重新选择就不容易的,也不肯做这样的事。只是李雷、胡晋楠、梁为民等人这时也不能够发出什么声音,今天胡晋楠还被迫要到门口去迎接级别比他低的人,将示弱的姿态做出来,心里的感受自然就激烈着。

    石为为等人也都站起来,表示对杨冲锋的欢迎。见面的程序做过了,让整个会议室都显得和谐而喜庆,杨冲锋才让刘振中代表大江流域里进行汇报工作。按说,大江流域里,张政民才是常务副市长,这些工作的汇报主要改由他来做才对。只是这一次工作的汇报侧重在中宇机械集团和银河天集团的营运上,而两市共建的工作在这样的营运中表现出足够的能力。张政民如今负责招商引资方面的工作,侧重在洄水县之外的区域里,他平时也会跟省里有着直接的接触。

    对于大江流域里的工作汇报怎么样安排,石为为自然不会提出书面来,但却也能够看出平通市政府里的一些变数,对于这样的变数,他一开始也是持有疑惑态度的。随后的一些动作和工作安排中,也看到了张政民在市里的一些表现,李卫国知道自家老板对这个事情表示关注之后,工作就做得更细了,甚至连张政民一天都多少电话都能够弄清楚。众多的证据面前,石为为对杨冲锋这次工作汇报最出彩的时候,让刘振中来做,也就表示了理解。

    这样的工作总结性汇报,也就是江北省和大江流域之间一刺对工作上的交流势态,单纯针对工作上的意义不多。汇报的内容也都是双方先就知道了的,做出这样一种形式来,表示双方之间的关系而已。

    但这样的事却又是不得或缺的。

    汇报之后,省委隆重地进行了酒宴招待,杨冲锋给领导敬酒的同时,领导们也代表省委或省政府给大江流域经济圈经济建设工作中,取得卓越成就的英雄们进行敬酒。杨冲锋虽说谦虚推辞,但石为为当先做出姿态来,张韬鹏有样学样地做,杨冲锋也无法推掉。其他的领导来敬酒,杨冲锋喝到第六杯时就不肯再接招。他在平通市里喝酒只是三杯的事,省里自然也是知道的,何长宏邀约周善琨一起给杨冲锋敬酒,将最后一杯给封住了,也算是打一个句号。胡晋楠倒是跟在张韬鹏后紧随着,也能够与杨冲锋喝了一杯,这杯酒虽说很苦,却不得不喝下去。

    工作汇报其实远不止于此,杨冲锋等人与省里众人告辞离开了,之后还会留下来,跟一些领导进行接触汇报或讨论今后大江流域和江北省之间在经济上的合作事宜。大江流域已经取得这样炫目的成就,这成就随着时间的推移,在终端市场里占据的份额越来越大后,效果就会更加明显。今后在江北省里,不论是经济工作还是政府方面的工作,也都会更多地与大江流域进行接触,互通信息。在双方之间,江北省自然就会居于弱势地位了,这种弱势就算江北省不肯承认,那也不是不承认就不存在的现实。

    等杨冲锋等人给何长宏送到酒店门外后,省里的其他人也就跟在石为为身后离开,上了车也就各自离开了。这一次大江流域到省里汇报工作的影响力,也会随着领导们的散离而扩展开来。

    石为为坐进自己的车里,脸上就将之前的那种笑容收起来,不是对大江流域有今日的成就而不喜。经济工作有这样的成就,对他这样省委shu记说来自然也会有重重的一笔,这一笔对他仕途的升迁有种重要的决定性的作用。只是,如今的江北省早就不再是之前那首如臂使指一般受控制了。

    不单是大江流域崛起后会影响到江北省的政治格局,省政府那边随着胡晋楠的低调,会有多少影响,此时还看不出来,但张韬鹏哪会不借机发动他的影响力出来?而之前省里想京城里推举两给人名来竞争副省长一职,如今都半年多了,还没有定论。

    尽管前一段时间盛传南宫家的老五会到江北省来,但随着中宇机械集团的强势营运后,大江机械集团的挫败,石为为觉得省里又该有说话的机会。但与京城那边沟通,却始终没有得到积极的回应。而此时,省里面甚至有这样的谣传,说中组部鉴于杨冲锋在大江流域里的表现,要将他安排到江北省里来出任副省长。这个谣传说怎么样产生的,李卫国也是说不清,只是在某一场合下听到,说的人是带有玩笑的性质。

    但这样的传言却像是烙印一般,让石为为无法丢开。今天见杨冲锋也没有从他的神态语气里看出多少端倪来,这个职位真要是失去,那在江北省里的影响力会进一步缩小的。

    目前,省委里还没有多少其他的声音,虽说省委纪委书记已经是黄萍了,这件事对于石为为说来也不是能够掌控的,纪委自成一系,周家在京城里使力,而黄萍有得到纪委里德高望重的老革命支持,谁想干扰这结果那也是不可能的。黄萍出任纪委书记之后,倒是没有什么异动,对省委这边也没有过多的表示。

    石为为知道黄萍身后的周家,早在她来江北省前,就在谋取这样的位子了。但他在京城里的背景不是周家的对手,也就不肯在做坏人而在这一事情上使用手段,顺其自然而已。不过,杨冲锋和黄萍之间的关系可是不错的,不论是在平通市那边的工作,还是在省里对陈佳问题上,黄萍都选择了站在杨冲锋一边。其中深层的隐意石为为也是有所了解的,在北省里,周家站出来与南宫家角逐,要黄家出力,周家自然会在江北省为黄家的人出力。

    那今后呢?黄萍还会不会坚定地站在杨冲锋一边?

    这个问题对石为为说来也是很头痛的,江北省三方势力里,大江流域目前的崛起虽说还没有直接影响到省里的决策,可在省政府方面的工作上,对省里的影响已经很大,甚至在不少方面,省政府都要看大江流域那边的情势才能进行决策的。

    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之间的关系,石为为自然有着深刻的理解,也因为这样,一直在期待着要将副省长一职拿下来,而南宫家暂时有困难的当口,石为为高兴之余,看到曙光的同时,却听到对杨冲锋的传言,就像将一碗鲜美的汤喝下一半了才看见汤里居然有一只苍蝇。这个比喻是有些过分,不过,石为为坐进车里阴着脸往后仰着,两眼闭着。坐在副驾驶座上的李卫国就知道老板此时心里争烦闷着,对司机看了一眼。司机自然也是玲珑的人,知道气氛和眼色,小心地开着车,不会惊扰住老板。

    过一会,石为为说,“问问秘书长是不是过来了。”这句话虽没有一点征兆,李卫国还是知道该怎么做,应一声,给何长宏打电话去问。随后扭头会去看这后排,说,“秘书长已经过来了。”

    石为为没有说话,一直到车进省委里,他和何长宏讨论问题多是在办公室里进行讨论的。才走到二楼,何长宏的车也就跟了进来。到办公室后,李卫国将两人的茶泡好,何长宏也就进到办公室里来了。

    石为为对何长宏表示了下,示意要他坐着,李卫国出了办公室之后,石为为才看着何长宏。何长宏说,“那边已经安置好了,书记放心。”这时才chu夜,对大江流域里来的人会怎么样安排,石为为自然不会多去关注的。只是何长宏又怎么说这第一句话?

    “嗯。”石为为表示了下,过一会儿,觉得有些话是得自己先说,这个秘书长虽说好用,可这时是不会主动地配合自己的思路的。“平通市那边这次到省里来,不会是单纯为今天的汇报工作而来的吧。”

    “……”何长宏自然也有些感觉,只是不知道老板指的是那些方面。

    “说说你的想法……”石为为见他不上路,也就直接点出来,要是和李雷等人谈论这些事,就没有必要这样费心的。不过,就算如此,对面前的这个大管家还是比较满意。

    “书记,大江流域目前走到这一步,特别是在外省建立十多个两市共建的经济合作市,其经济效益目前已经见到一些势头了,等这些合作进一步加深后,其积极意义不论是从经济上还是从政治上,都是不可忽略的重要力量。我觉得,在这些方面省里应该更主动地做出姿态来,这样我们的选择是不是就更多一些?杨市长这次来汇报工作,我觉得会再次提起之前的那个问题――大江流域的重心向江北省省城偏移的规划。”

    “嗯,这是意料之中的事。双方的合作与渗透省里还是要力争主动一些,省政府那边在具体工作上,还没有对这个问题进行沟通。”

    “省政府那边沟通不会难,韬鹏省长对经济建设工作一直都是积极的态度,只是具体的方面省里有哪些要求,大江流域那边优惠提出什么样的条件,倒是要仔细的斟酌才是。作为江北省,我们不可能与其他两市共建的经济合作市那般的优惠政策,就算省里要给什么政策,那也要有所区别。书记,这个应该不难争取到吧。”何长宏在省委秘书长的位置上,虽说不会过多地涉及到经济建设的具体工作,可对大致方向还是有研究的,要不怎么能够更有准确的分寸来处理省里方方面面的矛盾?

    “长宏,你看可不可能尽早地将大江流域那边的态度摸出来?另外,省政府那边你就先将这个意思透过去,免得省委省政府口径不一,工作就被更被动一些。”

    “好的,书记。”何长宏说,对于摸一摸杨冲锋的底细,这样的事肯定是他来做,大江流域经济圈那边的工作本来就是他在负责的。两人在办公室里就这一方面的问题深入而细致地讨论,何长宏没有隐瞒自己的看法和观点,而石为为也就在与何长宏探讨问题时,才显得有话说,而在其他人面前却一直都是惜字如金的。

    但石为为在何长宏面前却很少讨论一些人事上或对江北省大势走向上的问题,对省委shu记的权力问题,也极少跟何长宏进行讨论。两人在这些方面的思维不同,何长宏那种大气而用阳谋的性格和石为为那种善于在关键时刻进行推手的做法,俨然是难有共性的。

    李雷等那一帮子人却是与石为为相吻合的,但在省里这个副省长的职位上,他也很少和李雷等人进行讨论,设计到京城里的一些事,他也无力没有更好的作为,所以也就三缄其口,免得自曝其短。

    对于杨冲锋这次来省里,会不会谋求副省长一职?这个问题始终在干扰着石为为,他所推荐的江北市市长向文勇,在省里或许有一定的优势,但在京城里优势就荡然无存,资历倒是有建树和潜质就无法和杨冲锋这样的人比。这个问题闷在心中,让石为为一直都不舒适。不过,杨冲锋本人想必不会亲自来说吧。

    知道李雷、胡晋楠和向文勇等人在会所里等着他,石为为却不想这时就去见几个人,何长宏走后,心里对杨冲锋今后的去向问题不踏实。也就先和京城联系,看看京城里是不是有什么传言,如果京城那边有明显的动向,江北省这边也就得将态度进行调整。和杨冲锋之间的关系,一直都是这种有利益冲突却又有共同利益的矛盾体,只是看着没有处理才对自己最为有利。

    通话之后,京城那边却没有提到黄家在这一职位上有什么表示,反而是南宫家对江北省的意愿表现得前所未有的强烈。之前,南宫家的老五准备竞争江北省副省长一职,石为为是知道的,也对此有很多的担心。等大江机械集团被打击后,京城那边一度对南宫家老五的提法就消失了,却不料这几天比之以前更加强烈,那会有什么样的结果来?

    真让南宫家到江北省来,这边会有什么样的结果?南宫家强烈争取到江北省来的目的,显而易见是为了大江机械集团的。之前,石为为会对大江机械集团进行包容,当着没有看见。但如今江北省这边形势严峻明朗,南宫家还要在大江机械集团上做文章,就会将这里的大好形势破坏掉,作为省委一哥也会在这样的事上受到牵连的。

    杨冲锋也不是吃素的人,会为了维护大江流域经济圈的利益,也是为了中宇机械集团的利益,他哪里肯再给南宫家退让?双雄相拼,结果不一定是两败俱伤,但江北省里像胡晋楠等之下的那些人必然成为炮灰的。这种情况一旦出现,他今后哪还有进步的机会?

    得到这样的消息,石为为就有些坐不住了,只是,杨冲锋还在省城里,也会再见自己的面,就这样去京城也不适合。只是,京城那边会不会在南宫家的强力压制下,成功赢取了副省长一职?

    李雷在会所里等了两个多小时,却没有见到石为为,向文勇过来见他也是为了副省长一直的,要商讨一个办法看怎么样才能让机会再大一些。等得心急,李雷才联系李卫国得知书记还在办公室里一个人在想事。李雷和胡晋楠两人也就到省委里去,见石为为当然不是为了敦促的用意。老大有烦恼,这些下面做小弟的知道了自然要过来分忧,即使不能够出力,帮一个人场也能够表示心迹的。

    见李雷等人过来,石为为也不多说自己的心事,下到今晚还得见一见向文勇对他做些勉励。只是才知道南宫家老五那边的动向,就算勉励的词语心里也觉得太飘了。说出来会有多大的意思?“让向文勇先走吧。”石为为在走出办公室时对李雷说。李雷有些突然,不知道怎么会又有什么变化,但还是在电话里跟向文勇说了这事,让他先走,书记这边再联系。

    到另一个会所里去,免得给向文勇碰上不便。进了包厢后李雷等人也就将服务女所做的事也都抢过来做,茶端上后,便点了些石为为平时喜爱的食物。之后就静下来等石为为的消息,他们知道事情有变,本以为大江机械集团的失利,南宫家的争胜之心不强烈,省里会有更多的话语权,才再次将向文勇找来,要面授机宜让他到京城里自己也找一找机会的。可石为为在办公室里不去见人类,自己有重大变化。

    李雷等人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杨冲锋到省里来的原因,却知道向文勇的希望较渺茫了。

    “京城那边有大变化,之前传言最大的那位,如今的势头更甚了……”石为为说一句,算是对李雷等人的一个说明。而这件事,也是李雷等人知道的,这时先告诉他们也好有一个心理准备。

    李雷等人听到这消息,不禁都丝丝地抽着冷气起来,石为为口中所说的那个人,他们虽不知道就是南宫家的老五,但也知道是江北省包括老大石为为在内都无法相抗的人,一时脸色都烂了起来。不知道要怎么说,心里有很多话都被压在口里。

    过一会,李雷觉得还是心里不甘,说,“书记,就这样等着没有争取的余地了?”

    “有啊,只是争取的机会也不是省里的,从京城那边得到的消息来看,至少有九成的可能性了……”石为为虽说不想认同这一事实,但却不是他能够改变的事。

    “那、那今后省政府那边的工作就更加复杂了,书记,省里……”胡晋楠说,他也不知道南宫家老五与大江机械集团之间的关系,石为为不会把这些深层的东西说出来。

    “多事之秋啊……”李雷说。几个人默然无语,都有着更多的无奈,李雷等人多是为向文勇有所感念,而石为为却为今后的江北省乱局而心忧不以。

    第二天,杨冲锋和刘振中就分头行事,各自汇报自己的工作。刘振中主要抓的是实际工作,自然到省政府那边去。而杨冲锋却到省委里来,他也得到京城那边的消息了,南宫家对大江机械集团失利的不甘,南宫家老五要争取到江北省来,得到副省长职位后,就能够更加直接地利用省里的资源,改变大江机械集团的状态。

    京城那边的压力不小,江北省这边自然也会有更大的压力,对于石为为如今的态度,虽说对大江流域还有保留,但不可能希望江北省这边再闹出什么乱子来而是的他已经到手的政绩就这样给破坏去。江北省对副省长职位的话语权不大,京城或许不会听江北省省委的意思,但却也会征求省委的意见。这时,见一面,或许能够找到更多共同的利益。

    到省委里,李卫国见杨冲锋再次来见书记,心里觉得他也见书记未免太容易了,只是李卫国也不能够拦阻的。杨冲锋是什么人,而此时大江流域那边是什么样的状况,他是心里明白的,笑着站起来将杨冲锋引进老板办公室里。

    “……大江流域里目前的主要工作目标,还是遵照之前制定的工作规划,在一直两年里不运作第二期项目,而是将现在的成果稳定下来。两市共建也会稳住目前的步子,探索与总结出更多的经验后,再适当地选择其他的地域。”杨冲锋对自己的汇报进行总结似的概述,更细的问题也不必要说出来,石为为也不会将注意力放在具体工作上的。这种工作汇报,更多的是一种对省委的尊重而已。

    “江北省与大江流域其实就是一个统一体,省里会为大江流域经济圈建设作出更多的支持,具体的问题可与省政府那边直接联系,当然,有什么问题要省委出力的,省委总会做到让大江流域里满意为止。”石为为这算是说得最长的一句话,也将省委的态度直白地表露出来。

    “谢谢。”杨冲锋说,对省委能够有这样的态度,他自然要表示的。

    “应该是我对你们表示感谢啊。”石为为说,索性将意思表露更到位些。

    “书记……”杨冲锋欲言又止的样子。

    “先就说过了,有什么问题省委能够做到的,只管提出来嘛。”石为为显得大度,也让两人之间那种关系更融和些。

    再犹豫了一会,见石为为要说话的样子,自然知道他会在鼓励自己说出事来的,就抢先说,“书记,我听到京城传来的一个消息,不知道是真是假,不知道书记是怎么判断的。”杨冲锋这样说,那是表明自己确实知道,但省委shu记肯定也知道。两人对各自在京城里的事,都明白的,也就不需要隐瞒着。

    “哦,什么消息?我可不一定有你灵通啊。”石为为说,这也是事实,他的资源无法和杨冲锋比的,说这话多少有些自嘲也有些酸味。

    “据说在京城里南宫家那位老五有很大的呼声,要到江北省来出任副省长?”杨冲锋说得直白,石为为回事什么样的态度,按说不会有多少出入的,他会欢迎南宫家的人过来?

    石为为见杨冲锋直直地看着他,也就点了点头。但没有做进一步的解说或表态,杨冲锋对此会有什么态度,他也是知道的。黄家人与南宫家哪会合得来?杨冲锋也是多次直接与南宫家的年轻人对抗过。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