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九十章 斩
    “说得好!”肥宅化身说道,也有夸赞自己的意味。但他立刻又出一个暴击:“那么谁知道该怎么停下那玩意儿的发展?”

    三个自己又同时望向那不断壮大,并且速度愈来愈快的疑似神格。这时林浮现了一个不切实际的念头,也许这些猜测,都只是自己想多了而已。成神?多么遥不可及的事情呀。

    神格是什么?以及一个更大范围的问题,神灵在迷地又是什么样的存在?

    这两个问题,某人到现在也就只有一个模糊的认知,难以整理成一个系统陈述出来。但眼前这个疑似为神格的玩意儿,有什么样的特性,林倒是可以说出个一两分。

    用一个比喻来形容这项特性:

    在一个一百人向前看的方阵中,有一个人向左看。这又跟人潮流动的闹区中,有一个人向上看,总有些好奇心旺盛的人经过时,也跟着向上看的情形不同。一百个向前看的人中只有一个向左,也许旁边的一个两个会向左看一下,但最终所有人还是会随大流,变成向前看。

    但是在一百万人向前看的方阵中,有一个区域的一万人向左看。旁边的人不一定是好奇,有时是以为向左看才是正确的行为,所以跟着向左看。这种情形向外扩散,最终这一百万人就会全部向左看。

    当初林在洞悉神力奥秘之后,也曾想过将自己的权能,每一单位都改造成有特殊顺序组合的模样。但这已经是近似改造自身的行为,并不是像程序那样,写好了逻辑,只要数据进来,就会跑出基于相同逻辑的结果。

    自身权能的改造,只有一个单位、一个单位地下苦功,一路改过去。有时改造好的单位不管一段时间了,再回头看,又变回无序杂乱的模样。更不用说一个正式的魔法师,身上有多少单位权能。用计算机术语来说,那就是gb等级的量。总之,这就是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但眼前这个疑似神格的东西,就是那一百万人中的一万人。它会影响、改造靠近它的权能,最终使得与这个疑似神格有联系的权能,都变成那唯一一个形状,且不会再被打散。颇有渣男靠性能力开后宫的架势。

    也就是说,当这个神格开始凝聚起来之后,整体大势都将不可逆转。这倒也不是说成神与点燃神火就那么容易。在一开始获得如此巨量的权能时,别说凝聚神格了,某人可是撑到快爆炸,就连梦境塔都被镇住。

    但是再大量的权能,也禁不起某人开挂梳理呀。假如开一个挂也就算了,某人一开就开了二十一个挂!

    看着四面八方总计二十一个大大小小的多层次积体魔法阵,十之**是世界树,也就是斑鸠同盟的高座们出手帮助。最小的那个林认得,就是前不久被他引荐加入高座会议,派亚特海梅王国的拉赫蒂。一副营养不良,还被逼得差点逆转瓦解的小可怜虫。

    另一个熟面孔,是倒数第三小的瓦德沃。情况最糟的时候虽然没倒转,但也是静止不动。

    假如每一个多层积体魔法阵就是一棵世界树的话,斑鸠同盟的高座也才十九位,多了拉赫蒂也就二十,那第二十一个是哪里来的?又!那两个单独镇压了三分之一混沌权能的超巨大多层积体魔法阵又是谁?

    假如说世界树中最为古老的存在,古老者尤克特拉希尔就是林所见到,两个并列最大魔法阵之一,那另一个是谁?与尤克特拉希尔齐名的古老者,法思那斯吗?自己跟祂又没有交情,那一位也不是斑鸠同盟的高座之一,祂为什么帮自己?

    可以说假如没有世界树们的协助,某人现在就不用烦恼眼前的情境如何中断,停止自己这一点也不靠谱的封神行为。但真没有世界树协助的话,更大的可能性是直接挂掉,连烦恼也不用烦恼。

    这也不是说这二十一棵世界树出面,就是要帮助自己铸造神格、点燃神火的。就好像大水来了,没有河道走,它们就随便流,流经过的地方就成了新的河道。

    巨量的权能几乎要灌爆自己,世界树帮忙梳理,又没有一个出路。凝聚神格就莫名其妙成了水到渠成的一件事。只是这样的作为一旦开始,就难以逆转。而且世界树们也不管这是不是某人想要的变化,祂们就只专注于转换的这个过程。

    也许旁人难以理解,但在林的眼中,这遍布各处的二十一个多层积体魔法阵,不只在运作着将杂乱的权能变得有序,而且祂们还在调整着自身结构,使运行速度加快,处理容量加大。那种感觉就像是世界树晋级时,祂们在维度能量风暴中进化自身。

    如果只是借着自己这次危机,这些世界树大佬们做了一回晋级的抵御能量风暴演习。那么那两位在某人听到的传闻中,已经升无可升的真?大佬,应该对这样的活动没什么兴趣。

    林曾经参加过的斑鸠同盟高座会议,尤克特拉希尔可是很少出面的,就算列席,也不怎么发言。更不用说还有一位跟整个斑鸠同盟高座都不对付的法思那斯。两方不要说老死不相往来,那可是见面就打,不把人脑子打成狗脑子不肯罢休的那种。

    能让一群堪比世仇的存在,无视原本的仇恨,只能是比祂们之间的怨恨更加庞大的利益。林也大概猜得出来,那份利益是什么。关键点就在世界树瓦德沃身上。

    祂是唯一一个在自己的帮助下,用了与世界树传承不近相同的方法晋级的存在。而这一点差异,也在祂所属的多层积体魔法阵上表现出来。

    其他世界树的魔法阵形态,一如传统魔法阵的基本要求:圆弧、对称。瓦德沃却有一些像是怪瘤,很突兀地在积体魔法阵外围延伸出来的部分,而且本体的大小只赢过两棵树。原本以为瓦德沃是排名倒数第三的,但从缫丝产量来细数,祂其实还强过六棵树。

    用程序语言的方式来理解,就是其他世界树处理的方式为普通的跑迴圈。跑完一轮,才展开下一轮。瓦德沃就像是写了一堆函式等着,除了可以简化主程序的程序代码外,还把一些简单且重复的动作,用批量处理的方式一口气做完,以此来提升整体效率。

    不知道之前世界树与世界树之间有没有什么交流活动,反正祂们列席高座会议,除了打打嘴炮以外,就没干什么正事。但这一回有机会在某人的梦境世界中搞事,既像是一个火力展示会,也像是一个成果发表会,而且彼此间还明目张胆偷师的那种。

    所有多层积体魔法阵的结构变化,正是祂们在吸收瓦德沃的长处,调整自身魔法阵结构的表现。而且不只是排名稍后,魔法阵规模比较小的那几棵世界树。就连最大的那两个,也就是两位古老者都在做相同的事情。只是祂们原始魔法阵的结构太过庞大,修改的进度并不快而已。

    不过世界树玩得开心,就苦了想要中断这整个过程的某人了。

    “把那玩意儿敲烂如何?”肥宅指着层层迭迭,不断长大的疑似神格,提出了这么一个馊主意。

    林当然是吐槽说道:“敲烂了那玩意儿,恢复成最初的模样,就是我们爆体而亡的结局。你确定这是个好主意?还是说在我们主动把事情搞砸了之后,那二十一位会任劳任怨地再帮我们一回,收拾残局?真要把别人的帮助当成我们应得的,什么时候祂们抽手,我们就只能死得不能再死。这绝对是最差的主意。”

    “所以结论就是我们要破坏那东西,但又不能完全恢复原样,而是要引导成另外一个结果。最重要的是,我们还无法指望外力无限制的帮助。”中二化身做出如此结论。

    “是啊,真是一个完美的废话结论。”原版的林如此说道。

    “其实我们都知道答案,但你不想说出口,也不想做就是了。这样子,有意义嘛。”个子矮小,穿着制服的自己,伸手推了推眼镜,闪过一道反光。

    另外两个自己,不约而同地沉默了。

    穿着制服的少年倏地消失。当他在出现时,已经立在那颗疑似神格的球体之上。当那双白色布鞋点到球体上时,顿时风起云涌!散开的球体就像海葵一样伸出无数短触手,将接触到它的意识体卷入其中,最终,融为一体。

    这一变化,让整体进展加快十数倍。原本充斥每一个角落的混沌能量,用肉眼可见的速度消散。而原本织造出来的布疋在卷成筒状后是盘成球体,如今却是盘出一个人的轮廓来。

    没有任何概念被凝聚,就只有可以把某人小身板涨爆无数次的权能,被强行揉捏起来。

    当中二化身再度出现,整个人的神态已不同于以往。漂浮在半空中的他,四肢自然下垂,双目闭起,皱起的眉头说明了这一切的变化都不是那么容易。

    一胖一瘦的两人对望一眼,肥宅化身转瞬出现在梦境魔法塔的塔顶。疑似神格的凝聚,可也把梦境塔的能量抽走了大半。如今已是到处坑坑疤疤,什么时候塌了也不意外。

    林却是来到初中模样的自己面前。

    眉头舒展,双目微睁。‘祂’与林对视,裂嘴一笑。

    林说道:“一路好走。”

    中二:“先走一步。”

    匣切召唤,挥剑,断首!八道浩光从断颈处喷溅而出,缠绕如麻花卷般直射天际。中途一分为二,一部分投进梦境魔法塔中;一部份穿梭无数维度与空间,融进一件黑色的丝绸长袍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