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三十一章 雇佣
    最后,虽然不太想承认,但这货还真像摩斯拉呀。

    假如这只魔蛾王的生态和一般蛾种相符,或者说贴近那只东宝怪兽的话,那么也就可以理解为什么关于这只魔蛾王的目击情报那么少了,就只有很多听起来不太靠谱的传闻。

    蛾的一生中,大部分时间都是幼虫型态,成虫的寿命非常短。亦即这只魔蛾王可能就如摩斯拉一样,大部分时间都是卵,或是茧。只有在触发某种条件的时候,才会以成虫的姿态出现。办完事就挂掉,然后用不知名的方法留下后代。

    假如按照这样的思路,想要取得这只魔蛾王的丝茧,就等于断了这只魔蛾王的根。而一只统御一个疆域的王级魔兽倒下,对文明世界来说,可不见得是好事。

    首先群兽争王所带来的骚动,失败者败走后,沿途所造成的追击或破坏。而新王的确立,并不代表牠就会守着旧有的疆域,也许会扩张,也许会收缩。不管是哪一种,都会对比邻的文明世界造成影响。

    且不论打不打得赢的问题,光看后续的影响,是不是要动手,某人就得好好考虑。另外一个层面的现实问题,就算真的捕获丝茧状态的魔蛾王了,要怎么抽丝?

    丝线能不能用这件事情,姑且留待之后考虑。假如魔蛾王的成虫体型如此巨大,可以想象其幼虫所结的茧也必定是差不多尺寸的大小。这种宫殿等级的丝茧要如何处理,光是想想,就一个头两个大。

    假如没有一个妥善的规划,贸然行事,可完全不像某人的作风呀。别的不说,假如真的讨伐了这只魔兽王,战利品却有一个保鲜期,过了之后就没了。而在动手之前,却完全没有这方面的准备与规划,事到临头就只能手忙脚乱。最后可能只保留了一点点好处,那前头千辛万苦为的是哪般?

    所以要针对这只魔蛾王的话,还有很多问题等待解决,才能决定是否动手。

    另外一方面,王级魔兽其实已经具备不逊色于人类的智慧,只是牠们的道德观与价值观和人类并不相同,实力也相当悬殊,所以才会发生冲突。但考虑到当地人称呼其为‘守护神’,也许可以用其他更简单的方式? 来解决自己的需求。

    盘算着的林一直没说话,等到他想起时,抬头就望着两双眼睛正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看。某人笑了笑,确定对方的确亲眼目睹魔蛾王的存在后? 便指着自己用白板笔术所呈现的场景,说:“这就是妳记忆中的画面没错吧。”

    虽然夹杂了多种情绪,有吃惊、有困惑、但最多的还是期待? 这位成熟的妇人点了点头示意。

    林满意地说道:“既然妳确实有目击到魔蛾王,那么这个情报就有它的价值。我可以提供两种报酬,由妳来选择。第一种? 我给妳x基尔(10金)? 作为这个情报的酬劳。”

    10金对于普通人家来说? 已经是天文数字般的报酬,瓦娜当然也喜形于色。不过她也没有一口答应下来? 而是又问道:“大人? 不知道另外一种报酬是什么?”

    “我可以提供妳一份工作,就是到我家来帮佣。我可以提供住宿与食物? 你的孩子也可以一起带过来住。然后每个月还有额外ii江鍉(2银)的薪水。”

    迷地金银互换可不是简单的十进制或百进位,而是20银等于1金。每个月2银的薪水? 对一般人来说已经算是水平之上了。

    虽然以金额来说? 2银比之10金是相差甚远? 但前者是一锤子买卖? 事了两不相干;后者却是一张长期饭票,讲究的是细水长流。两者对一个的普通人家来说,并不是那么容易决定的。

    也许生活还没走上末路,但也是艰难前行的瓦娜并不仓促下决定,而是鼓起勇气问道:“大人,假如我愿意接下那份工作的话,不知道我主要是做些什么?”

    林也没有什么隐瞒,回答道:“我在今年年初来到圣城,承蒙卡班拜学院长赏识,成为一名教师。也就在学院附近置产,作为安身之处。只是房子有些大,负责打理的人却很少,就只有我的两个学徒。我早就有想法再请几个人来帮忙家务,只是一直没有实行而已。而妳看起来需要一份稳定的工作,所以就给妳一个机会试试。另外就是妳不是有个孩子嘛,我那边也有个三五岁的孩子。对孩子来说,有个同龄的玩伴一起长大,总比孤伶伶的一个人好。”

    “大人,您有一个孩子?”瓦娜问道。

    心知对方可能担心什么,毕竟服侍一个公子,跟一个童年玩伴是不同难度的。林摇摇头说道:“那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算是我收养的。我自己没有孩子,也没有多少时间去照顾他。会想要雇佣妳,也是因为妳有个差不多年纪的孩子在,这才想让他们也结个伴。”

    “大人,请给我一些时间考虑。”瓦娜没有急着回答。她对于魔法师的世界并不算熟,虽然现在的生活困难些,但也不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形下,就闷着头往里跳。

    林点点头,理解对方的作法。在穿越前的那个环境,求职也得先打听一下公司的名声,有没有搞些违法的事情,是不是黑心血汗工厂。别为了贪一点小钱,反而把自己给坑进去。

    普通人要在圣城讨生活,就难免跟魔法师们打交道。虽然魔法师之间的斗争,会尽量不波及他们。但法爷还是有分三六九等的,跟的人有着什么样的个性,这可是直接攸关自己的性命,所以不由得他们不慎重。

    不过理解归理解,并不代表某人就必须要浪费太多时间在这里。林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在这里等一会儿的时间吧,在我走之前决定好。对了,多说一句,中途妳觉得那个环境不适合的话,随时可以离开,到时一样会给妳x基尔的赏金。对了,我要吃点东西。玛莉,请给我一份肉汤和面包。还有把我的委托给撤下来吧,悬赏取消了。”

    “委托要解除了吗?”名为玛莉,驻守着公会招待处的少女确认道。

    “是的。妳也看到了,最近找上门的都没有什么新的品种,要不就是来找麻烦的。还是说妳那边有消息,有接下悬赏任务,但是得要从外地来的人还没到达?”

    “倒是没有这样的消息呢。”少女摇摇头说。

    “那就解除吧。还有,我要的食物。”林说道。

    “好的,马上来。”玛莉拉起瓦娜,一溜烟便跑进柜台后的厨房中。

    看着离去的两人,估计玛莉会把公会里头要卖钱的情报,全部翻出来给瓦娜看吧。说起来,那两人都还太天真,对魔法师的手段一点都没有警觉性。

    某人之所以敢给出那样的条件,其实是因为在瓦娜握上匣切的瞬间,对方的背景与现在的状况就差不多被那把剑给摸透了。然后匣切又在自己的意识中说了出来。

    之前玛莉所说,关于瓦娜的事情是正确的。对方的确是外地来的,一年多前丧夫。独自扶养一个孩子,生活上虽然有点困难,但远不到走头无路,求助无门的状况。除了在公会这边帮忙打扫,她还四处替人洗衣服,赚取一点酬劳。

    既没有特别的目的,也没有什么幕后黑手之类的,那么适度地提供帮助没有什么。多一句来去自由是应有之意。也因为对方不是面临到穷途末路,会因此而对自己感恩戴德,以身相许什么的,就些就都是多想的。

    反正找人来帮忙那两个丫头打理家务,是很早以前就有的想法,只是一直找不到合适的人选而已。要是向学院长他们开这个口,难保塞来一些有着奇奇怪怪目的的人。到时该不该用匣切查对方,查出来了又能如何,都是难题。

    刚好这里碰上,对方背景清白,林也才开口招揽对方。

    趁着等待对方考虑,以及吃中餐的这点空档时间,有件事情想要调查一下,就是之前吓跑那群战士的贵族少年是谁。

    拉开水镜术屏幕,就跟一般人打开论坛的模样差不多,但是内核却完全不同。林所开启的是内部所使用的论坛索引页面,连接分散隐藏在各个建立起论坛服务器的魔法塔之中,当然也包括大贤者之塔。因为是分散储存,所以不存在一般使用者误打误撞发现的可能性。

    因为不知道那个贵族少年的名字,林也只能就外观特征来做搜寻。但无论使用怎样的关键词句,都无法找到符合自己所见那名少年的情报。

    像这种情形,基本上有两种可能性。一者就是自己没有找到正确的关键词,所以出来的全都是不相关的内容。但经历过地球网络的各种搜索引擎锻炼,会发生这种事情简直能用不可思议来形容,所以林倾向于第二种可能性。

    那个少年是众人讳莫如深的存在,不敢提、不愿提也不想提,所以不曾在论坛上留下记录,自然也就无法被搜寻到。毕竟迷地的论坛不过七八年的历史,而且之前使用者集中在西南半岛。圣城进入大规模使用的阶段,应该也是近一两年的事情,数据的累积严格说起来并不算多。

    比较反常的是,一些专擅情报流通的组织,例如盗贼公会这一类,内部得资料也没有关于那个少年的描述。

    看来只能找机会问卡班拜学院长了,看看这位地头蛇有无相关的线索。

    抛开那个贵族少年的事情,林再把论坛上关于魔蛾王的传闻全部调出来,一条一条检视。内容不少,大多数荒诞而不可信,但有少部分还是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