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八章 接舷
    就在方林一行即将陷入苦战的时候,这时又有两艘飘扬着“赵”字的斗舰顶冲了过来,在喧天的浪涛中一左一右的将这艘蒙冲舰夹在了中央,仿佛伸出的两只大獒,顷刻间就有许多挠钩登板搭了上来,数百名兵士一拥而上,而吴军也从舱室当中涌出,交战在了一起。

    这艘蒙冲舰本来就是为了这种接舷战而制造,因此两舷旁边的运兵道不仅宽阔得出奇,更是异常的坚固,数百上千人交战之下,却是游刃有余,并不显得拥挤。

    方林一行毕竟是三人队伍,若是十人以上队伍的话,那么他们在这里就需要独自面对吴军的冲击了,并不会有蜀军前来帮手。船上的吴军虽然人数占据优势,但是蜀军率先来援助的三十余名大汉一看便是经过精心挑选出来的,以双手持着一个几及人高的厚实钢盾。用力插在地上,便构筑成了一道纵深的钢铁防线,轻易就防范住了兵道前段上百名皮甲弓箭手的攒射,而一支支闪耀着诡秘光芒的长长刺枪仿佛猛兽的牙从这盾阵前方刺了出来。嗜血的林立在阳光下。

    蜀军祭出这样的战法,显然是先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将自身立于不败之地再说。这样的步步为营战术,叫吴军实在有一种老鼠拉龟,无处下手的感觉,虽然船只摇晃得很是厉害,但是一旦立足稳定后,重盾变相的起了一个稳定重心的作用,在对射中吴军死伤惨重,纷纷倒地。

    但在整个战场上,东吴军始终是占据上风的,纵然他们被方林突如其来的这一次撞击所打乱了阵脚,但是来援的精锐也是极其迅。蜀军刚刚击退本舰上地吴军。旁边又靠停了过来两艘艨艟,却是东吴将领甘宁与周泰两人齐来!

    这两名大将的眼光也是极其独到,直接抛弃了战团中的蜀军,率领亲军追赶了过来,他们停靠的方式则是相当老道成熟,感觉只是微微一晃,便已接舷。紧接着甘宁的亲兵卫队如蚁涌出,对上了赵云的铁盾亲兵!

    这支甘宁的亲兵队伍纵横长江十几年,前身就是盛名不衰地锦帆。在长江上历经了十几年的风霜杀戮,也不知道经受了多少血与火的考验,对水上的各种战术,战法的应对都给时间和经验酿造到了一种登峰造极的完善地步!

    甘宁乃是一个面相看来颇为温和地大汉。他身旁的掌旗官忽然举起手中的水牛角,“呜呜呜呜”的吹了起来,其声三长一短,甚是急促,这一瞬间,方林的瞳孔忽然收缩,这只因为甘宁的那近百名亲兵忽然星散开来!看起来凌乱非常。简直就像是士气涣散奔逃一般!

    脚步声散乱的践踏过糊满了鲜血地船舱版面。此时每一名锦帆都成了一个独立地战斗整体,他们不需要听命于任何人,只是凭着自身在长江上的战斗本能袭杀对手。而目标只有一个,尽可能多的给对手造成最大的伤害。

    但是进袭的蜀军人马都被前方几十面厚实的铁盾所牢牢保护住,锦帆又该如何进袭?

    这个问题很快便有了答案。

    他们自掩蔽物后面上从腰间抽出一支支箭头上裹着火棉的箭支,点燃后放肆的站起身来,然后将之点着火,以一种极高的角度高高抛射向天空,落下来以后。浓烟,烈火里便衍生出惨叫与慌乱。而这一系列地动作都是在舰船剧烈的摇晃中完成,寻常人在这种情况下便是想在舱面上站稳都难,而这些可怕的水贼却履险如夷,做得行云流水。抽箭。点火,瞄准。抛射一件件的繁复工作做得似日常琐事那样轻松写意。

    这几十人分散开来后,呼哨声尖锐大作,四处游串,一旦船只晃动剧烈,便在运兵道外穿插跑动放箭,眼花缭乱的攻击,旁人想要射击他们,很难在剧烈地船只震荡里面瞄准,这些锦帆不停地蚕食着对手的士兵与士气,而他们腰畔地箭支简直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这样一面倒的攻击仿佛没完没了的永无止境一般。

    方林等人躲避在一处木栅栏后面,在这样的大规模战斗力,个人的力量就变得颇为渺小了,就像是一块石头被抛入了小池塘里当然是震得水花震天,但是若抛进了激流中,顶多就冒上两个泡而已。这时候眼见得蜀军陷入了难以还手的劣势,正在考虑对策,忽然听到了一个淡淡而自信的声音命令道:

    “掷。”

    那声音并不很大,却在瞬间传遍了战场!

    方林一回头,就看见了一名看起来十分温和镇定的英俊男子,身上穿着飘逸的蓝色长袍,黑扎在脑后,自有一种温文与睥睨融合的气质,若不是身上的斑斑血迹和手中持着的那把梨花红缨枪,几乎要将其误认为了一名书生!

    虽然这男子还没有表露身份,但是方林一行人的心中都不约而同的涌现出了五个字:

    “常山赵子龙!”

    赵云一声令下,而此时战场上前方的钢盾队忽然向后铺展开来,露出多达五十余名膀粗腰圆的长枪手,他们一齐飞掷出手中的短枪,枪柄中空,飞行时划破空气,在战场上霍然响起一连串惊心动魄的尖啸!

    因为短枪沉重不似弓箭,所以准头也是奇佳,锦帆麾下士兵顿时损伤六十余人,实力锐减近三分之一!

    但是赵云见了敌军的应变之后,却猛然间攥紧了手中的长枪,如临大敌!

    轰然的鼓声陡然响起!

    蚕食之后,便是鲸吞!这才是锦帆的一贯作风!千万不要忘记在整个战场上,其实是吴军占据人数地利的优势的,方才蜀军结成盾阵,看似处于被动挨打,实质上的损失其实并不严重,就算一直任锦帆那样射下去,最多也是只伤难死,而吴军也唯恐蜀军的援军到达想要战决,若是拖下去只会换来更多风险!

    鼓声如雷,在逼出了蜀军的后着以后,看似凌乱若蚁的锦帆,竟就趁着这机会以散乱的队型冲杀了过来!只是在开始冲锋之时队型还是散乱,但冲锋到了一半,那就又恢复成了那支可怕的勇猛水军!

    这样可怕的素质,这样的军队令赵云都开始微微颔了起来。尊敬不仅仅是可以送给自己人,也可以送给敌人——当然前提是,那对手得有足够的实力来赢得你的尊敬。

    这一下冲击当真是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蜀军的盾阵刚刚撤开,又只得立即填补而上,锦帆却在阵前忽然分兵,那情况就若如流水巧妙的绕开了一块礁石!

    他们的目标,是因为变阵而还被弄得混乱不堪的侧翼!

    还有人口衔钢刀,“噗通”的跳下水去,接着从蜀军旁边的侧舷爬了上来,

    蜀军薄弱的侧翼被轻易的撕开了口子撞了进去——锦帆的两路奇兵就如同两把尖锐而致命的尖刀,狠狠的捅入了阵中,最可怕的是,他们根本不在阵中混战,只是冲破后立即杀出,然后再度于加集合杀回,继续方才的行为,而持盾手早已混乱不堪,难以移动,吴军这样做的用意很明显,就是要最大限度的摧毁掉面前敌人的抵抗之心。直到将其军心,士气彻底毁灭后,再来慢慢的料理残局!

    然而赵云所部在面对锦帆的可怕攻势之时,却并未同预期那样一溃千里,反而在这连部队都被分割开来的极劣势下,动了前所未有的猛烈反击!

    冲锋在前的,便是那个俊朗若书生,飘飘洒洒的蓝色身影!

    当锦帆再一次冲入阵中的时候,迎头就撞上了赵云!枪尖上点点寒光很快就被染成了鲜红,赵云一枪由上至下的抽击,整个人飞跃而起,然后长枪呼啸击下!这正是他的秘传枪术。

    大鹏展翅!

    只是一瞬间,七八个人便被挑飞,直摔在了旁边的船舱壁上,鲜血很快就从身下汩汩流淌而出,不再动弹!

    接着这喘息的机会,持盾手已重新构筑了一道坚固防线。虽然纵深不如先前,可是锦帆当先十余人一个收势不住,便撞到了盾墙上,随即几把刺枪插出,将他们钉在了地上,并且当年赵云身边的这些一手调教出来的亲兵素质便在此时充分的体现了出来。他们见也开始绕分开去,或分进,或合击,或贴战,或远射,以混战对混战。

    眯缝着双眼在旁边观战的方林已经看了出来,若论真正搏杀的实力,吴军的实力是在蜀军之下的,但是水上交战,最大的特点就是船只在不停的摇曳晃动,这样一来,往往蜀军就难以适应,因此反被克制。方林眯缝着眼睛,他的精神力探测已经将周围舰船探查了个大概,已经寻找到了扭转目前蜀军劣势的一个方法!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