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七章 羞涩的犬夜叉
    而一路疯狂逃窜的方林一行,这时候也以一种豕突狼奔的方式狼狈逃入了江户城,看他们的模样,似乎后面就是罗将神大人在亲自追赶死咬着不放一般!直到进入了江户后才长长的出了一口大气——好歹花讽院和仲也算得上是正义方有头有脸的德高望重的前辈,在这人烟稠密众目睽睽之下,总不大好意思干出杀人灭口的罪恶行径出来。

    一干人进了江户最大的一处宿屋,方林喝了几口水,喘息已定,便是语重心长的道:

    “小付你这次也太狠了,下次一定要注意,给人留点余地呀!兔子逼急了也会咬人……”

    积威之下,工匠付也不敢还嘴,只是小声咕哝道:

    “也不知道是谁开始在买得最多……现在居然好意思来说我。”

    方林听了眼睛一瞪,小付立即乖乖闭嘴,跑到一旁看地上有没人掉的钱去了。其实这对无耻主仆也没干什么坏事,事实上梦魇空间也不允许过分破坏平衡的事情生,只是猥琐付太过**,整天就削尖了脑袋四处钻空子。甚至连梦魇空间的规则都被他给寻了点漏洞出来——就算是身在梦魇世界中,也依然可以有两次机会付出几倍的价钱从空间直接购买药物。何况那个募捐箱的购买规则是老头子花讽院和仲自己拟定的?于是猥琐付只是将那个募捐箱的购买规则修改了一下,直接将其出售价修改到了最低——也就是成本价而已。于是他们的行为好歹也是付出了积分和声望的。是在梦魇空间的允许范围之内。

    若是打个比方来说,那个募捐箱子就像是一款自动售货机,你若是将它砸开直接去拿里面的东西,那就触犯了法律要受到惩戒,不过若是以打折价购买,那就是商家与消费者之间的事情了,若有问题请打12315或者寻求消费者协会帮助——梦魇世界里有消费者协会吗?好像是没有的,所以花讽院大人打白工的损失只怕就只能由他自己出面追回了,不过前看后看上看下看左看右看。你觉得方林和工匠付是那种肯将到口的肥肉吐出来地淫么?

    “唔,我其实也没拿多少东西……”一干人开始讨论收获的时候。方林理直气壮的道:“s类道具:永久加3%移动度的死间虫兑了一只,s类道具:永久加8点防御力的崩石换了块,只是b类道具:章鱼丸子。和b类道具:米酒兑换得略多了一点…….”

    方林地无耻连老四这老实人都看不下去了,很不给面子的道:

    “说实话。咱们购买的时候,付先生进行抽成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大人你的略多一点是指的几乎把空间都塞满到装不下,以至于走一步都要掉许多出来的模样吗?”

    “呃……”方林为之语塞,擦着汗却望向心缘指望他能够从中斡旋几句,谁知道心缘却不说话,只是满面幸福的看着自己地私人储藏空间,望一次就要擦一下从嘴角流下口水地而已。两只眼睛已经快乐得成了心形了。

    方林要了个房间。将三人洗劫来的这一大堆药物切割出来以后。梦魇空间里传来了提示:

    “你地真实之切割术升至level——5(解牛刀物品效果

    “真实之切割术level——5效果:使用真实之切割术,将会耗费3点精神力。可以对所获取的战利品进行加工分割。有10%的机会加工出高级未知宝物,有80%地机会增加战利品的价值,有13%的可能使战利品出现异变。有14的可能会令被加工物品完全消失。”

    “注:在加工装备时。完全消失的几率将翻倍。切割范围仅限于白色,蓝色装备,食物,与部分贵重物品,本技能为特殊性变异技能。无法以潜能点提升等级。只可以通过自行修炼提升技能等级,目前经验

    “level——4附带效果。反复切割。你在切割物品地时候,有30%地几率再将同一物品切割一次。”

    精神力耗空了的方林舒适地倒在床上叹了口气。这时候心缘在外面敲门,方林想了想后,将自己目前的状态设置了隐藏,然后才请他进来。心缘进门以后,欲言又止,好一会儿才忧虑道:

    “大人,眼下距离主线任务一完成的截止日期没几天了。”

    方林笑道:

    “你是怕咱们完不成声望任务?不,你放心,眼下正义阵营已经被搅得处于了弱势地位,因此根据我的推断,空间会安排一些有利于我们的措施的。就算我的这个估计判断失误,但是我事前还专门在江户周围留下了两处魔物的传送点未曾扫清。还有黑暗方的奖励血之钥匙,召唤出来的小boss应该我们杀死以后也能提升正义声望!”

    “不是。”心缘面有忧色的道:“我担心的是你和那个塔利班所订下的契约。一旦主线任务结束的时候,他若不是正义方的声望第一,那么您就会被抹杀,以前您的声望稳居第一,若出了什么变故,还可以将自己的声望转送给他来确保这一点。但是现在您的声望已经耗费一空,若是他刻意要取你的性命,那么只怕……”

    方林轻松的笑了笑道:

    “哦?这个问题在签订契约的时候我已经考虑到了。先我问你,我若是被契约所杀死,塔利班能捞到什么好处?”

    心缘犹豫了一下道:

    “似乎什么好处都得不到,连你的钥匙也拿不到呢。”

    “这就是了。他对正义声望第一的这件事的看重程度,实在是比我们想像的还要着紧得多。他害死了我,自己先得不到任何好处,其次自身还要付出极其惨重的代价!梦魇世界这个残酷的世界里,做白费力气的事情都是一种失败。何况是这种损人更损己的行为?”

    方林笑了笑接着道:

    “再说我和塔利班的关系,也只是隐隐的在暗中较劲,也谈不上什么将对方必欲杀之而后快的仇恨,下个世界也很难遇到我了,因此他以损失惨重的代价来换取我这么一个路人的命的几率,实在是再小不过了!”

    “而且我还留有后手。”方林胸有成竹的道:“我这里还有好几块邪铜铎的碎片,这东西在万不得已的时候,若狠下心来同柳生十兵卫等讲讲条件,告诉他们若不答应我的条件,老子就把这东西拿来送还给罗将神!如此虽然肯定会让正义强者对我的好感度疯狂下降,但是换取声望的话也很容易。就算塔利班给我耍无赖将声望消耗光,我也能将他顶上去。当然若他这么干的话,我的报复也是相当狠毒的,老子就让他和现在的第二名并列第一!让他急于获得的东西有50%的几率被抢走!哼哼。”

    方林说出最后一句话的冷笑模样,让心缘激灵灵的打了个寒战。由衷的道:

    “大人果然深谋远虑啊!”

    方林吁了一口气,忽然打了个寒战道:

    “不行,我忘记了一件事情,得马上去做,否则的话后果很严重。”

    他说着马上就去换了件衣服,改扮成了一个普通人的模样,吩咐他们留在客栈里然后偷偷的重新溜出了江户城。

    出城以后,方林急行,但路上还是绕了几个大圈,最后小心翼翼的来到了御神木倒塌之处。继续开始煮起方便面来,他来到这里当然是要兑现对犬夜叉的承诺了,否则的话小狗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只需要到江户来大闹一番,那么方林立即就原形毕露,永不生。

    结果没过多久,浑身红衣的犬夜叉便飞跳跃了过来,但是他却并不急切的询问桔梗复活的事情,而是大刺刺的端起面就吃,只是吃得相当心不在焉,两只乌溜溜的眼珠不停的转动着。看起来就像是吃了白食没钱付帐的那种。

    方林却是很谨慎的道:

    “犬夜叉大人,请你先动用你无双的嗅觉闻闻有没有人跟随着我。”

    犬夜叉嗤之以鼻,漫不经心的道:

    “跟随着又怎样?无论是谁,都要倒在我的散魂铁爪之下!”

    方林当然不会仔细给他解释,若是老子暗会你被江户里的人逮到的话被娜可露露与加尔福特联合起来抓去浸猪笼都是最好的下场。却只是漫不经心的道:

    “哎,既然大人对可能阻碍到复活桔梗小姐的事情都如此不关心……咦?犬夜叉大人你的人呢?别跑这么快啊!带起的风把我好不容易梳好的型都弄乱咯,真是的,哎……”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