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七十三章 屠魔之战再现
    就在众人全都怵在原地不知所措之际,由于白泽生来就具有传承印记的关系,白泽则迫不及待的向站在自己面前为其挡下老者致命攻击的中年男子问道:

    “前辈,请问您是?”...

    虽说白泽心中早已有了猜测,但还是希望自己能够得到中年男子的肯定答复,自己生来就没有得到过自己爹娘的关爱,被封了好几个时期,一直等都当世才破世而出,之后则是降临到群仙院,接着是中州大陆,受尽人间疾苦,虽然自己贵为神兽之列,但却从没享受过神兽该有的待遇过.

    中年男子听到白泽对自己提问后,心中也不是个滋味,自己知道,这头白泽,恐怕就是自己的子孙了,只是不知道具体哪个时期出生而已.

    “孩子,你难道看不出你和我乃是同族同源吗?”中年男子和蔼地说道,只是背对着白泽,众人看不见中年男子的表情,但是众人可想而知中年男子此时此刻的表情是多么的复杂.

    白泽恢复成人形后,对着中年男子双膝跪地行了一个大礼,就在众人以为白泽要与中年男子讲述自己出世以来的经历时,白泽却是大声问道:

    “先祖,羽化神国当年到底经历了什么,我对我的爹娘一点印象都是没有,他们...是怎么死的?”

    白泽根本没有问自己爹娘是生是死,并不是自己不希望养育自己的爹娘死去,而是自己知道,经历了那么多个时期,自己爹娘恐怕早已离世了,加上羽化神国都被覆灭,羽化之星只留下了最黑暗的历史好血与骨并存在羽化之星,自己根本不奢望自己爹娘还能像眼前中年男子一般出现在自己面前,所以直接了当地问出自己心中的疑问.

    中年男子听闻白泽的疑问后,转头看向俊美男子以及美艳的女子,一脸无奈道:

    “真凤,真凰,还请麻烦两位让我这位后代真真切切地体会一下当年羽化之星到底发生了什么吧,不然我看这小家伙恐怕寝食难安.”

    真凤神与真凰神,两位羽化神国护国真神闻言,先是叹息了一声,接着又对着众人一脸颓然道:

    “小家伙,你的朋友们也是想寻求当年的真相吗,真龙神已经回去继续压制道则所造成的伤势了,我们两个也最多只能施展一次当年的场面就得回去压制伤体发作,若是你身后的这群人不可靠的话,我们两人帮你把他们永远留在此地,你看如何?”

    陈在天一行人闻言,除了烨幽冥与陈在天以外,各个皆是如临大敌,一行人也对当年羽化神国两位护国真神的实力感到恐惧,就光是真神之名已是能够辨别出这两人的实力恐怕就连在场中人修为最高的烨幽冥都不是其对手,好在真龙神回棺材后,整座府邸的结界皆是消失得无影无踪,就在波旬想要逃离这座府邸范围避免变成瓮中之鳖的同时,众人只见真凤与真凰两位真神只是往虚空看了一眼,整座府邸皆是出现了恐怖的业火.

    白泽见状急忙出声道:

    “两位前辈,这些人都是我的朋友,都是可以信任的人,我白泽可以以性命担保!”

    白泽刚说完这句话,站在前方的中年男子,徒然回过头来,厉声训斥道:

    “混蛋!我还在这呢,你竟然以白泽的性命担保,你有没有把我这先祖放在眼里!”

    众人听闻,心中皆是憋着,若不是在场之人皆是有着一定修为傍身,恐怕这位白泽真神一句话出来,哪怕这句话是训斥自己后代的都得当场笑场.

    白泽还是第一次正面见到自己先祖的模样,但是当中年男子转过身来正对着白泽后,众人无不为白泽真神感到敬佩,因为白泽的先祖转过身来,众人竟是见到其身上布满了恐怖的伤痕,有被剑刺穿的剑孔,有被刀砍得血肉模糊的血肉,只有一张惨败的脸上没有丝毫伤痕,众人更是惊讶的发现,白泽真神只有正面有着恐怖的伤痕,但是其背后却是一点伤痕都没有是,包括烨幽冥在内,一行人皆是被白泽真神身上的伤势感到心惊,若是一个人承受了如此之多的伤势,早已是死了千万次了,哪怕白泽真神贵为神兽之列也不例外.

    当白泽见到自己先祖的真容后,眼泪瞬间犹如决堤一般,接着众人也是第一次见到白泽泪涕横流,歇斯底里地问向白泽真神问道:

    “先祖,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屠魔之战的经过到底多么惨烈,您怎会变成这样!”

    白泽对于自己先祖浑身布满着恐怖对伤痕感到吃惊的之际,情绪也到了崩溃的边缘,白泽真神之前那训斥对话,原本在众人耳里那一丝丝暖场的效果也随之烟潇云散,转而变成了对于四位真神的尊敬.

    “好了,用不着这样,既然白泽真神的后代都这般说了,凰儿,辛苦你了!”真凤神看向身边的真凰神充满眷恋地说道.

    众人接着只见真凤神从额头浮现出一滴金黄色的液体,众人只感到周身压力徒增,陈在天看着这滴金黄色的液体,顿时惊呼出声道:

    “真凤精血!”

    正因为前世自己与文儿屠过一个魔龙岛,所以陈在天才更加真切的知晓真凤与真凰是多么的稀缺,在前世漫长的岁月里,陈在天只见过真龙,真凤真凰以及白泽,自己乃是遇都没有遇见过,可想而知真凤与真凰在天宇之内都是只手可数,别说眼前竟然会有两只凤凰一族的真神了.

    “我和凤王也只能施展一次,我俩的精血能够勉强穿越时光长河,恢复当年的场景与画面,之后则会陷入沉睡.”一边的真凰神一边说着一边如真凤神那般从额头上浮现一滴金黄色的液体,与真凰神的精血慢慢融合在一起.

    接下来每个人的表情都充满了戏剧性的变化,因为众人眼前的景象已是全变了样,之前的府邸,大院皆都消失不见了,从而变成一面高大无比的巨墙,墙头上陈在天一行人见到了熟悉的灭神大炮正在蓄力发射,厮杀声不断传入众人耳中,这等场面着实震撼了在场的每一个人,深深刺激着每一个人的心灵.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