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七十二 真神现身
    在场众人见到烨幽冥竟是受到如此伤势,每个人皆是朝大门退去,一直到退无可退,被府邸的大门抵住,众人才回过神来,发现一行人等全都被困在这座府邸了.

    陈在天见到烨幽冥嘴角溢血,并没有和众人一般慌乱退至到府邸大门口,因为陈在天知道,哪怕自己退到府邸大门,只要这位老者不想让自己一行人离开,那自己就绝对离不开这座府邸半步.

    陈在天伸出手臂,顿时大声叫道:

    “剑来!”

    剑魂控制着帝祖剑听见陈在天的呼声,顿时化为一道流光飞向陈在天,在这个过程中,这个老者只是怔怔地看着帝祖剑掠向一直站在原地离自己不远的这位少年,并没有丝毫阻拦.

    与此同时,就在帝祖剑被陈在天握住后,烨幽冥的兵器幽冥笛也化为一道流光,从怀中掠出悬在半空,停在了烨幽冥面前微微发光.

    老者见状,双眼微眯,嘴唇蠕动了几下,但是在场众人皆是没有听懂这位老者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只有了解过羽化神国神文的烨幽冥与陈在天听出了大概的意思,这位老者说的是:

    “两把有着器魂的兵器,有点意思!”

    陈在天心中大震,要知道剑魂一直被自己隐藏得很好,至少陈在天自己是这么认为的,但是没想到这位老者竟是一言道破虚实,不过之前帝祖剑也是自己飞去这位老者棺材上的,所以对此陈在天并不感到多么惊讶,但是陈在天没有想到的是,幽冥笛内竟然也存在着器魂,这是自己没有想到的.

    “小子,老夫对不住你了,看样子我们都要葬身于此,给诸位前辈陪葬了.”烨幽冥一张脸已是变得惨白如纸,一脸颓然道.

    “老烨,真的没法脱身的话至少你得告诉我,这四具棺材内的人是何等身份,我陈在天与众兄弟还有我的女人不能死的不明不白!”陈在天一脸愤然道,谁人能够想到竟是进了一个绝地,现在众人的处境真的是,上天无路下地无门.

    这座府邸也在老者对烨幽冥发动攻势的同时,笼罩了一层结界,让众人连悬空都做不到,一行人中修为最高的烨幽冥此刻也是身负重伤,自己修为如今也堪堪破入准帝境,在这等修为的老者面前,简直就是被吹口气连骨头渣子都剩不下来.

    “院子内的四位前辈乃是羽化神国当年的护国真神,真龙神,凤王神,凰王神,白泽神,所以我才会让白泽一同随行,希望他的先祖能够看在他后裔的面子上赐下宝物!”

    变幻出本体的白泽闻言,脸上则是五味杂陈起来,自己的先祖自己根本没有见过,自己在出世之后就一直在中州大陆潜伏着,等待陈在天的出现,如今竟是要见到自己的先祖,但是自己的先祖已是早已似去,这让白泽心生凄凉.

    “轰轰轰!”白泽一声惊天怒吼,吼声犹如惊天炸雷一般,响彻了整座府邸,朝着老者扑去,试图给众人争取一线生机.

    “白泽,不要啊!”陈在天大声叫道,但是为时已晚,白泽本就距离老者距离不是很远,如今见到众人被困,暴起发难,几乎一个冲刺就已是对老者发起了攻势.

    然而白泽却是一脸洒脱道:

    “公子,谢谢你一直没有把我当一只神兽,而是把我当作伙伴看待,如若我还能活着,将来一定与你奔赴异界,去异界杀一个来回!”

    老者感受到白泽对自己发动的攻势,竟然什么都没做,只是伸出一指,整个身体微微一震,就在千钧一发之际,第四具棺材的棺材盖犹如之前老者的棺材盖一般,应声飞起,消失不见,从棺材内走出一位中年人.

    这位中年人面色如老者一般同样犹如金纸,浑身没有一丝生的气息,与此同时第二具棺材与第三具棺材同样走出两人,这两人为一男一女,皆是鹤发童颜,男的俊朗无比,女的美如天仙,但众人皆是感受不到这先后出棺的三人有一丝生的气息存在,明显这三位与老者一样已经不存于世了.

    而那位中年修士,长得也极为俊朗,虽说比不上那位头戴金冠的男子,但是众人看得出此人生前肯定是一等一的美男子.

    众人只见这位中年男子大手一挥,一个屏障竟是出现在白泽面前为其挡住了老者的攻击,只见屏障应声而碎,而中年男子几乎在屏障粉碎的同时出现在白泽面前,老者见到中年男子后,双眼稍稍恢复了一丝清明.

    “老大,你难道想杀我的子孙不成?”中年男子对老者愤然说道!

    这一幕简直让众人顿时石化,反转简直让人应接不暇,白泽处在命悬一线之际,但并没有为自己能捡回一条命而感到高兴,而是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站在自己面前为自己挡下老者那致命一指的中年男子.

    “孩子,你没事吧?”中年男子转过脸,一脸关爱地问道,这一句话,直接让白泽语塞,让原本出口成诗,口才一流的白泽,竟是愣在原地一个字都说不出口.

    “白老弟,我的伤让我失去了理智,那位少年的剑有古怪!”老者说完则是回到了棺材内,棺材盖也从铺满结界的虚空之中出现,盖在了棺材上.

    头戴金冠的男子与女子这才看向众人,一脸歉意道:

    “诸位抱歉,其实我们四位早已死去多年,之前那位乃是真龙神,也是我们老大,老大的伤势一直折磨到他命元耗尽至今,我们三位身上的伤势没有老大那般严重,这个棺材的目的并不是让我等四人长眠,而是为了压制伤口的道则,减轻我们的痛苦!”头戴金冠的男子说道,这位男子显然就是真凤神无疑了.

    而站在身边形引不离的的美若天仙的女子,肯定是凰真神了,陈在天这才仔细看向三人,三人身上果然与真凤神说的一样,充满着可怕的伤口,伤口上皆是道则,在不停折磨着三位真神.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