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五十五章 邪性的魔王
    而就在古公子与坐于王座之上的人谈话之时,两人都没发现在两人所在的宫殿上方,一道虚幻的人影正趴在宫殿屋顶把两人的对话内容一字不落,听得一清二楚.

    在两人结束谈话之后,波旬已是冷汗淋漓,他没想到太古矿洞野心竟如此之大,竟然敢把野心动到了白怀思所在的葬地,自己心里此时正处于天人交战.

    因为波旬对于自己的实力有着极大的信心,若要单独对上太古矿洞宫殿里的两人的话,虽说要击杀有点困难,但是若是想要全身而退应该没什么问题.

    但是自己一旦打草惊蛇,太古矿洞一定会通知咒乐园那家伙,咒乐园那家伙自己看见都要退避三舍,不敢与之争锋,这让波旬此时进退两难.

    要知道,白怀思虽说当年杀伐果决,心狠手辣,但是自从遇见烨幽冥之后,白怀思已是化为人身,蜕去魔胎,身上的魔气已是完全消失不见,心性也随之变得“温和”了许多.

    但是咒乐园那家伙与自己下方宫殿中的两人不同,这两块区域的主人在当年是极力支持把自己给杀了的,但是白怀思那时候正在蜕去魔胎最关键的时刻.

    当年白怀思心慈手软了一瞬,最终还是没有斩杀自己,甚至放自己离去,给了自己一片栖身之所,所以波旬才会答应白怀思当时让自己出手去救陈在天,甚至收陆为徒.

    况且那次白怀思来找到自己让自己出手之时,自己的徒弟就在自己身边,正在向自己询问功法一事,随后就是白怀思与陆两人对着自己游说多时,自己逼不得已才出手.

    这才有了陈在天遇到自己被踹两脚那些事,白怀思与陆两人如果知道自己踹了陈在天两脚的话,恐怕不用白怀思找自己算账自己徒弟第一时间就会找自己拼命,还好烨幽冥并未把陈在天当初屁股受伤的事情告诉陆.

    否则波旬刚与陆建立起来的师徒情谊,会立马变得点滴不存,在陈在天说出陆是自己兄弟的那一刹那,自己已是把陈在天当作自己大哥看待了,而且那是一种从心底对陈在天的认可与崇拜.

    更何况陈在天在之前已是解除了对自己当初所立的真命誓言,让自己安心跟随波旬修炼,这无疑是再造之恩,对陆来说陈在天给予自己的这份恩情不可谓不重.

    就在波旬刚想要离开转向咒乐园时,自己撑起身体的手所在的支撑点,却是落下了一块细碎的碎石,波旬见状心中暗道一声糟糕.

    “啪,啪,啪.”碎石从宫殿上方顺着宫殿屋檐落了下去,波旬本想施出结界阻止碎石落下屋檐,但是施展出结界,等于是告诉宫殿中两的人,自己就潜伏在宫殿上方.

    就在波旬犹豫这一眨眼的功夫,宫殿内端坐于王座之人眉头皱了皱眉,听见碎石落下的动静,便是毫无征兆的从王座上消失不见.

    古公子见状也是跟了出去,来到宫殿之外,古公子来到宫殿之外便是看见自己老爹站在宫殿之上,一脸凝重对着依旧趴在宫殿之上的人影看去.

    波旬见到来人,自己行踪暴露后丝毫不觉得尴尬,讪讪道:

    “尘兄,久别多时,别来无恙啊,距离我们上次见面已经过去好几百年了吧,哈哈哈.”波旬也知道行踪暴露了,对着面前之人也是毫不担心,一脸从容地说道.

    波旬对面之人,浑身魔气缭绕,魔气浓郁至极,宛如要化为实质一般,在周身不停地翻涌,无不表示着此人面对波旬也是压力极大的,见到波旬竟是没有逃走的意思,便是对着波旬抱拳说道:

    “波兄,别来无恙啊,有劳挂心了,不知波兄今天来到寒舍有何贵干呢?”

    波旬见到眼前之人竟是没有动怒,整个人则是怔在了原地,不知所措,波旬的脾性极为邪性,如果来人一发现就对着波旬大打出手的话,波旬不介意把太古矿洞的宫殿给打沉了,但是来人却是一副和气生财的模样,这就让波旬感到一拳打到棉花上,有力使不出,从这点来看,波旬的脾性与逝去的海川是有点相似.

    波旬也是对着面前之人回以抱拳讪讪道:

    “没什么事,闲来无事,闲游至此,正好感觉你这宫殿的屋檐样式不错,便是在屋檐之上小歇一下,你应该不会介意吧?”

    听了波旬的解释之后,被魔气包裹之人脸皮不由抽搐了一下,浑身修为已是运转而起,已是一副要出手的模样.

    波旬见状也是大笑一声,随后对着与自己对峙的人说道:

    “尘兄,稍安勿躁,你看,我们年纪最年轻的也有百万岁了,动怒对身体也不好啊,再说了,我虽然没把握击杀你,但是你能保证在你与我全力交手的同时还能护令郎周全吗?我想你在与我交手同时,我抽身去把令郎给杀了,对我来说应该并不是什么难事吧.”

    被波旬称作尘兄之人听闻波旬的话后,则是怵在了原地,一动不动,一身原本已是蓄势待发的惊人波动也是缓缓消散而去,随即对着波旬和气地说道:

    “波兄此话言重了,不知波兄方不方便前往寒舍一叙,也好让我尽地主之谊,我们两人许久不见,也好唠叨唠叨.”

    波旬连忙摆手,说道:

    “不必了尘兄,我怕我去了贵地想要再出来怕不会那么容易了吧?哈哈哈.”

    说完对面之人就感到一只黑影似乎从自己面前掠过,随后已是发现波旬站在了自己儿子身边,不由面露惊惧之色.

    波旬此时也是一脸笃定,悬空而起,随后尘兄就看见波旬手中飞出一样物体,朝着自己飞来,速度之快,犹如一枚暗器一般,同时传来波旬的声音.

    “能取你衣扣者,亦可穿你的咽喉!”一尘此时也是伸手接过那物体,赫然发现便是自己衣领上的纽扣,不知何时被波旬摘到了手中,不由摇头苦笑.

    波旬也是一脸凝重,这家伙修为似乎长进了不少,恐怕不出百年就会超越自己,应该与之前两人所提到的养分有关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