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九章 与东方教主偷酒喝
    长夜漫漫。

    原本应该睡去的陆无尘,此刻却端坐在椅上,手捧一杯清茗,慢慢品着,而他的面前正端坐一人,正是他的徒弟林平之。

    “怎么……为何不想待在你外公家了?”

    望着眼前的林平之,陆无尘笑着问道,满眼都是不可捉摸的意味。

    “关系变了,味道也变了。”

    摇摇头,林平之眯着眼睛望着烛火,脸上的表情很是奇怪,沉思了半晌这才说道。

    “哦?为何这样说?”喝了一口茶,陆无尘脸上的笑意更加浓郁。

    “有人似乎对家传之物很感兴趣。”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林平之苦恼地说道,脸上的表情很是苦闷和愤怒。

    这个世界究竟怎么呢?

    林平之想不明白,他一直以为自家外公对自家应是纯粹的亲情,但是在细细观察,却发现并不是这么回事,王家……对辟邪剑谱也有着兴趣。

    “古语有云,财帛动人心,更何况,这‘财帛’还是一门绝世剑法!”陆无尘淡笑道:“有些事情,你知道就好,但不需要说出来。这王家始终是你的亲戚,你父母待在这里是最好的选择。”

    “恩!”听到陆无尘的这句话,林平之点了点头,俊秀的脸上满是思索之色。

    “……”

    瞧得林平之一脸的思索,陆无尘也不再多说什么,有些事情心知肚明即可,至于这王家嘛,对林家的辟邪剑谱自然是有着兴趣的。否则的话,在原剧情中王元霸的儿子就不会对令狐冲的琴谱感兴趣了,另外让人有些想不明白的是林家灭门和自己的女婿女儿被掳,而身为林平之外公的王元霸竟然没有多大的反应。

    这其中所蕴含的东西……

    绝对让林平之心凉与心寒。

    伸手拍了拍林平之的肩膀,以作安慰,陆无尘则是递了一杯清茗给了林平之。就在林平之正接过去的时候,一道妩媚霸气的声音却是在两人的耳畔响起。

    “故人的举杯之邀,今日可有闲余。”

    听得那声音,陆无尘的身体不禁一怔,随即嘴角扯出一丝神秘的微笑,对一脸迷惑的林平之说到:“徒弟,师父出去一下,见个故人。”话音刚落,整个人犹如青烟一般,瞬间消失地无影无踪。

    “师父有故人,我怎么不知道?”举着茶杯,林平之满头的疑惑。

    …………

    翻身跃上屋顶,陆无尘发现不远处的房顶之上,有着一道红色的身影,在那月色甚是动人。

    “哈哈……”陆无尘哈哈大笑,道:“故人相邀,陆某岂能不从!”

    月下那人慵懒地伸了个懒腰,淡淡说道:“那就跟上来吧。”话音刚落,整个人就犹如一团火焰一般,直射出去。

    “哈哈……”陆无尘朗声大笑,身若鸟儿一般,追着那人而去。

    月色之下,一人身若闪电、犹如一团烈火,一人长袖飘飘、犹如乘风仙人,二人施展着绝世身法顺着屋顶,你追我赶地奔跑着,幸亏夜已深了,没有多少人,否则不知道要惊掉多少人的下巴。

    就这样,大约跑出一柱香的功夫,两人来到了一个小县城,约么千来户左右的规模,此时已是月上中天,一般的人家都早已经睡倒,两人偷偷摸摸的进了一家酒馆,陆无尘先取了两只小碗,之后循着味道,很快便找到了一个不算太大的酒窖,里面摆了大约四十来个酒坛子,上面写着“梨花”二字,在一旁还标明了“五年,十年”等的字样。

    陆无尘抱过一个年份最浅的“两年”字样的酒坛,挖开泥封,用碗小心的舀了一碗出来,小小的喝了一口,之后长长的哈了一口酒气,道:“哈——好酒!东方教主,不知你是否愿意品尝一番呢?”

    借着店内的烛火,终于映清了那人的脸庞,赫然正是日月神教教主东方不败。

    此刻,东方不败就这么看着陆无尘偷酒喝,忽然好奇的问道:“你怎么不喝时间最长的那坛?”

    却只听陆无尘回道:“这年月都不容易,有酒就行。既有故人相伴,这酒何在乎好丑。”

    东方不败微笑着取过碗来,也喝了一口,末了赞道:“恩,是不错。”

    眼见东方教主这么给面子,陆无尘也是惊讶地很,但很快就恢复过来,和东方不败躲你一口我一口喝了起来,虽然只是最普通的两年份梨花酒,可是喝在嘴里,两人却觉得就算是五十年的上等好酒,怕是也不如今次偷的这酒好喝。

    转眼间,这一坛十斤中的梨花酒便喝了将近一般下去,陆无尘已经略有醉意,东方不败亦是面色娇红,说不出的妩媚娇羞。

    又喝了两口,东方不败淡淡笑道:“上次陆兄问了我一句,这江湖到底是什么样的,恕我东方不败愚钝,至今没有想到答案,不知陆兄可否告知。”

    “呵呵……”陆无尘晃着脑袋说道:“这个,请恕在下无能无力了,因为在下也没有答案。”

    “哦?”对于陆无尘的答案,东方不败甚是惊讶,随后好奇地问道:“那陆兄心中的侠是何样的?”

    “上不愧天,下不愧地,中间不愧自己的良心!”陆无尘淡笑道,“不求惊天动地,但求事事无愧于心。有能力却不伸出该伸出的援手,陆某实在不知这样的江湖人为何称之为侠!”

    “好!好一个,但求无愧于心!”东方不败凤眉一挑,豪迈地赞道。

    和陆无尘干了一杯之后,东方不败挑了挑眉,问道:“陆兄,你早已知晓我的身份,为何今日却会赴约?不怕那些江湖正道们把你说成魔道中人吗?”

    “切……”嗤笑一声,陆无尘淡然地说道:“这江湖已经白不是白,黑不是黑,一片混沌,我陆无尘怕什么。”

    “哦?按陆兄话中的意思,如果这江湖黑白分明的话,那么你就不会赴今日之约了哦?”似笑非笑的望着陆无尘,东方不败淡淡地说道。

    “哈哈……东方教主不必激我,‘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在我陆无尘看来无论黑白,只要心有侠义之心,那么即是侠义之士!”朗声大笑,陆无尘面色坚定地说道。

    “哈哈……”对于陆无尘的回答,东方不败豪迈一笑,也不说话,再次与陆无尘举杯相饮。

    片刻。

    陆无尘与东方不败二人,硬生生地喝了数坛酒方才作罢,瞧瞧窗外的夜色,陆无尘说道:“今日与东方教主相聊甚欢,陆无尘心中无比喜悦,但此时天色已不早,不如我们就此散去如何?”

    “好。”

    东方不败见陆无尘说要走,应了一声,但是手中却提起一个酒坛,向门外走去。

    眼看就要出门,陆无尘却一拍头脑,朗声说道:“罪过,差点忘了一件事。”

    “恩?”

    东方不败听了,不由一愣,当即停下,兴趣盎然地看着陆无尘晃晃悠悠的到了酒馆柜台处,从怀里掏出一两碎银子,拿起毛笔,歪歪扭扭的在一张白纸上写下一行小字:“偷你酒喝,赔你银子,两不相欠。”

    那字写的跟蚂蚁爬似的,可是东方不败看在眼里,却只觉得这几个字,实是她平生所见过的,最漂亮的几个字了。

    “哈哈……”

    朗声一笑,东方不败身形一闪,整个人就消失在了夜色之中,但声音却四处回荡着,“陆无尘,希望我们下次还能举杯相邀!”

    闻言,陆无尘不禁莞尔一笑,低声说道:“希望下次再见时,我们是友非敌!”话音刚落,陆无尘的身形也有如鸟儿一般,几个起落间,就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ps:求推荐,求收藏!!!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