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四章 事由(求推荐,求收藏)
    “几位,几位,你们放心,钱呢,我们会尽快还的,还请通融一下,再给我们几天时间。【小说文学网】”一个苍老的声音恳求道。

    听到这个声音,陆无尘的心中顿时一阵心酸,这个声音正是自己父亲的,以往那个威严少语的父亲,此刻竟如此低声下气。

    “通融几天?尼玛的上次也是这样说,我们给了你三天时间,可是三天之后呢?就尼玛的还了点利息,还想通融?滚一边去!”一个光头混混听了之后,嚣张至极的说道。

    说完,那光头还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不少人都躲在屋里偷偷看热闹,却不敢出门,顿时内心一阵暗爽,“没想到哥这么霸气侧漏啊。”

    不知怎的,光头突然狠狠一推一把正给自己递烟的中年人,似乎这样可以增加自己的“霸气”形象。

    “哎呦!”中年人一下子摔倒在地上,脸上却不敢有半点怨言,站起身后依旧讨好道:“小兄弟,消消火,有话好好说。”

    “老东西,谁跟你是兄弟,没有钱是吧?好说。”光头恶狠狠地说道:“兄弟们,先把这家砸了,让他们知道点厉害。”

    听到光头的话,中年人脸sè焦急,不住的哀求着,而门口的两位妇女也吓得脸sè苍白,没有任何办法。

    就在众混混准备动手之际,却听见身后传来了一声惨叫.

    “啊!我的腿!”

    几个混混都清晰的听到骨头断裂的声音,连忙转过头,就见一个青年,脸sè铁青的站在他们身后。

    旁边的地上,还有个他们兄弟,正抱着腿躺在地上哀嚎。

    光头瞬间大怒,大喝道:“你干的?”

    对于这样的人渣,陆无尘也懒得说话,再加上这光头刚才那样对待自己的父亲,心中有着一股怒火,此刻顿时爆发了出来,一步跨出,双手急挥,赏了每个混混一巴掌。

    陆无尘此刻内力雄浑,含怒之下出手,这些混混们怎么能受的了,这些混混们瞬间被打懵了,眼冒金星,半天都回不过神来。

    “尼玛。”

    那光头许是练过几天,虽然也被陆无尘一巴掌抽的眼冒金星,但很快就回过神来了。眼瞧自己竟然这样被人羞怒,心中顿时大怒,从身上一把抽出一根钢管,狠狠地砸在了陆无尘身上。

    啪!

    光头顿时目瞪口呆,而那些看热闹的人也嘴巴张大,呆呆地望着,因为……钢管断了,陆无尘却安然无恙。

    神sè不变,陆无尘左掌瞬间探出,一把光头的脖子,像个小鸡似的提了起来,拧在手里,随即右手左右开工,狠狠的照着光头的嘴巴狠抽着。

    啪啪啪……

    一时间,整个走廊回荡着抽嘴巴的声音,所有人就这么目瞪口呆地那身材瘦弱的年轻人,脑袋里面一品空白。

    噗!

    随着最后一巴掌的落下,那光头满嘴的牙齿都全部被打落了,别看陆无尘打的那么凶狠,其实都是yin力,没有伤及大脑,也不会致命。

    “啊……”

    光头此刻只觉得一股疼痛感袭遍全身,张着满是鲜血的嘴,凄厉地吼叫着,拼命地挣扎,想要脱离陆无尘的掌控,却发现陈航的大手如同铁箍一样,牢牢的将他锁死住。

    “滚!”

    陆无尘一把将光头甩在地上,冷冷地望着光头,语气冰冷地喝道。

    目光怨恨地望了一眼陆无尘,光头知道自己今天碰到硬茬子了,也没有留下什么狠话,招呼了一下手下,就灰溜溜地离去了。

    “爸,你没事吧?”陆无尘上前一步,扶着父亲,关心的问道,至于那帮混混,陆无尘现在只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何事,等事情安顿下来之后,他准备找这些人好好算算账。

    “啊……无尘?你是无尘吗?”瞧得身前的人之后,中年人有些疑惑地问道。

    面对自家老爸那一脸的迷惑,陆无尘都有点无奈了,指了指自家的脸:“老陆同志,我,你儿子,陆无尘,如假包换的,不信你摸摸!”

    陆无尘的老爸叫陆天明,听完陆无尘的话,还真死劲捏了两下,嘴里絮絮叨叨地说道:“唉,真的是无尘,没错啊。”

    “哎呦,老爸,你说你能不能轻点?”被自家老爸死劲捏了几下,陆无尘不禁咧了咧嘴,大声求饶道。

    陆无尘的老妈走上前来,一巴掌拍开了陆无尘老爸的手掌,心疼地说道:“有你这么捏自家儿子的吗?无尘,不疼吧。”

    “没事,老妈,我们还是进屋说话吧。”

    嘻嘻哈哈地嬉闹了一下,陆无尘就拉着爸妈和大伯母,进了屋子,询问事情的经过。

    “唉……”

    大伯母叹了一声起,随即就一五一十的将原因说了出来。

    原来,陆无尘的大伯,前不久不知怎么地迷恋上了赌博,而且玩的越来越大,输的也越来越多,最后竟然欠下了十几万的高利贷。

    后来,在家里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听信一个“朋友”的谗言,一时糊涂之下去借了高利贷,来为还赌债,谁知道在那个“朋友”的怂恿下,一番豪赌,竟然将这些钱又全输了。

    眼前还债的时间越来越近,陆无尘大伯顶不住压力,终于向家里公开了实情。得知这一情况之后,陆无尘的父母和大伯母狠狠地批了他一顿,但又无可奈何,只能拿出积蓄去还债。

    但谁想到的是,那高利贷利滚利,当初的十几万,短短半个月就涨到了一百多万,这一笔钱根本是陆无尘两家人无法偿还的。

    在陆无尘两家人无力偿还的情况下,那放高利贷竟然武力上门讨债,陆无尘他大伯心脏本来就不好,这么一闹,大伯竟然住进医院了。

    “家里发生了这么大事,你们怎么不告诉我啊?”听完大伯母的诉说之后,陆无尘大声地抗议道:“我也是家里的一份子,有权知道所有的事情。”

    “哼……”

    听到陆无尘的叫嚣,陆天明顿时哼了一声,斜眼看向陆无尘,而被老爸这么一横,陆无尘整个人都老实下来了。话说,陆无尘小时候就特别害怕父亲,“严父慈母”这个词在陆无尘的家中,可谓得到了深刻的诠释,虽然现在长大了,但父亲那股威严已经深深烙印在了陆无尘的心里了。

    “老头子,你干嘛呢?瞧把孩子吓得。”看着陆无尘正襟危坐的样子,陆无尘老母不禁白了一眼自家老头子,表示很不满意。

    “哼,慈母多败儿。”陆天明也是个“气管炎”,嘟囔了一句之后,也不再说话了。

    “对了,无尘,你刚才怎么那么厉害?”想到刚才陆无尘在楼梯间大展神威的一幕,陆无尘老妈不禁疑惑地问道。

    “呃……呵呵,老妈,儿子在大学也练过了很久,所以才那么厉害的。”陆无尘打了个哈哈说道,隐瞒了一下真实的缘由。

    “你这孩子……”对于陆无尘的话,他老妈明显不相信,不过每个母亲都对儿女无私的宽容,既然陆无尘不想说,那么她也不会去深究。

    瞧得夜sè已经黑了,陆无尘提议道:“老爸,老妈,大伯母,天sè也不早了,我们还是早点休息吧,明天我想去医院看看大伯。”

    听了陆无尘的话,陆天明三人点了点头,随即就各自回家,洗洗休息了。

    躺在自己的床上,陆无尘望着船外的夜空,心里暗自思索着一些事情,久久不能入睡……

    与此同时,j市的南城的一个两层厂房。

    一个脸上留着一道刀疤的青年人,面sèyin沉的坐在老板椅上,目光不断闪烁着,似乎在思索某些事情。

    而他的面前,正站着一个光头,满嘴的鲜血,神情委屈地望着青年人,而这光头正是被陆无尘狠揍一顿的那人

    片刻。

    青年人淡淡地说道:“光头,明天带人把那家伙带过来,我倒要看看是谁敢动我刀疤牛的人。”

    “是,大哥!”光头点头应道,同时心里暗暗想到:“臭小子,你不是厉害吗?看你明天怎么死的,哼……”

    脑海中想着陆无尘被众兄弟狠揍一顿的情景,光头的嘴角闪过了一丝狞笑……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