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八章 忽悠无崖子当保镖
    虚竹听那声音甚是和蔼慈祥,显然全无恶意,当下更不多想,一掌劈在那板壁上,喀喇一声响,那板壁已ri久腐朽,当即破了一洞。(小说文学网)

    陆无尘虚竹两人当即进入里面。

    虚竹一眼望去,不由大吃一惊,只见里面又是一间空空荡荡的房间,却有一个人披头散发地盘坐着,顿时吓得他大叫:“有鬼!”随即只想转身而逃,却听得那人说道:“唉,原来是个相貌平平的小和尚,后面的这位倒是还算不错,恩,不错!”

    听得声音,虚竹小心地向他凝神望去,确是看不清楚,随即双掌合十道:“贫僧法号虚竹,前辈你好,不知道可否帮前辈整理一下头发?”

    “恩……”那人淡淡地应道。

    虚竹小心翼翼地将那人披在脸前的散发全部归拢在背后,顿时心中一惊,双掌合十道:“论样貌,小僧确实无法和前辈相比。”

    陆无尘上前一步,仔细看去,只见他长须三尺,没一根斑白,脸如冠玉,更无半丝皱纹,年纪显然已经不小,却仍神采飞扬,风度闲雅。说起来这无崖子确实是个老帅哥,会的东西又多,难怪天山童姥和李秋水爱他爱的那么深。

    陆无尘笑呵呵的问道:“这位就是无崖子前辈了吧,您老高寿啊?”

    “你认识我?”无崖子倒是有些惊讶:“恩,是秋水告诉你的,还是行云?”

    “都不是,我师门和前辈的师门有点渊源,而我也曾习得北冥神功和凌波微步这两门秘籍,所以算起来,我也算前辈半个徒弟呢。”陆无尘打着哈哈,顺着杆子开始来攀关系了。

    “还有,前辈,你准备打算在这呆一辈子不出去了?”陆无尘笑呵呵地问道。

    “唉……”听到陆无尘的提问,无崖子的情绪瞬间变得低落,恨恨地说道:“出去么?我如今双腿已经彻底废了,还出去干什么?丁chun秋那恶徒当年把我打落山崖,伤了脊椎,已经是彻底治不好啦。唉,此事不提也罢,不提也罢。”

    陆无尘却不以为意地说道:“前辈可以听我说一个故事,听完你再感觉是否了无生趣。江湖中有一恶人,名叫这人叫段延庆,原为大理国太子,后因大理内乱,被jiān臣杨义贞谋国后流亡出外,因其身份,受到多方追杀,最后身中无数刀伤,不但面目全毁,双腿残废,连说话都不能了。后来,强练家传武学,终于以一残疾之身成为武林高手,练成武功后,开始向当年的追杀他的人展开疯狂的报复,因手段残忍,得到了‘恶贯满盈’的绰号,后来他遇到了另三大恶人,并以其实力将三人统至麾下,成为四大恶人之首。”

    “他这伤的可是极重,面上木无表情,口不能言,腿不能走,只能以‘腹语’传意,以拐杖点地走路,连吃饭也只能用手扳开嘴巴,像寄信那样把食物投下去。延庆太子是个聪明顶绝的人,他年轻之时,未遭大变之ri,也是个尊贵英俊的王子,恐怕比前辈您也不差多少。您说他都能重新拿回信心,您难道就真比他差了?”

    “哦?江湖上竟有此等人物?”无崖子一生自诩惊才绝艳,极为自负,如今听到陆无尘说得段延庆的事迹,不禁心生佩服。

    “相比于段延庆,我看前辈您功力还在,说话也没啥问题,比他可强多了。人家身残志可不残,这一点无崖子前辈您可比不上他。”陆无尘继续说道。

    “这……”以无崖子的阅历,听了这些话也不禁有点面皮发烧,他本以为自己下半身瘫痪已经算是人生最大悲剧,却没想到居然还有人比他自己更惨,而且那人重新傲视群雄不说,此时还就在这小屋外面。

    本来,无崖子打算将毕生功力传给这破了珍珑棋局的人,然后叫那人杀掉丁chun秋,可是此时听陈萧这么一说,忽然便又有了其他想法。

    不过他久不再江湖走动,也不知陆无尘说的是真是假,于是转头又看了看站在一旁的虚竹,道:“小和尚,外面真的有这么个人物?出家人不打诳语,你来说。”

    虚竹双掌合十,道:“阿弥陀佛,那人确实是在外面,小僧愿为陈施主作证。”

    “好!”无崖子猛的一拍大腿,道:“别人可以的,我无崖子为何不行?想我无崖子身为逍遥派的掌门人,岂会比别人差。”

    “其实,前辈的伤势也不是不可治愈。”看着已经振作起来的无崖子,陆无尘又抛了一记炸弹给他。

    “什么……”无崖子微微一愣,便是猛地说道:“你说你可以治好我的伤?”

    “不错!”陆无尘点了点头说道:“前辈你的伤的确是极为的严重,而且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些伤也是杂乱的愈合了。不过我这一脉却是极为擅长救人,无论是炼丹还是治病都是极为的jing通。”

    “你如何救?”无崖子的眉头皱了半天说出一句话,这也是让无崖子最不解的,他逍遥派也是有研究治病疗伤的,这也是为什么苏星河的弟子中会有一位阎王敌——薛慕华了。同时无崖子本人也是极为jing通治病疗伤的,他对自己的身体是极为的了解,基本上是不存在治好一说的。

    “在下需要前辈跟随我一段时间,不过在下保证一定治好前辈的伤势。”陆无尘斩钉截铁地说道。

    无崖子向陆无尘端详半响,缓缓说道:“我信你!”

    “好了,前辈,我们还是先出去吧。毕竟这里的空气不是太好。”眼见忽悠到了一个超级高手当自己的保镖,陆无尘不禁笑眯眯地说道:“还有,外面有一个需要你亲手处置的人呢。”

    听了陆无尘的话,无崖子微笑点头道:“恩,我知道了。你先去吧,我与这个小和尚还有破棋局的缘分,等下就出去。”

    话说到这里,陆无尘知道自己的目标达到了,当即转身出了这小木屋。

    走出木屋,陆无尘只见外面已然闹得天翻地覆,遍地都是横七竖八倒伏着的松树。那丁chun秋和苏星河师徒正対掌比拼内力,两方胶着不下;段延庆正满山谷追杀者段誉,而段誉也施展着凌波微步四处躲避,用着尚不娴熟的六脉神剑不时回击着。

    看着眼前这一幕,陆无尘不禁一阵头大,自己才进去多大一会啊,就已经闹腾这样了,这个江湖还真有点乱……

    ****

    ps:求收藏,求推荐!!!!!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