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181 章
    丁十二在前,柳笑和柳孝两人跟在丁十二身后,三人静静的向前走着。

    一路上,有不少手执火把的人守在各个路口处。

    好在丁十二对地形极为熟悉,带着二人左躲右闪,躲过众人的耳目,顺利的一路向前。

    三人很快便赶到了魔教现任教主闭关的山洞之外。

    果然不出丁十二的预料,楚子惜带着三十来个人,正围在洞外。

    丁十二作了个手势,三人一起蹲下身,躲在了一棵大树后面快有一人高的草丛中。

    “丁大哥,我们该怎么办才好?”柳孝小声向丁十二问道。

    “先不急,看看再说。”丁十二脸色平静的回答道。

    既然丁十二这样说了,柳笑和柳孝两个人也就静静的蹲在草丛里看戏了。

    楚子惜带来的那群人,团团围在山洞口的石门之外,楚子惜站在最前头。楚子期和楚子为两人被人用刀剑指着,站在楚子惜的身侧。

    楚子期和楚子为两人的脸色都呈现出一种不正常的苍白,大概是被楚子惜下了毒了。

    有一个大约二十七八岁年纪的男子倒在楚子惜的脚边,整个人呈昏迷的状态,嘴角溢出鲜血,大约便是楚子惜的大哥,魔教的大宫主了。

    他们三人距离楚子惜他们的所在还很远,但是大约是为了让声音传到石门后面,楚子惜的声音很大,就算是离得这么远,还是很容易就能听清楚子惜说的话。

    “父亲,您该出关了。”楚子惜的声音里不带一点感情,“大哥他想谋夺教主之位,已经被我制服了,五弟和六弟也有不轨之心,我也一并把他们抓住了。就等您出关来处置了。”

    楚子惜说完,便静静站在那里等待。

    过了很久,石门还是紧紧关闭着。

    楚子惜这才不慌不忙地不不开口道:“父亲,您不出来,想来便是默认由我来处置他们三个了。那我便将他们按教规处置了……”

    虽然柳笑和柳孝两人不知道魔教的教规是怎么样的,但不用想,他们也知道肯定不会是什么温柔的小惩罚。

    两人不由有些紧张起来。

    又过了很久,石门还是紧紧关着,里面更是没有传来任何声响。

    “父亲,想来对大哥您一定是不在乎的,不过难道五弟和六弟您也无所谓吗?”楚子惜的语气很是笃定,“您真的打算让他们两个受那剥皮之刑吗?”

    片刻的静默之后,山洞中传来‘咯咯’的机关转动之声,那扇石门慢慢的滑进了山壁之中。

    一个灰衣人,在两个黑衣男子的搀扶之下,颤微微的从山洞中走了出来。

    “父亲大人,看来这次您伤得还真是不轻啊。”楚子惜上一步,伸手欲扶,却被那灰衣人摇头阻止了动作。

    “子惜……”那身着灰衣的魔教教主楚豪无力的开口道:“你说他们三个想谋夺教主之位,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能是怎么回事……”楚子惜笑得很坦然,“自然是觉得父亲大人你在教主的位子上坐得太久了,想取而代之。”

    楚豪低头看了看昏迷中的长子,点了点头:“这种事,他大约是做得出来的。可我想子期和子为倒是不大可能的。”

    楚豪一边说着,一边突然剧烈的咳嗽起来。他似乎怎么也止不住自己的咳嗽,咳了很久,直到咳得喷出一口血来,这才停了下来,不再咳嗽。

    “父亲大人,怎么您这次走火入魔居然这么厉害。”楚子惜一脸的惊讶状。

    “子惜,我问你,你是不是在给我的那份卷轴上动过手脚了?”楚豪无力的将身体半靠在一个黑衣人身上。

    “怎么会呢,父亲大人,孩儿我可是绝对没有在那份卷轴上动过手脚。”楚子惜摇头,笑着道:“要是我在那份卷轴上动了手脚,您怎么可能会现不了呢。动手脚的人根本就不是我,是他……”

    “真没想到,居然会是他。”楚豪冷笑了一声,“我早知道,他会想办法除去我,却没想到居然这么早就下手了。难道他以为没了魔教的帮助,他能实现他一统江湖的梦想。”

    “谁说他就得不到魔教的帮助了。”楚子惜微笑着摇头,“我已经跟他达成了协议,只要他助我当上魔教教主,我便会倾魔教上下之力助他一统江湖,实现霸业。而且我的要求没有父亲大人你这么高,我不需要他让我分享一半的权利,我只要他尊我们魔教为江湖中的一教派,并且不妨碍我们魔教行事便可以了。”

    “这些都是你的人?有没有他的人在其中?”楚豪虚弱地扫了围在山洞口的那十几个人。

    楚子惜摇头:“自然是没有的。那人我可是不敢信的,这些人都是我的亲信,不会突然在背后捅我一刀的。”

    “子惜,既然你也知道那人不好对付,不可信。”楚豪扫了楚子惜一眼:“你就不怕事成之后,他将你除去吗?”

    “父亲大人,我自然不会让这样的事生的。”楚子惜摇头,“父亲大人,您将教主的位子传给我,告诉我那种子的奥秘之后,我会设法在他身上种下一粒种子,让他为我们魔教所用,将来这江湖真正的主人必定是我们魔教无疑。”

    楚豪冷笑两声:“子惜,我似乎并没同意把教主的位子传给你啊。”

    楚子惜好像听到什么好笑的事一样笑了起来:“父亲大人,不传位给我,您又能传位给谁呢。”

    楚子惜一伸手,一把将楚子为揪到了身前,把手放在他的脖子上:“父亲大人,您要是不想子期和子为两个死在你眼前,最好还是赶紧把位子传给我。”

    “你就不怕我催动你身体里的种子?”楚豪似乎有些惊疑的样子。

    “父亲大人,要是我没有服下能暂时抑制种子的药物,我又怎么敢做出威协您的举动来呢……”楚子惜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

    “父亲大人,你最好考虑得快些,我并不是非常有耐性的人。”楚子惜一边说着,一边用力掐住了楚子为的脖子,“父亲大人,我想您总不会希望看到六弟的脖子被我掐断吧。”

    “你想要教主的位子?简直痴心妄想!”楚豪突然笑起来,并且突然站直了身体。

    楚豪站得笔直,一点看不出就在前一刻他还连站都站不住。

    楚子惜显然是吃了一惊:“你,你走火入魔的消息居然是骗人的。”

    楚豪摇头:“我确实是走火入魔了,不过并不严重,静坐两天,调一下息也就好了。那人会同意把这样珍贵的东西给我,我早就觉得奇怪了,练功的时候一直都很小心,一现不对,马上就停止练功了。”

    楚子惜的脸色顿时变得惨白,更用力的掐住了楚子为的脖子:“父亲大人,难道您不想保住子期和子为的性命?只要您将教主的位子传给我,我立刻就放了他俩两个。不然,我立刻就让他们两个死在您的眼前。”

    楚豪笑了笑:“你想杀就尽管杀好了。”

    显然没有看到过会出现这种局面的楚子惜怔住了。

    “二哥……父亲他……从来都没有真正喜欢过我和哥哥……你拿我们来做人质,是不会有用的……”楚子惜手中的楚子为艰难的开口说道。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是这样?”楚子惜显然是受到了极其巨大的打击,“我居然还傻到嫉恨你们两个……”

    楚子为惨白的小脸上露出一抹苦笑。一边被人用剑指着的楚子期,脸上也露出了相同的一抹笑容。

    “子惜,看在你是我儿子的份上,只要你自废武功,这件事也就算了。”楚豪背着双手,冷冷的看着楚子惜。

    楚子惜一声苦笑,松开掐着楚子为的手:“父亲大人,您要杀就尽管杀好了,要我自废武功却是绝对不可能的。”

    “子惜,再怎么说,你也是我的孩子,我不会杀你的。”楚豪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凌空向着楚子惜推出了一掌。

    这看似平淡无奇的一掌,居然将楚子惜打得飞了出去,重重的跌到了地上。

    楚子惜踉跄着从地上爬了起来,脸上一片决然之色:“父亲大人,既然你下手如此不留情面,那我也不客气了。”

    楚子惜说完,拔出剑,向着楚豪刺了过去。

    楚子惜带来的那十几个人中,也有六人同时向着楚豪身边那两个黑衣男子攻了过去。

    短暂的时间过后,地上多了六具尸体和重伤倒地的楚子惜。

    “子惜,你放心,我不会杀你的,我只是想要废了你的武功罢了。”楚豪举起手掌,向着楚子惜走过去。

    “父亲……”楚子期大声叫道:“二哥毕竟是你的孩子,你又何苦要这样对他。他的武功对您构不成威胁的,您不如解开他身上的种子,将他赶出魔教好了。”

    “教里的事,还轮不到你多嘴……”楚豪冷冷的瞥了楚子期一眼,依然向前走去。

    地上躺着的楚子惜闭上眼,露出了一抹苦涩的笑容。

    楚豪走到他身边,高高举起了手掌。

    就在楚豪落掌的那一刻,突然有一人跃出,飞身扑到了楚子惜身上,硬生生帮楚子惜挡下了那一掌。

    这出人意料的一幕,落到柳笑和柳孝眼中,惊得他们瞪大了眼。

    因为那个扑出去的人,居然也算得上是他们两人的熟人——那个人,是玉霓。

    柳笑和柳孝两人惊讶的对视一眼,要不是亲眼看到,打死他们,他们也不会相信玉霓这个恶毒的女人居然会做出舍身相救这样的事来。

    不光是他们两个,大约楚子惜也没想到过玉霓会做出这样的举动来,他一脸惊讶的看向倒在他身上的玉霓。

    玉霓微笑着看了楚子惜一眼:“二宫主……你,你别吃惊……玉霓虽然很坏……但是玉霓是真的喜欢你。”

    玉霓一边说着,一边大口的喷出鲜血来。

    楚子惜怔怔看着玉霓,眼中满是惊讶和感动之色。

    楚豪冷冷的看了看玉霓,又是一掌递出。

    楚子惜伸手护住了玉霓的背心致命之处。

    楚豪冷笑着,依然向着楚子惜用手护着的玉霓的背心击去了。

    楚子期一个纵身落在楚豪身前,拦住了这一掌:“父亲,你让他们走好不好?”

    楚豪冷冷看着楚子期:“子期,我并不想对你动手,你立刻给我闪到一边去。”

    “父亲,让他们走吧……”楚子期挡在楚子惜和玉霓两人身前,一脸哀求之色。

    楚豪冷冷盯着楚子期:“子期,我数到三,你再不闪开,我便也不会对你手下留情了。”

    “我们现在怎么办?”柳笑焦急地对着丁十二道:“我们要冲出去救楚大哥吗?”

    “五宫主说我要我保你们平安的,你们两个不是教主的对手。”丁十二拔出他的短剑:“我去就行了,你们两个乖乖留在这里。”

    丁十二说完,拔出剑,悄无声息的向那边走了过去。

    柳笑本想跟上的,却突然听到后面有声音,她紧张的一转头,身后不远处果然多了一个人。

    柳笑一惊,青影立刻出了鞘。

    “是我呢,不用太紧张的。”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响起。

    柳笑和柳孝两人定睛望去,这才现,这人居然是楚子玉。

    “好久不见了,两位别来无恙啊。”楚子玉一脸邪笑的向着两人走了过来。

    柳笑和柳孝两人警惕地向后退了一步。

    “喂,你们两个不要看到我就跟看到鬼一样好不好?”楚子玉脸上露出无奈的神色来,“我对你们可是一点恶意都没有的,我来,也只是为了看个热闹而已。”

    柳笑和柳孝立刻一起用鄙视的眼神看着楚子玉。这人真是没心没肺,自己家里闹成这样,居然还有闲心躲在一边看热闹。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