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72 章
    珍味斋一众人同情地目送着被柳孝气得七荤八素的可怜小鬼咬牙切齿地往珍味斋门外走去。

    “还好,事情就这么解决了。”掌柜松口气,马上开始指挥大家,“已经很晚了,你们赶紧把没干完的活都干完了。对了,别忘了把门给修好了。幸好这次没闹出什么大事来,就坏了一扇门,不然……”

    掌柜话音还未落,就只见那走出门去还不到五步的孩子好像受惊了一般,猛往后退了一大步,身子微侧,好像是要躲避什么。

    然后,只看到一个黑影一闪,这个孩子被人一掌打在胸口,整个人就向后就飞了起来,只听到‘砰’一声巨响,撞破了窗子,压塌了一张桌子,极其狼狈的又回到了珍味斋里。

    而珍味斋外,那孩子带来的一群黑衣人突然互相动起手来。

    一道黑影从窗外掠了进来。正是那孩子带来的黑衣人中的一个。

    这黑衣人直扑那个孩子而去,狠狠一掌挥下。

    掌柜手一挥,一道银光闪过,那孩子被掌柜手里的银线硬扯着躲过了那一掌。

    那个黑衣人紧跟着又是一掌,却被小福扔出去的一张板凳阻住。

    小福一张板凳之后,紧跟着又是一张板凳。那黑衣人也不躲,只是用手一挡。

    但小福的力道显然比他估计的强,这一挡之下那黑衣人居然连退了三步。

    小福洋洋得意:“看你还敢不敢小看小爷!”

    而程新已经趁机冲过去把那个孩子给拖了回来。

    那孩子脸色青白,嘴角有血迹。

    “小鬼,怎么回事?你手下叛变了?”柳孝上去给他搭了搭脉,随手从怀里掏了一粒药丸塞进他嘴里。

    那个黑衣人显然是想尽快除掉这个孩子,对拦着他的小福一招一招下得都是狠手。

    可惜小福的功力之强远远出他的想像,一时之间他根本无法击败小福。

    吃了柳孝的药丸后,那个孩子像是好了些,坐起来,对着那黑衣人厉声道:“你想干什么?敢对我动手,你是活腻了吧。”

    那黑衣人只是看他一眼,并不说话,只是手上的招数却是一招狠似一招。

    而珍味斋外的战斗也已经结束了。柳孝现,一定是打算对这小鬼不利的一方赢了。

    因为剩下的这些黑衣人,极其迅的冲进了珍味斋,要不是珍味斋这边个个都是远远出乎柳孝想像之外的高手,挡住了那群黑衣人,这个小鬼恐怕早就已经死了三次以上了。

    柳孝护着那孩子往后退了退,却听到颜紫儿一声:“小心!”

    柳孝只觉得身后有铁器破风的声音,马上根据这段时间被肖笑齐偷袭的经验,迅抱着那个孩子往地上一倒,顺便姿势不怎么优美的就地打一个滚。

    虽然他避的及时,但还是不够快。只感到后颈上一凉,然后就是一痛。不用看他也知道,流血了。

    他回头,却看到颜紫儿正和本应该被点了穴乖乖躲在地上的玉霓缠斗在一起。

    “小鬼,你学艺不精呀!你这穴是怎么点的呀,怎么人家轻轻松松就自己解掉了。”柳孝感叹,很顺手的把那孩子的衣袖扯了下来,给自己包扎伤口。

    那孩子脸色气得青,恨恨地开口:“玉霓,我还是小看你了。真没想到你居然连我身边的人都能拉拢了。你这样公然向我下手,是不想活了吗?”

    那玉霓微微一笑,一边一掌把颜紫儿逼开,一边回道:“小少爷,这你可是说错了。我可没向小少爷您动过手。小少爷您救兄心切,私自带人来找回紫玉。只可惜人家不但不肯给,还跟小少爷动起手来。小少爷您没想到这么一间小小的酒楼里居然藏龙卧虎,个个都是高手,一时大意,又加上刀剑无眼,就被别人给杀了。我们几个为了给小少爷您报仇,个个上去跟人家拼命,虽然折损了不少人手,但是总算还是替小少爷您把这个仇给报了。但是,韩折临死前却硬是把蓝玉给毁了,五宫主的伤只有另想办法了。”

    “你……”那孩子怒极,冷笑着道:“玉霓,我哥哥果然没看错你。你一直表现得很爱慕我哥的样子,好像没了我哥你就活不下去似的。你装得还真像,连我都信了你了。可我哥哥他却是从来没相信过,他一直都怀疑你是另几宫中其中一个安下的眼线。现在看来,我哥哥他猜得一点也没错了。这样说来,你并不是不知道真正的双玉到底是什么样子,是故意不肯让我哥哥有机会得到双玉来疗伤了。难怪了,你自作主张去找韩折之后,我哥哥知道不妥,马上派人去去找你和韩折,眼看快要能抓住韩折了,你却在那个紧要关头,抢得了紫玉,又把韩折打下悬崖,硬是让我哥哥失去了最好的疗伤时机。哼!我以前还真是看走眼了,居然不信我哥的话,只当你是个喜欢我哥的蠢女人。看你刚才的身手,恐怕你连自己的武功都隐瞒了吧。你平时表现出来的,大概还不到你真正实力的一半吧。”

    玉霓轻笑:“小少爷,要不是你快要死了,玉霓也不会把自己的真本领全都使出来呢。”

    “等等,等等……”柳孝打断了她的话,“这位姐姐,照你的意思,就是说你想要杀了这个小鬼,杀了之后再载脏给我们,让我们来替你背黑锅,最后再把我们几个全杀了,杀了之后大概还要一把火把这珍味斋给烧得干干净净,好来个死无对证。”

    “可是你也听到了,这个小鬼刚刚说的,他那个哥哥早就怀疑你了。你把事情往我们身上推,他哥哥才不会信呢,到时候一个杀了你祭他这个弟弟。”

    “你少胡说,本少爷才不会死呢。”那孩子气愤地瞪柳孝一眼,又转头对玉霓道:“没错,我哥才不会信呢,到时候一个杀了你。”

    “哈,哈……”玉霓掩着嘴轻笑了两声,姿态优雅,美丽迷人,“小少爷呀,您大概忘了吧,拿不到蓝玉,您那位哥哥,也就是五宫主,他还能活得了多久?”

    “你……”那孩子被气得几乎吐血,要不是被柳孝死命抱住,恐怕就要不顾一切上去和玉霓拼命了。

    那玉霓微微笑着,脸上露出‘你又能奈我何’的表情,轻轻道:“再说了,我真正的主子又怎么会眼睁睁看着我死呢,我的事情小少爷您就不用担心了,玉霓自然会逢凶化吉的。”

    “你……”那孩子又努力想扑上去,柳孝只好用尽全力死命拉住他。

    “你这个小鬼,不要这么冲动好不好。你要是老这么被她一激就生气,她也不用动手杀你了,气都能活活把你给气死。”柳孝不满地说,这个死小鬼,都受伤了,还这么大劲儿,真会给人添麻烦。

    柳孝把头转向玉霓。

    “这位姐姐,你真觉得你的计划能实现吗?”柳孝指指正打得热火朝天的两群人,“你看看,你带来的人身手是不错的啦,人也比我们这边的要多,可是再打下去,我敢说我们这边的人一定赢。”

    确实,玉霓那边的那群黑衣人,武功高强,配合默契。可是珍味斋的这一群人偏偏武功更高强,配合更默契。

    柳孝知道珍味斋的人从掌柜厨师到跑堂连杂役个个都会武功,但要不是亲眼所见,柳孝才不会相信这几个整天跟他混在一块儿,和他一起被肖小气欺压得灰头土脸,欺负得唉唉直叫,抢起客人来不要命,有事没事就爱起内哄的,居然个个都是高手。

    玉霓这边,唯一占点儿优势的,也就是人多点儿。

    可是在柳孝看来,这点点儿优势,实在是没多大用处。

    确实,珍味斋这边,虽说人少点儿,可是人家卑鄙呀!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卑鄙,人家这可是有组织有默契的卑鄙呀。

    看看,这一个手上使出一招双龙戏珠,直戳人家两个大好的眼珠子。人家赶紧向后一退。好,等得就是你这一退。程新早神不知鬼不觉得把一张长条凳放在了他后面。好了,这一退,绊个正着。亏得这人武功还真是好,下盘那叫一个稳呀。一绊之下,迅地调整姿势,气运丹田,脚踩马步,只一个趔趄,硬是没摔着。但是高手过招,怎么能差这么一点。就趁他分神的那一瞬间,对手那招双龙戏珠一撤,直接狠狠地一脚过来,正踢在胸口上,这个黑衣人无声无息向后就飞出去了。

    其实这一脚除了很狠之外,还很准。这个黑衣人的落下的位置,正好就是另一个正和小福打得如火如荼的黑衣人。这个倒霉的家伙还能有什么选择呢?去接人,肯定被小福趁虚而入。到时候人是接住了,可是下场一定很惨。不去接人,被飞过来的人直接打中。从那人飞来的力道来看,被打中之后,后果一定会非常的悲惨。没得选了,那只好退。

    可是还有一个游魂一样悄无声息,满屋子飘来飘去的程新呀。

    于是,后退这一个,非常悲惨地,一脚踩上了啃剩下的西瓜皮一块。

    “真难看呀!”看那人两只手在空中乱划,努力保持平衡的拙样,小福长叹一声,助他一拳外加一脚之力。

    ‘砰!’飞过来那一个落地,鲜血缓缓从嘴角溢出,昏迷不醒了。

    ‘噗!’踩上西瓜皮那一个,被小福一拳打得满脸是血,一脚踹得口吐鲜血,眼看也不行了。

    再看那边,阿仁一个打两,打着打着,突然手下一顿,一脸惊奇诧异地看向其中一个黑衣人的身后。

    “居然是你!”阿仁满眼的不敢置信,那不敢置信的眼神里,还带了些些激动和兴奋。

    那个黑衣人忍不住回头。

    另一个黑衣看得清楚明白,同伴的身后根本什么都没有,阿仁这是在诓人呢。连忙示警,可惜晚了。那人一回头,就被阿仁早有准备的大力一掌劈中后颈(.rbook.net),直接劈晕了事。

    剩下那个黑衣人眼见是来不及救下同伴了,索性不救,趁阿仁收掌的功夫,狠狠一剑刺去。阿仁收回掌,回身,眼见躲不开这一剑了,索性也不躲了。只是又瞪大了眼看向这个黑衣人身后,喊到:“快救我”

    那黑衣人大为恼怒,暗想,同样的招数用两次,你当老子是笨蛋呀。当下,不顾一切,所有的气、力贯注于剑,全力向阿仁刺去。

    眼看只差那么一点点,就能刺中阿仁了,那黑衣人心里正高兴,突然感到头上一痛,眼前一黑,这就失去了知觉。

    他身后,程新得意地扔掉手里砸烂的半截长凳。

    “都跟你说你后面有人了。”阿仁很是惋惜地摇了摇头。

    程新向他使个眼前,阿仁马上很是心领神会地顺手随手扯过桌布一张。

    两人各拿着桌布地一头,猛往前一冲,把正和掌柜动手地一个黑衣人连人带兵器兜到桌布里。掌柜的瞧准了机会,手指一弹,一枚铜板脱手而出。

    那黑衣人只觉得眼前突然一黑,又听到暗器破空的声音。正想挣脱,就全身一僵,被点住了穴道。

    ……

    “真是太太太卑鄙了!”柳孝感叹,看来最多不会过半柱香的时间,这一群黑衣人就该全军覆灭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