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卷:江湖风云起 第十七章 仙人吊打修真者的故事
    全真教这边一时气势低落,这连续的败北让大家接受不了。

    这时,全真教这方从人群中走出一蒙面人士,这人走进练武场解开了自己的面布。

    “天啊,尽然是华山冯宗师。”

    此人正是武林榜上第一人,华山宗师冯清。

    万宗盟这边此时气势高涨,看见武林第一人虽然很惊讶,但是再看看练武场上的施悦,突然内心似乎在期盼着什么,或许有人能撼动下这位不败的神话呢?

    施悦见来人是冯清,生起了敬畏之心,作为武林第一人是武林中众多人的偶像,施悦也是粉丝中的一名。

    “冯宗师,再下施悦,请您指教。”

    冯清看了施悦一眼,点了点头,亮出了自己的宝剑,此宝剑在没有催动内力的情况下,光芒凝聚不散,着实神奇。在场也只有墨千能认出,这把宝剑已经到了法宝的范畴,还是品级比较高的法宝。

    冯清剑端一指,道“来吧!”

    施悦脚步向后一划,整个人迅速冲了过去,一上来就使出了五虎断门刀,虎五刀。五刀同时攻去,施展区域整个空间都变得模糊起来,似要斩破这天地一般。

    冯清也不管施悦如何进攻,剑光飞舞,使得是那华山绝技之一,狂风快剑。此剑速度可谓天下第一,一剑比一剑快。

    施悦五刀斩过去尽然都被格挡开来,格挡开后这对方的剑丝毫没有停顿,同样一剑接一剑让他只能被动防守,施悦疲于招架,五虎断门刀接连使出,完全没有了任何进攻的能力。

    台下人见着不由说道“厉害,真不愧是武林第一人,这虎五刀连一丝攻击的机会都没有。不过这宝剑也占了不少便宜,格挡住这虎五刀还能纹丝不动。”

    这样的想法在观看的众人面前传播开来,让冯清也有所听闻,冯清放弃了施展狂风快剑,退开了一步。对施悦说道:“使用这快剑仗着宝剑之威着实有点欺负你,这样吧,一招,若解下,我便是输”

    施悦听着冯清的话也是额头流下了一滴汗水。

    冯清又是剑端一指,这一指让施悦倍感压力,这种无形的气势让施悦不敢有丝毫动静,他直觉感受到,若一动便就输了。

    可是冯清就这样用剑指着施悦没有丝毫动作,施悦同样就那样架着刀没有任何动作,练武场下众人看着也是感到奇怪。

    唯有榜上有名的武林高手出声解释才让众人一知半懂“这是冯清的独孤九剑,仅需一招就能破敌。被施展人要承受着整个剑意的压力,只要露出任何破绽都是致命的。”

    正如这人所说,施悦此时承受的压力越来越深,终于他忍受不住了,提刀向冯清劈去,然而刚提刀,冯清的剑后发先制,刺到了施悦的手掌之上,血洒一地,刀也落到了地上。

    施悦不得不服,另一手按住了右手的伤口,垂下了头道“我输了。”

    这场比试冯清胜得轻松,让施悦也心服口服,万宗盟这边本来还有些人跃跃欲试,但练武场上有这尊大虎在场,谁也不想上去拍老虎屁股。

    阮婷见对方来了如此高人,也知这边无人可上了,只能对一旁的长老说道:“李长老,这接下来麻烦你了。”

    李长老嘿嘿一笑:“欺负这些凡夫俗子的事也算轻松,看我的。”接着高调踏空飞了上去。

    冯清看到来人,神情也变得紧张了起来,这人竟然能踏空飞行,难道就是那修真者了?

    李长老到了练武场也不落地,就这样一直凌空飞行,显得酷炫狂屌炸天,对冯清喊道:“小娃娃,来来来,快来砍我啊!”

    冯清被对方这形象弄得也不知所措,自己高手气势也弱了七分,只能亮出自己的宝剑稳了稳心神,毕竟对于修真者,冯清从未见过,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若对方飞到那高空之上,自己还怎么打?够都够不着啊。

    曲航鹏见对方真派了修真者上场,知道这事哪怕武林第一人都没有丝毫办法,毕竟昨天可是亲眼见过那叫七儿的修真者,光那速度都让人肉眼看不清楚。只能大喊道:“这场,我们认输!冯宗师,修真者非我们武林人士所企及,放弃吧”

    冯清确实也不知道如何应对,对方已经立于不败之地,毕竟自己可不会飞。见全真教愿意放弃,自己也有了台阶下,于是立马踏出了练武场休息去了。

    李长老见这还没打就认输的情况,叫嚷道:“别认输啊,过来练练手,要不我站台上跟你打?”

    这高调的李长老让台下众人全然鄙视,就像拳击场上,一个重量级选手去轻量级场合去打拳一般,哪怕轻量级的是冠军也不耐揍啊,一拳打过来,哪能抗的住。

    既然万宗盟那边不按武林规矩出牌,全真教这边也只能由墨千出场了。墨千一直关注着这边的动静,也不需要人通知,也学那李长老般高调出场,只见墨千直接从高空中垂直落地,砸到了练武场中央,练武场中央猛然出现了一个大坑。

    李长老也被这气势吓了一跳,感觉自己的地位被动摇了。

    墨千甩了甩头发说道:“喂,小娃娃,来来来,砍我啊!”

    李长老的台词被抢,差点闷出了一口老血,不过对方确实比自己还酷炫,最近看了尘世的动漫片,七千七百七十七龙珠里的超级猴人就是这么出场的。“请问是哪派的高人?”

    墨千也不想跟这一头白发的老头多废话,不用想也知道不是什么高人,年老体衰的修真者,寿元也了了无几:“喂,小娃娃,你长得那么老,还能打得动吗?”

    这场面的画风让整个台下都忍不住吐槽“什么?小娃娃?长得那么老?这是在讲相声么?”

    在普通人眼里觉得那些仙风道骨的人都是白发苍苍,一身古袍穿着,但是到了墨千嘴里就是长得老的小娃娃,这种逻辑让人屎尿不及。

    李长老觉得自己被小瞧了,对于对方这般,也是发了狠,腰中盘着的一根绳索自动解开来,想来是一种鞭类法宝,这法宝飞到了李长老手中。

    墨千可能是受到了覃欢喜的影响,也被逗比性格传染,说道:“喂喂喂,打就打,你这是要宽衣解带使用色诱么?你那么丑,没用的”

    李长老当即一个血喷出,显然真被憋出了内伤。含恨的飞向墨千,绳鞭一甩朝墨千打去。

    墨千基本上很少打架,也不知道这法宝打在自己身上到底疼不疼,向旁边一躲,直接近了李长老身,一巴掌呼了下去,都不用使用什么武功,李长老脸被呼得正着,直接被打到地上,头先着地,老脸还在地上摩擦了一番。

    这场比试一点都算不得精彩,台下的武林人士就看见两人飞来飞去,然后一人就被一巴掌拍到地下结束。

    墨千吐槽道:“小娃娃,还是回去找点其他事干,修真真不适合你。”

    李长老从地上爬了起来,伤势也不重,主要是被气到内伤,恨不得直接灭了墨千,刚要再战,万宗盟这边投降了。

    阮婷见李长老还要自取其辱,只能喊道:“这场万宗盟输,李长老,下来吧。”

    李长老听阮婷发话,虽然有点不贫,但是也只能依了,看来阮婷在门派之中地位也是极高。

    阮婷看着场上的墨千心中也是极其震撼,但依然镇定的说道:“墨总,许久不见,别来无恙”

    墨千看那阮婷跟自己打招呼,暗讽的回道“阮总,真是有缘,这里也能见到你”

    阮婷也听出了墨千的话,表情不变,笑意的说道“是啊,小女子桐木派阮婷,不知墨总是哪派高人呢?”

    墨千可不喜欢对方私下劫掠人家门派弟子的行径,也不愿意多说“门派是没有,高人也不是!有何指教?”

    阮婷也不知自己什么地方惹到了对方,看墨千话里总是有话,只能老实说道:“我桐木派主持万宗盟,也是为了武林着想,也希望墨总能否两不相帮,退出这场比武如何?”

    墨千哪想听对方瞎扯,虽然修真门派之间寻找资质好的弟子没什么,但是这偷鸡摸狗的行径让人有点不耻“这事没得商量,全真教我是帮定了,你们下场谁上?”

    阮婷也墨千油盐不进,也没有办法“那这场只能由我来会一会墨总了。”

    阮婷刚想上练武场,被身后的另一名长老拦下“圣女,让我来吧。”

    这名长老在桐木派中一直隐居幕后,是上任掌门时期的人物,如今修为也是深不可测,不同于刚那名李长老,此次出来也不是为了辅佐阮婷,而是为了暗中保护她。

    阮婷见这位活了两千余年的长老发话,也不敢失礼,说道“曹长老,阮婷敬听吩咐。”

    曹长老也不高调,慢慢的走上了练武场“墨道友,我来与你比试一番。”

    墨千见又上来一老头,不过对方的神态语气让墨千很舒服,也不忍心出言侮辱“行,怎么称呼。”

    曹长老不卑不亢的报道家门:“桐木派长老曹枫,修炼已有两千余载。”

    墨千一听,看来这人也不简单,自己作为散修仅凭着那一门修仙功法才得以成仙,这门派子弟能修炼两千余年,修为也约摸到那仙人的影子了,不过如今这世道断然不可能突破那一步,从他苍老的形态也能看出,估计还差一点就能到大乘期与上天神交。也报了个名回道:“墨千,无门无派,修炼已有三千余年。”

    墨千的回答让全场震惊,无论武林人士还是修真者。众人心想难怪刚才叫人家小娃娃,原来这墨千已经这般大了,如今还能保持这年轻的体型,难道已是仙人?

    曹枫听着,也是有些敬畏“原来道友已是大乘修士,失敬,失敬。再下自叹不如,但也想讨教一番”

    墨千也不废话,掏出了自己的法宝流光剑拿了出来。

    曹枫似乎不擅长用法宝,也没见他有什么动作,等待着墨千出招。

    墨千也不知道对方是不是拖沓,挥舞着宝剑劈了过去,只见曹枫手掌一张,手中一条绿藤长了出来,然后迅速变大,长成有常人大腿般大小,朝着墨千横扫了过去。

    墨千一瞧,竟然是这等法术,也是颇为神奇,也不避让,运用起仙力加持宝剑,对着绿藤砍了过去,刷刷几剑,绿藤砍成了好几结。墨千欲继续砍过去,哪知那曹枫一口血喷出,显然是受了内伤。

    曹枫刚刚使出的乃自己从小孕育的灵藤,与自己本命相连,没想到就这样随意的被墨千给砍断了。只能说道:“道友厉害,我认输。”

    墨千也是有点莫名其妙,怎么就好生生的吐血了“你没事吧?身体不好就不要这样斗来斗去,还是好好歇会吧。”

    阮婷可是知道曹长老这灵藤的,这灵藤本应该是仙物,与曹长老本命相连,别说是砍断他了,哪怕是让灵藤受到伤都是很难的,也不知道这墨千是如何做到的,大乘期修士难道就这么可怕了吗?

    阮婷当然不知道的是墨千根本就不是什么修真者,用仙力加持的宝剑当然能砍断这仙物。结果好好的一大修真高手,反而因本命灵物断掉直接落败。

    墨千一看就这么结束,也想速战速决:“喂,你们还有一个名额,谁上?”

    阮婷听墨千这么一说,自己哪还有能与之一站之人,便道“墨总。这次比武我们输了。洗髓丹你们拿去。墨总,我想我们还会继续见面的。”
为您推荐